爱上一位女演员(6)

打印 (被阅读 次)



强子告别了小静,和班上的同学们来到洛阳电子研究所实习。他被分到三室。室主任是个很和蔼的老头儿,大伙都管他叫老孙,快退休了。室助理员叫刘紫燕,比强子大一岁,领导看她办事得体认真,去年把她从下面车间调到了研究室。

紫 燕对强子很照顾,也喜欢和强子聊天。她三个月前刚结婚,老公冯宝生是车间的三级工。紫燕觉得强子博学多才,聪明而风度翩翩,这些都是在自己老公身上见不到 的。她从小生活在大杂院,邻居多是一些贩夫走卒。名牌学校的高材生强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书卷气有一种神奇的魅力,让紫燕着迷。

强子觉得紫燕漂亮而善解人意,有着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难得的与世无争的心态,这些都是学校里的女生们身上所没有的,和她聊天感到很舒服。有一次,紫燕因为第二天要和老孙去合作单位谈工作,想起有份资料忘在了办公室,吃完饭后就跑来所里,正好强子晚上在室里看书。

紫燕来到强子身边顺便问几个资料上看不懂的英语单词。强子闻着紫燕身上刚洗过澡后残留的浴洗液的芳香,心情不由荡漾起来。紫燕丰满而性感,小静比较瘦,胸部就象飞机场。强子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想入非非。

紫燕说:“哎呀,我的眼睛迷了,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有小飞虫进去了?”。强子站起身帮紫燕翻起眼皮,轻轻地吹着。紫燕从身上拿出一块洁白的手绢,递给强子,强子拿手绢轻轻地擦拭着紫燕的眼睑。手绢散发着一股令人意乱情迷的幽香,不知上面撒了什么牌子的香水。

两人的身体渐渐靠近,强子感觉到紫燕嘴中呼出的清新气息,她白皙的皮肤象凝脂般在眼前流淌,她丰满的胸部软软地贴在强子的身上,她的几缕漂浮着的头发轻轻地搔弄着强子的面庞和脖子,也搔弄着强子飞扬的心,强子在一瞬间忘记了一切,一把将紫燕紧紧地拥入怀中。。。。。。

三 天后的周六晚上,强子去了紫燕的家,紫燕的老公每周六都要去哥们儿那里通宵搓麻将。强子跟在紫燕后面十几步走着。在楼门口,紫燕遇到了大铁皮,他脸上堆着 笑,冲紫燕一伸手:“姐,借二十块钱用呗!”,紫燕甩脸骂道:“滚一边去,上次介绍你去牡丹街帮黑狗卖肉串儿,你才干一天就嫌累不去了。活该没钱, 呸!”。

大铁皮依旧保持着伸手微笑的姿势,望着紫燕的背影消失在门洞中。他一转头,发现有个年轻的陌生人也在朝着门洞走去。

大铁皮有着瘦瘦的脸颊,象是用刀子削过一般,他瘦瘦的身子骨更象是个抽大麻的。之所以他没抽,是因为它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搞到那玩意儿。

大 铁皮从小就是紫燕的街坊。他父母是洛阳电子厂的工人,厂子就在洛阳电子研究所的旁边。他记得小时候紫燕她们一群女孩儿都挺崇拜自己的,因为他总能搞来零花 钱,偶尔还会把零食分给女孩儿们吃。每次大铁皮的父亲听人告状说儿子又偷东西了,他都会怒不可遏地把大铁皮吊在楼前的杨树叉上,用皮带狠狠地抽打,大铁皮 的哀嚎声会传遍整条街。他的母亲虽然在开始时会跟着他爸训斥大铁皮,但每次一见他挨打,就会痛哭流涕地扑上去和他爸撕扯成一团。每隔不久,他们家就会表演 一场这样的武打节目给街坊们看。

长大以后,大铁皮需要更多的钱,经验告诉他小偷小摸不是正路,太容易被抓住,他已经多次因此被拘留,产业升级提到了日程上来,是必须要做的。正当他为前途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在拘留所遇到了一位高人,在高人的点拨下,大铁皮酝酿出了一个完美的致富之路。

洛 阳电子研究所的大楼一头有传达室,晚上有人值班。他在凌晨三点敲破另一头的玻璃,进入楼中,随意进入一个办公室,用三角刮刀在每张办公桌中间抽屉的下方使 劲一划,里面的东西就哗啦一下都掉在了地上。他拿手电筒照着,专挑信封书本等检查。可能许多人都想象不到,多少男人都藏有私房钱,每晚大铁皮都能搞到几千 块。做过一次后,他会歇几个星期,等风头过去,他就再去干一场。在他第四次进入大楼的某间办公室时,突然外头走廊的灯亮了,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快 点”,“跟上”的呼喊,一群保卫处的人冲了进来,他跳起来一脚踹破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可惜扭伤了脚,没跑几步就被抓住了。那年他十八岁,被判了五年。 三个月前他从牢里出来,还没想好今后搞钱的路子。

此时,他看到紫燕后面跟着个人也进了楼,心里动了一下,于是来到对面的那个楼,上到顶层,掏出工具撬掉了锁,顺着通道爬上了楼顶。他在楼顶一直蹲到了紫燕家里熄灯才离去。

两天后,大铁皮截住了冯宝生,问道:“星期六晚上你不在家吧?”,宝生有点奇怪:“怎么了?”

“我有点关于你们家的事想告诉你”

“说吧”

“。。。。。。”

“说呀”

大铁皮只是望着宝生神秘地笑着。

“你要多少?”宝生做出要走的样子。

“二百”

“我今天就带了八十,刚发的奖金,你不要就算了,我啥也不想知道”

“就这个数了!拿来!”

。。。。。。

紧接着的那个星期六晚上,在紫燕家里,强子和紫燕刚把灯关上,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开锁的声音。随后,几个壮硕的黑影闪进了卧室,强子刚从床上直起身,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