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私房菜,红烧狮子头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打印 (被阅读 次)

狮子头是我的家乡菜,也是父亲最拿手的私房菜。

我听父亲说,他是个喜欢吃满口食的人,吃满口食的人不喜欢吃带刺带骨头的鱼、排骨之类的。小时候,每次吃鱼,他都会被卡住,剔刺的本领,还不如上小学的我,所以至今,我们家吃鱼,老爸吃鱼肚子,我和老妈吃鱼背,鱼尾和鱼头。其他排骨类的,老爸是用手把肉拿下来放嘴里的,我看着真是笑他像个小孩子。

红烧狮子头就是父亲说的满口食,满口食就是可以直接放到嘴里直接吃的菜。听父亲说,他读书的时候,每个月回我爷爷奶奶家一趟,骑着自行车,风里雨里的,要两个小时。回到家里,我奶奶总是会给他做一份满口食,不是红烧肉,就是狮子头,或者肉丸子汤之类的,父亲说,他每次回到家里,听到奶奶喊着他的乳名说:“秋儿,锅里有你最爱吃的狮子头啊!”父亲就特别幸福,奶奶后来去世了,父亲三年里面,几乎天天梦见我的奶奶。

父亲对狮子头的喜欢,或许是来源于奶奶对他的爱吧。

父亲做狮子头,都是自己买来新鲜的五花肉沾成肉碎,我上初中那会儿,国内已经比较注意饮食的健康问题了,有一次,我和父亲去买五五开的五花肉,正好碰到父亲的同事,见到父亲买五花肉,就对他说:“这个肉很可怕的,很多油脂啊!”

那个时候的父亲已经是五十开外的人了,所以他的同事才会那么说,不过从贫困的日子里活出来的父亲不介意这个,他做狮子头,会加一点荸荠在里面。

我常常亲眼看父亲做狮子头,看他剁肉的样子,看他把荸荠剁碎和肉碎放在一起,还加葱姜、酱油、料酒和一些生粉,然后,他就用个大汤勺和大茶匙开始做狮子头,狮子头的个头大约有小孩子的拳头那么大,父亲先是在油锅里过一下油,表面金黄了,开始红烧,红烧的过程不长,大约二十分钟以内就做好了,然后他会做一份白菜或者青菜衬底,这样,红烧狮子头一点儿都不油腻。

我小时候,这道菜很家常,几乎每一两周就吃一次,狮子头的味道是父亲调的,偏咸,母亲很有意见,父亲后来会专门做两个淡一点的,可是在一个锅里红烧出来,还是会变咸一点,母亲就一点卤子都不吃,父亲还用卤子拌饭,而我,淡了咸了都觉得不错。只有一次,父亲好像是太累了,大概加了两次盐,我和妈妈都罢吃了。。。

我至今没有做出过和父亲做的一样美味的红烧狮子头,试了好几次,总觉得肉的味道没有小时候的好,我还专门卖了肉当场请超市师傅为我搅成肉碎,用来做狮子头,还是达不到父亲那种柔韧的感觉。

现在,父亲自己也做不出来了,他年轻时候会做的菜,现在几乎都做不出原来的味道了,可能是手上的力度有点弱了,也可能是对做菜的感觉不够敏感了。

我回国,带父亲去狮王府吃过狮子头,那个感觉真是妙曼,可惜我带着老人出门几乎不能拍照,这个是我在多伦多一家华人菜馆点的红烧狮子头,样子很不错,黑色的那个是香菇,虽然口感不差,但离南京狮王府的红烧狮子头还是有一点距离,没有办法,绝活就是绝活,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

我还是要努力尝试做出好的红烧狮子头来,再教会儿子,好让父亲的私房菜得以传承。

决心是下了,能不能做到就不知道了!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如果他还能做出这道菜,就好了!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红烧狮子头,满满的父女情。还想请你爸爸来帮忙做这道菜。: )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caimaomao' 的评论 : 你做的这种,我以前在食堂里吃过,图中这个有点红烧。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摔打成就美味狮子头!
jucaimaomao 发表评论于
可以自己做!上面的方子不错。我做的一般不油炸,就是包好了拿水穿一下定型。然后放白菜粉丝。我家娃娃们都很爱吃。图片里的颜色更像是红烧的。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哪怕是油面筋塞肉, 那个肉馅也得摔打摔打的呀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看了你讲的,我觉得要有内功才能做好红烧狮子头。。。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统统“切”成半公分见方的小肉丁,似乎难度太大, 扬州师傅还是用“剁”的,而剁到不那么碎, 略有“筋”连着为上, 真的不能“绞”。
摔打,馅儿和好后, 那个摔打, 是在和馅儿盆中进行的,用手捧起一把肉馅, 使劲往盆里(大一点的缸更好, 不会被摔出来嘛)摔, 一把一把摔,到底摔出什么, 说不清, 但摔不摔是不同。
油锅的油不能太热, 否则一下子就炸黄了,微微黄即可, 目的是为了不散架。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爱吃的人,睡眠好呀!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好像在无锡吃过,没有印象了。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兰花地主' 的评论 : 欢迎端走!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bato' 的评论 : 肉丸汤也是很受欢迎的,做的好也是绝活。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这个想吃马上就做,你做的肯定好!
兰花地主 发表评论于
好吃啊!
robato 发表评论于
说是肉丸汤更贴切些.
说实在我喜爱这款胜过正宗的红烧狮子头.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好想吃红烧狮子头:)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叼虫小鸡' 的评论 : 你这个说的很专业,要学习,感谢:)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想起那次罢吃,觉得我和妈妈都有点欺负老爸了,那么强壮的老爸,那么皮实的老爸。。。
叼虫小鸡 发表评论于
做为司机,正在等祖宗完成游泳训练,无所事事中....,那就来聊一下狮子头,首先,做狮子头要选五花肉,七分瘦,三分肥。肉拿来放清水中浸泡2小时,去血水。然后去皮,将肥肉瘦肉都切成5-7毫米见方的小肉丁,绝对不能用刀剁或者用绞肉机绞。这是关键,否则肉的细胞壁都搞破,口味就不鲜嫩多汁了。所以,真正的扬州狮子头是一道功夫菜,特别是刀工。将肉丁,活上马蹄细丁,加料酒,盐,酱油(按喜好,也可不加),白胡椒粉少许,和适量菱粉拌匀。然后开始摔打做狮子头,具体的步骤是,取三两左右的上诉肉馅于手掌,捏成肉团状,用力从左手掌摔到右掌,反复十余次后,肉团会变得光滑有弹性。这时一个狮子头就完成了。狮子头可以红烧或白煮两种烹饪方法。要红烧,将狮子头过一下油锅比较好,不容易撒。个人觉得红烧狮子头最好是用白菜打底,白菜吸收了肉汁和酱汤之后美味无比。白煮的话可以直接放入排骨和鸡熬出的高汤中(撩出排骨和鸡,只留清汤)和冬笋一起煮熟。吃的时候,在汤中在加几颗青菜芯,汤中加白胡椒粉和盐调味即可。如果你把一个狮子头装入一个一人份的汤盅,加颗青菜????和几粒枸杞,这盅狮子头卖个$8.99是良心价了。没法再说了,饿得不行.........
笑薇. 发表评论于
多好的爸爸!!读到你和你妈都罢吃了,忍不住笑了。人老了,味觉差了,怎么放盐也不够咸,最后太咸了。这是老人做饭的短板。。不管是咸还是淡,爸爸知道你在思念着他的红烧狮子头! 好爸爸。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如果一道菜要回家才能吃到,那么家的魅力就深到根子上了:)
xiaxi 发表评论于
你爸爸好能干啊!
我妈做狮子头也加一点荸荠,口感很好。我们这买不到荸荠,我想吃只能回去吃了。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明月天天有' 的评论 : 没有明白你的意思!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对,狮子头最好自己亲手做,就像肉包子那样。父母爱孩子,都是最真的!
明月天天有 发表评论于
这种若隐若现是杀伤力最大的!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我也爱吃狮子头,因为它的材料容易作假,我不敢轻易点。羡慕你,爸爸用最好的食材为你做狮子头,美食是中国父母表达中国父母爱的一个重要方式。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对的,满口食适合洋人,如果请他们吃鸡爪,他们基本上就疯掉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满口食的表达很有意思。洋人都不喜欢带骨头和刺的食品,可以用到他们身上。
狮子头这类的菜好像就是要肥才会香。橄榄写的爸爸很温暖。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是的,思韵,他们能够享受到的乐趣开始减少了,所以人要珍惜最好的年华!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欢迎品尝!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红烧狮子头是记忆里的乡愁。喜欢这篇美食与情感交织的好文。老人的味蕾敏感度会随着年岁减弱...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好吃!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红烧狮子头是很多人的最爱:)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确实很好吃,谢谢你!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红烧狮子头也是我的最爱
业余厨子 发表评论于
你爸爸做的红烧狮子头一定好吃!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好可惜啊,我小时候觉得肥肉很香,幼儿园有小朋友有不吃肥肉的,每个人大概都有就是不爱吃的好菜:)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父亲的私房菜一定好吃啊!我老爸也不爱吃有骨头的鱼。不过我不能吃一点的肥肉下,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老爸是个爱下厨房的人,虽然他那么忙,我是吃着他做的那些家常菜长大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沙发!我最喜欢吃红烧狮子头,喜欢里面的菜!
你爸爸厨艺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