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在文革中

有感而发,有感而写,由记忆引出一个个难以忘却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北京石景山发电厂,此图片来自网络)

 

二零一七年底到二零一八年初因老爸病重回北京照顾老爸,出国二十七年来第一次有充裕的时间与老爸深入交谈,使我对老爸的为人,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的性格和坎坷的一生有了较透彻的了解。我每次写完一个段落都要带到医院,然后老爸把电脑拿近眼前,手握放大镜一字一字地审阅,连一个人名和地名的错误也不放过。我不禁暗暗佩服老爸惊人的记忆力。

 

以下以老爸第一人称。

 

“文革期间我被派到北京石景山发电厂任军宣队长。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既要抓革命,又要促生产” 保证首都的电力供应。我们没有按照 “党中央” 的指示“抓”五一六“分子。那时候我们谁也不清楚什么是“五一六”分子,谁也搞不清楚“五一六”分子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我们特地到北京市委大楼找北京市革委会的领导询问。得到的答案是,“五一六”分子即是反革命分子。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具体的情况。例如,有什么组织,有什么反革命事实,有什么反革命证据,石电有什么线索等等。经过多方面调查了解,厂里只有极左头子吴世全有问题。吴世全曾经在厂里召开一个会议谈发展“五一六”组织的问题。在清查时,凡是当时参加会议的就是和“五一六”有关系了,这样厂里参加会议的人都要向党委报告。我们经过慎重研究认为,如果定性参加会议的人就是“五一六”分子,即反革命,就必须有罪行,有证据;要是没有罪行,没有证据就不能定性为反革命分子。因此我们在全厂大会上宣布请参加这次会议的工人不要背思想包裹,回车间好好工作。会后“五一六”的事也就不了了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软着路了。

 

石钢电厂党委书记李锡铭在文革中以“走资派”,执行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名被打倒了。尽管他跟普通工人一样在电厂车间劳动,可是工人们都很尊重他。我从工人那儿了解到李锡铭解放前在清华大学念书其间,参加了地下党的活动。解放后不久,他就被党派到石景山发电厂任党总支书记。之后石电在他的领导下成绩显著,众口皆碑。对于李锡铭被加以的莫须有罪名,被打成所谓的“走资派”,我是有我自己看法的。那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有一官半职的都是“走资派”。从中央到地方迫害了多少党的好干部。我想在我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尽量保护一些老干部。于是我请李锡铭对全厂职工检讨了自己以前的错误,重新出来担任石电领导。石电其他的厂领导也相继被解放出来工作了“。

 

我的编辑,小舅舅对我说,你爸文革中在石景山发电厂工作的经历还是值得一书的。那时候你太小,不懂事。你不知道那时候有些地方因为左倾思潮,不知道整死了多少所谓的 “五一六” 分子。小舅舅是文革前的老清华,对我父母一直十分尊重。

 

今年四月是老爸九十大寿,今日又是父亲节,谨以此文献给老爸。

 
 
 
coach1960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没看懂你这篇文章。你父亲当时的思想倾向和政策掌握,一点一滴都会对那个工厂的生产以及很多人的命运产生巨大影响。文革中期军宣队长/军代表掌握生杀大权,军队干部一般都明白宁左勿右对自己相对安全的道理。

像你父亲致敬!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毛泽东的两个女儿都到过五七干校“牛棚”劳动过,也是迫害?几千万工人被强迫下岗失业,不是迫害?


noborders 发表评论于
尽管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也没有曲折的故事情节,但写的是真情实感,亲情可贵。支持!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善心做善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