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衣哥的悲剧中,看这些人的贪婪和丑陋

打印 (被阅读 次)

很多人都还记得吧 - - 在2011年-2012年间,在电视综艺中出现了一个人称“大衣哥”的草根歌手,他本分、朴实、善良形象和嘹亮、霸气、动听的歌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特别是参加了2012年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和元宵晚会,演唱歌曲《我要回家》、与于文华合唱歌曲《沂蒙山小调》,火遍大江南北。

他最初参加山东电视台“我是大明星节目”,海选登台时身穿军绿色大衣,外表很不起眼,一开唱声音却震惊四座。评委甚至以为他是某艺术团团长,故意身着军大衣伪装,实际上他只是普通农民,没有好衣服上台演出。最终他获得比赛冠军~大衣哥也成了他的代号。当时这位普通的农民,以种地、打零工为生,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全家年收入仅5000元左右。他叫朱之文。

我那时也想学唱歌来着,对几个唱歌的综艺节目挺有兴趣的。很喜欢朱之文的歌声,听了不少他演唱的歌曲。他成名后仍然留在农村,后来听说他退出了娱乐圈,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无意追星,也不关心八卦。但近来看到一篇文章,却令我大吃一惊!

原来“大衣哥”朱之文在春晚一曲成名后,日子过得很艰难。尽管他自费为村里修了路,给镇上的广场添置了石桌石椅,但村里的村民并不满意,甚至放言称:要想让我们说他(朱之文)好,他得给我们每人买辆车外加一万块钱。每天家门口都堵满了人,这些人不外乎都是为了一个“钱”字,他们有的是朱之文的亲戚,有的是朱之文的邻居,他们以“儿子要结婚,家里要买车、买房”等理由向朱之文“借钱”,甚至是直接要钱,理由是:你那么有钱,我不“借”就被别人借走了!甚至有人一张口就是20万。朱之文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欠条塞满了一抽屉,可没有一个人还过。可笑的是,也没有人打算还。......这9年来,朱之文没有过过一个清净日子。从朱之文的悲剧中,看到在暴利的驱逐下那些疯狂的人们 ,人心的贪婪和人性的丑陋。

 

************

01

想象一下,一个寂寂无闻几百年的村庄,突然出了个名人。

跟你光屁股长大、一起扛锄头的兄弟,一夜之间,成了名利双收的大明星。

你会怎么想?

祝福、羡慕、还是......嫉妒?

这背后所有的强烈反差,“大衣哥”朱之文都感受到了。

9年前,他还是个穷困潦倒的建筑工人,穷在深山无人问津。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报名参加了山东台的节目,在海选现场,他唱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

节目播出后,他朴实无华的形象和嘹亮动听的歌声,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喜爱,人们亲切的称他为“大衣哥”。

朱之文火了。

电视台与商演纷纷找上门来,他的收入与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当他演出完,再回到村子里时,发现身边的人都变了。

家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挤满,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排队过来借钱,就连老婆孩子都像换了个人......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村民们刻薄的冷言冷语:

这穷小子长这样也能出名,就唱几首破歌也能挣大钱

更有村民大言不惭的说:

要想俺们说他好,俺庄上一人给俺买个小轿车,一人给一万块钱。

在他们眼里,朱之文的钱“花也花不完”,可他们忘了,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与他们毫无关系。

苟富贵,莫相忘。

可当朱之文捐钱修路,回报他的又是什么?

村民指责他修的路太少,甚至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

他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欠条塞满了一抽屉,可没有一个人还过。

可笑的是,也没有人打算还。

朱之文没飘,可整个村子都飘了。

人性最大的恶,是见不得别人好。

农民的淳朴在利益的趋势下,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性的丑陋在这个村庄里,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大师频出的年代,课本都如此与众不同

02

这两年,村民们发现了致富的新大陆。

那就是拍摄朱之文的短视频,或者搞直播。

他们发现,这比种地赚钱又轻松多了。

在过去,他们靠打零工每天能赚到50元,可拍朱之文,随便拿手机拍拍,运气好时,就能赚到200多元。

整个村子再次沸腾了。

小到7岁、大到74岁,纷纷拿起手机对准朱之文。

74岁的朱西卷目不识丁,但这并不妨碍他加入拍摄的大军。

他花1000多元买了个智能手机,虽不会起吸引人的标题,但靠着朱之文的名气,两个月后,他就把手机钱赚回来了。

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靠拍朱之文,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

去年,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一下赚到了60万元。

放在以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却都轻易实现了。

除了村民,还有全国各地的网友蜂拥而至,他们打着看望“大衣哥”的旗号,实则骚扰加利用,让朱之文全家不堪其扰。

他家成了不收门票的“景区”,朱之文则成了人们围观的“熊猫”。

每天早上,就有人开始砸门、呼喊他的名字:

大衣哥,我们代表全国人民来看你,你不能不见我们啊!

朱家的门一开,这些人就鱼贯而入,挤满了整个院子。

只要在家,朱之文的日常就是配合他们拍摄,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尾随。

朱之文都忍了。

他的心太软,他总是不忍心拒绝任何人,也不敢摆出任何脸色。

因为会被说耍大牌和架子大。

直到天黑透,这些人才会“收工”回家。

朱之文一家也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可仍有人并不放过他们。

翻墙头、砸玻璃、扔东西,无所不用其极地打扰他们,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

无奈之下,朱之文只好在门上安铁钉,写上大字,以警告那些疯狂的人。

有人说,为什么他不走呢?

凭他现在的条件,他完全可以去个大城市生活啊!

可对朱之文而言,他已经50岁了,在这里生活了半辈子,他的根深深驻扎在这片土地。

他舍不得离开这里,他也无处可去。

而最让他伤心的,则是妻子和儿女的改变。

妻子化浓妆、开直播,她成了拍视频里最积极的那个人。

儿女也双双辍学在家,不愿打工也不愿学技术,每天都宅在家不学无术。

原本幸福和谐的一家人,却变成了谁也不认识的样子。

9年来,朱之文没有过过一个清净日子。

从成名的那一刻起,他早已不属于自己。

在流量至上的年代,一切都让人啼笑皆非。

这是朱之文的悲哀,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03

相声演员岳云鹏,也曾有过类似的苦恼。

每次回村,他都会被闲言碎语围绕。

找他的人突然多了,认识不认识的都要请他吃饭,硬着头皮去了以后,却发现没一个人说他好话。

这就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大家都一样的出身,凭什么就你出人头地了?

你成功了只能说明你幸运,并不代表你有实力

关于人性的阴暗面,郭德纲分析得更加透彻:

可让人无奈的是,那些人只看到了他们成名后的风光,却没见过他们在灰暗岁月里的颠沛流离。

朱之文从小热爱音乐,不顾家人与邻居的耻笑,每天在田埂与工地里练习发声,41岁才走上舞台。

岳云鹏13岁离家,受尽白眼与奚落,在德云社打杂数年,期间埋头学习与琢磨技巧,这才有了之后的惊艳表演。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当你在轻描淡写嫉恨他人前程时,就早已输掉了自己的人生。

与其羡慕别人的成功,不如踏实做好自己。

这样当机会来临时,你才能牢牢抓住它,从而完成自己的蜕变。

04

前段时间,“流浪大师”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

主播们像跳梁小丑般蹭热点、赚流量。

热度一过,一哄而散。

这实在是21世纪最大的笑话。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一个人的悲剧,却是一群人的狂欢。

成名以前,朱之文喜欢唱歌,村里人都嘲笑与揶揄他,但他毫不介意,仍唱给大家听。

现在,每个人都举着手机,让他“喊一嗓子”,可他已经不愿开口了。

朱之文梦想的生活很简单:

逗鸡、遛狗、养花,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晃荡一整天。

可这些已然是奢望。

他们村长与山东一家公司签了合同,准备把朱楼村打造成“大衣哥度假村”,让朱之文开门授课,当然,他个人是没有任何收入的。

朱之文依然不愿离开那片土地。

鲁迅先生曾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大衣哥”的名气,不知还能被家乡消耗多久,热闹过后,即是宁静。

而那份宁静,正是朱之文热烈期盼的。

也许村民们,仍不得不扛起锄头,继续维持他们的生计。

就像朱之文院子里桃红色的牡丹花,人们一哄而上争相拍摄,却谁也没空欣赏它的美。

人群散尽,花落一地。

朱之文一脸惆怅的呆立着,望着空荡荡乱糟糟的院子。

花总会再开的吧

ZT自: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2160994315/80ce280b01900feei

 

可以载入 “非诚勿扰” 史册的男嘉宾,这两集有意思

看电影:她是一个《勇敢的人》(The Brave One)

看电影:《班恩回家》,让我们的孩子远离毒品

看电影:《 I. T.》007 斗不过 I T男?

电视剧《都挺好》,挺好。(关于阿尔茨海默症)

回家过年:这台联欢会不输春晚,好多亮点

2018 国家地理摄影获奖作品,美不胜收

相信世上有真爱,看电影《给朱丽叶的信》

跨界”联姻”:天籁传奇,涛声依旧

《鸡毛飞上天》观后感

人物图解,《延禧攻略》VS《如懿传》

有声小说《白鹿原》听后感

【宛如天籁】,斯卡布罗集市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握手YY,同意你的看法!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问好韭菜!看到这篇报道非常吃惊,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十里荷花香' 的评论 :
谢谢光临!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这些都是他的亲戚近邻啊!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握手佳园!去看了从飞的遭遇,让人真寒心啊!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我也是这样希望!但想想他在农村半辈子了,对外面的世界还是缺乏了解,难。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希望不要太遥远。。。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蕙兰' 的评论 : 个人隐私在大城市是好些。在新楼高层的居民区,搬进去几年的邻居甚至都不认识不相往来。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确实让人心寒。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不满足这些人,他们就恶言相向。可怕。
xiaxi 发表评论于
***昨天忙没来查看,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来看。
感谢茶仙、王妃、蕙兰、花似鹿葱、沫沫、佳园、老姐、十里荷花香、韭菜、YY临帖留言!!!
祝大家周末快乐!

yy56 发表评论于
我也非常喜欢大衣哥,没想到村里人这么可恶。他真该离开。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遐西的博文具有醍醐灌顶之力,“人性最大的恶,是见不得别人好”,掷地有声!问好,祝周末愉快!
十里荷花香 发表评论于
农民从来就没有质朴过,他们很愚昧,他们平生两大喜好:一盼好天气,二盼好皇帝。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可恶的村民。
雅佳园 发表评论于
可悲, 可叹! 他的遭遇让我想起了那个过逝的歌手丛飞: 用自己歌唱事业所得资助了上百名贫困地区孩子上学, 然而当年被资助者鲜有感恩之心,甚至有受助者家长在丛飞病后讨要捐助。。。
水沫 发表评论于
他还是应该搬离那个地方~~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吃大户,均贫富,什么时候这些丑陋真的从最底层消失,才能算中华民族素质提高。。。。
蕙兰 发表评论于
城乡有差别的,一线大城市的邻居们,互相注意不侵犯个人隐私的。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怎么这样,读来对国内的一些人性很是灰心,可怜老实人!写得好,令人发醒!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谢谢夏兮介绍。大衣哥的遭遇是中国有些地区农民文化的怪象,一人成名,全村人消费,人性的贪婪太可怕了!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中间小谢' 的评论 :
谢谢共鸣!他是真心喜欢唱歌,是用心在唱歌,所以能感动人!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说得对!期待这种情况能有所改变。但有些人的贪婪是没止境的。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看到这种情况觉得很可怕。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是呀,一个好歌手就这样被他的乡亲们摧毁了。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在葡萄牙不能注册吗' 的评论 :
谢谢临帖。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11-12年很多综艺节目有他唱歌。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没看春晚吗?这几年倒没听到他唱,我也是刚看到他后来的情况。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真是这样呢!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歌,也是回国时看《星光大道》节目。说到隐私,我本想随着国内人们素质的提高,保护个人隐私应该理所当然了吧。但是现在似乎没什么改变,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见到你都是从头到尾,从大到小全面将你审讯一遍。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宝宝抱抱' 的评论 :
是啊,看到他无可奈何的境况,非常同情他。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问好清静!清静善于深刻思考,我比较倾向前一个说法。
中间小谢 发表评论于
大衣哥是真正的天才。
聽他唱李清照的《月满西樓》,深沉宛轉,韵味悠長。。他是個衹上過小學,却真正有文化的人。這是真正藝術天才的品質。我非常非常佩服他。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我听过大衣哥唱歌,挺喜欢的。感觉他的一些乡亲就像是吸血鬼一般无二,真可怕。中国富裕了,也许慢慢会好吧。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对金钱的追求真是让一些人暴露了他们的贪婪和丑恶。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好sad 的故事
在葡萄牙不能注册吗 发表评论于
所以我一听到看到中文的那个“您”字,就觉得别扭,国人什么时候心里会把别人当“您”?中华文化习惯性的虚伪。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听说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不太知道他呢,谢谢介绍。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人善被人欺!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我回国的时候,在电视上看见过他,没想到背后有这么多故事。人性是善恶交织的,表现出哪一面,要看被什么触发。其实在这个故事里,除了善恶,还因为中国文化的一些糟粕,例如对隐私不够尊重,缺乏界限感。
宝宝抱抱 发表评论于
原来他的生活变成了这样。他的善良和隐忍都在脸上,是个难得的好人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先赞 xiaxi 令人深思的好文章。
我一直在想,是这些年农民失去了他们的质朴,还是中国的农民从来就没有质朴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