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那不勒斯(2):天使与魔鬼的结合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那不勒斯,就像一个纠结的美女,因为没得到过爱,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去爱。希腊人、罗马人、诺曼人、阿拉伯人、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因为它的美丽而占有它,但最后都弃它而去。那不勒斯的眼泪或许早已流干,或许早已流进不同时代统治者在此留下的印记中。希腊的墓地、罗马的废墟、中世纪的城堡、文艺复兴的教堂,在古城区简单而朴素地盛放。虽然它们都被列入了世界遗产中,但这些古迹所在的古城区,却是“魔鬼”。脏乱差不说,还小偷遍地,黑手党也很猖獗。走在狭窄阴暗的小巷中,我们知道,我们的眼神一定露着惊恐,手不敢离开包一秒,天黑后更是吓得不敢出酒店半步。

那不勒斯

那不勒斯

作为意大利最穷困的地区之一,那不勒斯古城区萧条低迷的味道到处弥漫。可是,这里却隐藏着世界文化遗产圣塞维罗礼拜堂(Museo Cappella Sansevero)和世界上美其林一星中最便宜的餐馆。这个开于1870年的比萨饼餐馆,最贵的比萨饼才5美元,至于味道嘛,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走出纵横交错的破旧与危险小巷,拐入平民表决广场(Piazza del Plebiscito) ,我们终于摆脱了“魔鬼”,看见了那不勒斯“天使”的一面。

为取悦拿破仑而建的广场,差不多是圣彼得广场的三分之一大。虽然它没有圣彼得广场的磅礴和惊艳,但在意大利南方的重镇,那不勒斯,却是最大的广场,也是最怡人的景点之一。不知道广场设计者的灵感是不是来源于圣彼得广场,平民表决广场也有大型的弧形柱廊。这个柱廊,就在模仿罗马万神殿而建的保罗圣芳济教堂(Basilica di San Francesco di Paola)两侧,正面则耸立着8根罗马风格的巨柱和飞碟形状的一个大穹顶和两个小穹顶。越过广场中央的查理三世的骑马雕像,教堂的对面是建于公元1600年的皇宫,西班牙人人和法国人及统一后的意大利国王都曾居住在这里。之后,王宫的一部分成为意大利全国最好的图书馆之一。

平民表决广场

平民表决广场

皇宫

作为老城区中心的边界,这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广场让它一扫老城区暗淡老旧的氛围。不过,同欧洲其他令我们赏心悦目的广场相比,平民表决广场的平淡无奇并无法在我们的记忆中留痕。但是,当我们从广场“国宝级”的建筑,面朝大海的萨勒诺宫(Palazzo Salerno)旁穿过,来到那不勒斯湾时,我们看到了真正的 “天使”。

那不勒斯的海边美得令我们陶醉,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热那亚的新港。埋葬庞贝古城的维苏威火山隔着海湾,在蓝天白云下向我们点头微笑,豪华游艇静静停在岸边,海鸟在低空吟唱。这里没有让我们惊恐的人群,只有如诗如画的美景。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不勒斯让许多罗马皇帝着迷不已;为什么它是意大利作家薄伽丘的最爱之地;为什么这里是经典歌曲《我的太阳》和《重归苏莲托》的诞生地;为什么意大利人说“朝至那不勒斯,夕死可矣”。

那不勒斯的海边

漫步在中心大道,两旁是意大利南方独具风情的卡拉卡萨松。笔直入云的树干、团团如华盖的树冠,把视线引向蔚蓝的那不勒斯湾和海那边淡紫色的维苏威火山。我们陶醉在迷人的地中海风光之中,也沉浸在古老的传说里。在荷马史诗《奥德塞》中,女妖塞王就生活在那不勒斯湾海面的岩石上。她用歌声迷惑过往船只,让听到的人投入大海,为追寻她而死。后来她爱上了尤里西斯,为追寻爱情,她投入了海中。她的身体被海浪冲至岸边,形成了美丽的那不勒斯湾。那不勒斯湾的美丽,不仅吸引着游人,也吸引着拜伦、易普生、歌德等来此游历。

在对地中海敞开怀抱的那不勒斯湾旁,有两个那不勒斯地标式的著名城堡,一个是那不勒斯新城堡(Castel Nuovo),另一个是蛋堡(Ovo Castle)。

那不勒斯新城堡

那不勒斯新城堡

又名为“安茹要塞”(Maschio Angioino)的那不勒斯新城堡是爱那不勒斯,却无法与其终老的法国安茹王朝在此留下的印记。因为爱那不勒斯,安茹家族为它倾注了心血,让它快速成长为当时的一流港城,也为它打造了这个易守难攻的要塞,之后被西班牙人扩建。

建于海边绿茵高坡上,以黑色砖为主体的要塞,如同德国莱茵河旁的各式要塞一样,巍然而立,眺望着地中海和那不勒斯湾。典型法式城堡风格的不规则四角上4座圆柱形塔楼,造型粗犷雄浑。养着鳄鱼的护城河早已干涸,要塞入口处,是西班牙人刻意模仿古罗马凯旋门,以证明其统治合法性的凯旋门。凯旋门上刻有赞美第一个同时统治西西里和那不勒斯的西班牙君主,阿方索五世入城的浮雕。就是这座浮雕,被誉为哥德式至文艺复兴式过渡期的代表杰作。这个礼拜堂、监狱一样不少的城堡,曾经见证过教宗雷定五世在此辞职,新教宗博义八世在此选出的历史事件。

蛋堡

如果安茹要塞是眺望那不勒斯海湾和维苏威火山的平台,那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蛋堡也同样是看海和遥望维苏威火山的好地方。作为那不勒斯最古老的城堡,它跟那不勒斯湾一样有着不动人的传说。传说巫师在城堡建立时在此放置了一枚鸡蛋,如果鸡蛋破碎,城堡便会随即消失,而且还会给那不勒斯带来灾难。

虽然这个传说并不招人待见,但建于公元前1世纪时的蛋堡因为古老的历史而成为游人的必来之地。它是罗马富商的住宅,后被改成了教堂,最后被轮番统治过那不勒斯的日耳曼、法国安茹、西班牙贵族作为防御性建筑和监狱使用。但当安茹要塞建成后,蛋堡的重要性开始降低。

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让蛋堡像传说中那样消失,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城堡直到今天依然完好无损。虽然完好无损,但它却像一个无人疼爱的女子,孤零零地站在海湾中,迎着地中海的海风掩面起舞,羞涩而无助,一如在历史的轨迹中没有真正得到爱,却渴望长相依,长相守的那不勒斯。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nnifer2000' 的评论 : Thank you.
Jennifer2000 发表评论于
漂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