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有勇气有胆量未来与西方大国比肩

打印 (被阅读 次)

中国应该有勇气有胆量未来与西方大国比肩

中国已经不是小孩,应该与西方大国比肩,对等关税,对等市场。对等经济架构,权力架构, 对等人文环境。所以, 不能够 时时处处 用低标准要求自己,向美国 要优惠,要让一让,低三下四的。中国要敢于接受 挑战, 接受国际社会的 平等相待, 一视同仁。一个标准, 要有 与西方大国 站立在 同一个地平线的勇气和胆量!

国际社会 也应该 用等同标准 要求 中国的方方面面。 对于中国未来, 高标准,严格要求, 是会更加有利于 中国未来的 发展和成长。否则, 如果什么事情, 继续给与中国优惠, 给糖,迁就中国,就会让中国长出来一身的怪毛病! 应该和国际社会 所有国家一起前行。 实事求是, 平等相待, 一视同仁对待自己,对待他人。

中国不要整天 把自己当小孩, 作为 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 去要糖,要优惠?低三下四可怜兮兮的! 好不好? 要有志气, 高标准, 严要求,要求自己。不要整天那别人的“短处”“问题”做文章,来比较自己的“长处”。放到同一个地平线,相同平台以后,再看一看高下!? 到底还差多少?

虽然中国目前人均GDP没有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但是因为中国个头太大!如果继续放任自流,任性下去。这种任性就会威胁到全世界的经济,市场和人文环境的安全。 所以, 有必要与发达国家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同上一所学校。作为准成年人的标准对待。

虽然看起来如果没有西方的优惠,给糖,中国的经济成长可能会 慢一些。 但是,很可能发育更健康,心理和人文环境更容易趋于成熟。

希望这一次G20高峰论坛中美领导人,能够为中美两国未来的发展和进步,定下一个“基调”,规划一个“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 第三乐章”和“ 第四乐章”。 在协议达成以后,以便于让中国国内各个阶层,社会团体能够在这些问题上面形成共识, 凝聚更加广泛的社会力量。

hg2007 发表评论于
药还是不能随便停啊!
陈和春 发表评论于
两国领导人应该在“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 维持和保护现有世界和平和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方面形成共识。在G20高峰会议应该表达明确和清晰的态度,立场和原则。特别是如下几点
(1)维持和保护现有世界政治,经济和市场秩序,而不是推翻和重新架构。 现在的世界格局和秩序,或者不完美(太骨感),可以补充,可以丰满,也可以修复。不可以掀桌子!蓄意破坏和捣乱。
(2)要从两个人民的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出发,而不是一些特殊利益集团的现实利益。要实现长远的,可持续性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的繁荣和稳定, 反对一切形式,形形色色的垄断,霸凌和霸道,耍国际流氓,国家层次的流氓团伙(反对市场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

(a)反对市场垄断(与此同时保护好市场):反对任何形式的市场垄断,逐步实现(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目标,反对和防止一切形式的商业帝国,行业巨无霸,提倡和鼓励自由和公平竞争,繁荣市场和经济,加强政府对于市场的管理与监督(保护市场的公平与自由竞争性)。

(b)反对公权力垄断(与此同时保护好公权力):反对对于公权力的专制独裁 ,提倡民主思维,民主意识,民主态度,民主生活方式和民主管理,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与此同时 尽最大努力保护公权力,避免出现公权力真空,社会秩序混乱和失控。 加强社会法治建设,依法治国,保障人们安居乐业。反对战争和社会动乱。反对和加强防范人口规模性非法流动和迁徙。

(c)反对公共资源垄断(与此同时保护好公共资源):全人类共享公共资源,共享市场。与此同时反对对于公共资源的掠夺性开发,浪费和无视环境污染。特别是对于稀有资源,和不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和利用,要实施保护和做好规划。
陈和春 发表评论于
打贸易战不能够逞匹夫之勇
我们常常把人们处理,对待问题的态度与方式,来判断一个人的“层次,视野和格局”
拼命,莽夫,逞匹夫之勇 易! (个人情感,层次问题)
勇气 ,智慧 和胆略 难! (前途与未来, 视野问题)
要 因势利导, 力挽狂澜 更难! (责任感, 历史承担 格局问题)

最近几天网络上出现 几篇胡锡进等一群人,关于抓“投降派”“汉奸”和新华社《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的文章,深有感触。 眼前,立刻出现了一副图像,一群儿童团,少先队员手拿“红缨枪”,满大街贴标语,喊口号,抓“投降派”哦,抓“汉奸”哦,打过街老鼠!我想问一问胡锡进大人,真正的老鼠,硕鼠会过招摇过市上大街吗? 这些都是忽悠儿童团,少先队员的游戏! 真正的老鼠,硕鼠都在“国库和粮仓”里面,胡锡进大人你抓得到吗? 你敢于面对他们吗?这些“硕鼠”比你胡锡进大的很多,吓都吓死你。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中写到“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胡锡进大人, 你敢于面对什么? 真正的英雄豪杰,敢于 “穿行与刀光剑影之间,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直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和终点”,而只知道“一头撞死在墙上”的人,算得上是英雄豪杰吗? 而且,明明白白知道是“南墙”,还要去撞。
元帅和将军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才不会上大街去寻找过街老鼠!胡锡进希望你快快长大!现在有些媒体和宣传部门,也就是儿童团,少先队员满大街贴标语,喊口号,抓“投降派”哦,抓“汉奸”哦,打过街老鼠的水平。 还不如那些在实际工作中担任领导责任的“共青团”。希望,国家的领导核心决策层不要被大街上这些儿童团,少先队员在大街上的喧嚣声所干扰, 认真做好 沙盘推演。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神神叨叨的,这功咱不能再练啦!
Swedenbo 发表评论于
屁话连篇。
田间地垄 发表评论于
虽然博主的跟帖比正文长,但还是要赞一下!现在美国和老川就是在严格要求,但习总和中共就是长不大啊!不但在西方强国前要这要那长不大,而且在非洲和其他若干前装大爷,刚吃了顿肉就走哪儿都抹嘴,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刚吃了顿肉。
ShaJi 发表评论于
堂堂中华岂能与倭寇对等,起码要高其一等
陈和春 发表评论于
用人均GDP反映国家发展程度是不够的?
长期以来,在经济学,世界货币基金和国际贸易WTO组织,联合国中常常用人均GDP反映一国文明和经济发展程度的指标。把一个国家或者经济体定义成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落后国家,等等。这种定义以帮助国际社会确定如何实施不同对待,处理和帮助这些国家步入文明社会,走向繁荣发达。
但是,这只是在一个维度和假设的基础的视野和范畴来看待问题,考察问题。这个维度和基础性假设是:所有国家都必须是无一例外同步步入文明社会,走向繁荣发达。然而,这仅仅是“善”方面的考虑。为什么一个国家,经济实体就不可能逆袭,反叛,堕落,破坏和捣乱,甚至于发动毁灭性战争,走向野蛮,奴役,垄断,专制独裁,走向反文明,反人类方向的可能性呢?
很显然,历史并没有完全排除一个国家,经济实体走向“恶”的可能性。虽然,这种“恶”对于他们自己看来仍然是“善”的。例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发动者德国,日本在全人类看起来在这一个阶段德国和日本是走在反文明,反人类,反进步的方向,而且给全人类到来了实实在在的灾难。对于这样的国家和经济实体,人均GDP越大,国家整体GDP越高一旦这样的国家走向反面,对于全人类其危害性,破坏性,毁灭性就越大。
所以,我们必须增加另外一个反映“恶”的维度和具体参数,来掌握,观察和预测对于全人类其危害性,破坏性,毁灭性的指标,这就是国家整体GDP数值。这是反映一个国家,或者经济实体可能做“恶”的可以观察和预测其危害性,破坏性,毁灭性的指标,作为国家体量和对于人类文明威胁程度的检测手段。国家整体GDP总量越大,就意味着其可能性的破坏力量,做“恶”时,调动资源的能力越大。
如何更加进一步客观,准确和定量化反映 一个国家的物质发展,生产和文明进步,繁荣发达的关系问题, 希望大家畅所欲言? 是否今后有可能定量和进一步定性研究。 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 特别是那些经济学家,政治家。 我希望以上的讨论只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并没有针对某一个特殊国家,其中的例子来自于德国,日本,朝鲜,苏联,和中国曾经的经历。所以,是一种一般性讨论。希望大家 就事论事, 心平气和,实事求是。不要情绪化!以理服人。对于上述问题, 西方国家也是存在的, 例如美国总GDP量也是很大的, 但是,比较好一点美国的社会和权力体制,不是一种军事化体制。要成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不那么太容易。
国家整体GDP就相当于一个“炸药包”或者当量的“原子弹”,如果在国际公认的法律和规则中,可以为人类文明进步,繁荣发达“发光发热”,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但是,也可以用来做“恶”耍国际流氓!在国际公认的法律和规则之外,用于毁灭和炸掉人类文明前进的列车,停止人类文明发展和前进的步伐。
(2)此外,那些因素可能使得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突然中止走向步入文明社会,走向繁荣发达的发展“方向”,而发生“逆袭,反叛,堕落,破坏和捣乱”呢?在人类历史上,很多国家发生“逆变换”并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一般来说,至少存在一个几年,或者几十年的过渡期,准备阶段。在这一个过渡期,往往会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a)军事准备阶段;大比例的增加国民生产用于军事准备,和军事装备。(b)国家体制:军事化,把国民中人力资源和组织,与军事组织相类似的构建。从上到下形成单一指挥的军事组织机构和机关,全民皆兵。即使是社会民间组织,也是半军事化,或者准军事化组织(民兵)。(c)大量粮食储备,石油储备,技术储备,人力资源储备,以保障战争阶段与国际社会环境隔离以后, 加大战争可持续性的支撑力度。(d)社会舆论准备:爱国主义教育,集体主义教育, 仇恨教育。 单方面的负面报道,和宣传“敌对”国家的“衰落”,“纸老虎”,“不堪一击”,“基础建设破烂不堪”“民不聊生(银行没有存款)”“依靠中国国债养家糊口”(中国媒体)“借钱度日”“债台高筑”“满大街流浪汉,无家可归,颠沛流离者”“排队领救济”(朝鲜媒体),“战争”可以轻易获得胜利。(e)把自己的战争行为解释为“文明周期论” “文明地理循环论”;“皇帝轮流做”“霸权到我家”,世界强国宁有种乎;为自己发动战争改变现有世界秩序的理由翻译成为“正义”“替天行道”,消灭世界霸权和帝国主义(俄罗斯媒体)!(f)回忆自己国家伟大文明历史,英雄史(五千年最优秀文明),和近代被世界列强欺负,屈服,才下跪的辛酸泪,血泪史(展示和回忆,宣传历史上各种不平等条约,撤走专家,撕毁合同的不道德行为)。 鼓舞士气,用仇恨和委屈产生战斗力(伸张正义,和复仇)(党媒)。。。。。
(3)那些因素表现出国家向人类文明进步,繁荣发达方向发展:(1)社会体制向和平时代转型,也就是说减少军事化组织(军队,民兵),和军事化国家权力构架(实现民主政治,政治家市场竞争选拔机制)。(2)发展自由市场经济,繁荣经济实体,减少(垄断)和权力对于资源的配置和干预(非军事化资源)。(3)适当减少粮食储备,石油储备,技术储备,和人力资源军事化储备,增加资源的自由市场流动和配置。(4)社会人文环境非军事化, 增加每一个个体的自由,独立性,平等化社会阶层,组织和社会团体关系。大力发展教育,培养文明礼貌的人文环境,保障每一个人财产和生命安全(一视同仁)。(5)军费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下降,教育,环境保护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上升。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把这几种因素 考虑成为一个 平面坐标(x轴 正方向)定义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的 人均GDP 的量化参考值。 在(y轴 正方向)定义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的人均GDP对于人类文明进化的(综合性)量化参考值。(x轴 反方向)定义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的整体GDP 的量化参考值。(因为,只要不是战争年代,一个国家人均GDP总是大于零的,可以认为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的人均GDP的负值在和平时代是不存在的)。
在(y轴 负面方向)定义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实体的整体GDP对于人类反文明,叛逆,堕落,危害性(综合性)量化参考值。(a)军费与国民总产值比例?人口中吸毒贩毒人口和毒品消费比例?(b)军队,警察维持稳定开支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军队,警察维持稳定开支越高, 人们的自由度相对越小)。(c)国家维持安全方面的费用(间谍,国家黑客,某某计划)。。。。。。
如何更加进一步客观,准确和定量化反映 一个国家的物质发展,生产和文明进步,繁荣发达的关系问题, 希望大家畅所欲言? 是否今后有可能定量和进一步定性研究。 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 特别是那些经济学家,政治家。 我希望以上的讨论只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并没有针对某一个特殊国家,其中的例子来自于德国,日本,朝鲜,苏联,和中国曾经的经历。所以,是一种一般性讨论。希望大家 就事论事, 心平气和,实事求是。不要情绪化!以理服人。对于上述问题, 西方国家也是存在的, 例如美国总GDP量也是很大的, 但是,比较好一点美国的社会和权力体制,不是一种军事化体制。要成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不那么太容易。

自由社会中人是以独立个体来衡量的狼的攻击性破坏性是以群体来衡量的
一个国家用举国体制来攻击性参与市场竞争,其对于自由市场经济其破坏力量不能以人均标准衡量的。对于一个经济体量的大国, 用人均GDP 来考虑他的危害性 是不够的。
这一点也正是 一部分人相信和认为的,举国体制的制度优越性。
陈和春 发表评论于

G20高峰论坛中美领导人会谈的几点期待
(1) 希望两国领导人,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蒋介石与罗斯福总统,丘吉尔,斯大林见面那样平等,和谐,轻松愉快的交流,为以后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与世界和平秩序,做一个框架性质的“宣言”或者“宣示”。
(2) 首先,中美两个大国领导人应该在大国发展方向,形成共识。也就是首先交换“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 维持和保护现有世界和平和世界政治,经济秩序。
(3) 在实现长远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的繁荣和稳定, 反对一切形式,形形色色的垄断,霸凌和霸道,耍国际流氓,国家层次的流氓(反对市场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提倡和发展在共同认可的国际组织下的原则,遵守规则,诚实可信的尊重公理,天理,一视同仁的遵守自己“已经签署”的国际法和国际规则。
(4) 把中国以一个平等大国,负责任大国对待,从各个方面(中国,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对等的原则)完全对等的双边贸易关税,市场结构,市场自由度,政府职能进行处理和对待。 绝对不能够小看中国人民, 和中国政府的能力。 把中国作为完全平等的大国, 发达国家来看,一视同仁,别无二致。
(5) 在大方向,大前提形成共识以后, 对于未来的时间安排,资源配置可以选择性的从治理(解决市场垄断开始, 以最短期内实现 几乎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体系“法治化”开始入手,然后再逐步的,循序渐进地扩展的到治理 权力垄断 的问题和范畴),美国可以提供比较大规模的“专家团队”,协助中国在 治理中国目前的诸多国企,商业帝国(商业巨无霸)提供切实有效的支援和帮助,去传经送宝。同时,也可以深入中国基层,了解民情,实地查看,提供参考和帮助,也可以成为独立监督“地方官僚主义”的新鲜血液。
(6) 谈问题 首先在 高层次, 大方向,大方面形成共识。 然后再逐步深入和细化。作为大国家领导人,应该主要是把握好高层次, 大方向,大方面, 大原则问题即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