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洗衣房” 的一场遇见

从笑看红尘到笑破红尘
打印 (被阅读 次)

法国洗衣房” 的一场遇见

          

             French Laundry 法国洗衣房,其实是坐落在加州酒乡的一个享誉世界的米其林三星的餐馆,这是一个真正的牛气冲天的餐馆,因为很多时候根本无法订到座位,等上一年都是很有可能的,打开这家餐馆的预定网页,常常看见的是”No opening date “

 

          我和先生是那么幸运,终于被餐馆通知就餐的具体日子了,当然四位数的美金餐费也同时一起被收取了,任何情况概不退款。

 

          这天居然风雨交加,从湾区足足开了两个小时才到达洗衣房。很意外地发现洗衣房” 居然是隐藏在普通居民区里的一座很普通的黑色木板民宅,没有显眼的标志,只有在可以容纳两三辆车的迷你停车位场的墙上有一排很难被发现的小字法国洗衣房停车处。顺着这停车场,我们绕了两圈,才看到一扇门,我试着打开了门,一位一身黑色西服的女士马上迎了出来,这是法国洗衣房吗?,”Yes.”, 从女士回答的口气里我知道我绝对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

 

          立刻,又有几位男女服务员热情地迎了出来,带着我们走进了昏昏暗暗却充满浪漫色调的房间。高雅的法国音乐悠悠地传来,让我们一下子放松开来,暂且忘记了那雨那风那工作后的疲惫,那种被惬意拥抱,被美好撩扰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置身于法国的一座古城堡内,准备开始美酒佳肴。

 

         房间只摆放了三张圆桌,我们被安排和四对夫妻坐在一起。餐桌上摆满了鲜花和各种酒杯。服务员先给了我们一人一杯香槟,我抿了一口香槟,甜甜的,一下子醉开了心扉,这时我们的眼睛慢慢适应了这浪漫的昏暗,才发现餐桌上的人都在注视着我们,一路的堵车使我们成了最晚入席的。人们的眼光是好奇的期待的友好的,我们赶忙自我介绍,大家也互相问候起来。不得不说我们这桌是最有趣的一群人,一场宴席下来,美味佳肴自然名不虚传,可洗衣房” 的这场餐友的遇见却是更加的无比生动。

 

          我身边紧挨着坐的是一对年轻的亚洲夫妇,先生是越南和菲律宾的混血,太太是出生在美国的广东人。这位先生异常健谈,也很愿意吐露所有我们不会主动提及的私人问题。譬如,他告诉我们他只有三十岁,可是事业成功,已经退休了,他有好几个保姆和私人司机,他的最后一笔生意赚了27百万美金等等,当说到他有四个孩子,他身边的太太是他的第三任太太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一下子都变得很有可读性,真心希望和祝福这位年轻先生真的如他所说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婚姻。我不由地又一次打量这位直爽的年轻人,他西装革履,那条蓝色的领带紧紧地押着脖子,说不上英俊,皮肤黝黑,总之是那种很典型也很普通的东南亚人的脸型和五官。他显然误以为我对他的领带发生了兴趣,于是他一手高高地揭起他的领带,另一只手指着上面的一个圆形商标,像推销员一样地大声告诉每个人,这领带的牌子是Louis Vuitton, 我这才看清楚还真是LV牌子。他的手挥动着,手腕上的手表随着一闪又一闪,我下意识地地瞄了他手表一眼,于是他又来劲了,貌似很后悔地告诉我,他不应该买这糟糕的手表,根本看不清楚时间,因为上面布满了钻石,是劳力士满钻!年轻人越说口气越高昂,我想我的表情反馈一定会让这位年轻人失望的,安排我这样的自命清高的文化人坐在他旁位,如此挫伤他的优越感,不得不说也是饭店的失策” 失职。后来得知这对夫妻还是我们的邻居。

 

         年轻大款旁边入座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白人先生和中国太太,这位先生的老家是土耳其,他很幽默,他说要想减肥就要去他太太的家乡湖南,因为那里的水都是辣的,他每次去湖南要瘦10磅,哈哈,逗得我们开怀大笑,今天是他的生日,于是我们一个晚上为他唱了无数次生日歌。他的太太知书达理很有气质,来美国二十多年了,我们说起了国语,异常亲切。

 

         再接着是一对年轻的白人夫妻;金童玉女,颜值都很高,先生有一米九吧,有一双和好莱坞男明星一样的深邃的漂亮眼睛,居然是一名警察。

 

         英俊警察旁边坐的是一对年纪稍长的白人夫妇,很有意思的是白人太太会说一口道地的广东话,原来她出生在香港,十七岁才随在香港做生意的父母回到美国,自然老太太也算是我先生的老乡了。夫妻俩都是硅谷高科技人员,这样自然和我先生又多了几分共同话题。

 

         我们这桌欢声笑语不断,大家如此投缘,越谈越投机,以致于都没有特别注意到上的每道别致的菜肴,当服务员解说菜肴的时候,我们需要尽量克制和停止交流。我们这几个家庭有个共同点就是都是多子女家庭,分别拥有四到五个孩子,除了年轻的警察夫妇目前只养了三条狗。不过我家是第一名,因为只有我们家的五个孩子是同一个妈妈和同一个爸爸。

 

         当几款酒的同时下肚后,大家更是畅所欲言了。那位年轻富豪兼婚姻多操手更是越来越情绪激昂起来,不仅豪爽地邀请我们每位都去他家派对,尝尝他烹调的牛排,还承诺为这桌餐席上的需要做生意的朋友投资捐款,真后悔没有事先准备一些投资合同来。

 

        干杯又干杯,祝福又祝福,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职业的我们这群人在法国洗衣房” 的这场遇见里是那么包容那么和谐那么精彩。我们或者我们的祖辈来自世界的东南西北,为着对美好生活的共同追求,我们来到了美利坚,又不约而同地聚在了法国洗衣房,一同见证快乐和自由。

 

鲜肉米粉 发表评论于
法国人最善于搞这种饥饿营销,背后不知会把这群New Money, Paysans笑成什么样!米其林餐厅在法国和欧洲多了去了,把素不相识的客人放在同一桌用餐,还真是欺负乡巴佬。
justforfun 发表评论于
一顿高价饭吃成为别人捧场的听众
ahniu 发表评论于
生活和生存的差别
LG19 发表评论于
写的好,有刘佬佬逛大观园之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