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亲戚长辈和他参与华东海军初建的经历(下)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打印 (被阅读 次)

(续上篇

现正值2019年4月,中国海军建军将满70周年,兹将周晓寒书中讲述他父亲周利人参与华东海军初建工作的第十章内容,转贴于下(略有删节),一为纪念和表示致敬,二为分享当年前辈们的一些真实经历。深感人民海军从无到有不容易。

 参加组建新中国第一支海军  

张爱萍的邀请

1947年到1948年,华中局有一批患有重病的领导干部都安排在大连治病,像谭震林、李一氓、张爱萍、金明、吴中超、陈光等,父亲也是其中之一。1949年这批干部在身体恢复健康后,纷纷回到工作单位。

父亲是1949年2月离开大连的,父亲向华东局打报告,说身体已经恢复健康,请求工作。这时平津战役已胜利结束,北京宣布和平解放。全国的解放也指日可待,党中央的工作重心开始向城市转移,做好接管大城市的准备。已随黄克诚入关的刘彬同志也进入北京城,他急需干部开展接管北京天津的工作,见到父亲的报告,马上就把父亲从华东局借了过来,交给父亲一项任务,到北京、天津去搜集城市工作的材料,参与接管大城市的工作。父亲在北京和天津调查、研究了两个多月,搜集了许多有关城市管理和建设的信息和资料,整理后交给刘彬。

此时,在天津碰巧遇见了从苏联养病回来的张爱萍。他正急着想返回前线自己的部队,而父亲也想尽快回到华东局,两人自然又想到了一起。他邀请父亲一同南下,好在搜集城市工作材料的任务已经完成,父亲也就同意了。这时候解放大军纷纷南下,向南京和上海进军。他们更加等不及了,决定自己设法去前线找部队。张爱萍后来是找吴法宪弄了辆美式吉普车,自己从天津一路开到蚌埠的。这个时候父亲也随他一起到了蚌埠。

在蚌埠,陈毅同志告诉张爱萍有新的任务了。

1948年毛泽东就提出“1949年及1950年,我们应当争取组织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能够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党中央决定在北方组建空军,在南方组建海军。中央把在北方组建空军的任务交给了“四野”。而“三野”承担着解放东南沿海和解放台湾的任务,国民党海军舰队和人员大多在华东,中央就把组成华东海军的任务交给了“三野”。

毛泽东让华东军区上报海军司令人选,陈毅推荐了张爱萍,得到毛泽东的同意。

张爱萍接受建立华东海军的任务后,马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蚌埠的父亲,并且要父亲也参加华东海军的筹建工作,父亲欣然允诺。身体强壮的干部都上前线了,张爱萍只能抓到像父亲这样一些病弱的干部。父亲虽然身体有病,但在张爱萍眼里却是一个能委以重任的人才,一条扛得住事的硬汉。两个大病刚刚初愈的人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事情干,自然十分兴奋。

这时正处于渡江战役的前夕,百万大军集结在长江北岸,正在做最后的战前准备。

南京的解放已近在眼前,张爱萍在安排父亲随大军过江接收南京国民党海军留下的烂摊子后,就去了在泰州城南19公里处的白马庙。 “三野”渡江战役指挥部就设在那里。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

就在同一天,张爱萍在白马庙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他说:“我们现阶段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建设一支具有一定护航与军运能力的海军,待命配合陆军、空军解放东南沿海岛屿和台湾,最后解放全中国。”

华东海军就在这一天宣告了自己的成立。这一天,1949年4月23日,以后被国家定为中国海军的建军日。

南京解放后,张爱萍又给父亲一个特别任务,随解放大军立即去上海,准备接受国民党在上海的海军设施和机构。父亲随即又跟随进攻上海的大军直奔上海。

接管国民党海军上海资产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

父亲在华东海军第一个任务是担任海军上海接管处处长。上海解放后,父亲整理了一份国民党海军在上海的资产清单,在这份清单里陆上机构只剩下残破的建筑,内部设施和档案都被国民党运走了,要恢复很难。国民党海军在上海枫林路有个测绘局,还算相对完好,接受过来后,改为华东海军测绘局,负责海军的气象和海上信号的测量,父亲兼任局长和政委。

父亲还接受了国民党二十几条小型舰艇,这些舰艇大多是战斗力弱的运输船只,父亲把它们编为华东海军运输船队,负责沿江沿海的运输和江河防御,以及上海海军基地的保障工作。那时海军急需干部,父亲经常为调干部的事,奔走于张爱萍和华东局领导陈丕显之间。

国民党是不会让解放军成立海军的,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在离开南京逃往上海之前给手下林遵将军的手令说“请你率队于23日傍晚驰离南京,江阴炮台已于21日易手,已命空军轰炸江阴要塞,并派空军掩护你们下驰,你们务必于23日晚间驰离此地,以免空军误会!” 桂永清一面以空军轰炸相威胁,一面又对林遵许诺“只要你把舰队带到上海,哪怕只剩下一条军舰,我也报请总统晋升你为海军中将,出任海军副总司令。”

林遵,国民党第二舰队司令官,福州人,1924年毕业于烟台海军学校,留学英国皇家海军学院,任过驻美大使馆海军武官,其祖先是民族英雄林则徐。他见国民党政府已作鸟兽散,大势已去,决定率第二舰队25艘舰船,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倒戈。这就是华东海军的第一批战斗力量。

国民党第二舰队的哗变,在国民党内部和军中引起了极大恐慌,他们绝对不会让完整的海上战斗力落入共产党手里,于是就在1949年4月26日派B-11轰炸机将停泊在南京燕子矶江上的“楚同”舰炸沉;28日炸沉“惠安”号;4月30日“吉安”“太原”也相继被炸沉……。国民党这是要把共产党的海军掐死在襁褓之中,国民党海军司令黎玉玺得意地说:“共产党别想从我手里得到一条船。”

但这并不能阻挡华东海军的成长。

面对现状,张爱萍采取了几个办法来扩充舰队:一是从现有舰船中挑选可以使用的,包括抢修和打捞船只;二是从商船中选择适合改造的船只,请求调拨和购买;三是通过香港向第三方购买旧军舰等。父亲从接收过来的舰船中挑出一些较好的,分批送到吴淞口的造船厂去维修,重新装上火炮、机枪,恢复战斗、航运能力。

到了9月份,在各方的大力协助下,华东海军已经相继恢复了一些舰艇。拥有了商船改建、抢修旧舰的炮舰十八艘,各种类型的登陆舰九艘,算是一个“杂牌”舰队。

芜湖荻港的海空战

父亲在华东海军的第二个任务就是去安东舰、永绥舰等五艘军舰担任军代表兼政委,对国民党的旧海军部队进行整编和改造,领导这支还有一定战斗力的小舰队。安东舰、永绥舰等五艘军舰为了躲避国民党飞机的轰炸,藏在离芜湖城约100里远的长江上游荻港处,现今繁昌县境内,军舰用稻草做了许多伪装。

然而,那些起义过来的国民党海军军官瞧不起共产党的干部,认为他们没有文化,是旱鸭子,驾驭不了军舰。父亲刚去时,那些旧海军军官并不配合,多次放言,少管我们的事。但是,共产党对部队的管理与国民党完全不同,父亲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很快与中下层士兵打成一片。他们的水手中许多也是穷苦人出身。父亲从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开始,耐心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他处理问题合情合理,发现问题不是单靠处罚,而是耐心地讲道理,很快在士兵中树立了威信,军队纪律明显好转。原来看不起共产党的那些旧军官,后来也不得不佩服共产党带兵有一套。

一天上午,连续下了几天的阴雨终于转晴,父亲在停泊于芜湖荻港江面上的“安东舰”上检查完武器装备,走上甲板,登上旋梯,准备和舰长商量下一步全舰官兵的整编问题。

这天天气十分晴朗,天空一片蔚蓝,江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鳞鳞闪闪。前天,父亲已经收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刚起义过来的国民党第一舰队旗舰“长治”号,在南京遭到国民党空军的猛烈轰炸。

 “今天天气如此好,敌机很有可能会来空袭”,想到这里,父亲急忙跑到舰长室,要舰长通知全舰做好准备,防止空袭。舰长的命令下达不到一个时辰,父亲就听到响起了防空警报。远处的天际出现了几个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看清楚是四架国民党的“B-29”型轰炸机。

这四架 “B-29”型轰炸机怎么会飞到远离南京的芜湖荻港江面来呢?

原来,这几天国民党“B-29”型轰炸机连续多次空袭停泊在南京江面上的“长治”舰。“长治”舰原来是日本在役护卫舰“宇治”号,“二战”结束后沦为美军的战利品,后来又转到国民党手中,更名为“长治”号,为第一舰队旗舰。

9月20日,空袭“长治”舰,幸好投下的炸弹没有击中目标。

9月22日下午四架“B-29”轰炸机开始轮番轰炸,“长治”反击,伤亡不大。

翌日,8架“B-29”分批投弹,锅炉舱被炸毁,两名舰员负伤。

没有制空权的“长治”号的命运,就只能是被炸沉。

当时的“三野”参谋长张震主持了会议,会议决定“长治”号主动自沉,保存实力,待以后打捞起来,东山再起。

南京海军学校第五大队的学员连夜登舰,卸下仪器和能搬动的东西,在舰体上涂上凝固油,不一会儿,整个舰体都涂满了亮闪闪的凝固油。

9月24日凌晨“长治”号离开码头,驶入草鞋峡,随着汽笛长鸣,舰底大门打开,滔滔江水顷刻灌进舰舱,舰员分批乘小艇离开后,舰身缓缓沉没,最终被巨大的漩涡吞没,江面恢复平静。

天亮后,敌人轰炸机再次空袭“长治”号,盘旋几圈后,发现“长治”号已经不在南京江面。

但是满载炸弹的轰炸机绝不甘心就此罢休,就沿着长江江面搜索寻找“长治”号。它们一直飞到远离南京几百里外的芜湖荻港江面,突然发现了“安东”、“永绥”两艘小军舰。虽然这两艘军舰已经做了许多伪装,但还是没能逃过空中的敌机。找不到“长治”号的国民党轰炸机就把一肚子的炸弹发泄到这两艘小军舰身上。

四架敌机直扑父亲所在的“安东”舰,它们在军舰上空作了一个盘旋,然后俯冲下来。舰上的高射机枪喷出一串串火舌,试图拦截敌机。一场激烈的海空战斗打响了,这是一场力量完全不对等的较量。飞机投下的炸弹在军舰四周的江水中炸出巨大的水柱,这时军舰已经加速航行,试图摆脱敌机,高射机枪声和炸弹爆炸声响成一片。

但是,敌机毕竟掌握着绝对的空中优势,四架轰炸机轮番俯冲投弹,舰上的防空火力显得十分单薄,根本无法阻挡敌机的冲击。一颗炸弹在前甲板上爆炸,巨大的响声震得父亲一阵耳鸣。舰尾又中弹了,轮机舱报告已经不能正常运转,舰艇失去了速度。又一颗炸弹击中军舰,在船侧舷炸出一个洞,江水急速涌进船舱。舰长告诉父亲,军舰已经无法挽救,必将沉没,只有弃船逃生。舰长下达弃舰的命令。这时甲板上已经乱作一团,水兵纷纷跳入江中。父亲沉着地指挥放下救生艇,一把将舰长推上了救生艇说“你先撤,我再去看看还有没有人。”父亲又向舰后跑去,确信舰上已没有人了,他才拿着救生圈准备弃舰。只听空中一阵呼啸声,一架敌机又俯冲下来,救生艇上的人大喊“政委,危险!快跳船。”瞬间,一颗炸弹击中军舰,巨大的气浪把父亲掀下江中。父亲是最后一个弃船的,他以自己的行动向这些起义过来的官兵们证明了共产党人是如何身先士卒的。

父亲的水性很好,虽然炸弹的气浪震得他耳鸣头晕,但是他还是挣扎着从江水中钻了出来,借着水流紧紧地抓住救生圈,在湍急的江流中,向长江下游飘去。人在茫茫的江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根本看不到江岸在哪里。他曾努力地试图向岸边游去,但江水太急,头又被震得剧痛,不一会儿就筋疲力尽,迷迷糊糊地昏迷过去,昏迷中依然紧抓着救生圈。

父亲在江中也不知漂流了多久,等他苏醒过来时,天气已渐渐黑了下来。极度虚弱的父亲在茫茫的江水中漂流着,“难道就这样被江流冲到大海里去?”他想起了在家盼望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想到了部队首长和战友,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我一定要活着回去!”父亲拼尽全身力气向看不见的江岸游去,他要同湍急的江流争时间,决不能被江水冲到大海里去。他的手脚已经发软、麻木,游一阵子,漂一阵子,再游一阵子,他顽强地同波浪滔滔的扬子江抗争。

夜色朦胧,在长江的一处湾头,筋疲力尽的父亲终于看到了江岸的黑影。在滔滔奔腾的长江中,只见隐隐约约的江岸飞快地向后跑去。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奋力向江滩的芦苇荡游去,游去。最后是怎么到了那片江滩,父亲已经完全不清楚了,他被江水冲上江滩时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昏迷了过去。后来才知道,是几个在江边捕鱼的渔民救了他。这处江滩位于江阴界内,从军舰沉没处的芜湖荻港江面,到位于江阴的这片江滩芦苇荡,父亲已经在江中漂流了700多里路,十几个小时。父亲从长江中捡回一条命,全靠他从小在家乡练出的水性。敌机的炮弹炸不死他,滔滔的江水又奈他如何?!

这时,上海海军司令部正在焦急的到处寻找父亲的下落,他们估计父亲生还的希望已很渺小,甚至通知母亲要做好父亲牺牲的思想准备。两天后,突然接到江阴方面的电话,说是渔民在江边芦苇荡抬回来一个昏迷的海军军官。海军司令部听到父亲还活着,立即派车赶去江阴,把父亲接到上海医院抢救。

和死神擦肩而过,父亲虽然从空袭中捡回一条命,但是他的大脑在剧烈的轰炸中受到严重的震伤。刚刚治愈的头痛病又旧伤复发。

父亲在医院得知,“永绥”号舰也没有逃脱被炸沉的厄运。这样,起义过来的国民党第二舰队的主力战舰全部被炸沉。

组建青岛海军基地

张爱萍刚从苏联回来就去医院看望父亲,父亲痛心地说,他没有保护好“安庆”号、“永绥”号等军舰。张爱萍则安慰父亲说,我们没有空中力量,不要说“安庆”号这样的小军舰,就是像“长治”号这样的大军舰都抗不住敌人飞机的轰炸,而自沉到江底。我们的海军太弱了,又没有自己飞机的保护。不过再艰难,我们还是要发展自己的海军。你身体恢复后,去负责青岛海军基地,海军要扩大活动范围,急需一个北方的基地。

父亲在海军创建时期的第三个任务是建设青岛海军基地。海军的活动要依靠基地。基地建到哪里,海军才能活动到哪里。华东海军要想扩大南北二翼的活动范围,就需要建立更多的基地,给海军提供后勤保障,青岛是上海北部的重要港口,建设青岛海军基地的任务就交给了父亲,父亲任青岛基地办事处主任,后又称海军青岛基地司令。

青岛海军基地的建立,一下子把华东海军的活动范围向北扩展几百海里。

1950年1月12日,中央军委正式颁布了任命肖劲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的命令,统一管理指挥全国人民海军及现有舰艇,华东海军(即以后的东海舰队)也归中国海军领导。1950年4月14日,在北京协和医院礼堂召开了海军领导机关成立大会,宣布成立中国海军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这三个部门均设在北京。随后,海军后勤部在青岛成立,父亲兼任海军后勤部政委。

父亲在青岛海军基地工作期间,母亲也调到青岛,在青岛市人民医院担任支部书记,同时负责照料父亲的生活。那时我已经2岁了。父亲说,初到青岛期间,海军很艰难。舰艇都很小,许多舰船还是木头做的,出海后颠簸特别厉害。父亲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他随舰艇出过几次海,每次都颠簸得把胆汁都要吐出来。舰艇一出海就是十多天,除了茫茫大海,还是茫茫大海。回忆起海军初创时期的日子,父亲感慨地说:“那时的海军战士真是艰苦啊!舰艇一回到基地,那种感觉真像是流浪的孩子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1950年4月23日,父亲在南京参加了张爱萍在草鞋峡江面举行的华东海军阅兵式。这在当时来说,是一次了不起的盛大的阅兵式。一年来,华东海军顶住了国民党空军的狂轰滥炸,经历了千辛万苦,现在已经拥有大大小小150艘舰艇。阅兵式场面非常壮观,乐队奏响《红海军进行曲》,挂满旗帜的战舰依次通过检阅舰。 新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海军舰队。

1950年8月12日,经过萧劲光司令的亲自奔走,青岛海军基地迎来了从苏联老大哥手里买来的6艘木壳鱼雷艇。那天,父亲和基地官兵像过节一样的欢乐,青岛基地终于有了自己的海上护卫能力。父亲说,别看这玩意小,还是木壳的,但速度快,鱼雷威力大,大军舰也经不起它打。

8月底的一天,父亲随鱼雷快艇出海,快艇在海浪中剧烈的起伏颠簸,让父亲受伤的头部突然疼痛不止,昏迷过去,上岸后即住进了医院。这次病倒,最终让父亲离开了海军。

父亲离开青岛海军基地后不久,海军后勤部也迁入北京。

 

 
(全文续完)
 
 
几曾回首论坛:
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298624.html
 
 
相关链接:
 
一位亲戚长辈和他参与华东海军初建的经历(上)
 
 
西北东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枫大叶' 的评论 :
是的,读了一些回忆才知道,初期的海军就这么建立起来了。谢谢关注和留言。
西北东南 发表评论于
经和网友确认,转贴文第一段中,人名“吴中超”,应系“吴仲超”之误,我将转告原作者。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初期的海军就这么建立起来了,向人民功臣致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