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昨天还表扬穆勒今天破口大骂

每天都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打印 (被阅读 次)

 

川普真的有些反复无常,他昨天还赞不绝口的表扬穆勒,今天就翻脸不认人说他写的BULLSHIT,即他的报告是一堆牛粪,呵呵。原因就是真实的记录了不少总统的下属们对他的真实描述。其实,正是这些描述挽救了他的总统命运。

嗨,人嘛,就是不知足。也难怪,川普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没有隔夜的秘密。也没有一种城府把事情放一放,说不定就又是一个结局。不过川普对于手下的人那些话,拒不认账,说他们是叛徒,他们为了保全自己污蔑总统的声誉。

川普受命于危难之中,他几乎在美国发展停滞,各方面都运转不畅的时候上任。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小撮坏分子想方设法添乱,不让他顺利的接好总统宝座。有人编造了通俄门的陷阱,企图让他四面楚歌,没法担当起振救美国的历史重任。国会开启了对他是否有里通外国的罪行的调查,调查之初,白宫处于一片混乱。总统的助手们争先恐后地避免执行川普的命令,这些命令其实可能是非法或自毁的,而且白宫的新闻办公室不得不以撒谎来为他掩护尽量减少给他带来任何后患。

特别检察官的记录中写道:川普曾两次要求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让副司法部长罗森斯坦解雇穆勒。麦加恩是老政客,他害怕这样会引发另一场“星期六之夜大屠杀”,就像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在1973年那样,开启了自杀的按钮。麦加决定辞职,告诉当时白宫办公厅主任普类巴斯,总统要求他“采取疯狂的行动”。

当时麦加恩还记录了他与总统的谈话,显然也让川普厌烦。问道:“你为什么记笔记?”川普曾告诉麦加恩,律师不记笔记。 “我从来没有一个律师做笔记。我有很多伟大的律师,比如罗伊科恩。他从不做笔记。其实,科恩是一位臭名昭著的骗子,他在川普房地产事业初期就是川普的私人律师。可惜最近他反戈一击,成了叛徒,出卖了许多川普的秘密。

在总统得知穆勒被任命为特别顾问之后,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办公室主任乔迪亨特记录了他与川普的谈话。“哦,我的上帝。糟糕透了。这是我总统命的完结”。根据亨特在穆勒报告中引用的笔记,川普大声骂娘: “我被操了(FUXXED)。”

问题是本来可能让事态平息的穆勒报告,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斗争的新战役的开始。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美国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要开展新一轮“倒川”运动。他昨日在纽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要求交出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全部报告,因为国会决定对总统川普的调查升级。“现在由国会来确定所谓的不当行为的全部范围,并决定我们必须采取的步骤,”纳德勒说。他希望司法部在5月1日前遵守规定,拿出与过去惯例一致的基本证据,或者原封不动的交出全文。

虽然穆勒不打算起诉川普妨碍司法公正,但他并没有免除总统的责任,似乎把难题留给了国会。穆勒的报告提供了川普干涉俄罗斯调查的新证据,并要求立法者做出回应。因此,国会有义务承担责任或进一步调查而不是结束调查,这正是川普不满意的地方。

但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众议员道格·科林斯认为传票“管得过于宽泛”,川普已经拒绝在“前所未有的开放”行动中主张行政特权,他有自己的决定权。柯林斯还说,纳德勒正在争取自己的政治利益。(注意: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向国会发送了报告的编辑版本,剔去了几种秘密型材料,包括正在进行的调查有关的材料和大陪审团证据,有些个人隐私。)

纳德勒表示,他愿意与司法部合作“获取尽量多的原始材料,我不能接受任何使大多数国会成员不知就里的提议,议员们必须履行立法,监督和宪法责任问题”。

共和党人渴望结束川普所说的“狩猎”或者称为猎巫行动,这种狩猎已经铺天盖地,影响了共和党的利益和干扰了总统的日常工作。民主党人说穆勒的调查结果比上个月巴尔的四页摘要中宣布的东西要严重得多。不过作为一个组织,他们一直犹豫不决是否要弹劾川普。尽管该党的左翼已经开始提出让总统免职,其中一个总统候选人沃伦已经高调宣布为此奋斗。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周四前往爱尔兰进行国会访问,他在与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的联合声明中表示,穆勒的报告显示的问题比较严重。司法部长巴尔得出的结论是,总统没有妨碍司法,而穆勒的报告似乎不完全如此。佩洛西发誓:“国会不会保持沉默。”

其实,即使完整的穆勒报告或公开证词也不一定能够解救民主党面临的困境。民主党的政策有一定的问题,现在美国人民不买账。而且,民主党人缺乏人才,几乎没有川普那种有呼唤千军万马的号召力,和敢于担当的人民领袖。下一届选举可能又没戏,尽管我还是希望他们有些改革措施,力争力挽狂澜,击败川普的共和党。

川普的当选,有俄罗斯的助力,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川普本人的魅力。即使他的反对者也不得不成为他的信徒(只是内心钦佩,不敢叛变)。连民主党的发言人佩洛西本人已经表示不大可能弹劾川普。这就是民主党的悲哀,后继无人啊。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亚当希夫说,报告中所描述的行为“无论是否是犯罪行为,总统的行为是大逆不道,必须得到纠正。很明显,特别顾问穆勒希望国会考虑其影响和后果。”“如果特别律师明确表示,已经找到证据证明总统无罪,他就会这么说。由于他没有这么说,他就是把这个问题留给了国会。”

共和党人当然要保护自己的领头人,他们把民主党人描绘成太固执,困兽犹斗,死死不愿意放弃川普与俄罗斯勾结选举的想法。 “你所看到的是左翼前所未有的绝望,”川普的盟友,川普的众议员马克梅多斯在推文中说道: 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没有勾结,一切完事。”不过重量级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是少数国会议员之一目前的观点不明朗。

总之,这场斗争不会立马烟消云散,一定是旷日持久,因为是权力之争。一般的川粉恰恰也是太过肤浅,不允许对川普有任何负面评论。真金不怕火炼,川普就是在奋斗中成熟起来的嘛!怕啥呀?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主党的斗争火候拿捏得相当好,
看这势头,国会调查不紧不慢延续到明年大选,
正好把和党押在老船身上一起沉到底。
victorarty 发表评论于
Roy Coen 是川普刚出道时的律师,不是你说的“骗子叛徒”Michael Cohen. 他们们是好友
鲁钝 发表评论于
三姓家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