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 相遇伯克利,人生若是如初见

木木薇原创,All rights reserved。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周末刘卓妍一般都是泡在图书馆或者实验室的,可这次也不知为什么,经不起同宿舍小姐妹孙兰兰的软磨硬泡,答应去参加一个中国留学生的聚会。

        聚会就在加州伯克利大学附近的长城饭店。虽然伯克利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同在加州湾区,开车一小时就可以到, 可刘卓妍还从来没去过,这次趁着聚会,正好也去逛逛。

        伯克利校园不如斯坦福的那么好认,刘卓妍和孙兰兰开着那辆借来的二手Honda,在伯克利周围的居民区左拐右绕了好一阵,问了好几个路人,才摸到正门口。两人好不容易找了个路边把车停了,就往校园里走。

两人走走逛逛一圈下来,孙兰兰忍不住评论,“ 真没想到,伯克利校园这么接地气,和咱们斯坦福的高大上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啊!除了那座 Sather Tower 爬上去可以俯瞰整个市区, 还有 Wheeler Hall 有点气势, 别的建筑没看出有多牛?”

 

        “要不人家怎么开玩笑说,斯坦福是有钱人家小孩去的,伯克利是穷人家的聪明小孩去的,两所学校,一个私立,一个公立,当然不一样。不过你可千万别小看伯克利,成就可一点也不会比斯坦福差!光是获诺贝尔奖的校友就上百,拿数学菲尔兹奖、计算机图灵奖、体育奥林匹克比赛金奖,这奖那奖的,那就更多了,各大奖项的获奖人数都是名列世界前茅的!还有什么原子弹之父、氢弹之父、国家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各种顶级牛人大神,就像天上星星一样多!”

 

        “ 人不可貌相,这学校也不可光看外表,说的就是伯克利啊!看来是我太浅薄了!” 孙兰兰吐吐舌头。

 

        “ 这话你可不能让伯克利的人听到,他们可都觉得自己学校挺美的!” 刘卓妍笑说。

 

        两人休息片刻,就走出校园,前往长城饭店。她们进门时,饭店里已经来了不少来聚会的朋友,一眼扫过去,大部分是中国留学生,人群里也夹杂着几个老外同学,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混在中国人里,想必是特别喜欢中国文化,找机会来学中文了。

 

        孙兰兰喜欢社交,又特别喜欢和外国同学聊天,不一会儿就撇下刘卓妍,和一个头发卷卷的白人年轻小伙儿热聊去了。

 

       刘卓妍是慢热型,不太适应这么多人的聚会,一进门就下意识先往角落走。刚找了个靠边的僻静角落坐下,一转头发现旁边桌子有个秀气的男生也躲在这里,正呆呆地东张西望。

 

        两人目光一接触,那男生立即羞红了脸,迅速低下了头,不敢再往这边看。刘卓妍心里不禁莞尔一笑,“看来这里还有一个患社交恐惧症的,貌似比我还更害羞。”

 

       角落里就这两人,过了好一阵子,两人都不说话,男生也不敢抬头看,刘卓妍闲着没事,倒是趁机仔细把他打量了一番:瘦瘦小小的个子,长得很秀气,脸不大,却戴着一副大框黑眼镜,把脸都遮了一半, 身穿一件白T恤,后面印着 “Go Bears! ” ,下面是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眼前这位是很典型的伯克利学生的打扮,十有八九就是这儿的学生。

 

       过了半晌,刘卓妍觉得还是应该自己先打破沉默,不然两人就得这么一直枯坐下去了。于是刘卓妍主动开口道:“你好! 我叫刘卓妍,你叫什么名字?

 

       “ 你好!我,我叫张明杰。” 男生没料到女孩子会主动找他说话,有些吃惊,说话都结巴了。

 

        张明杰终于抬起头,眼睛却是出奇的亮,笑容既腼腆又温暖,刘卓妍一时之间觉得他这模样真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脑子里飞快翻过自己曾见过的笑容,想起来了,这大黑框眼镜加小脸的样子在天文系同学借的书里见过,鼎鼎有名的天文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在他那张结婚照里,笑起来不也是这个样子吗?这两人气质还真挺像,莫非这人也是学天文物理的?

 

        想到这里,刘卓妍不禁问:“你是伯克利的学生?学物理的吗?”

 

       “ 不是,我是伯克利金融系的。” 张明杰说起话来惜字如金,好像犯错的学生回答老师问题。眼睛自然是不敢和刘卓妍对视,只飞快地扫一眼,就重回去看地板了,好像那儿有什么重大金融问题值得研究。

      

        沉默片刻,刘卓妍又问,“ 你一个人来的?还是和人一起来的?”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顺着张明杰手指的方向望去,刘卓妍看到屋子中央站着一位身材修长的男生,侧脸看上去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高挺的鼻梁下是削薄轻抿的唇,举手投足显得自信满满。他被三个女生围着,正潇洒地侃侃而谈,几个女生都仰着头,一脸倾慕地看着他。至于她们是真的在听,还是只是在看他的脸,就不得而知了。

 

        刘卓妍一向对长得太帅的男生都不感冒,下意识里她觉得太帅的男生容易被太多倾慕者宠坏,容易自视甚高、花心而“ 靠不住”, 而她更喜欢一颗心百分百只属于自己的男生,相貌平平、内向害羞的男生更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不过眼前这个男生内向害羞得过了头,简直就像个呆瓜。两人刚说了两句话,话茬就接不下去了,重又陷入尴尬的沉默。

 

还好,不一会儿张明杰的朋友就走了过来,给他们救了场。他只瞥了满脸通红的张明杰一眼,便会心地微微一笑,转向刘卓妍,眼睛直视,落落大方地向她伸出手,露出灿烂笑容和一排整齐白净的牙:

 

        “ Hi, 你好!我是欧阳修文,伯克利工程系大一新生。这位是我朋友张明杰,敢问你也是伯克利学生吗?”

 

        “ 哦,不,我是斯坦福生物系的,我叫刘卓妍。”

 

       “ 原来是斯坦福来的才女,幸会幸会!”

      

       两人轻松自然地就聊了起来,欧阳修文言谈间有意无意地对他这位朋友张明杰好一顿吹捧。刘卓妍这才知道,这位看起来像呆鹅的男生,当年以高考状元身份进入清华读数学,只比她晚一年出来留学,却因曾跳级好几次,比她还小三岁,目前在伯克利最热门的金融系硕博连读,是系里数一数二的高才生,指导老师里甚至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阳修文这一番夸赞下来,刘卓妍不由得对 “呆鹅” 的印象大为好转——别看这男生话不多,又爱脸红, 竟如此有内才,真所谓真人不露相啊!

 

        “明杰,你和刘卓妍好好聊聊,我去让服务生给我们来壶茶。” 说罢,欧阳修文就丢下张明杰和刘卓妍,去找服务生。

       

        有了欧阳修文这能说会道的朋友保驾护航,张明杰也明显放松了很多,不似先前那般拘泥不安。嗫嚅一会儿,他蹦出一句,“刘卓妍,你是哪里人?”

 

        “我是浙江宁波人,你呢?”

 

        “我是广东中山人。”

 

         “ 好久没人问我是哪里人了,你知道,我们学校的中国人本来就不多,但凡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又统统被认为是亚洲人。这边外国人根本就分不清谁是韩国的、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在他们看来都是一样的!” 刘卓妍不由笑道。

 

         “你的朋友欧阳修文,倒是很照顾你!感觉他不像是中国大陆来的?”

 

         “他啊,是台湾来的,小学刚毕业就和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他是在温哥华长大的!”

   

         “难怪,他的英文没有一点口音,社交也好像比我们轻松很多!”

 

         “他比我强多了,能说会道,刚一来就去竞选学生会主席,女朋友也都已经交了好几个了!” 张明杰笑道。

 

         刘卓妍觉得有点尴尬,换了个话题,“像他这样从小来美国的,算是美国本地人了,他们申请伯克利,会不会比我们国际生容易?”

 

         “不一定,我曾听他抱怨说,像他这种亚裔学生,考试要比白人高几十分,比黑人高一百多分才会被考虑呢!”

 

         “原来也这么不容易!那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他是学生活动的积极分子,我又是中国来的,哪里会被他放过,一有活动就会被他抓壮丁充数的。几次活动搞下来,就成朋友了。”

 

        话说着,欧阳修文又回来了,笑道,“看来你俩聊得不错!马上到晚饭的时候了,不介意我们几个凑一桌子吃饭吧?刘卓妍你从斯坦福远道而来,我和明杰是伯克利本地的,应尽地主之仪,这顿我们请了!”

        

        “请客就不用了,一起吃饭没问题,我和朋友孙兰兰一起来的,四人正好凑一桌!”刘卓妍爽气地答应。说罢,刘卓妍朝房间另一头的孙兰兰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又介绍两位新认识的朋友给她。

 

     

 
木木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多谢您的夸奖,开森!:)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美!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