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 让他们仨同时落泪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去年夏天, 悄然潜入文城, 两眼一抹黑, 谁也不认识, 在自己的博客写几首歪诗, 哼哼唧唧, 很少 social. 但记得清晰, 给小丽父亲的留言. 他问: 哥伦比亚大学的学杂费也许是全美最高的, 值吗? 我忙不迭地答: 值.

当然, 是他自己觉得值, 才成了哥大女孩的父亲. 他爱他的女儿, 所以送她去纽约. 还这样写: 谁说颜值在北影, 谁说智商在哈佛, 情人眼里出女神, 美与才华在哥大融为一体.

哥大的家长太骄傲啦, 笑死个银!

然后, 阿海本来已经傲人的事业线, 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付小丽的学费和衣食住行玩, 大概心甘又情愿吧? 

日子晃悠晃悠的过得飞快, 依然边写自己的酸文边读网, 但选读的博文通常在几分钟之内扫描完毕, 没有办法, 能让我慢读的只有实体书, 以及很特殊的博文.

这不, 上周还真有一篇博文让我的阅速慢下来, 慢下来, 直至视线渐渐模糊.

为啥常青藤以及那些十段位的名校, 那么钟情有体育特长的学生? 

扪心, 十年如一日, 起早摸黑, 风里来雨里去, 坚持不懈的练球比赛, 同时学业优异, 如此天赋兼具 passion, 坚毅品格的孩子, 纵然不是万里挑一也是千里挑一, 舍她其谁?

藤校招生官从中至少读到了三项亮瞎眼的软硬件:
1)    学生的恒心
2)    父母的责任心
3)    家庭的经济实力

回归本文的题目. 一句什么话? 谁哭了?  今天, 我遇见了老常青藤.

她藤校毕业, 随即离开加拿大的父母和妹妹, 独闯香江, 这 20 多年在金融界如何叱咤风云, 紫红吓人, 我不欲赘言.

近一年, 她退隐江湖回到父母身边, 因为感觉身体不舒服.

她单身, 每次诊病, 父母都陪同, 父亲拄着拐杖, 母亲七旬多, 俩老的眼睛焦灼地望着医生, 急欲了解女儿的病情. 实验室检查胃镜肠镜 CT MRI 一路查下来,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凝视着她, 我轻轻的说了一句: 你怎么像个孩子, 让年迈的父母为你担心.

霎那间, 他们仨的眼眸同时泪光闪闪.

我继续说: 还弹钢琴吗? 希望有一天可以听你的钢琴演奏.

愿她此后抚琴读诗书, 健康, 傲然, 逍遥, 不失常青藤生机勃勃的本色.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先生好, 周末愉快!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 周末愉快.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好文!这就是天下父母的心…没有办法啊!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昨天没登陆,所以无法留言。欣赏了好文,平安是福。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你来看我并留言, 我很高兴 : )

滑雪好玩, 学业繁重, 周末放松一下. 小丽聪颖漂亮辩才敏捷, 哥大没有看错孩子.
青出于蓝胜于蓝, 替你开心, 阿海.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的问候.

是呀, 是呀, 首先身心健康, 再下回分解.
钢琴曲是 “The Miracle Of Your Eyes”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我有时纳闷, “命运交响乐” 一开场那四声简单有力的音符, 为什么每次聆听都如此震撼呢?
有人说: 要是没有听过这部壮丽的作品, 那么, 你这一生可以说是什么音乐也没听过.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妈妈的故事' 的评论 : 故事好! 谢谢称赞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CNC' 的评论 : 问 SCNC 好! 说的极是.
哈瑞 发表评论于
几次出现在阿兰的生花笔下,莫大荣焉! 小丽周末都去滑雪,哥大教的:)
qun0 发表评论于
令人感动,令人感慨。人的一生碌碌无为,可惜。拼过头了,没有一个好身体,也同样可惜。找到适合自己的平衡点吧。钢琴曲好听,寓意深刻。问好铃兰。
唐西 发表评论于
还弹钢琴吗? 希望有一天可以听你的钢琴演奏。

就弹路德维希·凡·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又名命运交响曲(Fate Symphony)吧!
妈妈的故事 发表评论于
谢谢理性的好文!谢谢分享!
SCNC 发表评论于
是呀,沒有比身心健康更重要的了。父母也不想要小孩的錢,只要他們平安,老了能來看看。唉。Burnt out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