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黄鱼惹乡思 (原创)

恰似远来的红叶,怀着一片赤子痴心,或思乡长啸,或感时叹咏,或壮哉抒志,或相思寄情,喜怒哀乐,无不聚于晨空的笔端,无不融于云廊的书笺。
打印 (被阅读 次)

咸菜黄鱼惹乡思

故乡宁波临海,自古海产资源极其丰富,其日常菜肴非常自然地与海产物品密切挂上钩。然而,其中不少是腌制品或晒干品,如:龙头烤、海蜒、咸香鱼、醉蟹、蟹酱、虾酱、虾皮、开阳、等等,都是老宁波始终言行一致的偏爱。阿拉宁波人口味偏咸,大都与其长期食用海产制品有关。现在的人简直到了谈“盐”色变的地步,似乎咸味是百病之源。本人对此一概嗤之以鼻,我行我素,咸味入心,其味溶溶,其乐融融。似乎滋味入胃,百邪不侵,至今仍无高血压等恙疾上身。

君不见以往宁波老太大个个都精瘦干练,腰板直挺,头发梳得光溜溜,一付兵来将挡,胸有成竹的神态,极有可能是从小口嚼龙头烤造就之功夫。虽然重咸,好像以前的宁波老太从无高血压之虑。除了咸货外,宁波菜系中确有好几道用新鲜海产品食材烹调而成,味道与众不同的名菜。咸菜黄鱼就是其中的一道美味。 

当年地处上海闹市西藏中路(人民广场对面)有一家有名的宁波饭店(原名甬江状元楼)。自改革开放后,天天贵客盈门,几乎所有宁波出身的港澳台欧美日侨胞都会按仙人指路,不约而同地来到这家馆子,斩钉截铁地点名这道名菜 - 咸菜黄鱼,畅怀大餐,一遂多年望乡的心愿。

平安君做的咸菜黄鱼,看上去到蛮像的(见上图)。味道是否正宗? 就不得而知。不过,看得我依然好馋,嗨,乡情乡梦何时了?

以两种主料烧制的雪菜大黄鱼,具有鱼肉嫩,菜香浓,清口鲜洁,营养丰富的特点,倍受食客青睐。在宁波,雪里蕻咸菜几乎是每家常备之菜。当地有句老话:“三天勿喝咸菜汤,两脚有点酸汪汪。” 以此表达对雪里蕻咸菜的嗜好。这一道菜“咸菜黄鱼”,动植物蛋白互补,营养丰富,下饭优佳。

源于浙江宁波的宁帮菜采用的原料以海鲜居多,品味偏咸,鲜咸合一。烹调方法以蒸、烧、炖、羹、制海鲜见长。菜肴讲究鲜嫩软滑,注意保持原味。著名菜肴有:雪菜大黄鱼、鲞烤肉、苔菜面拖黄鱼、锅烧河鳗、烤蛏子、黄鱼羹、醋溜鲨鱼、青蟹炒蛋、红烧河鳗鱼、目鱼大烤、乳腐黄鱼豆腐、油爆梅蛤、等。

然而,食品化学分析指出咸味菜肴中亚硝酸盐含量偏高,不宜常吃,因为亚硝酸盐有引发癌变之嫌。公正地说,亚硝酸盐对人体健康并非一无是处,食入亚硝酸盐有利于清除血管中的油脂垃圾,对维护心血管正常功能颇有益处的。故此,对亚硝酸盐大可不必赶尽杀绝,但万不可大量摄入,不可长期天天食用。最好进食中与新鲜蔬菜和豆腐一起,它们既能帮助消除亚硝酸盐的致癌作用,又让亚硝酸盐发挥出清理血管的优点。谨此而为,品尝美味,享受人生,何乐孰不为? 按传统医学的观点,平衡饮食至关重要。

 

山乡不仕 发表评论于
蟹糊,阿娘在世时,每年冬天做。现在只有梦里吃了。能买到也不敢吃了。
Mmom2269 发表评论于
宁波老婆婆可是又精又刁又刻薄,谁碰到谁倒霉。
benjaminyu 发表评论于
大汤黄鱼
SCNC 发表评论于
我妈祖籍宁波。她那个喜欢吃海鲜哪。一人能吃4个。吃到舌头都破了才停。她还吃醉的生的蟹。那肉就象灰色的冻的jello一样。还有比盐还咸的酱瓜。说鲜。我的天哪。我是成了上海的口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