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124章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二四. FBI来电

师傅似乎感觉到张紫蔷有些半信半疑,又补充一句:“我还碰到过一个骗子,自称是牧师,一举一动彬彬有礼,我看他单身一人,没有孩子,不会太糟蹋房子,就租给他了。头两个月还行,到第三个月他就开始找理由,说他正在兴建教堂,下个月一起付,我也就同意了。没想到他从此躲着我,收钱时总是找不到人,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赶他出去,原来他根本就不是牧师,是个骗子。你小心些总没有错。”

张紫蔷放下电话思索了一阵,她决定再去找那个女房客谈一下,总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吧。

刚刚到房子门口,张紫蔷就意识到师傅的话是对的。

前两次来,都是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是约好收房租的日子,车库门口只停着一辆女房客的小福特车。而今天,张紫蔷突然而至,车库门开着,一辆雪佛兰卡车停在车库里,这显然是男房客的车。

门开了,还是女房客,这次没有泪光,一脸尴尬:“我丈夫刚刚回家来拿他的东西,一会儿就走。”

张紫蔷胸中升起一股怒气,她毫不犹豫地说:“我明天去法院起诉,估计一到两周就可以出庭,如果你们在出庭前还不付钱。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吧。”

通常这一类的纠纷,在正式出庭前有一个调解过程,房客夫妻同意调解,找了很多理由,答应再补付一个月的房租,并在一周内搬走。

第一次自己出租房子就碰到这种事,张紫蔷虽然在经济上损失了点,可是长了许多经验。后来在出租房子时,她对房客的审查都格外小心,每次都要把申请租房的几个人仔细比较,比如信誉、职业、收入等等。

师傅还给了她一条忠告:绝不能把房租给学法律的人。“律师们都很有钱,学了法律还要租小房子住的人,都是那个圈子里的烂人。他们会找你房子的毛病,让你没完没了地修,然后以‘房子还在维修期间’为借口来抵赖房租,你若想起诉,他们那条法律舌头能把你送进地狱。”师傅说。

美国经济真正是喘过气来了,房地产交易多,自己又有房源可以出租了,张紫蔷忙得不可开交。男友老陈更忙,连来看她的时间都越来越少了。即使来了,也总是打电话接电话。不过两人心情都不错,关系也有进一步发展的意思了。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张紫蔷隐约觉得老陈好像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他常常推掉旅行社派给他的生意,和朋友合伙买的库房里的确也存了些管子阀门之类的东西,但生意并不像他说的那么好。可是,他花起钱来却十分大方,去一次射击场,就能打掉几百发子弹。

张紫蔷和他毕竟还不是夫妻,经济上也是完全分开的。这些事老陈不说,她也不能刨根问底,只是偶尔听见他在打电话谈到钱时,数额都很大,心里便存了些疑惑。

这天上午,张紫蔷陪一个客户看房子。客户是个台湾女人,在路上和张紫蔷聊起来,她说自己是在银行里工作,是银行的一个特殊部门,专门查那些非法“洗钱”的人。

女客户很夸张地说:“我很有经验,来存钱的人,问几句话我就知道他是不是‘洗钱’的。现在中国大陆干这种事的人多起来了,不过他们都不敢到我们这种正规银行来存钱。”

听到“洗钱”两个字,张紫蔷心里不由得一哆嗦。把老陈近日来的只言片语串到一起,她突然明白了老陈在干什么,不由得手脚一阵冰凉。她心不在焉地陪着客户看完房子后,就径直回到家里,呆坐了半天,拨通了肖雨禾的电话。

“喂,今天是周五,猜你有空,晚上一定要陪我吃顿饭,就在那家‘小重庆’,七点钟,我等你。”不等肖雨禾回答,她已经挂了电话。

张紫蔷在电话里的口气让肖雨禾很不安,她匆匆赶到和张紫蔷约好的餐馆,看见张紫蔷已经神色凝重地坐在那里了。

听完张紫蔷的叙述,肖雨禾也傻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她才问:“你打算怎么办?”

张紫蔷两眼盯着手里的茶杯,好像里面有什么答案,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慢地回答:“我还能怎么办?除了分手,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这些日子,和他相处得还不错,我觉得都到了考虑下一步的时候了,他竟然干了这种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如果,”肖雨禾迟迟疑疑地说:“他挣点钱就收手,反正也没有人发现。只要不被人抓住,你怕什么?钱多不好吗?”

“钱多当然好!谁不爱钱?我现在挣钱挣得这么累,巴不得天上能掉下点钱来。”张紫蔷的声音里有些苦涩:“可是美国法律碰不得。FBI(美国联邦调查局)无处不在,他们已经被监视了都说不一定。记得前些天我那栋房子的事吗?谁会想到,我这种最普通的老百姓竟然会招来联邦调查局。”

张紫蔷说的是她的另外一栋出租房。房子租给一个女孩子,几个月了,一切正常,正当她庆幸自己找到一个好房客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人,要调查她的一个房客,希望她配合。

那个人在电话里只是简单地告诉张紫蔷一个号码,说如果她有疑虑,可以自己到FBI的官方网页,用这个号码核对本人调查员身份。然后就开始问那个房客的情况。

“FBI”这个名头让张紫蔷拿电话的手不觉有点发抖。她赶紧声明自己并不了解这个房客,只知道房客是个二十二岁的单身黑人女孩。

张紫蔷对那人解释说,女孩来租房子时,自己也有过怀疑,一个单身女孩为什么要租二千四百平方尺(二百多平方米)两层楼的房子?会不会是父母的信誉不好,只好由女儿出面租房。不过女孩是清清白白的,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她也就没有多想。女孩住了几个月,按时交房租,从来没有过任何麻烦。

FBI调查员说:“这栋房子里住了一个男人,也许是女孩的男朋友,是个毒贩子,我们已经调查他很长时间了,现在我们想搜查这个毒贩子的房间。希望你能在下周二上午把房客引开。”

那个人还教给张紫蔷说:“你现在就给那个房客打电话,说你的房子里有白蚂蚁,你要雇人来处理一下,让房客离开两个小时。”

放下电话,张紫蔷立刻到FBI的官方网站去查,打电话的人并没有撒谎,他的确是真的FBI调查员。不过,FBI的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电话、家庭地址和她出租房的情况的?看来是调查过她,那么,自己算不算就上了FBI的黑名单了?但愿以后不会再有什么麻烦吧,她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既然FBI是真的,张紫蔷只能乖乖地照他的计划行动了,那个女孩一听她说房子需要打药,就立刻拒绝,说自己天天住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白蚂蚁,不需要打药。后来听张紫蔷坚持要在指定的时间打药,就勉强同意离开一会。

FBI的人去搜查房子的那天,张紫蔷也去了,她把房子钥匙交给FBI的人,自己不敢靠近房子,怕毒贩子看见她会报复,就把车停在那条街头上,自己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FBI的人提着打药工具去开门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