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军风雨露营记

打印 (被阅读 次)

 

深夜,日落海滩,七顶帐篷在风雨中飘摇,厚厚的睡袋也抵御不了寒气,儿子在睡袋里瑟瑟发抖。不远处,海在怒吼,雨点疯狂拍打帐篷,也敲击耳鼓。正不成眠,啪的一声,一滴水从帐篷顶落下,打在脸上,接着又一滴,再一滴。起身如厕,一出帐篷,豆大的雨点便劈面飞来。没打伞,踏上湿漉漉的鞋子,穿上午后便已淋湿的外套,就着头灯光,在草地上深一脚浅一脚踯躅……

 

 

这是某人后来的回忆里,最让我津津乐道的段落。那风,那雨,那湿冷寒凉,并不令我生畏,反令我遗憾,遗憾我和女儿未能同行,因而错过风声雨声海浪声的苍凉交响,错过夜阑卧听风吹雨的凄清意境。我尤其被那滴水打动。黑暗中它自天而降,落上额头,仿佛神谕,仿佛天启,带着醍醐灌顶的力量,将你从人生的梦境中唤醒。

 

 

这是一次不可缺席的露营。这次露营后,儿子才能从Cub Scouts结业,正式升级为童子军。所以,纵然明知天有雨,也必须向雨中行。

 

 

童子军的野外露营,我参加过两次,一次是在Big Basin的森林里,周遭全是红木,遮天蔽日,一次是在大河之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一般是黄昏时分到。男人们扎帐篷,给气垫床打气,女人们安顿,铺床。孩子们穿着缝有Pack番号的制服,系着统一的领巾,在成年领导者的带领下练习各种求生技能。有时是用军刀刮树皮,一个个手握刀子和树枝,刮得全神贯注。有时是用绳子编逃生手环,手环正中是个指南针。童子军是个民间自治组织,不存在专门运营者,所以每次露营,人们都会自愿负责一些事,比如购买食物饮料必要物资,从家里带锅碗瓢盆,野外炉灶,party用大阳伞等等。晚饭由男人主厨,一般是肉末意面,汉堡,各种生菜水果。大锅大盘,众人排队取食,以天地为厅,以鸟鸣为乐,就着南来北往的风,或站或坐地吃。饭后生篝火,在篝火旁团团围坐。烤棉花糖是火边经典节目,孩子们人手一根铁叉,穿几只雪白的棉花糖,争先恐后伸到火上烤,须臾便烤焦了,发出清冽的糖香,忙不迭送到嘴边大吃。边吃边看表演,也参加表演。说笑话,讲故事,做游戏,完全由孩子自治,到九十点钟方散,各自去营地卫生间洗漱,然后回自家帐篷。帐篷里都开着应急灯,从黑暗中看去,好像一朵朵五彩斑斓的蘑菇,盛放在荒野中。很快便沉寂了,营地一片黑,只听见风声,虫鸣,有时还有浣熊到营地觅食,发出的狼一样的喉音。次日晨,照例是男人主厨,做新鲜松饼,煎鸡蛋,煮咖啡。饭毕去附近山上或河滨湖畔行军,走几英里,归来吃个简单午饭,便收拾,拔营,各自踏上归途。

 

 

而这一回,和以往风格都不同。父子二人同行,虽只露营一夜,也还是带了一大堆东西:帐篷,床垫,床单,睡袋,枕头,应急灯,创可贴,沙滩椅,厚棉袄,换洗衣服,水果零食,儿子的各种盒装游戏,还有钓鱼竿。次日九点集合,隶属同一den的七家人一起出发,奔第一站SantaCruz海滩而去,先去钓鱼。途中开始下雨,越下越大。到了目的地已是大雨倾盆,赶紧换厚衣服。一行人冒雨在deck上架起鱼竿,开始海钓。某人给我发来张照片,我看到我那从不怕冷,整个冬天都只穿T恤的儿子这会儿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还戴上了帽子,两手插兜,站在雨中笑。七个孩子,七根鱼竿,最后钓上来两条鱼。

 

 

到了中午,雨还在下,一行人去附近餐厅吃饭,边吃边商议行程。因雨实在太大,有人提议去看电影,或打保龄球,然后打道回府。孩子们民主表决,保龄球胜出。结果到了保龄球馆一看,排队要等俩小时,顿时偃旗息鼓。孩子们便再次提议去露营。一查日落海滩的天气,没雨,于是按原计划前往。尽管途中一多半时间都大雨瓢泼,及至到了目的地,却真的没有雨,众人遂开开心心搭帐篷,准备露营。

 

 

晚饭吃的墨西哥卷饼。值得一提的是,饭是孩子们自己准备的。他们自己热饼,自己炒肉,大人只给必要的帮助。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大人会一天天放手,让他们接管越来越多的事情,直到最后完全自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如童子军准则中要求的:值得信赖,忠诚可靠,乐于助人,为人友善,谦恭有礼,平易近人,服从命令,乐观豁达,勤俭节约,勇敢无畏,整洁纯朴,虔诚恭敬。

 

 

饭后照例生火,烤棉花糖。在有人的提议下,大家都背对篝火站着,烤各自湿透了的衣裳。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又开始下雨,并且越下越大。大家只好回帐篷就寝。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幕。

 

 

次日晨,雨停了,空气冷冽。众人起来生火,吃简单的牛奶麦片,烤了头天钓上来的一条鱼。然后就开始清理营地,童子军们负责把所有垃圾丢进垃圾桶。最后的最后,他们排成一队从营地走过,进行最后的巡视,确认现场没留下任何垃圾。

 

 

然后回家。

 

 

那天我熬了黑猪筒骨藕汤,包了新鲜荠菜猪肉馅儿饺子迎接他爷俩。二人将近午时进门,风尘仆仆,带着一身寒气和隐约的海的气息。当时我正在瑜伽垫上静坐,已和我一样高的儿子穿着他的天蓝色羽绒服,风一样刮到我身边,大声说:妈妈,俺老聪回来啦!弯腰给我一个熊抱。我的一颗老心,就此融化。

 

 

而这仅仅是幼童军的结业通关环节。从这周五下午到周日,这爷俩又要进行一场为期两天的露营,作为真正晋升为童子军的入门仪式。这一次,是在Monterey海边。我特意看了下天气,还好,都是晴天。

 

 

其实我潜意识里是希望下雨的,并且,越大越好。听某人描述雨夜露营的艰辛时,我脑子里一直回旋着郑智化的歌: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我希望儿子能像条野狼,经受住荒野的磨砺,有一天变得顶天立地,铁骨铮铮。我希望多年以后,当他已白发苍苍,他还可以挺着胸膛,自豪地说:我是雄鹰!

 

 

(注:雄鹰奖章是童子军所能得到的最高奖励级别,一旦获此奖章,会被认为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儿子在这个级别做的事还有限,除常规团契,徒步,露营之外,每年感恩节都会在超市门口义卖,在社区挨家挨户发传单,为无家可归者征集感恩节食物,然后在指定日期去取,而大多居民都会非常配合,在童子军取食当天将大袋大袋的罐头和干货放在门口。有一年,儿子征集来的食物装满了汽车后备箱。随着年龄的增长,未来他将做更多,难度也更大的事情。成为童子军后,每个月都要有一次露营或长距离徒步。每年有一次为期一周到十天的野外露营,已知的露营地包括洛杉矶小岛,奥林匹亚国家公园,以及加拿大的山间。这是一个巨大的commitment,家长和孩子都需要强大的意志去承受野外训练的密度、强度和各种挑战。我不敢说儿子有一天可以成为雄鹰中的一员,很大可能是,他最终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童子军,而我希望他能享受这个磨砺的过程。总有一天,当他蓦然回首,他会感激这些充满风雨和尘沙的岁月。这将是他的光辉岁月!)

 

 

 

 

童子军的一些背景资料:

 

美国童子军(英文名:The Boy Scouts ofAmerica,简称BSA)又称美国童子营,是美国童子军运动中成立的一个民间组织,在其他一些国家也有它的组织。BSA是美国最大的青年团体,成员超过100万人。 BSA成立于1910年(28日),截至2005年底,成员已达2938698人,其中领导级成员1146130人,分属122582个基层组织。 BSA主要接受由志愿者组成的管理委员会的管理,但在较高的组织级别上则聘请专职人员管理,某些商业性活动也由专人管理。

 

美国童子军的核心任务是帮助青少年通过探索和学习如何保持强健的体魄、为将来的职业做准备、承担公民责任。

 

童子军座右铭:时刻准备着

童子军口号:日行一善

童子军誓词:为上帝和祖国效忠,严格遵守

童子军准则:值得信赖,忠诚可靠,乐于助人,为人友善,谦恭有礼,平易近人,服从命令,乐观豁达,勤俭节约,勇敢无畏,整洁纯朴,虔诚恭敬。

 

童子军运动和童子军是美国文化中众所周知的事物。在登上月球的12名宇航员中,就有11名曾是是童子军成员。美国前总统福特说:“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如果没有童子军精神,我不会成为一名好运动员,不可能成为一名好的海军军官,也不可能成为一名好的参议员,更不可能成为一名随时都能做好一切准备的总统。

 

BSA 的活动项目包括虎子童子军(一年级学生或六岁儿童)、幼子童子军(一至五年级学生或8-11岁儿童)、少儿童子军(11-18岁)、华西提童子军(14- 17岁青少年)和探索童子军(14-20岁青少年)

 

少儿童子军(儿子马上要成为的)

 

少儿童子军的级别分为新手级(Tenderfoot)、二级、一级、星级、生活级(life)和鹰级。如果少儿童子军学会新技能,积极参加童子军会议,表现出童子军誓言和童子军法律所规定的童子军精神,便可相应升一级。

 

少儿童子军誓言为

 

本人誓将尽力为上帝、为国尽忠,遵守童子军法律,随时帮助他人,保证做一个身心强健、道德正直的人。

 

完成有关晋级规定、获得相应奖章后,少儿童子军便可依次升为新手级、二级和一级。晋级规定包括学会某些技能(如急救)和了解童子军知识(如童子军法律)。童子军还可与童子军团长(scoutmaster)(成年管理人)共同协商制定个人发展目标。

 

少儿童子军有从露营奖章到太空探索奖章各种奖章110多项。由成年人担任的奖章顾问(merit badge counselor)负责认定童子军某项奖章有关规定的完成情况。

 

少儿童子军要升到星级、生活级和最高级别的鹰级,须完成环保和其它服务项目,表现出领导才干和童子军精神,并获得相应的奖章。成为星级童子军必须获得6枚奖章,生活级须11枚,鹰级须21枚,同时还须成功完成一项社区服务项目。

 

少儿童子军最小单位为小队(patrol)(通常六至八名儿童组成)。小队成员一块儿集会、远足和露营。他们要推选一位成员当小队负责人(patrol leader)。

 

小队再组成由团长率领的童子军团(troop)。由高级童子军推选的团队长(seniorpatrol leader )一般负责童子军团每周举行的例会。不要求统一着制服,但希望各童子军能自己赚钱买一套。

 

童子军会组织一些活动来给每个孩子提供获得晋升的机会,每个孩子参加完一项活动之后,总能感觉到自己获得了进步。很多晋升形式主要是即时认定式,也就是说,孩子一旦得到了应有的奖赏,晋升级别的认定会尽快完成。还有一些认定形式,就是在童子军大会上,当着全体童子军及其家长的面给予奖励。

 

童子军晋升制度由人为设置的一系列障碍和步骤组成,每个孩子都必须设法克服这些障碍,每个孩子都可根据相关规定来制订自己的进步计划,并通过参加军训而被承认其挑战某些项目的成功。

 

队员每前进一步都会得到及时的奖励,目的是增强自信心。每一晋升级别中所设置的若干个步骤则以鼓励孩子独立自主及帮助他人为主。雄鹰奖章是童子军所能得到的最高奖励级别,一旦获此奖章,会被认为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很多成年人即使在获此殊荣若干年以后,都不会忘记在其个人简历中给予重重的一笔,以示荣耀。的确,童子军聚会的时候,你会听到那些已经四十好几、五十好几、六十好几甚至都七十多岁的老童子军们用一般现在时态自豪地宣布:我是雄鹰!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