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第十八集 血凝情缘

与同仁分享人生感受,让桑榆之年充满阳光。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 十八 集   血凝情缘

钟老师在和同学们频繁接触中,从那脉脉含情的眼神里,发

现雷震、徐刚、周山涛、吴悠扬对金智侠、张隽永、吕雁、柳莲花分别闪烁着情波。他想,尽管他们的才情相当,那也是以后的事,现下学习为主,决不允许他们分心旁骛。他像一个雕塑家,一定要按照理想中的模型去雕刻,必要他们尽善尽美,成为人们

喜爱的形象。他既隐隐约约感触到偏颇的倾向,便思忖未雨稠缪,防患于未然,遂决意在开学第一个班会上,再开展远大理想教育他深知对感情问题急躁不得,只能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进行潜移默化了。   于是在第一个班会上,举行了“开展‘树偶像、立高标‘的活动”。殊知,

这一活动引起同学们的热烈反响,大家都根据自己的志向,从古今中外名人中选出崇拜、学习的榜样,作为立志攀登的目标。

“献身于祖国的医学事业,李时珍就是我的崇高榜样。“雷震攀着江灵显的肩膀边走边说,”你呢?“

“巴尔扎克。虽不会像他写出上百部作品,我也要像他那样努力,一辈子不停止笔耕。”江灵显谦虚的笑道。

“好小子,你肯定是多产作家!:“雷震拉他到假山后,听坐在假山上闲聊的金智侠、张隽永、吕雁几人的谈话。

“你两个都喜欢做研究,把居里夫人作毕生的楷模。多好!“金智侠问二人,”我呢,既不想搞写作,也不愿蹲实验室,你们说,我该向谁学习?“

“你做班长多年,有领导能力,就学撒切尔夫人吧,做高级领导。”张隽永、吕雁二人异口同声说。

“我才不愿做政治工作呢、、、、、“

金智侠话没说完,就听远处的代廉大声喊:”嘿嘿,有人偷听说话呢!“

三人吃惊的站起身四望,果见山后有二人弓着腰仓皇钻到芭蕉丛中去了,慌得三人咯咯笑着跑下山。

 

                 

华武春在校门外花圃里边写生边对身后席地而坐看书的胡杉慨叹道:“我这画技算个啥!何时能达到徐佩鸿老先生的造诣

呢?”“

“以你的勤奋和才华,达到他那高度完全有希望!“胡杉赞赏说。忽然望见孙云祥又背着大书包出校快速走去,叹道,”这孙猴又去定国园攻读了。现在他把达尔文作为他心目中的偶像,苦读

《物种起源》学说,还有赫胥黎的《天演论》。他被生物起源、进化这个神秘问题吸引住了,像被摄了魂,痴迷去研究、探讨,决心揭示其秘密,寻求其规律。“

华武春笑道:“这猴头,心中有了偶像,全变了另一个人,再不谈他的花果山了,嬉笑耍闹、调皮顽劣的习性竟全改了、、、、“

正说着,任廉吾偕妻子高建华到花圃转悠,见华武春托着画板写生,胡杉在看书,便返身退了出来。

高建华称赞道:“钟老师的学生真用功,星期天了也不肯休息!”“

“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偶像,在鞭策着他们呢!”任廉吾赞叹道,“钟老师把学生的心理全吃透了,想出这‘树偶像‘绝招!“

 

             

孙云祥疲乏地站起身,活动着筋骨,看日头已西斜,准备再学个把钟头就该回校了。这园子空旷、偏僻,远离人声嘈杂、车

马喧阗的闹市,他喜欢它的清新、幽静,适于默思骋想。但他总感到凄凉,偌达一个园子,空空落落,残破不堪,人迹罕至,寂寥得有些瘆人。他耐着性子坐在断碑上,正捧书欲读,忽听女子哭叫声,接着便见两个莽汉扭着一青年女子强行拖入园中,将行

不规。见状,他顿时血脉偾张,火冒三丈,骂道:“坏种,大白天为非作歹,岂不是作死!”想着钟老师经常讲的舍生取义的话,自己又是一个共青团员,救人危难是义不容辞的!遂挺身而起,厉声呵斥,“你们要干什么?”

“滚他妈的,干你什么事!”两人晃晃手中的匕首,恶狠狠地骂道。

“有歹徒行凶啦——!“他大喊着,抓起一根断木枝抡着扑向歹徒。

两个歹徒穷凶极恶。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格斗中伸臂把孙云祥的木棍遮开,猛把匕首朝孙云祥刺去,立即血花飞溅。只听“唉呀——”一声凄厉的惨叫,孙云祥踉踉跄跄倒地不动了。

 

             

孙云祥被送进医院抢救。钟老师跑得大汗淋漓赶到抢救室外,见一女学生抽泣着在门外焦急地张望,问:“你是市师范的张英?我是孙云祥的班主任钟德奎,云祥怎么样了!”

“钟老师,孙云祥为救我受了重伤。“张英抱着孙云祥的书包,哭诉了当时的经过,说,”云祥左肋下被刺了一刀,流了好多血。“

“啊,伤着心脏没有?”钟老师着急道,又狠狠地骂,”这两个贼徒应该绳之以法!“

“当时赶到的都是赤手空拳的老百姓,眼睁睁看他们逃走了!”张英也恨恨不已说。

正在钟老师焦灼忧虑时,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告诉钟老师说:“仅差一毫米未伤着心脏。”

钟老师看着面色煞白、昏死一般的孙云祥,不禁潸然泪下。到病房,他守在床头,伏在孙云祥的耳畔,一遍又一遍轻唤:“云祥——云祥——你醒醒呀孩子!”

张英在旁听着揪心痛楚,不住嘤嘤啜泣。

孙云祥终于苏醒了。钟老师喜笑颜开道:“哎呀,云祥呀,好让人焦心!雷震、江灵显他们给你输了血,都急的哭了,张英也不去上学,一直在这守着你、、、、、”他眼圈发红,说不下去了。

“钟老师在这整整守了你两天两夜啊!“张英热泪盈眶感动的

说。

孙云祥眼中滚动着泪花,盯着钟老师看了片刻,嘴唇蠕动一阵,抽搐着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何况你关爱、教诲我三年多了,你就是我的父亲!我打小没有了父亲,我从你这里得到了

父爱,父亲——!“他抱着钟老师的双手不放,哭叫。

钟老师小心翼翼的按着他说:“云祥,不要激动,小心伤口!”轻轻给他拭着淚说,”全校师生都对你的见义勇为举动赞不绝口。刚才团委书记来看你,并向张英同学了解一些情况,准备将你的

事迹报告市团委。“又看着张英说,”这两日,张英同学只怕你有个好歹,把眼睛都哭肿了。“

孙云祥好像怕老师离开似的攥住他的双手不放。

 

                

         孙云祥目不转睛地盯着张英看,看她不过十七八岁,很成熟,很通情达理。她与病房中的人都谈的来,不时帮病友打水、买饭;她穿着朴素。她那紧身绛色撒花布衫,淡青窄腿单裤,更显得身段苗条利落。白皙的椭圆脸盘总浮现着浅浅的微笑,给人

一种亲切喜悦地感觉。他简直都看呆了,以至惹得张英生气,嗔怪他说:“几天了,不认识咋的?还这样看人!“

        孙云祥被弄了个大红脸。晚饭后,看张英又把躺椅搬到病榻前,赌气说:“你走,我不用你陪!“

“嗬,脾气挺大呢!我不陪,你让钟老师陪你?他白天上课,还让他晚上也不得休息!”张英拿过书包说,“你说吧,还让给你读《天演论》不?“

“好,好!读吧。“孙云祥乖乖地躺好,神情专注地闭目谛听张英那甜甜的轻声慢语的细读。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孙云祥的伤口基本愈合,他三番五次要求出院,不得已,张英去给他办了出院手续,回来孙云祥已去了,床头柜上放着感谢信,拿起看说:“你救了我,我照顾你还不应该,

感谢啥,俗套!“打开信封,那里边装的是上午钟老师来看时所带的市团委表彰他舍身救人的英勇事迹的那份通报,只见上面血红地写着几行大字,显然是咬破手指写的。写道:

       血开爱情花, 移来栽我家。

       十年方结果, 果甜花更佳。

下注:若有情,请待十年后事业有成,方耦,望无怨!

这如一股电流骤然传遍全身,张英一下真切地感触到了孙云祥那燃烧着的急剧跳动的心,一向庄重、矜持的她也狂热了,情感激越奔腾起来,不由自主地飞跑着追去。看孙云祥背着那沉重的书包,步履蹒跚、趦趄,艰难的前进,还有一箭之地,便鼓足

勇气喊:“孙云祥,我知道你心里的偶像是达尔文,你要追随你的偶像前进。我等你,不要说十年,二十年也未尝不可,我无怨无悔!”

孙云祥回头,遥遥望着风姿绰约的张英,同她频频挥手致意。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