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手党 》(连载十)

用心灵诠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作者原创,版权属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性盗版剽窃。
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打印 (被阅读 次)

      艾利克斯和女人恋爱的时候,经常采用欲擒故纵的战术。通常在烧得滚烫火红的铁锭上泼一桶冷水,哧地一声冷却下来,促使恋战的对方主动点燃下一轮火焰。他觉得前段时间,经过自己的一番努力,那个叫岫云的中国美眉,已经被情网网住了,如果自己用情过多,一天到晚不离不弃地紧逼她,没准她可能因窒息而逆反。因此,差不多有八九天的时间,他没有主动和联系。他认为,这个老成练达、稳重如山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喜新厌旧的。艾利克斯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

      到了第10天,他沉不住气了,遂写了一条信息:“亲爱的,近来好吗?CCTV报道说后天会有强台风袭击你所在的城市,请你一定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艾利克斯靠在沙发上得意地想,上哪儿去找我这样的观察细致、体贴入微的暖男呢?她看到这条信息后,一定会感激涕零。他轻指一点,信息就翻过万水千山就发到中国深圳郑岫云女士那里去了。然后,他匆匆去了一趟洗手间,回到客厅拿过手机一看,居然被对方挡驾了。他气恼地把手机往沙发一扔,骂道:“妈的,竟敢作弄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他渐渐冷静下来,反思自己,分析对方,思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自己的突然冷落让她受不了了,兴许是在和我赌气吧。这样想着,艾利克斯厚着脸皮重新请求对方添加他的微信,可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悄然无声地过去了,对方一直没有动静,24小时过去了那边依然悄声无息。他在极度的绝望中,灵机一动,想起了电邮。他找出最初交换过电邮地址,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侥幸心理,写了一封深情款款的信发给她。

我亲爱的 :你好!

很抱歉,这么久没有和你联系。我知道你生气了,亲爱的,请马上停止生气,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导致人的衰老,损坏你的容颜,我会为此而感到难过。

我前段时间之所以没有和你联系,是因为我全力以赴在对付竞标的事情。你知道吗,我有一笔大生意马上就要到手了。美国有个大公司就建立加油站的项目进行招标,经过面试等激烈竞争,最终我打败了多家独立承包商取得了胜利。按照合同约定,获胜者可以选择到印度或者马来西亚去承包工程。当然,我肯定会选择去马来西亚,因为这个地方离你的城市深圳很近。从马来西亚乘飞机到香港,只需要4个小时。我的工程一周之后开工,当我安排好前期的工作之后,我就来看望你。

我会先到购物天堂香港为你购买你心仪的礼物。亲爱的,你喜欢什么?告诉我,请不要客气。

   亲爱的,我将在马来西亚工作半年,到时你会来陪伴我吗?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如此地想念你。在几个月的交流中,我深深地感到你是多么的高雅和纯洁,就像中国古代文人笔下的美丽的荷花。我爱你,深深地爱你,请不要拒绝我的爱,如果我没有你,我的生活就会黯淡无光。你知道我失去和你联系的滋味是多么难受吗?如果我有怠慢你的地方,请你原谅我。我们见面以后,我会加倍地补偿,将来我们结婚之后,我会像爱惜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和珍惜你。相信我,亲爱的,请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吧。谢谢!

   那个具有山竹水果味的台风,马上就要席卷深圳了。亲爱的,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你千万要注意安全哦。愿上帝保佑你,我会为你祈祷。

   为了和你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我把与招标公司签订的合同发给你过目。亲爱的,仔细看看吧,我承包的这项工程价值100万美金,其中包括设备费用和我方的劳务报酬。我亲爱的,为我祝贺吧。

非常想念你。吻你!

致以

良好的祝愿!

                                                                                                  你的艾利克斯

                                                                                             913 2018

 

    电邮发出去以后,如石沉大海。一连几天都没有动静。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艾利克斯每隔一天就发出一封邮件。依然渺无音讯。他这才决定彻底放弃这个女人。

    不过,没有什么可以打倒这个曾经沧海的男人。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艾利克斯愤愤而自得地想。

    他和岫云谈情说爱的同时,还和好几位中国美眉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位有叫温润的,和岫云的岁数差不多,也是半老徐娘,是中国文化古都西安的一家专买羊肉泡馍的餐厅老板。艾利克斯深信自己可以在短时间内一举拿下这个感情冲动、文化不高的中国美眉。

这只嗅觉非常敏锐的猎犬,迅速侦查到温润是一个地道的吃货。她在心相印网站上夸自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微信交流中津津乐道地向他介绍陕西美食,什么饺子、菜盒子啦,凉皮、臊子面啦、牛羊肉泡馍啦……还酸酸地撒娇道,将来如果和艾利克斯成了一家人,一定让他大饱口福。

    艾利克斯用翻译的中文和她对话。热情地向她推荐种各国美食美酒,诸如意大利面和披萨……墨西哥辣橙和卷饼……匈牙利鹅肝酱和烧火鸡……德国啤酒和法国葡萄酒……他许诺道,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带着她周游列国,尝遍世界各地美味佳肴,第一站就是罗马。温润听罢乐呵呵地发过去若干个笑脸,然后,发嗲道:“要是以后家里有一个国际名厨就好了。”艾利克斯回道:“我就是你的私人名厨呀。我会做好几个国家的名菜,尤其擅长墨西哥菜……这难道还不能令你满意吗?”如此相互献媚,好似水到渠成。

    艾利克斯像告知其他各位美眉那样,依样画葫芦地对温润讲了一通即将开启的马来西亚之行。温润听后大为振奋,她心中的希望之火越烧越旺,弄得夜里无眠,早上起来拍着晕晕的脑门偷着乐。

    艾利克斯说他最近太忙太忙,要为马来西亚的工程采购一批材料和配件,因而没有太多的时间联络心爱的美眉。温润美眉有些坐立不安了,她生怕他三心二意,以放鸽子而告终。温润对男人的移情别恋是有切肤之痛的体验的。当初她从咸阳来到西安和前夫一起创业打拼,好不容易开起了餐馆,没有想到刚刚尝到一点甜头后,他居然和一位竞争对手好上了。他出卖了她,悄悄转走了一大笔钱。后来和新欢名正言顺地在她附近开了一家更具规模的餐厅。

    心灰意冷的她,生意一落千丈。西安是她的伤心之地, 她决意远行,大有黄鹤一去不复返的的决心。艾利克斯的出现对于她来说,就好比溺水者好不容易抓住了一块木板,她必须牢牢地抓紧,以便游到希望的彼岸。

    她无时无刻不念及艾利克斯的温柔体贴,要是他被其他女人诱走了,那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她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一样,整日里弄得得神魂颠倒。

   一周以后,温润接到艾利克斯平安到达吉隆坡的信息。他像一位好丈夫似的每一天都向她汇报状况。头三天,他忙着去中介公司招聘当地的熟练工,一切顺利;第四天他到机场接收从洛杉矶空运来的货物,故事就在这里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艾利克斯,这个来自美国的独立承包商声称自己遭遇了一个从未遇到的大麻烦。不知何故信用卡被锁住了,无法使用,这样他的货物被海关扣下无法清关。他连夜打电话给美国洛杉矶的开户银行,由于时差关系,开户行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回答说,现在可以提出申请激活信用卡,但要等到半个月之后才能激活使用。他说自己一个通宵没有睡觉,急得暴跳如雷,又说如果拖延开工时间,他将受到违约惩罚。

   “我怎么如此愚蠢,犯了这样一个低级错误。我是一个白痴……他在微信里自责。

    温润透过文字,仿佛看到了他抓狂的模样,撕扯自己的头发,拍打着自己的胸脯……于是,赶紧安慰道:“别着急,亲爱的,着急也没用,反倒会把身体弄垮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谢谢你,亲爱的。话虽这么说,我得解决现实问题呀。”他说,“如果我能够筹到一万五千美元,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亲爱的,你能帮帮我吗?”

  涉及到钱的问题,是人都比较敏感,生意人更是如此。温润想了想,建议他去找美国领事馆求助,他答应试一试。

   一个小时以后,艾利克斯发信息道:“我打电话到领事馆,他们说这几天没空接见我,这些官僚们,气死我了!”

  “抓狂有什么用,再想办法呀?”

  “除了筹款,没有其它办法了。”

    紧接着,两人的对话就像连环炮一样,一环接一环,不停地讨论商量和争执。

  “亲爱的,我要批评你,你是一个生意人,难道不知道应该多备两张银行卡在身上吗?”

 “哦,亲爱的,我另外有一张银行卡,它专门支付生活费用的。我一直都使用信用卡来支付大额款项,以前在印度和泰国都没有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啊,天哪,真是要我的命。好不容易竞标取胜,那个公司这么信任我,而我却犯了这样一个低级错误。多么丢脸啦!”

  “你能不能叫洛杉矶的女儿,替你去向亲戚朋友求助呢?”

“亲爱的,你真是想得出来,叫一个女孩子、女学生去做这种事情!”艾利克斯发飙了。

 “你的好朋友呢,难道你在美国20多年,就没有一个好朋友?”

  “我问过了,他们一直没有回信。亲爱的,美国人在这方面和你们中国人不同……”

 “那你就和挪威的亲友联系呀,他们都是富翁,难道这一点小忙都不能帮你吗?” 

“亲爱的,我告诉过你,我是一个独生子,我没有亲友,那两个和我父亲争夺财产的叔叔,早就和我断绝来往了。”

  “亲爱的,这么说来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

 谈话就在这里卡住了,不知道是艾利克斯心虚了,还是愤怒了。反正他缄默了。

 

温润沉默良久,然后放下了手机。

     15000元美金对她来说,不算大也不算小。她目前的全部存款有三百多万人民币、三万多美金,主要是为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储备的钱。按说,借给他这笔款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是会不会打水漂,倘若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那不就亏死我了,她想。但是,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自己在艾利克斯危急的时候,帮他一把,那么将来他很可能非我莫属了。这样把,先借给他几千美金,试试水深水浅,然后再见机行事。不,不行,这钱还是不能借,凭什么要借给他?他一个挪威古董商的后代,一个移居美国20年的人,不可能举目无亲,不可能这么穷酸呀。即使他述说的遭遇是真的,也不可能伸手找一个未曾谋面的女人要钱呀。到底借还是不借?这个问题就像一个讨厌的蚊子,没完没了的围着她,绕来绕去嗡嗡地叫个不停。

    思来想去,温润决定给建设银行的理财部经理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关于信用卡的有关问题。得到的解释是,倘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信用卡,那么很可能被锁住,如果需要重新使用的话,必须向开户行提出申请,一般情况下本人亲自带身份证去开户行申请之后可以马上激活的,至于在国外遇到这种情况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而且各国各家银行的规定可能有所不同。

     哦,敢情那家伙兴许是真的遇到麻烦了。唉!不去想了。睡吧。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对了,明天再了解一下关于航空货运的收费规定。唉……哎呀,这是谁跟谁呀。我为什么要为这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家伙掏心掏肺地劳神费力?累死老娘了!老娘这辈子不嫁人了好不好,老娘就是要嫁人,就在陕西找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好不好,至少身强力壮,既可以给咱当保镖,又可以给咱干体力活儿……这样想着想着,她渐渐迷迷糊糊入睡。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