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傻福 · 留学往事

问题并不在有几成机会,而在于你能把握机会。若是真的能完全把握机会,一成机会也已足够。
《流星·蝴蝶·剑》
打印 (被阅读 次)

傻人傻福 · 留学往事

网上闲逛逛,有篇新闻吵得沸沸洋洋

马大中国学生被指作弊 是真有"作弊文化"还是遭针对

看到受指责的留学生作弊,被痛斥,不禁想起求学往事,早年“小留”时的轶事:

当年申请来美国留学,可能本来也轮不到我。那一年的托福,据说北京有几处考场被发现作弊,有些人因此被取消了成绩,我猜其中必有远胜过我的牛人。以至于让我这个自学不成材,从没受过新东方刷题训练的,得以显山露水,拿到了屈指可数的奖学金。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一路跌打滚爬,家里沒有海外关系,不附合当时国家的“六种人” (海外关系六种)政策,可居然留学成了,算是傻人傻福。我的几个同窗好友,大学教授的孩子,最早呼声很高,反而落在我后面来的美国留学。

后来最初来美时有一门必修课是流体力学,教授是大牛校斯坦福毕业的,期末考试是开券回家答题,讲明独立完成,不许讨论。这开卷考试可太难了,活学活用,根本找不到现成答案的。我这本科学电的,基础为零,压根就找不到北,天天泡在图书馆和办公室里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象个科学家似的自己推导公式计算。一大帮同学也都难得愁眉苦脸。可是牛人毕竟是有的。一哥们清华毕业,少年神童,十五六岁上的大学。先解出来了,得意洋洋溢于言表。
然后一干兄弟姐妹,闻香而至,其中也包括跟我一个办公室来自麻省理工的老美,人叫做拉蒙,人很精明圆滑可学术上也没有看出来什么过人之处。老美老中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题目的答案走到了一起,顿时抛弃种族国籍隔阂,共创和谐社会,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我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不过还是把自己心里没底的推导解答原样交了上去。

后来成绩下来了,我答案不正确,可是居然得了个A!牛人及旗下众人都只拿了个B!我仔细复读问题:一滩水的附着力,按照我推导出有几百牛顿, 再看一眼返回的批示:“你不觉得有点儿多么?”是教授略带调侃的批阅。麻省理工的悄无声息,毫无反应,倒是有老中姐们儿气不过,去找牛人理论,提议上诉。牛人智商过人,情商也不弱,严肃指出:啦倒吧!
这儿跟咱中国不一样,美国这种知名的大学,涉嫌作弊教授把你荡掉(down )都没脾气,还敢把事搞大?!一干人等这才恍然大悟悻悻地偃旗息鼓。傻人又没白傻,居然以这种方式赢过牛人一把。真是天不亡我。牛人后来工作去了波士顿,没事老往哈佛方块跑找靓妞看,跟某个博士屯闲人很像,结果把自家老婆弄没了,令人唏嘘,也不知道后来怎样。

当然傻不能当饭吃,只是感慨无数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倒是难得有傻人我这种能有这样的奇遇,想想也是醉了。

 

篇后语】:近三十年前后的今昔对比,从学术生态环境的变迁,管中窥豹,可以影射到更大更深远的美国社会文化价值观的演变。“分! 分! 分!学生的命根!”对我们这种打不了羽毛球,只能遥看汤姆斯杯,世界冠军远在天边的穷学生来说,学习好是唯一的出路。而从前,教授们就是有掌握分数的生杀大权,而不必向权贵低头。从马大的新闻追踪看,马大教职说了“政治不正确”的话,受压力辞职了。从我的故事看,三十年前可能不会。这里暂且不讨论小留的维权意识,运用舆论媒体“法律武器”。中美对比,曾经对美国文化印像最深刻的,是它的诚信,表现在人与人的互信,表现在学术清廉,而我讲的只是个从中受益的个例故事。

从前有 “黑道”“黄道”“白道”说,“黑道”指的是学术,“黄道”是经商,“白道”是从政,“道”不同,不能混同,举个例“黑道”求真就不能逐权,“白道”图名不能拿钱逐利 ... 这些价值观,是支撑着美国强大的脊梁,近些年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侵蚀,不信多看看政治新闻,多跟学校教授谈谈,某些地方到了危言怂听的地步。也许我是九斤老太,念念不忘从前的好,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附】:

教授认集体作弊废成绩 中国学生否认马大调查

有关:“黑道”“黄道”“白道”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春天来了,豆兄醒了

又挖坑让我跳 :一)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股兄一家都这么牛呢??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ousewife2010' 的评论 :

男银说的话,你可不能轻信呀 :)

北京人特逗,谁要夸他,马上板着脸: “谁骂我呀?”
不是说啥: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来着 ...
housewife201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从你撤下糟老头的照片,就知道你是个诚信的人了!哈哈

我要是那教授,给你A++,只为你是“和谐”班级的唯一清流,答案是否正确还重要吗?:)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价值观念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建设难 溃败易。

从小到大 说没作过弊,我自己都不信! (不用人嗺,咱自己从泥坛子走下来了:)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傻哥不股!:)还有些个轶事,慢慢聊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握手:)

我们一位朋友的妻子朋友说,流体力学公式 (都是偏微分方程),
太高深了,一行都写不下 !:)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长在红旗下' 的评论 :

呵呵,开个玩笑!本意说 “中藤”是中国的藤校,顺便扯上两个日本名子凑数。

你说的大中小藤也许更贴切 :)
nightrider 发表评论于
The Chinese students at Maryland definitely cheated. There is no question about it. It is sad that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s not willing to fight for the principle and honor but kowtow to the financial interests. Shame on the university! There is no need to despise the Chinese students. They are pieces of craps from a shit hole country of no honor no credibility. They are lost cause...
夏圓 发表评论于
股哥不傻,一身正气,诚信为本,了不起!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我也学过“流体力学”(fluid mechanics & fluid dynamics),竟然也有过蛮相似的一段经历(不过不是在这两门课上),文章很有意思。:)
长在红旗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发现某位文学城大拿定义的中藤之一
中藤:哥伦比亚、芝加哥、宾大、加州理工、比萨高师、威廉斯、阿姆斯特、杜克
伊藤是啥意思?

http://bbs.wenxuecity.com/eliteuniversity/3781665.html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谢谢闻香大姐!

结果地裂山崩弄个闯王横空出世了,是不是咱们祈福过头了呀 :)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跟教练 握手 拍照 留念 :)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长在红旗下' 的评论 :

旗姐也牛!不知道是来自 “中藤” “依藤” 还是 “佐藤” 的能让你去教牛轧?:)
yy56 发表评论于
“曾经对美国文化印像最深刻的,是它的诚信,表现在人与人的互信,表现在学术清廉。” 而现在那,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由此感的不但是我们美籍华人,也包括不少的地道美国人。

此文从文笔到立意都值一个”A“
coach1960 发表评论于
俺一个完全业余自学的体育生,TOEFL考过550分(研究生院的分数线),拿到全奖TA也很自豪滴,哈
长在红旗下 发表评论于
热话题呀!当年偶教过某个大藤的大学生基本课,考试前一天复习我等于变相漏了不少难题。那些牛学生居然不露面, 考试后让我改分数。平时用功交作业的我还是放了些水的…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所言极是!

乔老爷有何记忆?但说不妨 :)
乔宁 发表评论于
回复'股聋':牛人傻眼时,有点小爽哈!
乔宁 发表评论于
这事记忆中也有过。傻人精神得奖,牛人精神得棒!思路正确可拔头筹,对吧?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博主说:"打赏两根零失败油条" :)
股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也懞圈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啊?!:)

我想关键词是"独立完成"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哈:)

这篇要赞一下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哦,别人都抄对的,你没抄?
又看一遍还是蒙!作为语文老师不能给你A:-)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还是蒙圈儿:为什么给你A?长得顺眼?:-)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