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代人(三)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这代人(三)

        小山,1.82米的个儿,彪悍强健的身材,挺而又硬的浓发,一双剑眉,黑亮的一双大眼,大鼻头,大嘴。思想超前,思维爱钻牛角尖,追求一种全新的观念,自命不凡,身在铁路大型机械装卸区任司索工,整天与大型机械、钢材、机器打交道,而心里却想着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故事,他爱跳交际舞,喜欢爵士乐。他把电影演员颜世魁作为自己的偶像,猛一看他的长相个头与颜世魁真有七分神似。下班以后,山脱下油腻的工装,头上喷上发胶,穿上笔挺的西服,锃亮的皮鞋,来到舞场,成为纯情少女、中年贵妇眼中的白马王子。

       山的妻子小景,在回民小区长大,没见过大世面,家境很一般。小景和小山结婚时,家里冲着小关铁路铁饭碗,婚后对小山种种生活习惯看不惯,又不好发作。小山喜欢轻音乐,跳交际舞,追求一种新潮,特别是小关频繁出入歌舞厅,小景感到一种压抑和失落,认为小山是丫鬟命,小姐心,整日埋怨小山处理不好领导与同事的关系,两人志趣不合夫妻很难有更多的交流。再加上结婚后没有自己的单独生活空间,两家人合住一套房,共用一个厨房、厕所,诸多不便,难免发生口角和摩擦,久而久之,小景感到受不了这样的委屈,活得太憋屈,由骂到打,心灰意冷,提出离婚,多次调解无效,他们终于分道扬镳离婚了。

        离婚后对小山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小山再无人约束,世间一切由自己支配,喜怒哀乐可以随心所欲,在舞场、在社交场合靠自己一表人才风趣幽默的谈吐,结交了不少风姿绰约的女朋友,他感到这个世界有了女性的柔美才变得多姿多彩;如果世界上没有才貌双绝的女人,将是死水一潭。他毫不掩饰地对人说:“我生下来打懂事那天起,心中便燃烧着对漂亮女性渴求的火焰,与美女交往是男人的一大享受......”

        在离婚后的日子里,与女朋友的交往中,小山说他从没有逢场作戏,全部真诚地投入。小山觉得真正建立在纯真友情的异性朋友,没有欺诈、没有利用、没有索取,只有理解与爱心的奉献。

        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如何议论,小山已然我行我素,在单位扮演劳力的角色,在社会上扮演“社会活动家”的角色,那些异性朋友陪伴他度过了苦闷漫长的岁月。

        一次小山骑自行车前往市内途中,不幸被汽车撞倒,头破血流,四肢受伤,自行车也摔坏了,由于天下着雨,路上行人稀落,汽车没有停,加大油门逃走了。小山无奈从地上强爬起来,忍着伤痛蹒跚着来到市一分院,外科护士小张,看着小关额头滚落的汗珠,学淋淋的伤痕,酷肖无奈的神态,顿生怜悯之心。通过简短的交谈,小张觉得小山具有男子汉的气魄、男子汉的风度。在清创包扎中格外细心,分别时,情犹未尽,含情脉脉地说:“三天后你再来,我再给你换药!”分别时,小张搀扶着小山,把他送出医院大门。

        小山怀着感激之情忍着疼痛踏向了归程,一路上想了好多好多。三天后当小山再次出现在小张面前时,两人都觉得眼前一亮;小张精心修饰过的头发,发出淡淡的清香,白里透红的脸颊透出少妇的丰韵。小山那难堪憔悴的面容没了,浑身洋溢着自信的阳刚之气。换了创面药后,两人一起下班,吃了简单的晚饭,双双来到舞厅。那明灭的彩灯,那绵软的乐曲,那对对双双翩翩的舞姿,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人生多美好,有那么多令人陶醉的相伴,何必紧锁眉头呢?两颗滚烫的心像点燃的干柴遇到火星瞬时燃烧起来,四目相对脉脉含情泪光盈盈。

        小张的丈夫在铁路机务段跑车,是老实巴交的老司机。长年在外风里来雨里去,退乘回来就爱喝酒,而且烟也抽得很厉害,什么文艺、什么音乐、什么歌舞、情啊、爱啊,既无雅兴也不喜欢,难得与妻子有共同的语言和志趣。可卫校毕业的小张,在学校就是文艺骨干,她那优美的舞姿、动听的歌喉、还有甜甜的话语,引来不少羡慕渴求的目光,不少风度翩翩的年青男人向她频频发出求爱的信号,但由于父亲的历史问题、母亲带着她和弟弟妹妹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小张那纯朴脆弱的心受到伤害,她随最后一批知青回城,后被市卫校录取当了护士。受家庭影响耽误了婚事,眼看到了大龄女的行列,经本家老姨

介绍本院老邻居的孩子在机务段开火车,人憨厚老实,几经撮合,就完成了人生婚姻大事;没有正经谈过恋爱,也没有共同的语言、兴趣爱好。小张感到很委屈,满腹心事向谁诉?看到丈夫与酒为伴,没有任何高雅的情趣,她感到很失望压抑。回到家里觉得死气沉沉,只有当丈夫出车时,她到舞场听听音乐,消磨时光,在与异性的舞伴跳舞、交流中寻得心灵的慰籍和爱抚......

        与小山的短暂接触中,共同的志趣、爱好,两颗枯萎的心得到滋润,觉得生活有了色彩,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山与小张两人相见恨晚,默契得像一个人,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他们越来越觉得谁也离不开谁,真诚地投入,真诚的付出,这一处就是三年;多么令人值得回味、令人珍惜的三年,他们憧憬未来,开始商议着组建属于自己的家。这样的频繁交往,小张的丈夫还是知道了,最后摊牌的时候到了,丈夫泪流满面,苦苦哀求小张:“小张,我知道这些年你跟着我受委屈了,看在孩子的份上,看在我们十年夫妻的情份,你不要离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什么事都依你......”最后丈夫干脆跪了下来,哭诉:“酒我可以不喝,烟我可以不抽,只要有时间我可以陪你啊,陪你去唱歌、陪你去跳舞,不会我可以学啊!......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活了......”

       小张的丈夫又找到小山:“老弟,你就高抬贵手,放开小张吧,我们这个家散不散全看你了......只要小张不和我离婚,你们的事我一概不管!”

        1990年的冬季,出奇地冷,大年三十的晚上,小山、小张这患难三年的情人抱头痛哭,摆了一桌的饭菜,酒喝了一瓶多,可菜一点也没动,他们下决心从此一刀两断,把那份情和爱珍藏在心底......

        大年初一万家灯火的鞭炮声中,小山独自一人在睡大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迷迷糊糊中听到敲门声,原来是在烟厂工作的大师姐来看小山了。看到杯盘狼藉乌烟瘴气的小屋,昏沉沉的小山眼里布满血丝,师姐忍不住落下同情的热泪,生拉硬扯把小山请到自己的家,席间师姐对小山说:“小山,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再等下去了,你等了三年等来了什么?另择伴吧!”

        当天下午,便把本楼新近离婚的小秋叫到家中与小山见面了。小秋比小山小十岁,容貌俏丽,衣着得体,眉清目秀,是那种让人一见觉得特别舒服顺眼的女人。丈夫突然得暴病身亡,新婚三年,撇下二岁多的女孩。小山在极端痛苦失落之中,见到小秋第一眼就被她那娇小玲珑甜甜的容貌所吸引,一来二去就密不可分了,三个月后两个苦命的人便住在了一起。

       一年之后,小山与小秋爱情的结晶诞生了,他们生了一个女孩,粉嘟嘟的,两人都很疼爱这个孩子,小家倒过得平安无事,彼此找到了可依靠的归宿。

       小山的前妻小景自从和小山离婚后,不太长的时间里很快与服装市场个体老板结婚了。开始过得还算平静。后来小景发现丈夫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丈夫干的、想的就是钱,就是享乐。小景后悔与小山的离婚是个失误,事已至此,别无退路,就咬牙学做生意,女人一旦认准的事所下的决心、所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决不亚于男子汉。小景凭着女人的本钱很快也就适应了服装经营的诀窍,三年下来也积攒了几十万,什么样的酒席也都吃过,什么样的金银首饰业都有了,什么样的高级时装业都有了,但缺少的是相亲相爱能说真心话的知心爱人。

        小景听说小山已经结婚有了一个小女孩,有一天她找到小山说:“小山,我好后悔,拥有的东西不觉得珍贵,一旦失去它的时候,才感到惋惜。我知道今生咱们无法再做夫妻,现在我不缺钱,你领着我出去旅游吧,去哪里都行,所有的花费我全部出,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小山苦笑着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我都是有家庭的人了,我咋带你去呢?一则不好请假,二则我咋给妻子说呢?要不你给我三千块钱,回来交给妻子,说是做生意赚的,我跟你去。”

       小景摇了摇头,说:“钱让你花多少我都不心疼,给你钱让你妻子花一分我也咽不下去......”

        小景、小山不欢而散,从此不再联系。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