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后(52)大结局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打印 (被阅读 次)

李亮的车停在城堡前,周围根本没什么人。李亮下了车,想着该怎么办。原本他想带着马雪上城堡,看着周围的风景向马雪求婚。现在倒好,城堡关门,根本进不去。李亮考虑了一会儿,右手摸了摸上衣口袋里装着戒指的盒子,慢慢走向前面背对着车子的马雪,他在马雪身后停了下来,拿出盒子,打开后,单膝下跪,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雪雪,我们这次重逢是上天给我们的第二次机会,我不想再次错过,所以,嫁给我吧!”马雪回头见李亮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个戒指盒,里面那枚在阳光下熠熠闪光的钻戒亮得马雪差点闭上眼睛。马雪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她朝四周望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人这才放下心来,上前想把李亮拉起来。可李亮很坚持,马雪只能轻声说,“李亮,你先起来,这么跪着多难看啊,你快起来!”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李亮执着地说着,“雪雪,我知道你说过要等女儿上大学了再考虑,我没有逼你的意思。这戒指我只希望你能戴着,我心里能放心。至于办手续,等你觉得合适了再去做,你看行吗?”李亮继续说着。马雪听了低下了头,原来李亮一直记得自己说过的话,缇娜进入大学前,马雪真没心情考虑其它。马雪想了一会儿,伸手拿起钻戒套在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当戴上钻戒时,马雪才发现这枚钻戒很眼熟,她仔细看了看才知道,原来肖英前一阵和自己聊天时问了些关于钻戒的话题,想来上海的那些老友们也都帮了李亮的忙。李亮看到马雪戴上戒指高兴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马雪转圈,一圈又一圈,马雪只觉得眼晕,笑着对李亮说,“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啊。”李亮兴奋地停了下来,看着马雪激动地说,“这次你可跑不了了,呵呵,我要给马强肖英他们发消息,告诉他们我成功了,雪雪是我的人了,哈哈哈。”李亮走到一边给上海发小们发消息,马雪看着走到一边的李亮,又看了一眼手里的钻戒,心里很开心。不容易,真的不容易,能在有生之年再次与李亮牵手是马雪始料不及的。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些许牵扯,终于在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后,让马雪和李亮终于走到了一起。马雪站在城堡前,看着周围的景色,天上蓝天白云,城堡三面环水,虽然不能进入城堡,但就这么站在城堡前感受着周围谐和宁静的氛围,马雪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很棒。

午餐选在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李亮要了瓶红酒并对马雪说今天应该喝点酒,就算马雪酒后要睡觉,他也会把她安全带回酒店的。马雪笑了笑,举起酒杯开心地和李亮吃午餐。马雪确实不行,午餐过后,两颊绯红,人有些晕乎乎地朝着李亮傻笑。李亮乐了,结完账后就抚着马雪慢慢走向这次租的那辆黑色大奔,决定回酒店休息一会儿。

到了酒店房间,马雪几乎要睡着了。李亮轻轻地把马雪放在床上,就走到洗手间把小毛巾浸湿搅干后来到马雪身旁,轻轻给马雪擦拭。马雪哼了一声转头又睡了过去,李亮笑了笑,走到床的另一边,靠着枕头半躺在床上,看着马雪熟睡的样子满脸笑意。

马雪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她转头看见李亮正盯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真不能喝酒的,以后别再让我出洋相了。”

“没事儿,在我面前出洋相不要紧,”李亮用手抚过马雪的额头轻声说道,“雪雪,以后别怕,任何事情都有我替你挡着,知道吗?你不需要一个人面对全世界,有我呢。”

“嗯,知道了,”马雪应了声就起身往洗手间走去,马雪想刷个牙,洗把脸,把还没散尽的酒气全部冲洗掉。不一会儿马雪走出了洗手间,只见床上放着一套非常精致的黑色内衣,马雪看了一眼就问李亮这是要干什么,李亮不怀好意地说,“这是我送你的圣诞礼物,觉得怎么样?”马雪一下子脸红了,双手握成拳朝着李亮胸口乱砸,一边砸一边嚷嚷道,“你个大色狼,这么妖艳的内衣想让谁穿啊?我不穿,要穿你自己穿去。”李亮一手握住马雪的两个小拳头,双眼里带着戏谑的眼神对着马雪说道,“你不穿,我帮你穿,你看怎么样?”马雪被李亮捉住双手又气又急,厉声教训着李亮,“有本事你放开我,李亮,你流氓!你快放开我!”

“嘿嘿,雪雪,以后我就只对你耍流氓,我看你能怎么办。”说着,李亮把马雪往床上一带就压在马雪身上,马雪的双手被李亮手捉住举过头,李亮吻住马雪的唇,另一只手肆无忌惮地在马雪胸前抚摸着,马雪嘴被封了,手又抽不出来,只能全身扭动着反抗着李亮。而这种扭动只会更刺激到李亮,李亮停下来看了一眼身下的马雪,笑着说,“雪雪,你知道你这样有多诱人吗?是你挑逗我的,那我只能成你情,让你尽兴了。”说完,李亮再次吻住马雪,双手开始脱自己和马雪的衣服。当马雪光溜溜的身子呈现在李亮面前时,他拿起那套性感内衣,一件件给马雪穿上。性感的黑色内衣半影半现地勾勒出马雪的身体,李亮看着身穿性感内衣的马雪,轻声说,“雪雪,你真美,真的。”李亮想把马雪拍下来,马雪坚决不同意,最终李亮只能作罢,想着以后再好好拍马雪吧。这天下午,两人在房间里耳鬓厮磨,翻云覆雨地一直到晚上,终于一番梳洗后两人起身准备去吃晚餐。因为第二天要开车去PORTO,所以晚餐后两人很快就回到了酒店。

旅程按计划向前推进,李亮和马雪在PORTO也逗留了两天,再次回到里斯本。眼看着假期快结束了,李亮和马雪都觉得这次旅行对他们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纪念,因此两人几乎天天粘在一起,珍惜每分每秒。马雪知道元旦过后,自己又会出差,李亮也知道假期结束后,日常的忙碌将接踵而来。这短暂甜美的假期让两个人充电,去面对以后的生活。回汉堡的前一天晚上,马雪躺在李亮怀里轻声说道,“阿亮,等缇娜上大学以后,你跟我一起去见见我妈,总得告诉她老人家的。我只希望妈妈能接受我离婚,以及和你重新在一起的消息,她年纪大了,我不希望她再为我担心。”

“嗯,放心,雪雪,我一定会陪你去的。她老人家现在是我们两个人唯一可以孝敬的长辈了,你放心,就算我们不在上海,我会通知肖英马强他们多照顾你妈妈的。”李亮搂着马雪缓缓说道,“至于你女儿,我想她应该能很敏感地捕捉到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这个年纪的女孩儿都是人精。”

“嗯,缇娜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有跟我挑明。我估计汉斯也知道了,缇娜应该会告诉她爸爸的。”马雪慢慢说道,“我在想有没有必要让你和汉斯见一面,可又觉得这个主意很糟糕,你觉得呢?”

“还是不要见的好,再怎么,男人心里都不会好受的。”李亮安慰着马雪,他不想跟马雪前夫接触。虽然这个男人陪了马雪这么多年,可李亮心里还是有所顾忌,将心比心,他觉得汉斯也不会想见自己。

回到汉堡后,李亮送马雪回家后就开车走了。马雪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拎着行李箱往二楼走去,整理完行李,马雪拿着一包换洗衣服下楼去了洗衣房,打开洗衣机洗衣服。处理好这一切,马雪走到厨房给自己泡了杯茶,慢慢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着滚动新闻,嘴角上扬。马雪的心情很好,在葡萄牙的这些天给马雪的脸上身上带来些阳光,面颊上有了些许健康的色彩。她看了看左手的钻戒,想到李亮求婚时的眼神,觉得充实。李亮,这个自己从青春期就认识的男人,在辗转那么多年后终于牵上自己的手,马雪觉得感恩。都说见到的人,遇到的事,奠定自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对于碰到的所有人都该抱有感恩的心态,尤其是那些曾抱怨你,责骂你的人,顺势而为容易,但忠言逆耳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做的。马雪并不是任何宗教的信仰者,但这些年在德国的生活经历让她觉得,人确实需要一种信仰,并不一定是基督教或佛教,而是对于生命有所敬畏,从而更珍惜人生。生活从来就不易,人长大后,生活会抛出各种难题砸向你,接得住,扛得过去,那就是一种胜利。笑面人生,说来容易做起来太难,想到这里,马雪起身走到厨房倒掉了最后那些凉了的茶,看着窗外白雪皑皑的街道,嘴带笑意地想着,以后的生活应该会越来越好的。有爱着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知足就好,生活不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地向前走吗?安心,知足,快乐地过好每一天就是给自己和至爱亲朋最好的礼物。

 

全文完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