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痴情 28。山里媳妇

打印 (被阅读 次)

豆儿和郭队结婚快五年了,从来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头三年是豆儿在上学,第四年豆儿虽然毕业回来了,可郭队仍然常年在外执行任务。所以两人在一起时就只想腻在家里哪儿也不去。旅不旅行的,豆儿一点儿也没在乎过。等到郭队被提升了团部参谋,两人天天在一起而且有了几次大的冲突后,豆儿就向往着出去旅游一次。一来重温浪漫,二来修复感情。可是郭队因为常年在外执行任务,实在跑烦了。对旅游嗤之以鼻,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这次能有机会一起去张家界,尽管郭队还是那幅不以为然的态度,但豆儿很兴奋,盼着旅行能给生活带来些变化。豆儿早早地就和公婆说好了,到时候送小迷糊回爷爷奶奶家住几天。爷爷奶奶自是喜出望外。

 

深秋的季节,豆儿随着郭队去了张家界。部队自己派车,带了军用帐篷,行军床,锅碗瓢盆,炊事班。一应俱全。当天下午天黑前到了张家界,所有军人跳下汽车便开始安营扎寨。卸下车中物质,最先搭炊事班的帐篷,从宾馆接来水源,电源,埋锅,帮厨,做饭。然后搭夫妻帐篷,两张小小的行军床摆在一起,还有个床头柜放东西。最后搭单身汉的。一个多小时后,一排整整齐齐的军营矗立在张家界宾馆前的空地上。最大的帐篷里已经飘来饭菜的香味儿。豆儿看得是目瞪口呆,心中交织着感动和热血沸腾。这就是军队!命令,力量,速度!高效,整齐,嘎巴脆!

 

围棋赛事一共五天。每位赛手有两天时间参加比赛,三天自由活动。郭队的比赛正好是头两天。那时的张家界刚开放不久,游客还比较少。少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走一天能遇到五,六拨儿人吧。所以豆儿不敢一个人出去,耐心地等着郭队比赛完了陪她。

 

第二天早上醒来,豆儿掀开帐篷门一看。哇,云雾缭绕的山峰如一个个巨型盆景震撼地矗立在眼前,离军营帐篷仅百尺之余。但见群峰壁立,刀削斧劈,山巅上下,斑驳陆离。熹微之中,几缕云霭袅袅飘拂,似轻纱,如银练,触手可及。空气中弥漫着雾气的湿润和植物的清香。豆儿仿佛置身于一幅水墨晕染的画中,深吸一口山里的空气,心旷神怡。豆儿在回头能看见宾馆大楼的范围内走了走,就到炊事班的帐篷里帮厨去了。待到大师傅们开始炒菜,豆儿不再插得上手,无聊地出了帐篷。

 

军营外的小路上,不知什么时候支起了一些小摊儿。好奇无聊的豆儿跑去看热闹。一个年轻的山里小媳妇儿引起了豆儿的注意。小媳妇儿的摊子整齐有序,小媳妇儿干活干净利落。只见她剥开一个嫩玉米,把玉米皮平摊在面前的案子上。然后用大拇指和手掌边缘在嫩玉米上一搓,一粒粒金黄的玉米就掉进一个石臼中。小媳妇拿一根木杵在石臼中三捣两捣,玉米粒儿就成了闻上去甜丝丝的玉米浆。把玉米浆倒在玉米皮上包好,放进热气腾腾的笼屉上蒸。所有动作有条不紊,一气呵成。十来分钟,新鲜玉米特有的甜香味儿就弥漫开来。豆儿边看边和小媳妇儿聊天儿。知道小媳妇儿有三个娃儿。头两个是妹子,第三个是个满仔。豆儿奇怪怎么能生三个?小媳妇儿说:罚钱的,罚了一千多块。天那,玉米粑粑两毛钱一个,那得卖多少才能交完罚款呀,豆儿不由得同情起眼前这个勤劳能干的小媳妇儿了。

 

豆儿掏出两块钱说:看着就好吃,我买十个吧,给我们炊事班的人都尝尝。刚出笼屉的玉米粑粑滚烫滚烫的,豆儿无从下手。小媳妇儿端起笼屉问:哪个帐篷,我给你送去。豆儿感激地领着小媳妇儿去了炊事班。一个炊事员正把刚蒸好的馒头往大盆儿里放。四两一个的白面大馒头像小皮球一样堆的冒了尖儿。大家高高兴兴地尝着小媳妇儿送来的新鲜玉米粑粑,班长随手往小媳妇儿的笼屉里装了四个大馒头。把小媳妇儿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吃完香甜的玉米粑粑,豆儿跟小媳妇儿熟了。就用自己带的135相机给小媳妇拍了张像,准备拍第二张的时候,小媳妇儿说:明天,明天再拍行吗?豆儿说:行啊,明天我再来给你拍。” 

 

第二天豆儿来到小摊儿时,着实吃了一大惊……

 

特警痴情 29。山里汉子

特警痴情 27。豆儿回家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咱们俩儿惺惺相惜。
mayflower98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佩服佩服!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哈哈,你个坏庄主。知道你的意思了,北方佬。你要是在南方住几年就习惯这种叫法儿了。
——-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奶奶姑说的粑粑太诱人。俺看地,是为了别把那些人见人爱的粑粑踩坏了。。。

没准儿,还能找见个浑身都是粑粑的香妃美人儿呢!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奶奶姑说的粑粑太诱人。俺看地,是为了别把那些人见人爱的粑粑踩坏了。。。

没准儿,还能找见个浑身都是粑粑的香妃美人儿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谢谢 Kaikai 表扬。美滋滋的乐一会儿。
——-
这篇写得优美啊!张家界的风景被你写得历历在目,玉米粑粑也好像看得见,闻得着!
womaninhome 发表评论于
这篇写得优美啊!张家界的风景被你写得历历在目,玉米粑粑也好像看得见,闻得着!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nxueOp' 的评论 : 非常有道理。主人一般都很照顾自己的宠物。谢谢 wenxueOp 独到见解。
——
郭队是要养一只金丝雀,呵呵。
有时候看似 partner,潜在是主仆,或是主奴。
wenxueOp 发表评论于
郭队是要养一只金丝雀,呵呵。
有时候看似 partner,潜在是主仆,或是主奴。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噢噢,也许点点见多识广,不吃惊呢。请假装吃惊吧。谢谢点点。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静等着看如何大吃一惊!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咦,庄主为什么老看地面?地面上有二维的小媳妇儿?
哈哈,不叫玉米粑粑,叫什么呢?好像江南三省和两湖都有这样的各式粑粑。
———
玉米粑粑?咋叫这词儿? 好像跟张家界的景有点不搭配。

看看奶奶姑的这篇,俺出门走路,老看地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应该感谢教授。你说太快,这几节都是计划之外,后来加上的。谢谢。
——-
挺暖心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金暖公主,这是个喜,悲,喜,喜,喜剧。
——-
今天刚刚补了课了,可不要是悲剧啊,喜mm。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蕙若' 的评论 : 终于有人喜欢军队那一段了。那是最让豆儿动容的一幕。谢谢惠若。你是不是我丢失多年的妹妹呀 :)。
——-
这部小说中我最喜欢这一"回”。军队的团队力量,山峰的烟雾缭绕,小媳妇的玉米粑粑,炊事班的大白馒头,都写得太好了,画面感和电影感太强了,超级喜欢!!
民.工 发表评论于
玉米粑粑?咋叫这词儿? 好像跟张家界的景有点不搭配。

看看奶奶姑的这篇,俺出门走路,老看地面。。。
LinMu 发表评论于
挺暖心的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今天刚刚补了课了,可不要是悲剧啊,喜mm。
蕙若 发表评论于
先问清静姐好!姐姐辛苦了,一下更新了二"回”。
再给姐姐点一百个赞!这部小说中我最喜欢这一"回”。军队的团队力量,山峰的烟雾缭绕,小媳妇的玉米粑粑,炊事班的大白馒头,都写得太好了,画面感和电影感太强了,超级喜欢!!
也喜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的结尾:)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n100' 的评论 : 真的呀,那可是小说似的情节啊!
———
不是想象出来的,真见过那样儿的照片呀:D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嗯,溪郎君说的对,我是留下伏笔了。
——-~
从这里更可看出,豆儿和郭队真不是一路人,只是有孩子还不足以维系他们的婚姻,还必须有相互尊重和理解基础上的爱。所以,清静是为她的结尾埋下了伏笔。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啊,我这个故事算是写不出悬念来了,你们什么都知道。不过,不过下篇的吃惊比照相还多一点儿。 看谁猜得着?
———
哈哈哈,是不是那个小媳妇儿把家里的娃们都搬来了?瞎猜啊 :)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哈哈,小溪姐姐冰雪聪明。比照相还要多一点儿吃惊。
———
喜孩儿的小说越写越入胜了,文字活色生香令读者声临其境。猜是山里媳妇儿拖家带口,领着一村的男女老幼来照相了。
jun100 发表评论于
不是想象出来的,真见过那样儿的照片呀:D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从这里更可看出,豆儿和郭队真不是一路人,只是有孩子还不足以维系他们的婚姻,还必须有相互尊重和理解基础上的爱。所以,清静是为她的结尾埋下了伏笔。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那也是豆儿的愿望啊。谢谢生活。
——
希望张家界之旅能让小两口和好如初!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是不是那个小媳妇儿把家里的娃们都搬来了?瞎猜啊 :)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喜孩儿的小说越写越入胜了,文字活色生香令读者声临其境。猜是山里媳妇儿拖家带口,领着一村的男女老幼来照相了。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希望张家界之旅能让小两口和好如初!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n100' 的评论 : Jun 的想象太丰富了。
———
我知道为啥惊呆了……准是穿红着绿撑把花伞抱一花盆儿;D;D......
jun100 发表评论于
我知道为啥惊呆了……准是穿红着绿撑把花伞抱一花盆儿;D;D......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谢谢圆圆夸奖。小圆圆小心脏儿别要吊起来啊,我会心痛的。
——-
严重同意菲儿,云雾缭绕那一段写得美得空前绝后!
看到最后一句,心又吊起来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歇过劲儿来了。张家界的玉米粑粑很好吃。后来豆儿也在其它地方吃过,但再没有第一次的那个味儿了。张家界小媳妇儿是个小插曲。
——
玉米粑粑让喜儿写出了香味!不知道这美丽神秘的张家界的小媳妇,会有个怎样的故事,期待!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不晚,不晚。乔老爷什么时候来都不晚。
可惜不是呀,乔老爷。喜儿是喜儿,豆儿是豆儿。
——~
喜儿,问个好!
来晚了,从头看起。
喜儿是豆儿的原型?
夏圓 发表评论于
严重同意菲儿,云雾缭绕那一段写得美得空前绝后!
看到最后一句,心又吊起来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玉米粑粑让喜儿写出了香味!不知道这美丽神秘的张家界的小媳妇,会有个怎样的故事,期待!
乔宁 发表评论于
喜儿,问个好!
来晚了,从头看起。
喜儿是豆儿的原型?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ousewife2010' 的评论 : 哈哈,家家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
先点击一下,24小时以后读文再增加一个:)
housewife2010 发表评论于
先点击一下,24小时以后读文再增加一个:)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有人喜欢或注意到咱们军队的命令,力量,纪律,和速度吗?难道只有豆儿一个人被震撼到了?
———
所有军人跳下汽车便开始安营扎寨。卸下车中物质,最先搭炊事班的帐篷,从宾馆接来水源,电源,埋锅,帮厨,做饭。然后搭夫妻帐篷,两张小小的行军床摆在一起,还有个床头柜放东西。最后搭单身汉的。一个多小时后,一排整整齐齐的军营矗立在张家界宾馆前的空地上。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ubin16' 的评论 : 谢谢 Yubin。
yubin16 发表评论于
好看!喜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谢谢蓝蟹体贴入微。我喝水去了。
———
清静不着急,喝口水慢慢说,看来这是要出事啊!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清静不着急,喝口水慢慢说,看来这是要出事啊!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儿小祖宗, 我更着急呀,星期五眨眼就到,山里汉子还没开始写呢!
——-
+1 不带这样的,喜儿,急死人哈?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1 不带这样的,喜儿,急死人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虫儿' 的评论 : 哈哈,虫儿厉害。比那个内容要多……
虫儿 发表评论于
所以第二天媳妇把汉子和娃子带出来拍全家福吗:)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连园姐姐都着急了。看来我也许真的可以在报纸上写连载了。
——-
不带这样的,喜妹妹,急死人不偿命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不带这样的,喜妹妹,急死人不偿命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真的吗?哈哈,不管真假,我听了都美美的。还记得故事刚开始时豆儿的鬼怪精灵吗?离开郭队以后的豆儿会重现江湖,再创欢声笑语。
———
花妖,妳的小說可以到報紙進行連載,也可在廣播連載。總讓人那麼期待下集,我们的心被懸起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虫儿' 的评论 : 哈哈,可爱的虫儿。是还没写完,下面接着还有两节:山里汉子,山里人家。
我没有存货,写一节,贴一节。
——-
这集还没写完吧?山里媳妇的故事还没说完呢,别这么吊胃口啊,不想再等两天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一一妹妹,这是说书的老伎俩了。哈哈,我也借来一用。
———
花妖是說故事的高手,最後一句话让我的脑子立馬使劲想像,哈哈,也十分期待着下一章:)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Linmu 教授说情节太快了。说的太对了。我怕驾驭不好没有高潮的日常生活描述,所以总是把节奏加速。现在我虚心接受,好好学习,试着写些生活了。谢谢小树。
——
看生活剧了。
一一茶馆 发表评论于
花妖,妳的小說可以到報紙進行連載,也可在廣播連載。總讓人那麼期待下集,我们的心被懸起來:)
虫儿 发表评论于
这集还没写完吧?山里媳妇的故事还没说完呢,别这么吊胃口啊,不想再等两天了。
一一茶馆 发表评论于
花妖是說故事的高手,最後一句话让我的脑子立馬使劲想像,哈哈,也十分期待着下一章:)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看生活剧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偏心眼儿地喜欢我的豆儿。哈哈,“至于郭队如何,无所谓。” 你怎么这么好呢!
———-
好看,继续跟读。最后担心出现了状况,不知对豆儿有多大影响?我心里的天平已经偏向了豆儿,至于郭队如何,无所谓。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夸奖。
——-
今天坐到了沙发,这段的文字实在是太美了,让人身临其境。
qun0 发表评论于
好看,继续跟读。最后担心出现了状况,不知对豆儿有多大影响?我心里的天平已经偏向了豆儿,至于郭队如何,无所谓。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今天坐到了沙发,这段的文字实在是太美了,让人身临其境。

“云雾缭绕的山峰如一个个巨型盆景震撼地矗立在眼前,离军营帐篷仅百尺之余。但见群峰壁立,刀削斧劈,山巅上下,斑驳陆离。熹微之中,几缕云霭袅袅飘拂,似轻纱,如银练,触手可及。空气中弥漫着雾气的湿润和植物的清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