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古巴

出生于60年之前那一年,经历过饥饿——食物饥饿和其他所有的饥饿,后来吃点有点饱,于是想说说写写。
打印 (被阅读 次)

 

                           冬游古巴

                           - 2018.12.温哥华

 

       突然发现自己今年还剩下好多天的假期没休,时近年底,这里的规矩是假期天数有定,休假计划自定,自己不定,经理指定,急忙上网,看看哪去,心里有想,问问同事下决心。寒冬腊月,鸟都南去,我也跟进,去古巴?还是墨西哥等其他?矛盾在心。一腔热血心头涌,红旗当年漫卷云,纵观世界地图,老墨在西,它姓资;古友在东,它姓社;是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风压倒西风?不言而喻,东风胜!于是定下去古巴。

       有人说那里酒店星级是古巴的主权内定,最好是在酒店标准上减1来敲定,于是订了个四星半,按四舍五入是五星,网上照片显示的酒店面对大海如虎踞,拳拳阳台似虎爪,时刻准备向对岸的美帝致命一击,此时此刻我怎能躲开不使劲?咬牙再上一个槛,房间要海景,勇敢去拼一拼。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这话在此听起来太离奇,细想一下也差不离。欧洲当年漆黑黑,只有阿尔巴尼亚孤独屹立如明灯;美洲更是黑遍遍,古巴就是海洋上的灯塔永照明了!而且古巴对面就是一只大老虎伏在岸,即便是只纸老虎,黑灯瞎火也让人惊。所以此行也算得上是个英雄孤胆临虎境吧!

        温哥华起飞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了古巴委拉得罗半岛上的机场,昂首迈进社会主义的阵地,心中无比激动。

        这是一个严肃的检查口,照相留底,顺利审查过关。古巴对中国免签,加拿大人在飞机上填好一张有关个人护照信息的卡,就算作签证了。

        一件件行李慢慢但坚定地从狭窄无边缘挡护的传送带上匍匐前进而来,就像肩负着神圣的使命,但是一直没有我的,最后人都走光了,我的行李还是没有前来报到!难道它怕了?在附近一个门口,几个人像是在排队。松散的人群最前面,有个办事人员坐在板凳上,弯着腰趴在一个低矮的小桌子上填写着什么,这就是丢失行李接待处啊!心里怀疑,这样的人,能否把溜掉的行李来抓获?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轮到本人了,还有同机的另一个,行李都没收到,接待人员添了单子,叫我们回酒店与前台联系,会把行李的事情解决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地离开了。

          此时的心情啊,就像进入阵地的战士丢失了装备和弹药,垂头又丧气,但必须听从组织安排,不能无组织、无纪律,就是想去炸碉堡,没有炸药也是白搭,要忍!

         前来接头的巴士还算是守约,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我们两个行李出问题的人上来才开车,如此我感到心里有底了,这里组织纪律性就是比较强,不能让一个战士掉队,难道我们的良好作风也传到了这里?

         天完全黑了,一路车不多,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中国宇通巴士的字样,就像回到了祖国 ,终于找到自己的队伍之感,心里暖烘烘的!在有点颠簸的状态当中稳步前进,随着一路导游的热情坦率的讲解 ,尽管一路黑灯瞎火,终于还是准确地到达了我的那个酒店。

        对于古巴的了解,其实非常有限。它的面积与美国的福罗里达州差不多,一个狭长的岛国,相当于台湾的两个半大小,但现在人口只有一千一百多万,不及台湾一半。它离美国的福罗里达州海岸仅一百五十多公里。车上当地的导游介绍说,古巴人的收入大概一个月相当于30美元,但教育、医疗上学免费,物价便宜,很多东西都能自家解决,最贵的就是汽车和住房,相对于工资简直就是天价,而且都是些老爷车,苏式的还不少,其价格比国外高出一倍多以上 ,古巴的工业应该非常非常的薄弱,当然对于人口、国土小的国家,发展工业不一定经济合算,除非与外界市场一体,但古巴却一直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以保持自己社会主义的纯净性,真像一座孤零零的灯塔,什么东西都勉强凑用,当然烧柴火也能点亮灯塔,这就是志气 !这些看起来较新的大巴、中巴车,行驰于接待外国游客的旅游战线上,是否是中国人民的无偿援助呢?虽然内部显得有些粗糙,但总体来看还是不错,车速都不高,古巴应该没有高速公路,也有西方游客问过此车性能怎样,也许对宇通客车这名字太陌生了吧?  

          行李未到,身上还是穿着加拿大的冬衣,原想一到就换上这里的夏服,虽然特地在上飞机前穿得很少,只是单单一条长裤和一件长袖体恤衫,这里278度,酒店大堂都是敞开式,有风吹过,只要不活动太多,还不是太热。早餐后按计划在大堂到处摆放的硬沙发的一角见到了旅游公司的代表,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后似乎习以为常,拿着我们在机场的单子打电话到机场登记,之后得到答复是下午4点有从加拿大飞来的航班,届时可以知晓,若还不行,就再等明天。鉴于我们行李被耽误,每天补赔50兑换卷。

          这种兑换卷与当年中国的一样,外国游客来到古巴,可以把手中的钱换成当地货币,兑换率此时为一美元兑83分兑换卷,而一块兑换卷可以换25块当地钱,只是没有官方途径去作这样的兑换,所有的银行等都不办理。在有外国游客经常出入的商店,一种商品都标上两种价格:兑换卷价格和本地币价格,二者相差25倍。问过店员,他们也不忌讳,实言相告。难道这是跟中国学得?有点像,又有点不像,不像中国当年,古巴并不遮掩,当时在国内我与外国游客打过一点交道,他们似乎不清楚同是一块钱,兑换卷与当地货币不等值,因为在侨汇商店,只是标出商品的兑换卷价格,而且有时标得有点害羞,比如在标签上的一个角落写上兑换卷字样。正因为存在这种差异,买东西找零钱时,古巴人会以当地货币以一比一比率代替兑换卷,悄悄地对你放个冷枪。

        心里进入了一个纠结,昨晚到的酒店,今天是第一天,行李看来是没希望了,万一明天还是未到呢?要不要买衣服啊?穿着长衣长裤在大厅、海滩穿梭,六神无主,有点尴尬,去酒店里的小小商店看了看,东西很少也很贵啊,当然不是那种贵,按当地人的收入看,都是天价,比加拿大的价格还贵,想了一想,还是作罢,若明天上午还没到,就再说吧!

        上网是永远的项目,但是这里要钱。才来古巴那天得知古巴已放开网络管制(至此世界上只有伊朗、北韩和中国对网络有管制了),但这里上网还是不易,主要是硬件跟不上。若用漫游,据说是合8美元一小时,酒店有局域网,酒店登记时没有说明上网的事情,当然之前在网上购买古巴游套餐时没有提及上网问题,但前台很多事情都不向顾客提供信息,反而是顾客事前了解了一些情况来提问。这里是西班牙语的世界,英语信息贫乏,甚至酒店内很多功能区域连标识都没有,从眼前的情形看,上网是唯一的选择了。要购卡刮号,每卡用一小时,一块兑换卷,相当于每小时上网要1.2美元,上网登录后必须一次用完,不能事后再用,网速也不快。

        说是房间里能上网,但基本上无信号,只能在大堂内,幸好到处都放着硬沙发椅,坐下来一上就是一、二个小时。那边有敞开式的酒吧,来前都记得那个叫的最响的饮品:椰奶鸡尾酒,尝尝是不错,但也不像说得那样好喝的要死!

        古巴游套餐中包括餐饮消费,自助餐,也有点餐的,酒水任喝。但食物种类不多,蔬菜很少,特别是面包及奶酪等外观不雅,很难勾起食欲,这与邮轮上的相比,差距不小。

        从各方面看,古巴真是一个短缺型经济体,人民生活水平会像当年的我们那样吗?

         午饭后,想想与其这样干耗着,不如出去走走,去镇上看看,反正东西到了,人不在,前台也会保管。走到酒店大门,是个圆盘式的车道,再出去一段路,经过一个人工拉闸口的门卫,才到达交通公路上,附近都是空旷的海岸地带,什么也没有。心里正纳闷咋没有出现像中国当年的那样,到处都有拉客的车马服务呢,看见有个像小火车式的车开过来向我打招呼,一问是到附近的镇 ,就上车了,车票包括往返,4块兑换卷,下午在规定的时间点之前回来就行。

       坐在两边完全敞开式的排座拖车上别有一番风味,这才叫兜风,路上每停一下就是一通铃铛响动,停车十分随意,二十多分钟就到了镇上。

        街道简陋,特别是道路两旁的房子多是平房,在两层以内,三层的很少见,下了车,来到一个建在低洼处的室内小商品街,据说主要针对外国游客,也是十分的简陋,上厕所都要钱。看了没几个店,出来往街道上走,来往行人不多,但在等公交车的地方人不少,商店和餐馆聊聊无几,心想是不是开个私家生意也是受限制的呢?但又觉得不像,只是开那么多的生意也要有人来消费才行吧!来古巴的外国游客还没那么多,卖旅游手工产品的都是集中在一起,一溜简易的棚子隔间内就像菜市场 。古巴人白的黑的都有,混血的也不少,心里想他们是怎样融合在一起的呢?社会主义国家在这方面应该比较擅长,外表上看他们好像不分彼此。

         走到一个小学校,外面看虽然简朴,倒也清秀,学生都有校服,去商店看,学生用的好看点的书包和文具都不便宜,来时有人说到一元店去买些这类学习用品作礼物,很受古巴人欢迎,我却没有去折腾,觉得太小看人了,在酒店及对导游都以美钞代替小费,其他的若找不出理由,也不便给什么。

          沿着街边走了很久,看到的房子都是粗糙的水泥砖瓦房,内街也发现一栋四层住宅,很多的窗外还挂着空调,觉得有点新奇,空调之类的产品在这里是很昂贵的啊!刚才也拐进一个电器商店看了看,还被看门人收了一块钱存包费,发现一个简单的落地电扇都要50块兑换卷,相当于当地近两个月的工资。里面中国的电器也有一些,但样式都比较落伍。这就像街上跑的车,多是老爷车,发动时像拖拉机,看车牌,私家车不少,关于车牌识别,导游说过的。

        回到酒店,已快4点了,行李看来没希望了,那俩个导游一直都在,每天早上来,向我们兜售各种一日游产品,下午5点多才离去,他们一直跟踪着我们的行李动态情况。

        第二天参加了一个项目,是个很小的,就是去哈瓦那一日游,行李没到,穿着这长衣长裤的去市里走一招应该不算太离谱,天气有点阴 ,在酒店门口上车时,走来几个说中文的男女,一下子感觉舒展了不少,就像是来了几个战友。

      坐在我前面第一排的俩女的,说一口四川话,老的居然穿着长袖红毛线衣,黄黄的四方脸看起来平板,但一路却很活跃,与我聊天当中得知是母女俩,比我晚一天到的,也是从温哥华方向来,但是家住温哥华岛上的维多利亚市。

      红毛衣的穿戴让人感到像是70年代末的中国,一路上不时的交谈,得知她是有时来加拿大的女儿处住一段,更多的时间还是待在国内的四川老家的那一类国人,说女儿是在维多利亚卫生局工作,但女婿却没看见,原来是在家留守,只是母女俩出来快活。女婿是北京人,但她明显流露出一种不喜欢,还特意把她手机里下载的一段单口相声放给我看,里面说的是一个外地人在北京坐出租车听司机侃大山,把中南海的主要大佬的名讳都变成了像隔壁老王四弟同字辈的称呼笑话,面对我对她是一个官家里的推测,迟疑之中她还是坦诚说她不是,同时批评当下,怀念当年毛公社会下的平等,对我提出的均贫概念不知如何面对,便以一个当地县委书记的生活简朴例子来证明当时是官民一致的共苦奋斗。

        去哈瓦那虽说不到140公里,由于古巴没有高速公路,耗时不少,车上导游说着说着,后来没话找话,也到了多一句不如少一句的境地,但红毛衣却唱起了红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声音不太大,坐在前面的人有的鼓掌,有的露笑,大多都是外国游客,坐在她身边很少说话的女儿数落她时,我却帮腔表扬她妈,人开朗是好事,你妈妈当年应该是红卫兵宣传队的吧,红毛衣抢着回答说不是正式的,却是很爱唱的那种!此时是否是在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的触景生情、情不自禁、有感而发呢?

         顺着导游手指的方向,看见海上一个很大的船像是停在那里不动,说是美国军舰在那一带巡逻。两三天时间古巴近海海域几乎没看见什么船,更别说是军舰了,这些美国军舰巡得什么逻?该不是防偷渡吧?事实上从海上偷渡的不少,一旦进入美国领土,即使被抓也要经过一个长时间的拘留和法律程序才能有结果,会耗费不少的银子,所以最好最经济的办法就是把偷渡堵在国门之外。

      大巴进入了难得见到的也算是高楼大厦的地带,楼不算太高却显得灰蒙蒙,一点也没有富丽堂皇之感,路上跑的也是老爷车占多数,路边行人很多,汽车进入一个有街心绿树掩映的类似小花园的地带,停下车,这就是一日游开始的地点了,旁边还停着好几辆马车和人力三轮车。

      车上的人都下来了,却见红毛衣接过工作人员从大巴车体行李存放处取出的一个手拉箱和大背包,让我吃惊不小,一日游要带这么多东西吗?人流随着导游走向各个景点,红毛衣和她那个像穿着睡衣睡裤的女儿落在了后面,进入背街,熙熙攘攘,导游指着一个个用灰白色大块方形的石头垒起的建筑物介绍着它的来由,听起来当年美国人建的不少,其中只有一两处说起古巴当年闹革命的地点 ,但并没有那种旗帜鲜明的摆放和装饰的画面,感到与正宗的革命宣传教育相比差得很远,红旗招展、风卷残云的气势在这块社会主义阵地上没有昭然体现!

      古巴人的消费水平可以从生意的方式上略知一二。有推着单车,后面驮着一个小木箱卖冰棍的;有一只手托着一个篮子卖撒着白砂糖的油炸饼的,如此简陋、小规模的生意有人经营,说明了当地人的生活水平很低。

       一路步行,终于到了午饭的时候,众人随着导游来到一个杂乱的商场里面的餐厅,我走路靠前,在每桌四人的一个座椅上坐下了,看到红毛衣母女,急忙招呼过来凑满一桌,这时人差不多都到了,有个洋人被安排坐在我们一桌凑够四个,问话当中得知他也是从加拿大而来。

       先有人过来问想喝什么,我点完之后问红毛衣母女俩,回答说不要,当得知是已包括在费用之内时才补要了一杯,饮料到了之后,红毛衣的女儿又想换,但工作人员来去匆匆,她又有点唯唯诺诺,最后不了了之。上餐时看到那边有先上的,红毛衣就担心量不够吃,当我们这一桌上来时,看看有米饭和一点鱼和蔬菜,不料红毛衣接过盘子就向同桌的那个洋人盘子里拨饭和菜,洋人吃惊当中连忙致谢,这就收下了。本来量就不多,母女俩几下子就吃完了,红毛衣却从挎包里掏出一个用餐巾纸包住的东西,打开后率先拿出三块油炸土豆三角放在洋人盘子里 ,又招来几句惊呼致谢,然后又给我一块,她女儿几块。看着这油炸土豆眼熟,洋人问道是酒店自助早餐拿来的吧,她有点自豪地说是的,我在一旁忍不住吱了一声,真不知说啥好。

         不一会儿就吃完了,红毛衣起身离开,留下她的女儿与那个洋人和我东一句西一句地聊起了天,我奇怪她母亲一个人出去干啥啊?

         午饭出来后在外面看见了拖着手拉箱的红毛衣,我们上了车又去下一站,购物、参观,她一直背着包、拉着箱吃力地跟着队伍,最后一站是在街区停下自由活动,规定3:30在此集合上车返回,大家又散开活动去了。这时我才了解到原来红毛衣的手拉箱和背包里装着一元店买来的和家中的小物件,到古巴这穷地方来施舍,让人感慨之余,又有一种让人发呆的感觉。我一路好像没有发现她散发给当地人,但有人看见她吃完午饭就跑出去在街边发放东西。

        古巴背街狭窄人多,地下垃圾不少,站在街边的人一群一群的,似乎无所事事,学生服装的小孩时常可见,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有个门口前面站着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腰里别着步话机,看来设备不错,穷地方警察还是比较威风的。古巴人似乎玩手机的人不多,偶尔见到有人坐在凳子上看手机,那手机的样式也比较陈旧,关键是互联网系统很落伍,手机的最主要的乐趣没有体现出来,那手机还有什么可玩的?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按照大概的方向走向约好的上车地点,几经问路才找到,看见大家都集中在一起,却有一种不安气氛,原来是红毛衣走丢了!

         只见红毛衣的女儿掉头匆忙而去,导游抢上几步跟在后面说些什么,并一起走向内街人流之中,不久导游又回来了,招呼大家先上车。大巴就停在不远处,人群一边向大巴移动,一边嘀嘀咕咕,有人说看见红毛衣拖着行李箱去发东西,也是一片好心,就是太冒失了。我心想对红毛衣来说别说是西班牙语了,英文也是一窍不通,这一路背包拉箱的到处发放东西,如何能找到回来的路,连我刚才都是沿途用手机向路人展示一个标志建筑物问路才找到乘车地点的,这里小路很多,各处外表变化不大,很容易走丢的。

      大家上车时却发现红毛衣赫然坐在位子上,吃惊不小,赶紧有人下车要去追回红毛衣的女儿,被导游制止,说这样将会越找越有人丢失,解释说已与她约好在转过那个大弯、远处的那个黄色建筑物的路边碰头,这样大家才静下来。车子开动,有两个说中文的一问红毛衣,才得知她拉着箱子跟在自由活动的队伍后面,但女儿走得快,她走着走着看不见她了,担心走失,就拉着东西回到车上一直等到现在,这顿等,两个多小时呢!

        大巴行驰了几分钟,在路边遇到了猴急的红毛衣女儿,一阵高兴,都叫着说找到你妈了,在她上车时全车人给予热烈鼓掌,我以为母女俩会相互埋冤,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估计大概是红毛衣在附近把东西发完了吧,下车时好像她手中行李箱轻了很多。

         到了酒店后又看见那俩个导游,了解到行李还没有消息,决定买新的。在酒店小商店,发现印有古巴字样的体恤短袖衫可以用得上,但可挑的不多,价格不菲,又买了双沙滩拖鞋,心想明天行李还不到,有了这些设备照样可以上前线。

        晚餐一如既往,仍旧是在自助餐厅,方便!今天摆出的东西不少,但好吃的不多,你来我往地拿着盘子在食品摆放处取东西,却发现在加热柜的灯架上有个手机在拍照,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光景,拍照的人居然是红毛衣的女儿,她一脸兴奋,身上还是老一套睡衣睡裤!

       我咧嘴无声地一笑,赶忙离开,看看这取餐的大厅,也就是她这样忙活了。

        接下来我又要参加一个外出旅游项目,出海去与海豚见面,她们说等我回来后解释给她们,然后问价格多少,听完之后俩人讪笑一下,不知如何表达似地走开了。

      当天晚上在大厅我拿到了与海豚的合影照,她俩经过我时发现了放在茶几上的照片,于是停下来。我推荐她们去参加这个节目,海上还有龙虾吃,她俩却说要考虑考虑。其实还有很多一日游的项目,去哈瓦那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

       再过两天就要回家了,我静下心来,好好地享受一下沙滩,尽情游泳,发现亚洲人确实很少,那娘俩根本见不到,沿着沙滩在浅水区里走到那边尽头,再游回来,再往离岸远处游,枕着涌来的波浪,在水里起伏着,望着蓝天,感叹这里的宁静之余,又想起了许多。

       古巴对岸的美帝近在咫尺,却是冰火两重天。62年美苏在这里差一点爆发核战争,据称是历史上人类走向全面核灾难最危险的一刻,当年唯有古巴领袖卡斯特罗无所畏惧,催促苏联勇敢启动部署在古巴领土上的核弹轰炸美国,并准备以牺牲百万古巴人的生命与美血战。这次在哈瓦那一日游,也偶见过大幅头像,却被告之不是卡斯特罗的,景点介绍也是早期古巴游击队领导人的事迹,真不知这位当年的狂人在当今的古巴人心中是何印象?我后来大着胆子问过导游,是否民众不能随便谈论卡斯特罗,他却说也可以谈,甚至也有人表示不喜欢。自奥巴马离任后,古巴又与美国进入冷淡状态,游客携带的信用卡凡是要直接通过美国结算的,通通不能用,如此大型的国际贸易如何进行?怪不得古巴经济毫无生气。但是古巴政府就是硬气,宁可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饿肚子受穷,也敢与比自己强过千倍、万倍的美帝对抗,宁死不屈,而不远处有个国土面积差不多、人口只相当于古巴三分之一的国家波多黎各,人均收入达到一万美元以上,却沦为美国的海外领地,成为若在自家岛上就对美国本土无投票表决权的二等公民,古巴人民却拥有自己完全的独立性,对此感叹不已。

       有一点感到迷惑的是在酒店吃自助餐时,服务小姐不时上来倒酒或饮料,来前有人告之若勤给小费,服务会更好,但我试过几次情况并非如此,给了小费的那些小姐照样木讷地站在远处,不会上前来补酒水,难道是古巴人民的政治思想觉悟高,不为金钱所动?看看几乎没有其他人给,我给了也没得到额外的服务回报,后来干脆也不给了,这也许就是社会主义教育下的特点吧?就像红毛衣母女俩,很多举止让人糊涂。

        游累了,上岸去附近的酒吧要杯饮料,坐在躺椅上看着来来去去的男女,发现许多美妙的体型,想起在有的文字中描述的腰窝之说,之前有点不解,在此发现有三个洋女都有,男性的也有。

       终于要打道回府了,拖着小手拉箱,下午2点半在酒店门口坐等着前来接应的大巴,老等不来,却见那母女俩走过来要出门,原来是要去镇上,而且是步行去。据她们说刚来时乘车去过一次,发现并不太远,后来就徒步走去,如此这几天常常这样,我觉得若走路恐怕要一个小时吧,她俩却说来回1个半小时多就够,我觉得在这种热带地方走那么长,真不是开玩笑的,她俩大概是唯一的这样行走的人吧?

        我疑惑地问道在海滩上咋从没见到你们啊,她们一幅轻松的样子说,第一天就去过了,拍了很多照片,已经没啥可拍的了!

           说完俩人出发,就像怀有秘密任务的女特工,理了理草帽,步履稳健地向酒店外的公路走去。我望着她俩离去的背影,眼睛里好像没有这两个人,只有远方的天空,不远处就是美帝,要时刻保持警惕,只有艰苦奋斗,团结天下的无产者,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古巴,再见了!

 

海天无色 发表评论于
加拿大是古巴第一大外国人游客来源国,占50%,其次是南美、俄罗斯,中国游客占第五。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理论来说美国是禁止游古巴的、故推论来说、任何人任何国人游古巴都违反美禁令、入来美国却可遭捕起诉
海天无色 发表评论于
有照片,想想没登出来,古巴的照片不少,应该没啥稀罕的。
笑薇. 发表评论于
没照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