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女王一世 - 从阶下囚到一代天骄脱胎换骨之心路历程(2)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回说到年轻的伊丽莎白在十四岁这一年经历了一场大磨难。

事情还得从她的父王亨利八世1547年1月28日的驾崩和年幼的弟弟登基为爱德华六世开始说起,这一年伊丽莎白才十三岁,而爱德华也才刚刚过九岁生日。为了防止亲罗马教廷的天主教贵族乘机作乱,国王驾崩的消息被暂时封锁,而大国舅爷爱德华•西摩(Edward Seymour,亨利八世第三任王后简•西摩的大哥)与宫廷总管从伦敦一路快马加鞭悄悄到了伦敦以北三十英里的哈特福(Hertford)带上了小王子,然后掉头往南跑了十几英里将小王子与伊丽莎白公主汇合,将国王驾崩的消息告诉了这姐弟俩,并向他们宣读了先王遗诏。没有人想到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国王已年满三十的大公主玛丽,因为玛丽的生母是西班牙人,玛丽本人的宗教立场与其父其弟其妹的改革派立场相互敌对。

2月20日,新王登基大典准备就绪,小王子登基成为爱德华六世 (Edward VI)。而亨利八世则已在四天前按照他自己的心愿在温莎与爱德华的母后简 • 西摩合墓而葬。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少年天子所继承的英格兰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亨利八世带领英格兰离开罗马天主教阵营,英格兰在整个欧洲盟友寥寥无几。其版图南面受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列强的围攻,北面的苏格兰因为联姻而成为法国的亲密盟友,因此北方边境也不太平。对内则面临着国内唯玛丽公主马首是瞻的天主教贵族,尤其是金盏花王朝遗老的叛变可能以及与外国势力互相勾结返土重来的危险。

但凡事有坏的一面,就有好的一面,经过了亨利七世时代的不断征战和亨利八世时代的宗教改革,英国方方面面都厌倦了动荡,向往和平。因此当爱德华这么一个金发碧眼容貌如天使般娇好的九岁男孩神情庄重地在伦敦西敏寺接受了满朝文武朝拜的时候,英格兰的子民看到了希望。他们将小国王比做圣经《旧约》中八岁登基的犹大王约西亚(Josiah)。约西亚做王第八年,开始带领犹太人回归到其祖大卫王的道路上,他亲自带人在以色列各城砸碎异教徒所供奉的种种偶像和神坛,特别是埃及人所供奉的太阳神,将铸造的神像打碎成灰,洒在他们祭司的坟上。直到在位十八年,将以色列遍地所有的太阳神像全部砍断之后,才回到耶路撒冷。【《历代志》下34】。
少年天子爱德华六世

因此,英格兰的子民们,传统派或改革派,都寄希望于这个九岁的孩子身上,希望他能够带领英格兰“回归正途”,尽管双方对什么才是正途意见并不统一。

亨利八世死前为爱德华任命了十六位顾命大臣大臣,组成摄政内阁,指定在少主年满十八岁之前主持管理国家事务。不知道是何原因,不久摄政内阁便以13比3的票数推选出一名幼主太保 (Lord Protector),此人便是幼主爱德华的大舅爱德华 • 西摩  (Edward Seymour)。此人不仅出身显赫,而且战功累累,在朝野一手遮天,挟天子以令诸侯。
 
钦点顾命大臣太保爱德华 • 西摩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最近的亲人才是和你斗得最狠的人。爱德华•西摩的最大敌人是他的亲弟弟,托马斯•西摩。大国舅形容二国舅是“花苞里的一条虫" (worm in the bud),于是为了控制这匹家族里的野马,太保试图用金钱和官阶来收买,任命他老弟为海军上将。然而托马斯•西摩的野心是要自己直接控制王权和少主,因此他常常给爱德华六世进贡点钱财,还不断在幼主面前挑拨离间,说你都是国王了,怎么连零花钱都要你大舅批准,以此制造外甥天子和他自己太保老哥之间的不和。1547年春天,托马斯•西摩闪电式迎娶亨利八世的第六任王后、新寡的凯瑟琳•帕【这是凯瑟琳的第四次婚姻,凯瑟琳在嫁给亨利八世之前和托马斯曾有婚约。见《亨利八世的六位王后》】,并将十一岁的简•格雷郡主(即后来接任爱德华六世执政九天便被砍头的傀儡女王,亨利七世的重外孙女)和十三岁的伊丽莎白公主收拢在自己的门下,由凯瑟琳负责教养,以筹划作为他将来的政治资本。
 
野心勃勃的家族黑马海军上将托马斯•西摩

伊丽莎白的灾难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第一次入狱 (1548年)
 
继母如此之快在父王驾崩不到半年便改嫁,而且是秘密举行的婚礼,这让亨利的三个孩子不仅寒心而且失望,觉得皇家颜面有损。婚礼举办后七个月托马斯和凯瑟琳公开了他们的结合,这自然引发朝野一片喧哗。托马斯的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因为亨利八世临死前下令国库每年发给凯瑟琳7000英镑的生活费用,还下诏他死后凯瑟琳的王后头衔保留。
 
托马斯得知朝廷欲废止他与凯瑟琳婚姻的合法性,便写信向玛丽公主求援。这等于是火上浇油。玛丽公主的西班牙血统造就了她的骄傲跋扈的性情,倒是尚未成年的伊丽莎白,写信告诫姐姐不可鲁莽行事。“虽然这件事情让王家颜面丢失,但现在我们的敌人太强大,王姐务必小心,谨慎行事。”

据野史记载,托马斯•西摩在向凯瑟琳帕求婚之前先向年仅十三岁的伊丽莎白公主本人求婚,但理所当然地被伊丽莎白拒绝了。托马斯年方四十,据说非常有男人魅力。伊丽莎白虽然拒绝了他的求婚,但情窦初开的她并非全无被托马斯的大胆攻势和魅力所吸引。托马斯经常和伊丽莎白嬉闹,甚至在晚上追到伊丽莎白的卧室里打闹,而托马斯的妻子凯瑟琳也经常加入嬉戏,更有一次“凯瑟琳从前面抱住伊丽莎白,让托马斯从后面将伊丽莎白的裙子剪成100多块碎片”。伊丽莎白的管教嬷嬷凯特也被托马斯的魅力所迷倒,不仅不对小主加以管教,反而怂恿托马斯的癫狂行为。后来,起初认为无所谓的凯瑟琳推门而入时撞见伊丽莎白坐在托马斯的大腿上,这才觉得事情严重,或许此时嬷嬷凯特也明白过来再不出手事情真的要不可收拾了,或者伊丽莎白本人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总之1548年伊丽莎白和嬷嬷凯特收拾行装离开了托马斯和凯瑟琳的家,去和嬷嬷凯特的哥嫂居住。

这里要说明的是,伊丽莎白虽然有自己的府邸,但她未成年而且自己没有母亲教养。那个时代贵族女子寄居在有地位的贵族夫人家里是很正常的,名曰学习社交礼仪、更有机会接触社会或增加联姻机会。凯瑟琳•帕不仅是当时英格兰地位最高的贵妇人之一,还是未成年伊丽莎白的法定监护人,伊丽莎白和简•格雷又是当时社交圈里最尊贵的贵族小姐,所以跟着凯瑟琳居住也是顺理成章的。而嬷嬷凯特的哥嫂也是贵族。

 
亨利八世遗孀,再嫁托马斯•西摩的风流寡妇凯瑟琳•帕【这副肖像长期以来被误认为是简•格雷】

对于伊丽莎白来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然而,在凯瑟琳•帕于1548年9月5日死于产褥热之后,托马斯很快开始向伊丽莎白再次发起猛攻。据记载伊丽莎白虽然没有同意求婚,但也没有明确拒绝和托马斯之间的来往。此时的凯特、托马斯和伊丽莎白都没有意识到大祸即将来临。

1549年2月17日,托马斯•西摩因密谋反对他的哥哥太保爱德华•西摩而被捕,到3月20日被他哥哥砍了头。不久伊丽莎白的嬷嬷凯特和她的管家一起被关进伦敦塔受审讯,涉嫌与托马斯•西摩密谋,意图通过与伊丽莎白联姻并绑架幼主爱德华而控制王位。在嬷嬷和管家两人都交代了伊丽莎白与托马斯之间的交情后,伊丽莎白也被“请”到伦敦塔“交代问题”。小小年纪的伊丽莎白,血管中流动的是骄傲的王族血液。面对种种诱惑、威胁和审讯,伊丽莎白咬紧牙关不松口,声明自己不仅没有参与托马斯的计划而且对此毫不知情,说自己只是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当审讯者质问她说有谣传说她已经怀上了托马斯的孩子,伊丽莎白给太保上书,请求面见太保,要求太保派人给自己做体检验明自己还是处女身。
 

这也应验了中国的一句老话:但凡一个大家族要败落,必定是从同室操戈、内部倾轧开始的。托马斯被他兄长处死后,爱德华 • 西摩被“一位温良公义的妇女”质问:你的兄弟在哪里?你手上沾满的他的血在发出声音,从地上一直哀告到上帝那里!” 【《创世纪》中亚当与夏娃的长子该隐杀死了他的弟弟亚伯,当上帝问该隐你的兄弟亚伯在哪里时,该隐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的血从地上发出声音向我哀告。】

而内阁中的其他贵族,更是迫不及待地等着看这两兄弟互相把对方整死。
 
英格兰的圈地运动到了都铎王朝发展到了高峰,造成许多小地主失去土地,土地逐渐集中到贵族和大地主手里,加之公共土地被圈入私人所有,很多农牧民失去了可以自由放牧的山坡,造成无业农民为了寻找生计而不得不在全国上下流串,政治局势的不稳带来的是经济大萧条,货币大幅度贬值,物价急剧上涨。到了1549年,一先令的实际价值贬到只有1540年的三分之一,而且一先令硬币原先的银色也因为大量掺铜而变成了红色。
 
雪上加霜, 1549年全英格兰的农作物收成极差,而在中世纪,老百姓会将坏收成认作是上帝对不仁义国王和当权者的惩罚,因此坊间谣言四起,说小国王已经死了,上帝这是在惩罚太保西摩的暴政。以至于小国王在他的日记里写到:坊间传闻我已经死了,为了辟谣,今天我特定在伦敦街上巡游了一番。
 
整个1549年从年头到年尾就没有太平过。从4月起,国内叛乱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太保西摩亲自带兵镇压,但他不能首尾兼顾。闹得最凶的地方是诺福克郡。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玛丽公主是该郡最大的土地拥有人和雇主,但她对整个局势却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并未向太保伸出援助之手。
 
而此时内阁出现了一颗政治新星。 他就是沃里克伯爵约翰•达德利(Earl of Warrwick John Dudley)。达德利带兵扫平了英格兰南部的叛乱,因为最大的一股叛乱武装的头子曾经是达德利家的长工。之后达德利班师回到伦敦,很快就与内阁的与保守派和改革派都交往甚好。
 
但到了10月份太保爱德华•西摩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他所领导的政府已摇摇欲坠,10月7日,他将小国王从汉普顿宫带到温莎堡,令自己的亲兵严加把守,并以小国王的名义向内阁和贵族发出声援请求。没有人响应他的请求。连他的政治盟友大主教克兰默(Thomas Cranmer) 也选择保持沉默。
 
达德利和内阁此时向全国人民发出告示,将种种过失全部归罪与太保西摩。他们也没忘了给小国王和两位公主写信,表明他们对王室的忠心。
 
此时太保西摩认识到民心已经背离了他,再坚持下去暴乱就会升级为全面内战,没有人想再来一次玫瑰战争。太保西摩选择了投降,条件他会得到国王的善待。但事实上达德利和内阁迅速将他和他的支持者关进了伦敦塔。爱德华•西摩在狱中“供认”了“摄政不力、野心勃勃、打着天子的旗号谋私利、利用幼主的年轻随意开战、玩忽职守、中饱私囊、藐视王权。。。”等二十九条罪名。
 
而沃里克伯爵达德利则被加封诺森伯兰公爵 (Duke of Northumberland)。请大家先记住这位诺森伯兰公爵,因为他将是我们后面故事的主角之一。
 
尽管1550年2月爱德华•西摩获得了外甥国王的特赦,但随着新加封的诺森伯兰公爵在朝野的势力日渐强大,爱德华•西摩最终于1552年1月被以“重罪”罪名斩首。
 
至此结束了西摩家族的权倾一时,一个浩大的家族也就这样一蹶不起并被敌手取而代之。
 
在这种新的局面下,伊丽莎白的案子自然早就无人过问了。然而,这次经历,使得伊丽莎白意识到自己天真无知的少女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从今往后的境地将因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而环环险象、步步荆棘。伊丽莎白变得少言寡语,端庄正统,刚步入青春岁月的她,脱下了鲜亮的衣着和首饰,每天穿着灰暗的衣服,试图尽量不在朝野中引人注目。
在以后的日子里,年轻的伊丽莎白公主将如何在步步惊心、血雨腥风的宫廷政治与权利斗争漩涡中保全自己?且听下回分解。
 
***********************************
注释: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公众区域
panzertiger503 发表评论于
谢谢你的文章!终于回来了。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你!新年快乐!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很开心看见你回来,抱抱,新年快乐!
写得非常精彩,坐等下集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avannah' 的评论 : Wikipedia 的内容只能做参考,但不能被用做引证。伊丽莎白第一次被抓到伦敦塔受审的确是在爱德华六世任上的1548年她十四岁时。这一点绝对是错不了的。玛丽上位后伊丽莎白再次被逮捕。后面会说到,请君等候下次更新。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言之有理!绝对的权利等于绝对的危险。莎士比亚在他的话剧《理查二世》中说得再透彻不过了。感谢一路跟读与鼓励!祝新年快乐!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天到晚想吃鱼' 的评论 : 感谢跟读。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是的,写历史的前提是尊重历史,所以力求准确。呵呵。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ernmond' 的评论 : 谢谢您的跟读与鼓励!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ernmond' 的评论 : 感谢鼓励与跟读!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谢谢指正。已修改。
sternmond 发表评论于
感谢博主的精神食量,特别喜欢。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引人入胜。我看的是英文版的,故事差不多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第4个是Anne, 德国公主
Savannah 发表评论于
简西摩是亨利八世第三位王后,不是楼主说的第四位。伊丽莎白也不是在弟弟爱德华六世在位期间被逮捕的,而是在爱德华六世死后,姐姐玛丽当上女王之后,被姐姐玛丽逮捕的 (from wikipedia)。
一天到晚想吃鱼 发表评论于
多谢!非常期待下一集!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谢谢介绍Tudor 时代历史。最近将 Philippe Gregory 的十余部历史小说读了,还有Margaret George的几部。The Last Tudor 介绍的是Elizabeth 一世的历史小说。我在读的过程中,兴趣转到乌托帮思想创造人,Henry 8 世时期的councilor, Thomas More.…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非常丰富且生动的历史故事,现在王室没有实权了多好,不用再至亲之间你争我夺,而是稳稳地当富贵闲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