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藤道三 (五十八) 美浓毒蛇

打印 (被阅读 次)


五十八、 美浓毒蛇


 


   
很多人称庄九郎为“美浓毒蛇”。


   
一开始,庄九郎对自己的这个外号很不满,心想,(我怎么是毒蛇呢?)他善待自己的家臣,对自己领地的百姓征收的租税也比别的领地百姓低,建筑防洪堤,挖掘灌溉用水,为生病的百姓找医生,还为领地百姓建了药草园,可以说是美浓自古而今的善政家。因此,武士争先恐后地想要成为庄九郎的家臣,百姓们乐于成为他的领地之民。其他领地的百姓都说,“如果可能的话,想在小守护大人(庄九郎)的领地耕田。”即使是毒蛇,此人也是大受欢迎的毒蛇。


   
庄九郎经常思考“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世上有善人,也有恶人,但说到底,都是欲望无穷的动物。他知道自己所学的法华经也是讲述人间欲望的经典。“法华经救赎各种人,解决生存的苦恼,满足人间欲望,就好比给口渴之人送水,给寒冷之人送火,给裸露之人送衣服,给病者送医药,给贫穷者送财宝,等等。满足人的各种欲望,解救人的各种苦恼和病痛。”


   
说实话,庄九郎自己并不相信法华经的功力,但他相信法华经中所描述的活生生的人间社会的现实。古代印度人在这部经典上明确指出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所以庄九郎实行善政,给百姓以农业用水,给武士以俸禄,对有能力和功劳的人毫不吝惜财物,让商人自由买卖,多获利益。庄九郎心想,(我这么做,也还是毒蛇吗?)这不就是法华经上所说的有“功力”之人吗?庄九郎心想,乱世之际,佛也会以毒蛇的形象出现。他已经过了在意别人说他是毒蛇的阶段。现在已经到了一方面实行善政、另一方面对内外宣称自己就是毒蛇的阶段。


 


   
庄九郎以这种心境召集武士,讨伐主人土歧赖艺的长子小次郎赖秀。在当时这个时代,武士还没有住在城下街区,而是分散在各自的领地。把这些散居的武士移到城下街区,给他们赋予了作为军团的机动性,还是庄九郎人生后半期的事情,而完成了这一功能的是他的女婿织田信长。


    庄九郎为了召集这些武士,费劲了心机。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因为被称为美浓八千骑的这些村落贵族都是以太守土歧家为本家的单一血族集团。以这个血族集团去讨伐宗家的长子绝非易事。所以说,庄九郎已经完全露出了毒蛇的性格。


 


   
与庄九郎差不多同时代的欧罗巴的战国时代的战略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说过,“人有五恶:一、忘恩负义,二、变化多端,三、弄虚作假,四、贪生怕死,五、贪得无厌。”庄九郎当然无从知道这个意大利半岛佛罗伦萨的贫穷贵族的名字和思想,但对人的看法完全相同。所以,为了满足第五条的欲望,他把京都山崎屋的财富大量运来美浓,采取怀柔政策。而对于第四条贪生怕死的特点,他就采取恫吓手段,“从我者生,逆我者死!”完全露出了毒蛇的本性。在美浓还没有哪个武将能胜过庄九郎,众武士只好俯首听命。


   
马基亚维利还说过,“君主应该被爱戴还是应该被畏惧,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从常识的角度来说,最理想的是二者兼得,但一般人很难达到这个领域。所以当君主需要在二者之中选择其一时,被爱戴不如被畏惧更好,而且被畏惧时,自己也相对安全。”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当毒蛇更好。叱诧风云时,令人怜爱的小狗,肯定不如身怀猛毒的毒蛇。


   
庄九郎也看穿了第三条的人的虚伪本性,对外宣传说,“小次郎赖秀已被废黜,不是太守土岐家的长子了,而且还是谋反之人。讨伐他就是对土岐家尽忠。”人总是需要一个名分来使自己的行动正当化。越是贪得无厌变化多端贪生怕死之人,才采取新的行动时越是需要向领导者要求正当化的名义这个护符。庄九郎把此次大战定义为“讨伐谋反人的正义之战”,给出了这个虚假的护身符,让美浓的村落贵族们得以心安理得地奔赴稻叶山城下,又不用背负“屈服于毒蛇庄九郎的淫威”或是“被庄九郎的财富所怀柔”的骂名。


   
美浓八千骑之中大约有六千骑以上率领步卒从美浓十多个郡集结在庄九郎的稻叶山城之下。


 


   
庄九郎从大桑城迎来土歧赖艺,在稻叶山上插满了土岐家的白旗,在山脚下竖起自己的双头波浪战旗,率领众武士出发了。一天之内就包围了鸬鹚山城,开始攻城。


   
小次郎赖秀没有召集到足够的兵力,只好缩在鸬鹚山城内,负隅顽抗。村山出羽太守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对小次郎说道:“公子殿下,咱们已经没有取胜的希望了。”


小次郎惊慌失措地说道:“是吗?邻国的弹正判官殿下(织田信秀)不会来救援吗?”


出羽太守答道:“恐怕没有指望了。织田家现在正在进攻三河,自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哪里顾得上救援咱们?”


   
那可不行!弹正判官殿下是我的义父,还把自己的名字当中的秀字送给我,给我取名赖秀。跟我可是相当于父子关系啊!“


   
公子殿下,时势如此,无可奈何啊。”


   
什么时势?”


    “在当下的时势,那种关系根本没用的。您的生父赖艺大人虽说是毒蛇庄九郎的装饰,现在不也是敌方主将吗?”


    “可是,弹正判官殿下是看重信义的大将啊!”


    出羽太守望着这个年轻的贵族公子哥,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当今时势之下,信义这种东西只不过是双方利害一致时酒席之上的戏言而已。再说了,弹正判官殿下也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推翻了尾张原来的太守斯波家和织田家的本家,登上了权力顶峰。如果我等有取胜的机会还好,如果没有,绝不会来的!”


   
这可如何是好?”


   
城内之人团结一心,死守到底,撑上半年以上,说不定敌方有人会与咱们内通,或者织田殿下也会看准毒蛇庄九郎的弱势,越过木曾川从背后进攻,前来援救。”


 


   
什么?在城内死守?”庄九郎听到这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利用敌人死守城池,在稻叶山城下建造一庞大的城下街区。有一天,庄九郎召集阵中将士,说道:“看样子敌人想要长期死守。鸬鹚山城要想硬攻,也不是拿不下来,但那样兵力就会受损。所以我也想安下心来,采取长期包围之策。大家认为如何?”众人当然没有异议。尽量避免兵力受损是自古以来名将之道。庄九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全军包围太辛苦,大家轮流去包围,如何?”


   
西美浓三名将之一、大垣城主氏家卜全提出异议:“这可不像小太守大人您的话。众将轮流包围听起来不错,但这样的话,己方兵力薄弱。万一敌人从城中杀出来,说不定会一败涂地。”


   
庄九郎称赞道:“不愧是卜全将军,经验丰富!确实如将军所说,如果大家回到各自领地,一旦敌人来袭,再召集大家,最快也得三天后才能聚齐,赶不上救急。从我的稻叶山城到鸬鹚山城里程很近。我在稻叶山城下划出区块提供给大家,请各位在城下建造房屋,叫来家人居住如何?”妻儿老小就成了庄九郎的人质。另外,在庄九郎的城下居住,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了庄九郎的家臣,美浓统一也就顺理成章地实现了。


   
庄九郎又说道:“建造房屋的费用若是不够,我可以先借给各位。”此话一出,众人轰然叫好,“好主意,好主意!”


   
庄九郎任命赤兵卫为行政长官,划分区块,搜集木材。这时庄九郎的乐市乐座就显示出了便利性。知道把木材运到稻叶山城下能赚钱,各国的木材商人马上就聚集过来。庄九郎把全美浓国的木匠召集到城下,说道:“你们可以从雇主那里拿工钱,我再另外给你们同样的工钱!”木匠们热情高涨,很快就建好了一家家的武家府邸。三个月后,街区完成,名字如旧,还是井之口,后来改名岐阜是从织田信长时代开始的。


   
庄九郎成了实际上的美浓之王。


 


鸬鹚山城的守城军士听到这些消息,士气消沉。“听说井之口那边从京都叫来了艺人演戏呢!”“城外还设置了好几十个妓院,热闹极了!”“还开了集市,各国商人都来,恐怕除了京都,最繁华的敌方就要数美浓了!”各种消息都传到守城兵士的耳朵里。一个梦幻般的大都市出现在相隔只有七里的稻叶山的山脚下,令人头晕目眩的繁华气象,让死守鸬鹚山城的兵士们感到孤立无助,垂头丧气。


    庄九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派围城军中兵士里与守城军中有血缘关系的人宣传说,“有人后悔参加谋反,前来投奔的,既往不咎。不仅自己领地能保住,还能在城下得到住房。”从此之后,城内逃兵像决堤似的源源不断地跑了出来。


   
但庄九郎更狡猾,他对一开始从鸬鹚山城跑出来的逃兵二话不说,就按照自己的承诺提供房屋等优厚条件,但对后来想要投降的守城兵说,“不许出城!若有心投诚,就杀了小次郎赖秀,提头来见!”他这番话不是偷偷说的,而是写在纸上,绑在箭上,明目张胆地每天往城内射,引起城内一片混乱,守城兵士互相之间疑心暗鬼。“那家伙可能通敌!”“昨晚,城内人影晃动,好像就是要杀小次郎的通敌之人。”各种谣言一发不可收拾,吓得小次郎赖秀心惊胆颤,坐卧不安。


   
一天夜里,睡赖秀他身边一个名叫荻野的女子翻了一个身。赖秀在睡梦中被惊醒,以为荻野要杀自己,一把抓住枕边大刀。荻野一看情形不妙,翻滚着跑到走廊上。她这一跑,反倒让赖秀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他从房内追了出来,一刀砍中了荻野的后背。荻野挣扎着跑到雨窗边,被赖秀从后背刺透前胸,当场毙命。


   
村山出羽太守听到骚动跑出来,看着血肉模糊的现场,一脸的茫然,过来一会儿,说道:“公子,这城看来是守不住了。”赖秀说道:“可不是嘛,连荻野都通敌了!”村山说道:“那倒不一定,不过公子您作为一军主帅如此慌张,恐怕无法指挥全军啊。”赖秀惊恐不安地说道:“出羽,我要被杀了。”


   
村山长叹一声,说道:“毒蛇庄九郎清楚得很。守城之军若是团结一心,哪怕只是一堆土垒、一条土沟,也不会轻易丢失。但如果军心涣散,城就会像雪团一样,遇到阳光,很快就会融化了。”赖秀问道:“那该怎么办?”村山说道:“还是请织田弹正判官大人居中调停,讲和吧?身为邻国,这点忙织田大人还是能帮吧?”马上派出使者去尾张拜谒织田信秀。


   
织田信秀同意调停,派平手政秀去见庄九郎进行交涉。庄九郎不失时机地说道:“既然是织田弹正判官大人出面调停,我同意讲和,但只同意与村山出羽太守以及守城军讲和。”平手政秀不明白其中含义,正要发问,庄九郎拿出纸笔,沙沙沙地写好后交给政秀。政秀拿着庄九郎的书信来到鸬鹚山城,交给村山出羽太守。和议成立,守城军一哄而散。


   
庄九郎在美浓境内四处张贴告示,宣告:“如有人探出谋反之人小次郎赖秀所藏之地,或是诛杀小次郎,重重有赏。”原本是正当后嗣的小次郎赖秀在国内无法立足,某天夜里,一身乞丐装束逃出美浓,投奔越前去了。


    “毒蛇庄九郎”终于露出了毒蛇本性。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