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家保姆誓跟随(关系十七)

打印 (被阅读 次)

关系

蔡铮

 

 

十七


成林站在厅堂里,看着儿子们奔跑走动,听着他们的笑语,心揪痛。一会儿子们冲进厅堂,抓了馒头烙饼,背起书包,跟他招手说再见,匆匆忙忙往外跑。大儿最后出门,出门前跟他敬了个礼。一会儿子们跑过木架过道出了院子。他从窗户里看着儿子们跑过院子,奇怪没一个回头看他。他忽然想起他跑去当兵时在塆前路上遇上父亲的情景。他走到路边割过谷后的田里躲着父亲。父亲拿根扁担,问他往哪跑,像是要拦他。他说:去当兵。父亲像挨了一闷棍,拿着扁担呆那儿不动。他担心父亲用扁担砍他,便倒着朝塆外走,倒着走了老远才突然掉头朝村外跑。跑到山坡上回头看到父亲还站那儿望着他。他这才感到父亲那时的揪痛。他这才感到,如今他离开的不只是那个夜叉,他离开的是儿子们,他们像鱼,像水,洄游在他四周,让他舒服自在。今后他身边就干涸了,没有清亮的水,没有欢快漂游的鱼儿。

屋里一会静了,只有小刘收拾碗盘的声音。从今天起,他们就该没有服务员了。待会得跟小刘说再见。他心里有些阴,想找些孩子们的照片带上。到老大卧房,墙上镜框里有放大的秋芳抱着东进的照片,那是他们三人的合影,他被剪掉了,没留半点痕迹。他有些恨秋芳:这照片是给儿子的,她把他剪掉,怎么跟儿子说?他想找几张孩子们的合影。柜子抽屉都锁上了。一张合影都找不到。他茫然若失。

心乱。想到静娴,他便到大儿房里的书桌前坐下,想给静写封信。可是半天写不出一个字,空落得很。空坐了半天,他只得起身去跟警卫们道别。

警卫们正在捆扎收拾,见了他都忙站直了给他敬礼、让坐,都面露尴尬,仿佛背着他做有损他的事让他撞见。他们得赶紧收拾、走人。这让他不快。他说了几句感谢他们的话,转身出来去小邹那儿。

跟秋芳变成仇人是从决定把女儿给小邹那时开始的。原来以为小邹会一辈子跟着他们,他可以天天看到女儿,现在得分开了。小邹只是个老志愿兵,不当他司机就得调离,不知会调到哪。教育女儿的事他再也插不上手, 有些事得交待小邹。

一到小邹屋里,见到女儿,他忽然有股说不出的甜蜜。女儿穿件淡白花大袄,戴两筒蓝色袖套,扎两个小翘翘辫,圆白的脸上一双眼晶亮。人人都说女儿像他,最像的就是那双晶亮的大眼睛。他哈下腰去要抱女儿,女儿却缩到小邹身后抱着小邹的腿,脸埋进去,瞪只大大的眼偷偷望他。小邹哈腰扯她出来,“让爸爸抱抱。”女儿把小邹的腿抱得更紧。自英请他坐,他坐了。自英递上红糖水,他接过喝了一口说:“圆圆就交给你们了。别惯她。有空给我寄张她的照片。”

小邹点头,叫他放心,说正要去帮他收拾东西;自英叫他来吃中饭。

带着小邹回屋,他精神振作了点。小邹帮他收拾时女儿在身边玩耍,这让他心里甜润。中午在小邹家吃饭时女儿也在身边;他从没跟女儿在一起这么久。女儿不再怕他,吃饭时居然抢着坐到他身边来。

下午两点,小邹帮他拎了被卷和一捆衣服出门。他回头看看屋里,想起小刘来,得跟她打个招呼,他站在门口,叫一声:“小刘,我走了。”

小刘从她房里出来,拖扯着一捆被子和一个大帆布包。他说:“你就走?我找个人送送你。”

小刘说:“我跟首长走。” 

他吃一惊:“你跟我走? 你知道我上哪儿?” 

 “我不管,你去哪儿我跟你去哪。”

 “别瞎说,回家去。组织会给你安排新工作。”

小刘低了头,轻声说:“我没家。”

他心里格登一下,象有根大树枝突然折断发出一声脆响。小刘是个孤儿,这让他心酸。他忍不住看着小刘。他从没细看过她。小刘总是系着大围裙,戴着白布帽,低眉顺眼默无声息地忙进忙出。这时她穿一身蓝布裤褂,圆圆的脸,脸色红润;一双眼周周正正,平静地望着前面,坚定,倔强;她嘴唇饱满,身体饱满。他心里忽然一阵颤动。 

刘冬梅跟成林走是经过组织研究决定的。昨天成林的处理决定一下来,政治部就派吴参谋召集他的警卫、司机、还有他的勤务员到警卫班开会,请他们做好思想准备,等待工作安排。吴参谋最后说首长虽然撤职、降级,但他还是伤残军队干部,要人护理,如果有人志愿去照顾他,组织会办理一切手续;没人,组织会指派一人。他一说完,刘冬梅怯怯说:“我行不?”大家都看着她,她脸一下涨红了。吴参谋说:“我得请示上级。”会后吴参谋直奔办公室,把刘冬梅愿照顾老黄的事通告了政治部刘主任,刘主仼马上去通告张政委。张政委问:“这个小刘长得怎么样?”刘主任说:“我见过,看得过去,关键是年轻,只二十来岁。”政委手指叩桌,笑着说:“好!你以组织的名义找小刘谈谈,跟她说,如她愿意,她可以跟老黄结婚。”刘主任说:“这不能明说吧?”“那就暗示一下。”“老黄不同意呢?” “这在小刘。放个年轻的在他身边,就像在猫面前搁条小鱼,它饿了哪会顾得等大鱼吃?要是他跟了这个小刘,他就会忘了他妻妹;只要他不跟他妻妹,他就能起来。”刘主任笑着说:“他要死憋着,死活要等他那个妻妹呢?” “你得好好做小刘的工作。绝对不能让他跟他那妻妹结婚! 结了,他这辈子就只有呆农场了。”刘主任问:“为什么?” 政委说:“他要跟了他那个妻妹,那就是走邪门歪道,是跟组织作对,他老婆也不依不饶,会堵死他。他跟了小刘,他还有前途。” 后勤部很快为刘冬梅办了手续。刘冬梅便作为黄成林的护理随他去农场。

 

(此书48节16万字)

Scarlettd 发表评论于
继续呀!我等得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