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狂野(5)初恋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心狂野(5)初恋了
 
回家饱餐一顿,简单跟父母讲了打算,然后马上去一个老邻居家看文科书。
老邻居家4个女儿1个儿子,我们家4个儿子1个女儿,我与老邻居家的二女儿比较亲近,但与3女儿同龄,那3女儿琴是四平一中文科班的应届生。
我同琴讲了去北京一路的经历、观感和打算,然后独自看起书来,不一会儿听到银铃似的姑娘话音随着琴的高门大嗓飘进屋里。
我听那嗓音,断定出自一位美丽姑娘,心里忽然忐忑不安,一时不好意思贸然抬头相看,双眼仍然盯在书本上,两眼余光先看到了一双元宝皮鞋,然后是深蓝色的毛料长裤,最后随着琴喊“书呆子”抬头,与银铃般声音的主人--芸照面了。
果然不出我料,芸辫子黑亮,面容姣好,体态苗条,神态和蔼,好像不笑说不出话一般地同我打招呼:“你好,久仰大名。”
我嘟囔着回应:“哪里,哪里。”
老邻居把我想改文科但老师不让的苦恼讲给了芸,芸马上对琴道:“我们可以跟咱班主任董老师商量商量,让他去我们班旁听。”
第二天傍晚,我放学刚到家,琴便带芸来我们家通知,董老师同意了。
琴让我把师院的录取通知书拿给芸看看,芸看了叹道:“我能考上师院就知足了。”
此后,我便不回母校,去一中文科班复读了。
刚去时坐最后一排,后来眼睛开始近视,请董老师帮忙往前调调座位,结果,董老师把我调成了芸的同桌,搞得我迟迟不敢落座,董老师一声喝:“你坐下呀!”我才麻溜儿地坐下了。
我当时是闷骚型少男,女生不主动说话,我一般不会主动搭理,现在插班听课,就更不敢轻易招惹女生,尤其是人家班花。
没两天,芸跟开始偶尔问我课业上的问题,逐渐引来其她女生也问我问题,让我惶恐不安起来,这让同班其他男生咋想呢?所以,一到课间,我就帮着班里的男生去操场与其它班打篮球比赛,增进相互友谊。
一天,教室人不多,芸对我说:“立平,明天咱班集体看电影,我富余一张票,送给你,谢谢你经常帮我。”
长大后,我第一次听一位漂亮女孩用那么动听的音调称呼我的名字,霎时真有被拨动心弦的美妙感觉。
琴看她们班女生纷纷找我帮助,私下叮嘱我:“她们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悠着点啊。”
听芸说她家就住在一中后墙外边,当她再问我问题时,我同她商量:“能不能找个时间,到你家里集中辅导呢?”
没几天的晚自习,我就远远跟随芸去她家了。
一进她家门,她就兴奋地对她父母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同学,今天来家帮我辅导一下。”
芸的父母都是厚道人,尤其是她母亲,几乎不加掩饰地拿出了对待女婿的态度来,马上忙前忙后地招呼起来,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给芸讲解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她母亲就把饭菜张罗好了,我赶紧推辞:“大娘,我不饿。”
芸马上道:“别蒙我妈了,我不知道你晚自习前喝凉水啃面包啊? 赶紧儿吧,晚了赶不上最后一班公共汽车了。”
吃完有生以来感觉最特别的晚餐,芸把我送到了大门外。
此后隔三岔五,我便去芸家辅导、吃饭。
一天又是集体看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看完去芸家学习、吃饭,我们两个的情绪都深受电影影响,从头到尾沉闷少语,直到我起身去赶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芸送我出了家门,外面的空气无比清新,一轮巨大的圆月悬在房山头上,银色的月光如水银泻地,夜如白昼。
芸仰望着圆月,惊叹:“这多像今天电影里的月亮啊!”
我看着月光下的芸,双眼里似乎微波荡漾,散发着向往和渴望,我身心像被电击了一样,双脚不由自主地脱离地面,与芸相互靠拢,莫名其妙地同芸无比纯洁地拥吻起来。
那晚,我是一路蹦跳着回家的。
我原本是闷骚的,这下浪漫了,但芸是传统的,所以,我们的恋爱非常亲密,偶尔接吻,不再深入,处得我有时有点恼火,并于高考前半个月左右因为一点小事发作了,赌气谎称自己在文艺队有女朋友,然后也没晚自习就走人了。
芸和她母亲马上找到我家,跟我母亲沟通情况,芸说:“阿姨,不管立平跟不跟我好,我都会经常来看你。”
隔天,我再去上学,芸就和我疏远了。我后来请求和好,芸说:“我大姐说了,现在的大学生陈世美很多,让我等你大学毕业再说。”
我没想到,自己耍个小脾气,把自己搞失恋了,根本没心思看书了,尤其是时事政治题,我根本就没复习。
当时是考前报志愿,我站在天桥上,向南看,再向北看,决定第一志愿填北大的世界经济和国际法专业,第二自愿吉大的国民经济计划和政治经济学专业。高考结果,四平地区文科第一(576分),数学全省第一(86分),政治53分,英语31分(折算3分),其它科平均75左右,如果稍微背一下时事政治,北大没跑儿,最后被吉大经济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录取了。
这下我父亲高兴了,早早就张罗帮我打了个木箱什么的。
后来,我听说芸在高考前一天得了坐骨神经痛,疼得直打滚儿,根本没有参加高考。
见离入学还有两个月时间,我赶紧参加了国营招工考试,被四平市建筑公司录用为力工(月薪33元),没等发工资就不告而别了,后来我父亲去领了我那两个月工资。
临上大学前,我又去芸家探望,芸的母亲待我亲切如故,芸则平静祝福,我只有落落寡欢地上吉大了。

铁钉 发表评论于
在那个时代,恋人接吻算是很亲密了吧,作者还想怎么“深入”?
酒吧里的美国 发表评论于
照片中带墨镜、穿格子裤的就是我老小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