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三)- 我织的毛衣

只要永怀美丽幻想,青春将永不散场
打印 (被阅读 次)

原计划“匆匆那年”只写两个博文,但实在想嘚瑟自己织的毛衣(尽管织得不怎么样:),就追加了这篇。

 

也不知道怎么学会钩钩针,织毛衣的,也许是耳濡目染吧?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娱乐活动。小女孩子玩丢沙包,跳绳,跳橡皮筋,捉迷藏等,大女孩子喜欢钩钩针,织毛衣。作为一个大女孩子,曾经钩过帽子,也织过毛衣,尽管数量不多。

 

最喜欢的是织的第一件毛衣:大小适中,橘黄色和奶白色织成的简单图案,读研前有一,两张穿那件毛衣的照片,早就不知道扔哪里了。所以,这里要嘚瑟的都是读研时的照片。于是,干脆出一个关于那段时间的博文。

 

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 :)

我和我的两位室友。读研第一年(不记得是第一学期还是第二学期了),我们年级临床研究生班的同学出去郊游拍的。那时候,既不锻炼,也不控制嘴,所以,因怀孕长的肥肥肉还留在脸上(当然也在身上:)。

 

那时的研究生宿舍是套间,一个套间里有两个房间,共同分享“客厅”。除了这些,每月还有89元的生活费。感恩!!!!!

 

左边的室友来自新疆,CT专业,她和一位在读的眼科博士在同一个房间,我们房间有三人,除了右边这位和我同一科但不同专业的同学,还有一位眼科的同学,后来她们都和我同年硕士毕业。

 

记得刚开始,那位新疆来的同学(汉族)时不时会带着夸张的声音惊呼成都美女太多太美,去逛商场常常被美得快晕倒,而且,惊呼的同时还配上夸张的要晕倒的表情:)估计是看新疆美女太多而产生了审美疲劳,于是来成都就有了这样的感慨 ;-)

 

我织毛衣和做缝纫一样,总喜欢创新。这件紫色毛衣的花样还是在领上,穿后才发现创新的领不是想像的那样好,很后悔,也没办法弥补,结果穿两次就扔一边了。

 

看,我还是喜欢真动物滴 :)

这几张应该都是那次出去玩的合影,那位带眼镜的男同学是我们班长,一位英语班直接保送(我们临床研究生班总共有四位,其中一位是他女朋友,我们科一位,还有一位是妇产科的。)的研究生。

 

这件土黄和白色相间的织得有点长大,里面穿的是那件紫色毛衣 :))

读研第二年进入临床。在医院旁一小街(巷子)里有一家很小的照相馆,铺面的门,好像就一间屋子。一天正好穿着那条大长摆裙(来美后这条裙子被改成两件衣服,在博文我的学徒生涯以及做的几件中式衣服里嘚瑟的那件早期作品 - 无袖中式背心)和这件自己织的小毛衣(好像是专门为搭配那条裙子织的)从那经过时心血来潮,就走进去了……

 

一直不喜欢留刘海,有一点头发散下来都不舒服,总喜欢用发带或者发卡。

 

一天早上早查房时,进修生晓芸告诉我说她在照相馆里看见我的照片了,我很是吃惊。问她是否确信是我?她说肯定是。然后问她是哪家相馆,她说是那家我去过的相馆,我告诉她前不久确实在那照过相。后来去看,果然看见这张照片被压在门口桌上(广告桌:)的玻板下。我跟老板说这是侵犯肖像权哦,他们就把照片撤了。这张照片都拿来嘚瑟,可想而知那家相馆的规模和去拍照的人:)

 

现在想来幸亏那天头脑发热进去咔嚓了一下,才有了这张珍贵的照片,因为穿的是自己织的毛衣而变得珍贵,也因为这是唯一一张有这件毛衣的照片,就更珍贵了!这件小黄毛衣针法就比较复杂了,很遗憾没有全部露出来 :)

 

那时候好像没有听说过润唇膏吧,天气一转凉,感觉唇部干就会摸上口红来润唇 :)

 

前两张照片曾经在博文里嘚瑟过。读研第二年的第二学期,在医院上班的我赶上医院举办的第一次,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时装表演,每个科室都要参加。科里请来专业模特(好像是科里负责教学的杨老师的熟人)教我们如何走猫步,训练了多久不记得了,好像我们科的时装表演队的评价最好。

 

服装自己准备,我因为在穿衣上从来都不讲究(好像一直都不太讲究,真正开始讲究衣着,注意体型还是近几年在坛子里混开始的,这也是我混坛子的一大收获,感恩:),表演没有衣服穿就向那位来自新疆的室友借。那位同学喜欢打扮,很会打扮,也很舍得打扮。前两张里的套裙和那件印花上衣是她的,后面那套是我自己的,老土裙裤 :)

写这个博文时才发现这张照片是读研第二年的夏天拍滴 :)

那天是和这几位同学在校园里拍照玩 :)

这才是快毕业时拍哒 :)

 

头发好像是头一天去理发店弄的。那时候,好像只要去理发店,就会给吹成这样,像个鸡冠似的 :))胸前挂的黄果兰是大师姐在答辩开始前给我挂上的,站在我旁边的就是大师姐,站在她旁边的是她的导师。

 

那时候任科主任的导师工作很忙,把我交给大师姐和她的导师(一位已经退休,在我们专业里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管我,主要还是大师姐管我,我答辩时导师都因为出差在外而没能参加。

 

专门为论文答辩买的衣服,绵绸的,下面是裙裤,土土哒,粉粉哒 ......LOL......

 

在答辩委员们面前,我还是非常严肃认真地 :)

 

在医院门诊部门口。

 

那天论文答辩顺利结束,好开心:)而且想到将要去的是一科研单位,再也不用值夜班了,好开心:)

 

 

毕业前夕和导师的合影。

 

这件上衣是我当时的最爱。总怀疑自己的血管里流淌着一些少数民族的血液:)喜欢她们的服装和小饰品,喜欢她们古朴的民风以及融歌舞于生活中的状态。

 

那时候喜欢大耳环。记得有一次到民族商店去逛,看上这对银耳环,很想拥有。但售货员美女说不行,她们的东西只卖少数民族。于是跑去找大师姐帮忙,大师姐是白族,她把她的身份证借给我,让我梦想成真 :)

碰巧,副主任从那里经过,于是把他“抓”来合个影。

 

从以前的博文里抓来的歌 :)

 

 

 

 

艾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致青春' 的评论 :
好吧,把手伸过来,我掐两下
致青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粉' 的评论 : 别停下来啊,继续,正愁找不到大仙儿帮忙掐掐手指算一卦呢 ;-)
艾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致青春' 的评论 :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致青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粉' 的评论 : 介个大脑门,貌似聪明,其实真不砸的
艾粉 发表评论于
介大脑门,聪明!
致青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墨农'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回过头看,校园生活确实是美丽无比 :)

祝愿美丽人生永远伴随你!

墨农 发表评论于
美丽的生活和美丽的毛衣。
致青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粉' 的评论 : 之歌 :)

只能回味 …… :)

现在应该相信我才是真正的爱粉 :)
艾粉 发表评论于
青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