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 (4) - 知心姐姐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碗热气腾腾的虾仁菠菜西红柿荷包蛋挂面汤,端到了餐桌上,不到一分钟,廖武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个干干净净。

孟清清看着廖武在几十秒之内把一大碗面灌进肚子,目瞪口呆。只能一个劲地说,慢点慢点,小心烫着。

 

3,

廖武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了。那记忆里的味道、味觉仿佛穿越千山万水而来,从遥远的过去回到了舌尖。吃完面,体力似乎在一瞬间恢复如初。放下饭碗,用手抹了一把嘴,突然发现孟清清对着自己笑,才猛然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吃相估计惨不忍睹。即刻便羞红了脸,说,我生病以前一直在餐馆吃大烩菜。最近一个月生病,没有去餐馆,只吃鸡腿炖土豆胡萝卜和方便面。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面条了。

既然生病了,为什么不自己做点爽口的呢?孟清清问。

唉!还不是没钱吗?廖武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无来由地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充满了信任感,或许是孟清清犹如姐姐一般地为自己煮了一碗面,也或许异国的孤独岁月里,独自打拼,尤其处于生病,还有身份等一系列问题的困境之中,他需要倾诉、发泄。而眼前只有孟清清,这个被自己戏称为“油头大蒜”的说话有些大舌头的女人,是唯一的聆听对象。

再没有钱,还没有吃饭的钱吗?来自台湾的孟清清,一直生活无忧,很难理解廖武目前的困境。

孟清清祖籍广东,是客家人,从曾祖父那辈开始就定居在台中了。她在台湾时是一家诊所的护士。姐姐年长她十几岁,早年随姐夫赴美定居,孟清清二十岁时,她们的父母双双过世,姐姐就开始为她申请了亲属移民。为了移民方便,孟清清一直未婚。等排期等了十年,三十岁的那一年,终于申请到了绿卡。到达美国两年后,孟清清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那时她在休斯顿的赫尔曼医院做夜班护士,当时与他一起做事的还有一个叫做好帅的墨西哥裔男护士。好帅典型的南美人长相,敦实健壮,浓眉大眼,看起来憨厚朴实。孟清清的大舌头,在中国人眼里是缺陷,可听在好帅的耳里,却是另一种带着浑浊慵懒和漫不经心的异域风情。三十二岁从未谈过恋爱的孟清清在好帅强大的攻势面前,迅速丢盔卸甲,投身好帅的怀抱。半年后,孟清清意外怀孕,决定奉子成婚,姐姐是极不乐意的,父母过世,长姐如母。姐姐的看法是与异族人结婚过日子,怎么都不觉着靠谱。况且他们生性不羁,婚姻短暂,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单亲妈妈。但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看着妹妹的肚子一天天的显怀,要强又好面子的姐姐无奈之下,只好匆匆为妹妹操办了婚礼。

婚后五个月,孟清清产下一个女儿,取名茉莉沙。茉莉沙浓眉大眼,褐色头发,深深的眼窝,精致的嘴唇,特别是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众人都赞叹,真是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

茉莉沙一岁多的时候,孟清清和好帅的感情出项了问题。或许是新婚激情已过,一切归于柴米油盐的平淡;或许是添了女儿后的忙乱,少了夫妻俩人之间的甜蜜互动;又或许异族人之间本身既有的文化、习俗,以及生活习惯理念的不同,假以时日后,慢慢地凸显出来。反正好帅和孟清清开始争吵不断,后来逐步升级,最后还动了手,惊动了警察。仅仅维持了两年的跨种族婚姻自然而然便结束了。不要带女儿,带个拖油瓶不好再嫁人的。姐姐断然为孟清清做了决定。孟清清听从了姐姐的建议,把女儿茉莉沙留给了前夫好帅,只在寒暑假时归她照顾。

离婚后的孟清清时年三十四岁,尴尬的年纪。姐姐总在劝她,一定要找个中国人,最好还是咱们客家人。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客家未婚适龄男人呀?按姐姐的意思是离异、丧偶的都可以,岁数大点、长相次些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家底丰厚,职业不错,衣食无忧就可以了。女人嘛,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比什么都重要。其实姐姐还是不太了解自己这个妹妹,虽然自身相貌一般,身材粗壮矮小,说话口齿不清,小眼睛、大鼻头、方头短脖,脾性倔强,但是殊不知孟清清却是如假包换的坚定的外貌协会会员。想当初在台湾时,邻居曾经为他介绍过一个山地高山族人,被孟清清断然拒绝,原因是长得太像万沙浪了。或许是缺什么便喜欢什么的缘故吧。她喜欢清秀文雅甚至带着点腼腆羞涩气质的白面书生。前夫好帅虽然肤糙面黑,不是孟清清喜欢的类型,但是南美人特有的狂放不羁的浪漫情怀,和风流潇洒的热情性格,却是孟清清情有独钟的。更何况当初俩人一起值夜班时,好帅竭尽全力地献殷勤,否则孟清清是根本看不上他的。

当廖武狼吞虎咽地吃着那碗面时,孟清清第一次近距离认认真真地看清了廖武。个头不高,大约一米七,身材矍瘦,骨骼清俊,面目俊朗,肤色白净,略显秀气带有女性气质的眼睛,手指修长,文化人的一双手。看起来很年轻,顶多三十岁吧,神态懒散随意,透出漫不经心无所畏惧的味道,同时又混有一丝少年不羁的青涩。昨天记得胡子拉碴,面色黝黑,今天可能刮干净了胡须,看起来一张白净清秀、充满活力的脸。孟清清打心眼里喜欢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一种想要照顾他、帮助他的感动。

吃饱喝足以后的廖武顿然觉得神清气爽,他慢条斯理地对着孟清清,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处境。讲完之后,憋屈在心里已久的愤懑和压力似乎都被释放了出来。此时的廖武,早已忘了眼前的孟清清是代表房东来催收房租的,只把她当作了一位为自己做了一碗面条的知心大姐。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好戏要开场了!:)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好,一碗面的作用很大吧!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美人鼓励。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可爱美丽的家家,给你上大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问好水沫,周末快乐!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看来廖武马上就要沦陷了!孟清清其实不是煮的一碗面,是一碗心灵的慰藉吧!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觉得杜鹃这篇越写越有味道了。。。。。
womaninhome 发表评论于
打开一个男人的心要从他的胃口开始,看来这话很有道理。看来了你的面条,我都饿死了。饿死我要偿命,罚你煮好吃的上片片。
水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1

好看!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开心慷慨的圆导,赶紧回去准备礼物去吧,多少人等着呢!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哈哈,千里姻缘面条牵。松松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都是听来的。谢谢子乔鼓励,周五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抱抱领导。Be happy!
夏圓 发表评论于
一上来就看到虾仁菠菜西红柿荷包蛋挂面汤,馋死了!小说回头再读,先下面条解馋去了!;)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这碗面犹如月下老人的红丝线:)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杜鹃,你怎么肚子里有那么多的故事,小说一篇接着一篇呢?佩服啊!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跟读!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跟读!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鼓励。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生动!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ngrongrong' 的评论 :

请蓉蓉喝茶坐沙发。
rongrongrong 发表评论于
上帝派来的天使
rongrongrong 发表评论于
这两人有戏
rongrongrong 发表评论于
SAF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