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他的小苹果 愿有足够的时间去爱

打印 (被阅读 次)

都说男人的身高决定姻缘, 他, 五短身材, 胖嘟嘟的, 脸也是圆圆的, 病危时, 苍白无华浮肿, 像一个大包子; 康复后, 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调理, 如今, 他面色微微泛红, 恰似一个大苹果. 

她的五官与脸型搭配得很顺眼, 脸也是圆圆的, 小小的, 恰似一个小苹果, 她的身材适中, 玲珑凹凸有致.

他俩读同一间中学, 师兄比师妹高一年班. 中学毕业后, 他入了一间贸易行, 是大老板的跟班, 拎皮包, 接烟挡酒, 因为人机灵, 深受老板赏识, 后来他自己做生意, 纵横四海; 她中学毕业入读大学, 一直不断进修, 各种证书在手, 结婚前在一所大律师行做秘书, 中英文水平俱佳.

这对夫妻人到中年之际, 遭遇了一场几乎灭顶的灾难, 两人生死与共的经历, 刚好被我全程目睹.

他大脑严重受创, 开颅手术后, 神奇般地康复, 记忆力也梦幻般的没有消失.

他同我聊过不少他患病之前的往事.

生意人, 哼, 逢场作戏少得了吗? 我严厉 “审问” 过他, 当着他老婆的面; 然而他的答辩, 唉, 好一个机智过人的 bad boy! 我实在忍俊不禁, 笑得满脸发烧, 如果照镜子, 我的脸也像红苹果. 

他一见我, 总是侃侃而谈, 仿佛在电视台的直播室, 他是嘉宾, 我是主持人, 他讲南征北战, 我东拉西扯.

遇到像他这样擅长交谈的男人不太多, 而且是入口即化的棉花糖, 心想他一定哄得妻子团团转, 当向小苹果求证时, 她的脸笑得像一朵绚丽的山茶花, 娇嗔道: 他真的好烦, 烦 S 人, 讨厌.

他最喜欢讲美食, 讲以前生意场上如何残酷得令情义一文不值, 他的叙事有声有色, 有时听得惊心动魄; 他们的故事可以写成长篇, 可我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思, 今天只写一小段, 是关于, 他如何抱得美人归的.

我问: 你当年追她不易吧?

他答: 不太容易, 我又矮又肥, 她学历也比我高.
我好奇: 那最后怎样追到的? 展开牛皮糖攻势? 耍帅你没门, 卖萌吗?

他一脸沉醉在对往昔的回忆中: 中学那时已经留意她, 但她目中无我, 是呀, 我只是一个吃菠萝包的穷学生. 毕业后 6 年, 大都市茫茫人海, 某天竟然在街头遇上, 这次我没有放过缘分, 哦, 我送花, 请她吃法国大餐. 

我难以置信: 就这样把她征服了?

大苹果笑笑, 答: 我, 花言巧语哄她.
我撇嘴: 小苹果才不会上当呢.

他说: 主要是我心地好, 对她真心, 还有我对长辈好, 她的妈妈喜欢我, 她是一位十分孝顺的女儿.
我说: 哇, 你大大的狡猾, 曲线救国. 那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呢?

他如实回答: 那时, 我跟在她身后, 走在一条稍稍上坡的石阶路, 她丰满的臀部款款扭动, 像一朵妩媚的花, 摇曳在红尘中, 随风轻轻摆动, 我看得真切, 判断这个女孩很能生养, 十分中意.

我拼命地抑制自己的笑神经, 但失败, 笑得颞下颌关节差点脱位. 
他的妻子已经听过这个典故无数次, 见我掩嘴大笑, 她又再甜笑一回.

常听他说: Thank you, my lovely wife.  我觉得他忒有福气了, 娶了一个在他生命垂危时不离不弃衣不解带贴身伺候, 要智商有智商, 要情商有情商的老婆. 我那时想, 他要死了一定会是死在她的怀抱里.

慢慢的, 我又明白多一些, 经历了那么多的她, 为什么脸蛋仍像一个红扑扑的光洁的小苹果. 他俩是彼此的良药. 人性充满软弱, 善良让他们共度危难.

谁说的来着? 真正的单纯不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世界的美好, 而是千帆过尽之后依然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她生了三个孩子, 老大和小三是儿子, 老二是女儿, 长得像母亲, 性情像父亲, 他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女儿奴.

一生也许漫长, 然而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单纯与成熟, 爱与拥有竟然同时和谐的并存.

铃兰写了一瓶 <香槟> 送给他们, 祝愿他们的生活好似苹果一样甜甜蜜蜜平平安安. 

他很忙  一直在忙  马不停蹄
想同她去戏院看场电影  上一次是六年前
公司拓展  孩子长大  她脸上的皱纹在问 还要等多久
终于忙完  狂风席卷的雨夜

他躺下  滑向黑色隧道的  尽头
一丝微弱的光  忽明忽暗
是谁在呜咽  多么熟悉的声音  
那是高跟鞋敲在石阶的  回响
她丰满的臀部轻轻摇摆  在去电影院的路上

黑夜的眼睛  期待光明
他怎能放弃他自己  

云罩雾锁的寒冬
他的脸为什么毫无血色  是不是快不行了  
她伏在他的病床边  似睡非睡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云
梦中  他手捧一束满天星勿忘我 紧跟随

怎能失去  她最亲爱的大苹果
怎能眼睁睁看他从指缝溜走  还没爱够呢

终于  终于他们在一起  坐在戏院里

梦境实现于潜意识
重逢穿越了生和死
举杯  粉红色的冰镇香槟  
干杯  为不离不弃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
你的审美眼光不错, 这幅中国刺绣, 千针万线绣成的红苹果, 传递出婉约和平安, 令我为之动容.
你的一双色眼, 前二天盯住我的照片看, 而罔顾我写的诗, 今天挺规矩的, 好好读我写的故事了 : ))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一大早读到一对苹果的感人故事,感叹爱情的神奇。
喜欢铃兰的故事,也喜欢那幅刺绣的苹果作品。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亲爱的若芙姐, 故事伴你进入梦乡我很高兴.

就在昨天, 一个认识我时间不短的 client 突然问: 可以问你一个私人点的问题吗?
我嘴上轻松应允: 问吧. 内心已然迅速警戒.
他问: 为什么你的皮肤这么好?
我说: 因为遗传呀.
他说: 请不要跟我说基因.
我说: 哦, 是因为我从不做损害皮肤的事儿.
他说: 那主要是什么事儿?
我说: 维持良好的睡眠.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说得对.
人在病重病危时, 也许, 储存在记忆库里的相关信息, 在潜意识的层面组合, 会对自主意识的放弃或不放弃有一定的影响.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冬日, 早上好! 哈哈, 抱抱碧玉和包子.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笑得颞下颌关节差点脱位, 哈哈, 笑完了是温馨的感慨!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有时候舍不得离开爱的人,放心不下,也可以成为活下去的动力。我认识一个这样的人。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很开心这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将伴我进入梦乡。 "他俩是彼此的良药. 人性充满软弱, 善良让他们共度危难." 谢谢妹妹的美文。 :-)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铃兰妹妹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