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春锦的悲怆人生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打印 (被阅读 次)

 

    “鳏夫屋顶炊煙少,寡妇门前是非多”,这“鳏”字现今有些年轻人不一定读得出,我却在很小的时候就认得这个字了,因为我家那位排行七公公的就是一个鳏夫。说实在的,在旧社会象我们这样大户人家的男人娶个三妻四妾的也不算稀奇,而象这位七公公从年轻时到成了白胡子老头始终孤家寡人一个倒也成了家族中的另类了。这七公公在我很小年纪时就巳去世,他的事却作为故事一般一直在我们家主人与仆佣中流传,所以在我小时就巳有所耳闻,但真的知道实情那就要长大成人以后了。   

    说起来,这位七公公虽是我们一族,但因了他的父亲又抽(鸦片)又嫖又赌,在他有生之年就巳把他的家产挥霍得差不多了,到他撒手西归时家中所剩也就寥寥无几了。七公公是独生子,父亲过世时尚年幼,由他母亲一手带大。据说他小时候极其聪明伶俐,曾进过学,年轻时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却因家道中落,没有好人家肯与他家攀亲,所以虽巳到弱冠之年尚未有媳妇,其母倒也并不着急,她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看他长大了,就想叫他重振家声,于是给了他一笔钱叫他到南京去找她本家哥哥想法为他谋个出路。这年轻人刚离开乡下,到了这繁华之地的南京,不想他舅舅调往外地作官去了,投亲未着的他在南京举目无亲,想想来一趟也不易,以前对“桃花扇”及“板桥杂记”中描绘的南京就巳经有了印象,干脆好好游览一下吧。因听说秦淮河乃六朝古都金粉之地,就去了秦淮河畔,那儿真是繁华富贵之地,风流温柔之乡,把这个初出茅庐的乡巴佬看呆了。正在此时,只见一座楼上有个妇人向他招手,他就情不自禁的上了楼,只见上面粉黛裙衩,早把这个不见世面的小少爷看得心花怒放;那些人见了这么个小后生也唧唧喳喳个不休,其中有一位红衣女子,年方及笄,容貌姣好,两人一见倾心,那老鸨一见如此就极力撮合,此后他就把这怡春院当做了家,成天与这位名叫春锦的妓女粘在一起,甚至私下订了终身。这样在院中留连了个把月,他早把母亲叫他出来的目的丢到爪哇国里去了。不久他发现带来的钱所剩无几,出手未免就少阔绰了, 那鸨母何等样人,一见他这样,早就把笑面收起,没有好脸子了。其实这春锦倒老早就劝他说这妓院里是销金窟,还是早早离开为是,但他却迷恋于春锦,一天天拖了下来,直至最后鸨母下了逐客令。临走隔天晚上,两人难舍难分,啮齿为盟,春锦拿出私下藏起来的二十个银元给他做盘缠,叫他回去设法早早为她赎身做个长久夫妻。七公公向春锦发下誓,说一年之内一定会前去为她赎身,第二天两人洒泪而别。

     却说七公公回家时,其母亲巳病重,知道儿子在外荒唐,一气之下不久就撒手人寰,临死之际,把他叫到床前,叫他千万要争气,不要学老子,他也答应了,最后母亲把她私下藏的私房钱交给了他,并把他托付给了忠心的老管家。母亲过世让他很伤心,想起父亲不争气,多年来与寡母相依为命,未能尽孝道,所以开始时在家一心想如何才能重振家声,不负母亲的临终嘱咐。此时也有人家来上门提亲,被他以要为母亲守丧为名谢绝,为此还博得家族中那些老长辈的赞许。其实他一刻也未能忘怀春锦,也没忘记对她设下的重誓。在家耽了大半年,他再也捺不住对春锦的思念,就把想为春锦赎身之事告诉了老管家,老管家先是劝他别去,后来见他在家茶饭不思,就说这样吧,都说婊子无情,你去的时候穿一身破衣裳去,看她还认不认你。于是他照计而行,到了怡春院,指名要叫春锦,老鸨见他一身破衣褴衫,就没好气地对他说,春锦老早就被一富豪之家买去作妾了。他一听这消息就如五雷轟顶,一气之下也顾不得询问详情,扭头出了院门,第二天就打道回府。此后他就心灰意懒,再也不想成家,在老管家的一起经营下,家业倒又渐渐兴旺起来。

     就在他从南京归来后大概过了没有三个月,一天傍晚,他家来了一个怀抱襁袍婴儿的老妇人,老管家把她悄悄领到他房里,告诉他这是他的亲骨血。他把襁袍打开一看,见是个新生的男婴,里边用纸包着一个玉蝴蠂,这是他送给春锦的定情之物,纸上还写有这男婴的生辰八字。他一看就明白了,赶忙向这老妇人打听,这老太告诉他,她也不清楚,她是受一个观音庵老尼姑之托,把这小孩送到府上的,问她什么观音庵,她却说老师太关照不要说的,后来老管家拿出了十个银元,她总算说出了这尼姑庵所在的地方。当即他与老管家商量雇了个奶妈,对外声称是领的螟蛉之子。

     他把家里安排好了,就出发去找那个尼姑庵了。走了几天才总算找到一个在冷僻地很破旧的庵堂,那老师太老态龙钟,他也顾不上客套,就打听起春锦的下落。原来自打他离开南京后,春锦天天巴望着他去为她赎身,开始鸨母倒也很想在她身上捞一笔,可是后来久不见他来,就硬逼着她接客,她当然不肯。后来老鸨得知她怀孕了,又硬逼着她堕胎,想待她堕完胎把她卖出去,并且巳在悄悄地服色买家了。多亏院中一位与她要好的大姐告诉了她,并叫她赶紧逃走。一天晚上她在这大姐的帮助下乔妆打扮逃离了妓院,可她自小被拐卖到南京,从来就没出过远门,只得一路打听,迤逦往七公公家走来。因怕妓院里追她,所以只能有时走走水路,陆路尽揀小路晓行夜宿,那天傍晚走到了这个庵堂。因一路感受风寒,发起热来,本想第二天就走的,不想这发热一拖就拖了好多天,幸好这老师太的庵堂香火也不旺,来的人很少,所以也没走漏消息,这样在庵中待了个把月光景。那老师太对她倒很同情,叫她暂且住下,然后再慢慢打听七公公家。不承想一天夜里她突然临盆了,尼姑庵里生孩子那可是了不得的事,又不好声张,幸亏这送孩子来的老妇人与师太很熟,她曾帮人接过产,就与老师太一起帮她把孩子接了下来;可惜她却因产后血崩去世,临终前,她泪流满面,把珍藏的那个玉蝴蝶及写有小孩子生辰八字及七公公家地址的纸,托老师太设法連同孩子送到七公公家。七公公听后伤心欲绝,就问老师太春锦的骨殖,老师太说,因尼姑庵里出了这种事儿很犯忌,也不敢让人知道,所以叫了几个外乡人深夜扛出去埋了,至于埋在什么地方她也不知,说着把春锦留下的几件衣服交给了七公公,七公公当下谢了这位好心的师父,又把带来的五十个银元给了老师太,老师太一边声称罪过,一边也就收下了。

     七公公这才知道以前是错怪春锦了,也很后悔没有早些去把她赎身出来,此后也就从未再娶亲,并把全部心血放在了这个儿子身上。家族中的老长辈很看不上这个他们所谓的野种,一直想把自家的子孙承嗣给他好继承他的遗产,他可是咬紧牙关不松口,这儿子后来很有出息,总算也为他门楣增光。儿子长大后,听旁边人说他是自小抱养的,所以常问他亲生父母在什么地方,他想去认下,他怕儿子知道有一个曾当过妓女的母亲会让他抬不起头,所以一直未把实情告诉他。直到他临终前,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给他听,并吩咐待他过世后,就把当年他带回来那些锦香的衣服和那只玉蝴蝶一起放入棺内,墓碑上除了先考是他的名字外,一定还得刻上先妣春锦的名字,并在祠堂内擺上他母亲的长生牌位。

     关于七公公的这段往事,族中人往往三缄其口,我小时虽听说过,但好似家人对这位老长辈颇有些不屑,当时也不懂;长大后却很觉得这位老长辈还蛮多情的,与我们常听闻的薄倖男儿不同。说实在的,象七公公这样出身在大户人家的子弟能如此确实也不易了,我们家似他这样多情的男人也不多,除了七公公以外就只有那位我在“鸷山观音庵”一文中所提到的堂叔了。

    近几年来,常参加一些 婚礼,其排场之大令人啧舌。更为可笑的是婚礼上自国外教堂里移植过来的牧师问新婚小夫妻的一大堆套话,两位新人信誓旦旦的回答后不久,就早巳还给了他们并不知晓的上帝了,因为我曾亲眼看到其中不少对小夫妻不久就劳燕分飞,甚至还有大打出手弄出人性命来的。

      以前看小说,书中常有“婊子无情,男儿薄倖”之语,但从我这位七公公与春锦之事看来倒也未必见得。

      后记:解放后,我们这个也算比较厐大的家族纷纷作鸟兽散,奔赴世界各地,当年因都是匆匆离去的,各奔天涯,无从联系。前年去故乡探望目下在世巳年逾八旬的堂叔父,老人家正在重修家谱,他说有生之年若能把海外的游子一起聚会一次就好了;不过我想这很难了,我们家族墓地及义庄祠堂早巳陷于新开的一个人工湖中,成了游人如织的旅游地了。正是巳见松柏摧成薪,又闻桑田变成湖。不过倘若有海外的族人看到我这篇文章后能与我联系上那就太好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老家是在千岛湖吗?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好故事。。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知青' 的评论 :
我们是老乡!
luckystarweiwei 发表评论于
悲叹不已。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请查看悄悄话
JYSi 发表评论于
非常喜欢您的文章。 谢谢分享!
snowman_sg 发表评论于
小人物的爱情故事更加感人,谢谢分享
多伦多知青 发表评论于
有幸拜读了您几篇大作,您的故事生动情感细腻,文笔流畅幽默,非常喜欢!
还有,从您的故事看出,您老家应该是江苏常熟,我们可能还是老乡! :)
鸟鸣嘤嘤 发表评论于
令人感动的爱情......
转帖司令 发表评论于
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