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的秋天》17:嘴着地 方知泥土芬芳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打印 (被阅读 次)

贸易公司拒他于门外,找其他“体面工作“能好到哪里去?他可是被联邦政府请去喝咖啡的人哪。想来想去,中餐馆是一条路,那里发不了财但饿不死,他有时间多思考。二十几年前,他投奔加州,餐馆接纳了他,他得以绝地逢生。如今,他又陷绝境,嘴着地,餐馆那边,可有泥土的芬芳?

他把奔驰车卖了,卖到几万现金,换了一辆五成新的日本车,全部加起来不到一万。他不知道多出来的钱能不能保住,最后恐怕会被政府拿走。

一天上午,他把车停在一家生意清淡的茗茶店边,徒步沿着马路西行,只要看到“招工”招牌的餐馆就进去问。

现在十点多一点,正是大多数餐馆内部准备的时段。一家餐馆招的是洗碗工,对他不感兴趣;一家餐馆招带位兼收银,只要女的;第三家,老板从里面出来,问了他几句,也不说要还是不要,转身撩门帘进厨房,不再搭理他。

又经过几家,他心生怯意,老脸抹不开,害怕被拒。眼前一家素食餐馆,他在门口,踟蹰不前,门从里面推开,一个上年纪穿紫色围裙的女人露出脸,问,找工的吗?

他跟着女人进去。女人问了几个问题,说,我们店缺洗菜择菜的,年纪大一点没关系,心细勤快就好。他认定,这份工属于他。他以为她是老板娘,小心地问,工钱怎么算?女人说,哦,我不是老板。老板一会儿来,你当面问他。

厨房后面开了一个小门,对着停车场。女人给他搬来一张小板凳,交给他装了几捆新鲜蔬菜的小菜篮,说,你先干着。

他的手机震动,他取出手机,是一个熟悉的号码。他不安地望望那女人,女人挥一挥手,说,没事儿,接电话。

夏伟劈头盖脸,为他的遭遇抱不平,说,刚知道你的事儿,第一时间给你打手机。外遇是不好,嫂子受了委屈,打你骂你,我都赞成。那回去达拉斯,我有意成全你跟张虹,拉那几个人去城里疯,我想你们是玩玩,没想到你……可是,嫂子一下做那末绝,本来人家同情嫂子,这么一干,让人家怎么说呢? 喂喂,你怎么不说话,还在吗,你在哪儿,干什么?

穆国民低头瞅瞅脚下的菜篮,说,干活,忙。

夏伟说,我知道你的心情,暂时不想见人。过些天,等事情稳定了,我来看你,哥俩儿出去散散心,商量商量,东山再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千万别客气。

他说,谢谢,我不会客气。

跟葛晓蓝的事,他自己没有告诉过谁,跟人说什么呢,诉苦求同情?听了,别人该怎么回应?很为难吧。夏伟从哪里打听到实情不得而知。夏伟提出帮忙,他想不出从哪方面,以后说不定。不过,以后会怎样,他心里没谱。

午餐时间到,订单滚滚进来,厨房里面忙得够呛。他不怕累,反而觉得十分充实。高峰过去,他出去解手。从厕所返回,遇上几个刚吃好的客人,一个白领模样的白种男人用蹩脚的中文对他说,谢谢你,你的餐馆好棒非常棒。我们很快下次来。

他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怎地,觉得后背不太舒服。他转过身,看到收银台后面站了一个眼神不太友善的男人,跟自己年龄相仿。他心里一悸。

是的,那才是老板。

吃过员工餐,老板客气地付了他三小时的工钱,说,洗菜择菜的工,一直是老墨做,前些天突然辞工,今天又回来了,求我让他接着做。

凭直觉,他被炒鱿鱼的原因,是他被称作老板。自己的长相,爸妈给的,不好不坏。这会儿,他的长相断了生计。

下午,他转到另一处华人区,情况差不多,不顺利。走到自己饿了。经过一家餐馆,名叫“蜀道不难”,想是做川菜。他看到门口贴的“三菜+红薯稀饭 $5.99”的中英文广告,漏掉了手写的“招工”中文广告。

餐馆出奇地冷清,快餐式的柜台后面站了一个小姑娘。他仔细看摆好的十几种菜肴,小姑娘这时拿起勺子,一样一样逐个翻动,让扮相显得好看一些。他点了三样菜,小姑娘送过盛菜的盘子,说,稀饭等一下就好。

他坐下来,抽出一次性筷子,这才看到餐馆橱窗的“招工”广告,从里面看,字是反的,他认得出来,因为,这两个字目前太重要。

稀饭端上来,盛在红漆圆筒盒,稀饭之稀,一勺子只捞到星星点点的米粒。红薯煮得正好。他先挑红薯吃,压下饥饿后才开始吃菜。

餐厅里,除了他,角落里坐了两个小男孩,一脸无聊,眼睛贴着屏幕玩手机。过了一会儿,一个矮个的女人推门进来,冲他笑一笑,直接上厨房。

女人再出来,问他,吃得还习惯吧?

他在清理菜盘中最后的几丝海带,点头说,不错不错。

女人走到两个男孩边上,用一种听不懂的方言训斥他们。他们歪倒的身体保持原状,他们的眼睛依旧粘着手机屏幕。她回头对小姑娘说,他们不愿意,要不,你帮我打那个电话吧?

两个女人站在柜台后,嘀咕着什么。

他举手,要买单,还想带走没吃完的稀饭。柜台后的女人看不见。他只好走过去,说,打包买单。

女人拿出帐单,帮他打包。他问,你是老板娘?

她点头。

他问,你们在招人?

老板娘说,对呀,前台。你有熟人要打工?

他顿了一下,说,不是,是我。

老板娘停止动作,上下打量他,说,可以呀。不过,看起来简单,做起来蛮辛苦的。

他急急表态说,没关系,我能行。

老板娘从里面拿出一张表格,说,你先填好,不懂的地方问我。

那是一张标准表格,英文,他拿起圆珠笔,刷刷几下填妥。老板娘看了看,说,你的英文蛮好的嘛。哦,对了,请写上你的中文大名,我好记。

穆国民补了中文名。她念出来,说,穆国民,很少见的姓,对了,跟穆桂英一个姓,五百年前是一家。明天来,早点到。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gerWho' 的评论 :

老穆不要去做餐馆, 浪费时间. 卖了奔驰车的钱可以支撑最低最基本的生活费几个月至半年.

他在城里打滚多年, 稍微做些 reasearch 就知道, 有哪些性价比尚好, 而他尚能 handle 的小生意, 买下.
资金只能厚脸皮向铁哥们借, 如果人间有情, 如果他好运. 也许夏伟能帮上忙?
开公司, 做生意 etc 所有的运作只能用他人的名, 找张虹, 如果她是可靠的. 较之于老穆本人和老穆家人, 她受的伤微不足道.

哈哈, 我胡扯一通, 妇人之见, 请笑笑了之.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spley30' 的评论 : 再起,目标很重要。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let's wish.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请给老穆支招。张虹需要时间疗伤,早晚会出场。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老穆不错,能上能下。只要有健康,就能东山再起。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我可以安排一个比中餐馆更适合的工作给老穆暂度难关.

张虹在哪儿呢? 她知道他的近况吗?
Aspley30 发表评论于
虎落平阳,何日东山再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