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才子梅思平

打印 (被阅读 次)

梅思平从北京大学政治学系毕业后,先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做编辑,后到南京中央大学、中央政治学校做了几年教授,便加入国民党步入官场。

周佛海位于南京西流湾家中的花坛下有个防空洞,淞沪会战爆发时,一些与周佛海有关系的人便常来此地躲避日机空袭,梅思平是一个。

1938年春,梅思平以中央驻港特派员的身份去香港,任国际专门研究所委员,主编《国际丛书》,实际是搞对日情报工作。6月下旬,梅思平回汉口领经费时见到周佛海,告诉他一个绝密消息:“高宗武奉命去香港与东京方面的负责人接上了关系,老头子(蒋介石)很高兴,批了经费,叫他相机行事,但没有具体指示。听说还要到香港去。”

抗战爆发后,高宗武接受蒋介石交待的特殊任务,在香港负责对日情报工作,并与日方人员私下接触,试图找到解决中日战争的途径,每月有八千元特批经费。

1938年7月2日,高宗武乘日本“皇后”号客轮秘密前往东京,与日本陆相板垣征四郎、参谋本部次长多田骏、海相米内光正、参谋本部中国班班长今井武夫、议员犬养健等分别会谈。在探悉近卫内阁所谓对华“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三原则后,他返回香港,并派人将会谈纪要、个人观感写成报告交周佛海,让周转呈蒋介石。

看到报告,周佛海面见汪精卫,汇报说:本来要拿此报告给蒋看的,但因为其中有写着日本是希望汪先生出马的字句,假如您对此字句认为不大好,不妨把此汪先生的字抹去为妙。

看到日方希望自己出马“主持和平”,汪精卫虽感到吃惊,还对周佛海说:“这是没关系的,将报告原样交给蒋先生。我单独对日言和,是不可能的事,我决不瞒过蒋先生。”

于是,周佛海便请陈布雷将报告转呈蒋介石。不料,蒋介石看后大怒,大骂高宗武荒唐、胆大妄为,并停发了高宗武每月八千元的经费。

恐惧之下,高宗武声称自己因肺病吐血而住进香港医院。得知了日方的表态,汪精卫便下定决心自行其是。他与周佛海商量:既然高宗武害怕了,不如派梅思平前去,代替高宗武与日方谈判。

1938年8月29日,梅思平在香港酒家首次与日方代表松本重治秘密会面。其后连续五次会谈皆变换地点,以求隐蔽,防止消息外泄。

1938年10月22日,梅思平从香港返回重庆。周佛海等人决定施行“以汪代蒋”计划;并向汪精卫汇报了香港商谈的结果。

彼时,武汉会战失败,汪精卫对抗战前途益感绝望。经与周佛海、梅思平等密谋后,他决定以梅思平、高宗武为谈判代表,正式开始与日方交涉。

经日本方面的精心安排,日、汪之间正式会谈的地点选择在“重光堂”—上海虹口公园附近一幢偏僻的西式二层楼住宅,这里曾经是日本特务机关在上海的所在地,周围树木森森,环境甚为幽静,附近又驻有日军部队。

梅思平、高宗武在“重光堂”与今井武夫等举行预备会议,签署“密约”。汪精卫虽热衷于对日谋和,不惜叛离抗日阵营,但对于承认“满洲国”、承认日本在华驻军、“内蒙地区作为防共的特殊地域”等诸多如此苛刻的亡华、灭华条款,汪精卫表示拒绝,一概推翻,要求重新商量。

周佛海此时却以退为进,对汪精卫说:“前议作罢,一切谈判告一结束,立即散伙,我回去向蒋先生承认错误。”汪精卫随即改变态度,说“部分条款可以同意,其余留待将来再商”。

12月1日,梅思平踌躇满志地到达香港,答复日本代表今井武夫:“一、汪兆铭承认了上海重光堂会谈的日华协议记录。二、汪兆铭预定12月8日从重庆出发,经过成都,于12月10日到达昆明。此时由于有特别保守秘密的必要,汪方希望日本内阁在12月12日左右发表对华第三次声明。三、汪兆铭在昆明或香港中之任何一地宣布下野。”

1939年3月21日,汪精卫在河内遇刺,但幸免一死。国民党中央明令通缉汪精卫、周佛海、梅思平等人,并开除他们的党籍,撤销他们的职务。

汪精卫将伪政府的人事安排权全交给了周佛海与梅思平。梅思平认组织部长,工商部长(后合并农矿部成为实业部),内政部长,兼任伪浙江省主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16日,伪政府开会商议解散。陈公博等人逃离。梅思平以伪“内政部长”身份,积极配合重庆国民政府,分往龙潭、栖霞、秣陵关及南京市郊各处布置兵力,借以“防杜新四军之围袭首都”,一边连连发报给重庆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奉献“接收首都及附近之方案”。

没几天,国民党军驻南京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主任冷欣和江苏省主席王懋功等,相继飞临南京,梅思平被聘为国民党军驻南京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的高级参议。但是这种局面也没维持多久。1945年9月25日这一天,梅思平将汪伪政府的一切档案、文件、物品,分门别类,移交给前来接手的国民党中央各部代表。他对重庆方面前来接收的大员说:我们对伪外交部有关“中日密约”“收回租界” 等档案保存完好。在当晚的私邸聚会上,梅思平对在他家打探消息的汉奸们说:“经过在座的努力,南京城平稳移交中央。现在看来,中央大概没有什么太为难我们的事情了。”谁知第二天凌晨,梅思平尚未醒来,就已成了军统局生擒的囚犯。


梅思平被押解到宁海路25号军统临时看守所,写出了《和平运动始末记》这篇自白书,并附上种种材料作为例证。1946年5月9日上午,法庭公开宣判。主文:“梅思平共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没收。”梅思平成为第一个在南京被判处死刑的大汉奸!

1946年9月14日,检察官告之:“经奉最高法院检察署转奉司法行政部令准执行,今天将你提案执行死刑。还有什么事对家中说的?”

梅思平拿出三个信封,说是早已预备好的三份遗嘱:一份呈蒋委员长,一份给谢冠生部长,一份给家属。之后,梅思平向监狱大院的东北墙角走去。尚未到墙根,法警抬起手中的驳壳枪,对着梅思平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随着枪响,梅思平应声倒在地上。他成为在南京被枪毙的第一个大汉奸!

 

 

亚特兰大笔会 发表评论于
走坏路,真遗憾!梅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