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的第一顿饭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打印 (被阅读 次)

异国他乡的第一顿饭,是师兄下厨做的,鲜虾意面。那时候国内还不流行西餐,是我第一次看到红红的番茄酱裹着颇带嚼劲儿的意面,掺着两面煎过的带壳虾。师姐见了说我真有福气,那可是师兄做得最拿手的。可是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累,面对眼前陌生的一切,和对即将开始的生活的近乎空白的认识,我拿起筷子时几乎一点胃口都没有。

 

不用说我吃了两口,就感到吃不下去了。不知道哽在喉咙的是干干的番茄酱,还是拼命忍住的想家的泪水。师兄见我踌躇的样子,过来说,“是不是吃不惯?我刚来的时候也吃不惯这些。明天做点中餐吧。”我谢了师兄。将箱子拉到窗前,找出带过来的小礼物送给他。然后倚着窗,看着外面暮色降临。那一点干干的意面,还有隐伏的泪水,又掩上咽喉。

 

早上天刚蒙蒙亮,外面的鸟儿就唱得欢了。那时的我很久没有这么近地听到这么好听的鸟叫。虽然几乎一夜没睡,但是这几只鸟儿的鸣叫,一下子让人的精神好了很多。昨天的抑郁情绪也暂时褪去。突然觉得饿了。

 

后来每次去意大利菜的餐馆,总会想起这第一顿饭。而且渐渐地喜欢上了番茄酱意面的味道。而后开始自己动手做,发现真是简单方便又好吃。每次做的时候,和吃的时候,就或多或少想起刚来美国时的生涩和对家乡的思念。

 

东风再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难道dips不是蘸着吃的料吗?也许换成番茄味的开胃些。
东风再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你真幸运,能吃到那么地道的饭。但也许思乡会更浓?
东风再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upenn' 的评论 : 这么多年了这句防火防盗防师兄还依旧流行,可见里面是有真理的。只是当年的师兄已经升级为师叔了吧。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第一顿饭都难下咽。我的第一顿是dips, 老公买了几盒dips, 还有几个买的干饼,我实在没胃口,没吃。18年过去了,从来不吃那个dips,想起来都看不下去
来也匆匆London 发表评论于
异国他乡的第一顿饭总是难忘的,我自己的是一碗炸酱面:)
upenn 发表评论于
防火防盗防师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