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穆斯林美女老板

记录生活点滴,抒写人间情缘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2年七月我换工作来到纽约曼哈顿中城的一家大型金融服务公司,加入其机构证劵服务部,其主要任务是要将公司基于过时技术的一些应用软件更新换代以适应各业务部门的新需要,小组团队有五人,一老印,两老中,一个大学刚出来的新人,及小老板穆斯林美女尼屎儿。

五人中只有尼屎儿已经在该公司干了五年,其余都是新招的。在面试时已经见过尼屎儿,对她的印象还真不错,超大的眼睛透着湛蓝的深遂,黑黑的的长发象瀑布一般垂到背腰间,脸部涂抹的恰到好处,全身上下名牌包装,算得上是穆斯林中的绝色美女,说话还柔声细气,袅袅动听。当收到该公司的录用通知时,心里还真有几分庆幸,未上班就在预想跟美女一起工作的美事儿,有时还在梦中幻觉出几分非分之想呢。

上班第一天,我一大早就赶到公司,约好的接头人把我带到办公的地方, 不太一会儿尼屎儿就端着星巴克咖啡,踩着恨天高优雅地走到办公室,落坐后发现她的座位在我的正对面,还好中间有两个计算机屏幕隔着,不用脸对脸,要不然我的丑脸就得天天招惹美女,工作再辛苦也徒劳无功了。中城寸土寸金,一般员工的办公室只是大排桌的一小块,电脑一放基本上就没舍空间,华尔街公司就是能摆呼,居然把这样的办公环境说成是有益员工交流,提高工作效率。

接下来我们小组去跟我们的大老板米糕开会,米糕是典型的老美,一天三抔咖啡,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他吹了一下他的宏伟计划及对我们组项目的期待,接着就称还要去参加另外一个会议走人了。他刚走,尼屎儿就开始损他了,说他是一个大傻蛋对新技术一窍不通,异称自己是公司技术应用决策委员会四名成员之一,公司的新技术应用都由她来指点江山,运筹帷幄什么的,反正我们一切听她的就对了。真让我们这些刚进公司的新雇员有些迷糊不知其道。

对老板都如此德性,对我们这些她的手下当然更是隨意任性的,心情好时满面春凤,对我们笑口盈盈,不时还说些小幽默什么的。但她的心情是说变就变的,一点小事诸如网上她想要的鞋没货了就会让她乌云密布,开始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刺。若是我们出点小差错让她的如意计划不能兑现,那就更不得了,几天都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美女黑脸的感觉确实是让人怕怕的。

到一个新单位被要学的新东西搞得头昏脑涨时,又碰上一个如此不着调的老板,当时真是后悔死了,干啥要离开原来养尊处优,一切得心应手的老公司,钱多挣的有限却要受这么多的无名气。无奈在这儿换工作就象过河的卒子没有回头路,忍着撑着也得坚持,实在憋不住了就上洗手间用冷水洗把脸冷静一下,回来接着干。得空跟另一位老中交流,他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要说我们老中的适应能力就是强,不到一个月,我们俩老中少说多干,拿出了一些高质量的东西,尼屎儿对我们也和谐多了,有时也会夸我们几句,让我们心里还挺受用的,当然她时不时刮风下雨的毛病还依旧如常。

惨的是那位老印同事,他在附近的另外一家超大金融公司工作超过10年,是被当着资深员工招进来的。他对人热情友善,有求必应,但写的程序确实一般,有一次将有明显差错的代码并存至准备发行的程序库中,引起发行后运行失常,用户纷纷来电询问情况。我们经过好一番查询,才得出结论,这下尼屎儿就发彪了,逢人便说他大差,以后再也不招他原来那家公司来的人了,同时让他干最低层次的活计,让他基本上凉着,且跟大老板商量让他尽快走人。每天他到办公室,尼屎儿的脸就像刷上一层水泥,冰冷中带着漠视,一个月后他就带着满腔怨气走了,在美国跟老板闹僵确实是只有走路一条,跟女老板闹更是如此。

跟她接触多了,她也会跟我们透露一下她的背景。她家绝对是伊朗的有钱人,兄妹都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她兄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自己在伊朗最好的大学拿到工程学位,是当年拿到该学位上千人中仅有的四个女生之一,毕业后来美哥伦比亚大学电子工程系继续深造,拿到博士并先后在几家大型金融公司工作,这里是她换的第四家公司,这背景应当算得上鸟中鸾风,人中俊杰了。每当在美欧发生跟穆斯林有关的恐怖事件时,尼屎儿就会跟她哥通话,温柔地嘱咐她哥哥及家人注意安全,让人也体会到很人性的一面。

在公司呆了一段时间,能感觉到她不仅对她的老板米糕及我们这些手下这样,对别的同事不管是是平级的还是更高层的领导也是这个德性,总是把别人说得一无是处,自己做的东西那是无与伦比最顶级的。知道她品性的人都躲着她,不与她争斗纠结,因为那样必然是自找难受。但是懂得技术又口才不错的漂亮女人在这里毕竟是稀缺资源,公司有什么新产品发布或部门的大头要到世界其他部门拜访时都会用她,既能撑场面,也能示范一下公司开发的新东西,她也乐在其中,这样她花高价买的众多的鞋及衣裙就能派上用场,春风得意一番。她花钱装饰自己那绝对是毫不吝啬的,低于一千块钱的鞋是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动不动就二三千的,漂亮单身的女人就是有气派。

与众不同又树敌甚多,公司里关于尼屎儿的风头风语也不少。据说她到这儿是公司的CTO介绍来的,听过其人作报告,水平一般,但人长得很有穆斯林男人的风味。因她快到40了,仍未婚,再加上常常有意无意地跟同事吹嘘她跟这位CTO的关系超铁,于是关于她俩关系暧昧的消息也就不径而走,传得沸沸扬扬,好像真的似的。不过美女知道上面的人多是肯定的,很多公司的绝密消息往往很早就会从其口中跟我们透露出来。

尼屎儿警惕性也是很高的,她要求我们绝不能没经她的允许跟其他部门透露我们的设计和实施方案,以让别的部门模仿抢功。她时常得意地在大会小会上吹噓自己项目进展神速,客户超喜欢,同时贬低一下进度有些跟不上的部门,以至好几次在大会上与人大吵,最后必须劳MD大头震怒才停止,看来中东人可能感觉自己艰神更接近些,干什么都自信满满,男女基本上都一样。不过这也是引起上面的头头脑脑注意的好招式,如果你总是呆在那儿一言不发又有谁会在意你呢!虽然别的方面跟我们格格不入,但吃的东西却并无大异,尼屎儿也不时银我们一起点外卖中国菜,汤汤水水及大鱼大肉,看她也吃的有滋有味的,基本上没有穆斯林的禁忌,估计她在伊朗的家庭还是挺西化的。

美女也是女人,是女人就会有找同类Gossip习惯。尼屎儿与我们部门美国胖妞凯伦,及已过华年但尚存几分姿韵的潘密拉也常常在一起矶矶渣渣说些关于穿着购物之类的话题,还不时一起出去共进午餐,给人感觉她仨关系挺融洽似的。按理说,她们之间应该相互抬轿,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尤其是在这个女性稀缺的部门,但尼屎儿可不管这些,也不时在公共场合说些尖酸刻薄含辣带刺的言语呛她们,凯伦大大列列的懒得跟她计较,可潘米拉就享受不了这些,好几次都看她被气得脸华脖子粗的。

很快就来到年底,公司又开始了员工奖金和职称评审,也许是因为资历还是大浅,也许是因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得罪的人太多,那年升职没有她的戏,她在正式宣布前一个月就知道该情况,坐在座位叹息不止,并自言自语地说道"又一年白干了”,叫我见证了美女也有无耐的时候,这种事确实难办找不到具体的人申诉。这一挫拆让她开始悄然追求在奖金方面有所补偿,后来据一位消息灵通的三哥雇员透露,她当年拿的奖金居然达工资的百分之九十,气得我们这帮大部分只拿百分之十到二十的员工直跳脚,活我们干的,钱却让人家拿了。

转眼就到了次年五月,公司对我们这个分部进行了太调整,上面所提到的CTO也离职走人,我们部门的总头升职更上一层,原来的技术与业务之间的联络人被提升到我们部门当头,他到位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赶走尼屎儿,让另一位他的心腹顶替,这下她算彻底泄了,上面没人撑腰,闹来闹去也无舍结果,只能怏怏不快地走人去了公司的另一个部门重起炉灶。还别说经过尼屎儿的一年的躏蹂和调教,我们开始有点舍不得她了,听她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要我们保住自己的劳动果实,不能让别人来摘桃子”还不禁心有戚戚有点莫名其妙的感动呢。

美女走了,但有关她的的野蛮故事还不时传到我们耳边。说她在新部门跟另一位她老板倚重的女金刚明争暗斗,搅得那个部门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一年之后她那带着些书简气,阴阳不清的老板就让她走人,彻底离开这家公司。也真是应了我们中国人的古话"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收"。

写了那么多尼屎儿的糗事,说实话呆久了我还觉得她真不算坏老板,她虽然颐气指使让人难受,但她不记仇懂技术,不容易被那些满口花言巧语却屁事不干的糊弄,也不会让那些具有真才实料苦干肯干的人吃亏。美女门前是非多,美女靡下做事难,别的我不敢说但在穆斯林美女手下做事我是体验过了。下次如果你有幸被哪位穆斯林老板垂青被录用,可千万别只顾想入非非,作好思想准备等着挨呵过她的蹂躏关吧!

东湖绿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klei' 的评论 : 遇到印度和中东女老板,算你倒霉。
aklei 发表评论于
谢谢好文! 让咱们对穆斯林人多一点了解了。我没近距离接触过穆斯林,但是远远地瞅着,有个普遍印象,就是他们大多外向,情绪化。很少有和谐的夫妻,尽是吵吵打打的。
江汇河 发表评论于
谢谢大家的阅读,点泙及鼓励,看着温暖受用!
江汇河 发表评论于
@石油附中啊
好建议,写时给她取文中名有泄私愤之悬。
bl 发表评论于
伊朗的美女那才叫真美女
石油附中啊 发表评论于
伊朗人认为自己是波斯人。

实际上他们是穆斯林什叶派。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伊朗美女很多性格很跋扈的,人倒不是坏人。我以前有个伊朗女同事,职位学历美貌家世都没你这个老板强,也是很bossy的。只是个Programmer, 刚去没几天,几个部门十几个人一起玩,我照了一些照片,email送出去,一会儿她就跑来气势汹汹责问我为什么不征求她同意把集体照发给同事了。其他同事告诉我,如果集体照上有她,一定要等她审阅后,确认她在上面貌美如花才能发给其他人。还有其他种种。不过她对极端伊斯兰教肯定不敢兴趣,嫁的是一个技术很强的南斯拉夫同事。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万一有人不知道:伊朗人不是阿拉伯人。
蓝山飞狐 发表评论于
写的好
秃尾巴 发表评论于
很好很生动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应该米兔了那老板
石油附中啊 发表评论于
名字叫你婶儿多好?
happybob 发表评论于
在职场上混,性格和口德很重要。故事很精彩,多谢分享!
努力高兴 发表评论于
伊朗人很多不是穆斯林。我的伊朗朋友告诉我,在伊朗最难听的骂人话之一,就是说你从头到脚都象个穆斯林。
所以说不定你的美女老板不是穆斯林呢。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