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塞外 漫山遍野的花为谁开

打印 (被阅读 次)

风从哪里来?

一位少年, 酷爱音乐, 在 17 岁那年, 为了心目中所景仰的艺术家的音乐会, 一个人从山沟沟里出城了.

音乐会结束, 好不容易挤到音乐家的身旁, 鼓足勇气, 他殷切地请求: 老师, 我想跟您学唱歌.

老师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以后再说吧, 好好读书.

少年渐渐长大, 一直写歌, 唱歌, 他考入美国伯克莱大学进修音乐, 毕业后回中国.

山顶上, 始终离梦想一步之遥的他, 坐在铺满蒲公英的地里, 吹着风, 写下了一首歌, 致熬过的日和夜, 在天与草之间抒发心情, 期待有一天自己的歌能让更多的人听到, 亟盼成功, 以后不再为拮据的生活而在网上卖东西, 专心投入创作.

当他饱含深情在一个音乐比赛上唱出自己的原创 < 等风来 > 时, 全体导师为他推杆转身, 起立鼓掌, 其中的一位正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昂藏七尺的老师感动得流下了男儿泪, 为他高山原野般的歌声, 为他所营造清洌的意境, 为那纯净和古典的旋律.

他为他爱的音乐和他心中的导师乘风而来, 他只想当面对老师说: 老师, 我坚持下来了, 坚持我了的诺言和梦想.

俩人无言地紧紧拥抱, 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刘雨潼等了 15 年, 师生缘在这一刻定格, 他终于获得老师的认可, 老师也欣喜地等来了中国音乐的清风.

几年前, 当第一次听来自甘肃兰州的他演唱时, 眼泪夺眶而出, 今天再听, 依然心悸, 谁的眼神把春天留下来?  望塞外, 漫山遍野的花为谁开? 忽然一夜又东风, 依稀见她乘风而来.

芳华刹那, 青春一闪一闪地在后退, 直至看不见一点光彩, 每个人最终的结局都是白了头, 化作一杯黄土, 勇气值几何? 奋斗又如何? 倘若真的从了这貌似无懈可击的逻辑, 沉沦和荒芜便有了藉口, 放弃远方和放弃追求内心的丰盈便顺理成章, 生命从此真正枯萎凋零.

芳华纵然刹那, 我却深深地为刘雨潼的等风来动容, 动了情.

风从大山来, 风来不晚, 晴空天籁, 正是时候.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wu wu wu wu wu wu ~ ~ ~ ~ ~ ~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我已经决定离开文学城。你好好玩吧!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Thank you.

星期天的上午, 我坐下, 面前有一朵黄玫瑰, 幽香弥漫, 满天星让叶子的绿更绿, 玫瑰的黄更淡雅.

我读了你近期的十几首诗, 都是与秋有关的, 诗的风格细腻, 缠绵, 浪漫, 唯美; 秋色, 秋思, 如梦, 如幻.

又细读了朋友们的留言, 大吃一惊, 你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严肃的, 不拘言笑, 而你与她们的互动, 竟让我看了雀跃, 敏捷, 奔放的你, 与你在我博客的留言截然不同, 天渊之别.

我想, 我是一位不能令你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开放心怀的女子, 读不太懂你和你的作品, 实在不配评论, 更不配写序.

这刻回头一望, 这些诗已经全删除了.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好吧,你不必操心,我会另选他人。我不是以文为生,而是喜欢而已!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现代的社会病得好厉害啊, 其中一个临床表现就是, 不尊重精神产品的创作者.

以文为生很难很难, 名利双收等同奢望. 你如此执着认真, 教铃兰柔弱的肩膀如何担得起这份重托呢? 可否饶了我?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跟文字做迷藏,虽然不定,应该也有趣味。如果你静下心来阅读,应该会觉得没有浪费时间和心情。这不是在汪洋大海里行舟,岸,一直在你脚下。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你, 你 ... 你! 还是不懂我! 写博文我是多么的开心快活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给你的小说提意见于我是工作, 很艰巨的工作! wu wu wu ~ ~ ~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在人类面前,任何难题都是暂时的,譬如审阅。时间的投入,唯一影响你的是你写博文的时间少了。为了与你的阅读相适应,我决定写完后才考虑出版事宜。这样你有至少两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应该不算匆促。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你这样说, 我真的想哭了, 感到了 Mission impossible ! 好害怕担误了你, 一来是我的能力不逮, 二来我只有碎片式的时间呵

wu wu wu ~ ~ ~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精读,把感想和认为不好的地方及时留言记录下来,尤其是对话中,是不是人物说的话,让人觉得别扭,不合人物的身份等。只要你觉得看着别扭的地方,不合常理的地方,一一留下你的看法。这要时间和兴趣,才能坚持下去。

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让你一人去做的原因,是你能够完成,等出书真的能挣钱,一定请你来北美吃一顿饭。不挣钱,就让你写序言了,呵呵!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风风,

今天我终于明白, 你写小说和诗歌都是为了出版, 你所说的 “把血汗钱打水漂”, 让我心疼, 唏嘘.

告诉过你, 我也许沾染了速食文化的习气, 通常写和看都是短平快的文章. 入城写博文或看大伙儿的博文, 纯粹为消遣和贪玩, 在这儿, 我不上课, 不工作, 不做作业, 不写论文; 我对有趣的人和事和文感兴趣, 与真诚友善的人投缘.

你的长篇巨著, 人物众多, 关系错综复杂, 年代久远, 时代背景较陌生, 我读起来较为费劲, 读了十章, 如果作者不是你, 我会放弃. 若然继续读下去, 有二种读法:
1) 快速阅读, 细节略过, 只为一览全局, 领略一下你大作家的风采
2) 慢速阅读, 细细品味, 走心走脑

你想铃兰怎样读呢?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其实写序很容易,就是看完,发表一些想法,多说几句好话,让小说多卖几本而已,何况还有我把关。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以后不会再气你了,你留言我才知道你看过读过。
其实我写小说诗歌,都是为了出版,虽然没有任何价值,除了把血汗钱打水漂,
就是打水漂,看着好玩。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我很容易高兴, 不经常生气, 很不喜欢为难别人, 也不为难自己; 一旦真的动了气, 也来去如风.
你既然觉得只有铃兰一人在读你的小说, 你气跑我没人读你的小说你活该.

你倾情, 呕心沥血写下的长篇巨著, 是否畅销, 除了实力, 还得有运气.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你气性还挺大。现在你是唯一还读我小说的人。
诗歌还读吗?估计不读了,更不留言。小说出版成书,更无人光顾,我只是觉得好玩,
浪费心血和钱财,把写好的文字,经过一下出版社的手而已,其实没有任何价值。
出不出版,价值多少都在那里。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确实如此。引起共鸣,触发感动的因素各不相同。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好的。谢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读你的文,又听了歌,不过瘾又去YouTube里找来听,你的文章更能打动我,看来每个人的感动点不同:)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不写没关系,我一直都是自己写序。这次出诗集,侥幸请到喜清静写了一篇序文。你愿意就读读,想留言就留言,没有关系。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对不起, 铃兰像一个 "孩子", 你 "骂" 了我几次, 我 "生气" 之下不读你写的文字了.

如今我气消了, 又吓了一跳, 我真的不是为你这篇小说写序的合适人选, 但感谢你的厚望.
你驾驭文字的能力很强, 这篇巨作相信倾注了你很多的心血, 凭感觉我相信是一部杰作, 希望你自己尽快审阅, 另觅写序人选, 安排出版等事宜, 祝一切顺利, 顺遂.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铃兰,如果你能尽快读完,到时想请你为小说写一篇序。
以你的文笔,你写的序文会很好看!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最近有没有去读小说?有任何看法,
都可以留言评点。我想尽快审阅完已写完的部分,
送出去出版,多谢铃兰!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西方朔' 的评论 :

你去听 拉宾演绎的柏格尼尼第一小协吧, 保证令你热血沸腾, 心潮澎湃.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西方朔' 的评论 :

哈哈哈 ...... 笑 S 俺了, 哥是不是患了 "鲜肉厌食症"? 逮谁谁是鲜肉?
不对, 这首歌我没听出什么 "风月感", 我听到了真挚的情感, 自然的美感.
对的, 导师不一定导得对.

你可能喜欢听 网络歌手聂枫唱的 "像风一样", 从容的表面之下蕴千层海浪, 充满沙沙作响的男性魅力. 我超级喜欢.
西方朔 发表评论于
塞外的花为谁开,差点回成为苏武开哈哈!说实在的我并不怎么欣赏这类炫技流行歌,太浮飘。恶劣的环境,依然有娇美的花儿在那里为她认为值得为她开的人坚守绽放。这种鲜肉特点略仿港台呲呲娘娘腔,除了除了风月感,没什么厚实的内涵。我不认为那些坐高台上的每个所谓导师就一定导的对路。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modify 得不错, 嗯, 晚安, 晚安.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给你: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阴霾,
会冻凌绝顶,不等风自来。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 吹得我的耳朵怀了孕.

嗯,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幸灾乐祸.
小心我罚你写一首诗赎罪.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谢谢风风.
这首歌词长长的, 古典的美, 幸好刘雨潼发音吐字很清晰.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7iozFjwYE8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把歌词放在留言里也许方便听歌。文章写得很有感触,有感而发,自然生动!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还在那山上呀? 看冻得小样儿 :-)
qun0 发表评论于
同意这首歌真好听,是真情流露,感人。
你这配图也很有诗意呀。山顶上美女离天那么近,好像要展翅飞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