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相声

打印 (被阅读 次)

那天一不小心又看见有两伙人在为相声在网上吵,一伙的带头大哥是姜昆,另一伙的带头大哥是郭德纲,瞧了半天里面没有王自健什么事,就懒得往下看。老郭的相声已经没落,姜昆那也不是相声,那叫诗朗诵,王自健好像也不再说新段子,挺好个苗子就这么毁了。
一定有人在骂,装啥专家点评,你懂?我也不懂,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是主要看热闹,抽冷子看到了些门道。就像钓鱼,养花,跳广场舞都是爱好,但你要是不会这些,跟人家聊起来人家就是专家,你就只有听讲的份。我小时候家里最大的家用电器就是收音机,电子化的文化娱乐就是听收音机,收音机里最喜欢听的就是评书和相声,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人听相声,因为比相声更能彰显青春气息的玩意儿多的是,谁还有空听俩人耍贫嘴。
相声就是贫嘴,一个耍贫嘴的再加上一个溜缝的就叫相声。我爸在北理工念过几年大学,学了不少北京土话,溜缝这词就是北京话,东北叫接话,大人对孩子接话表示不满的时候会说:少接话!到了我爸嘴里就是:少溜缝!而溜缝是我最拿手的事,因此没少挨揍,一句恰到好处的溜缝能让逗哏的很难堪,下不来台,本来按行里的规矩逗哏的只能翻翻白眼,不许动手,实在无法忍受到达极限的时候也只是用手推捧哏的一把,可我爸拿扫帚疙瘩打我,逗哏的妒忌捧哏的业务好,这行当还怎么发展。
相声是语言喜剧,用语言让听众发笑,愉悦心情,这不同于憨豆先生用肢体使我们快乐,在全世界的喜剧演员里宾是我最喜欢的,也是唯一喜欢的,他对喜剧的领悟百年之内不会有第二人。肢体表现出来喜剧效果比语言要难的多,因为民众对肢体语言的理解能力远比语言低的多,如果能领会憨豆先生的喜剧那就没有听不懂的相声。
这辈子本来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可我妈总是说送你说相声去就好了,我认为这是种诋毁,当初高中选择文理科的时候,我爸强迫我学理,我又不敢反抗,那时我妈不知道跑哪去了,也许她知道我爸一个人同时力敌我们家另三位成员准能大获全胜,她就躲了。而我自以为学文科的话除了国际日期变更线我整不明白,其它的都不算事,语文和历史不用复习也能干倒班内第一,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话说回来真让我学文科,我也是这德行就不是好学生的料。
相声就是相声,能让人笑就是好相声,有人爱听《虎口遐想》有人爱听《白事会》,那就让他们听嘛,谁按住谁脖子都笑不出来,为啥非得掐出来一个正宗一个领袖,郭德纲没出世的时候,我听姜昆的《如此照相》也乐过,反倒是侯宝林的相声没觉得可笑,候老先生太轴,把相声说的过于圆滑,都是说些挠痒痒的事,他说一万年相声都不会得罪人,年年都能上春晚。刘宝瑞先生是位好演员,《珍珠翡翠白玉汤》《连升三级》《山东斗法》《化蜡扦》这些段子已是绝唱,没人说得过他。而张寿臣的段子我也听过,可能因为录音效果不好,没听出彩儿。文字辈的老先生是解放后最后一拨科班出身的相声艺人,王文林,张文顺,李文山,苏文茂,李文华...可能有误,文字辈的只能想起这么多,还可能有的不是文字辈,苏文茂说的好,马志淳也捧的好,两人说的是文相声,完全是用语言的婉转曲折埋包袱抖包袱,李金斗和岳云鹏说的是武相声,说完一段得吸氧吃西瓜。
王文林老先生也是好演员,徐德亮是业余功底,跟王老先生匹配不上,虽然徐亮子总是想做出一副能够控制舞台效果或者不按词说临场发挥的绝技,但实际上他总卡住,弄的王先生还得垫词救他。王先生退出德云社是老郭的一个损失,瞧瞧他新培养出的这批学员,哪有人懂相声,嗓门倒是都不小,好好的相声给说成了滑稽戏,那边周先生没饭吃跑美国散心还惹一屁股事。现代人心浮躁,上台就想出名就想红,您就是一说相声的,您能红哪里去,您还不是姜先生的徒弟,死了这份心吧。于谦是德云社的台柱子,他要是不干了,社团当时倒台,老郭和王月波一套买卖的时候怎么努力没红,换谦哥上去立马成事,这就是说两人都是绝世高手,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于谦早年间也说相声,参加相声大赛,我早就知道这人,可每次都觉得他有能耐窝着使不出来,主要是因为逗哏那位不行,诗朗诵相声,不会控制剧场节奏,突突突说完领工资走人。我挺理解这帮人,正式工作,不是个人爱好,谦哥是喜欢相声,从骨子里懂相声。咱再说范伟,原来也是相声演员,从来就没人记得他,但我记得,他是位辽宁籍演员,那时省里春节晚会什么的他也露一小脸,嗯啊对是,什么都表现不出来,可一演电影,火了,这说明他懂喜剧的表达方式,可不适合与别人搭档说相声,必须单干才成。
王自健是近年新冒出来的演员,这人在小剧场和张伯鑫搭档的时候还真说了不少好段子,他的特点就是长的很无耻,表演的也很无耻,看他那脸就想笑,而张伯鑫捧的稳,不抢词不抢戏,这哥俩闹掰了很遗憾,后来的陈溯明显差个档次,一惊一咋台风不行,没有于谦那份与我无关的稳重,郭德纲说他爸爸糗事他都不着急,多稳的好角。好久没听相声了,也不知道王自健有没有新段子。

有人肯定会说你有病吧,别人怎么遭你了,您别急,我有病这是真的,别没人遭我,喜欢相声的不都嘴损嘛,虽说我最近参习佛法已无有分别之心,况且不造口业不打诳语,那我说几句我深爱的相声您是不是得宽恕我一次,您喜欢的角我都听过,可我听完不笑啊,为了和谐社会我也不容易。
相声会随着时代变化,可怎么变也离不了相声的根本,把相声说成情景喜剧不成,说成滑稽戏不成,说成脱口秀段子不成,诗朗诵的就更得死一边去。我觉得这段子我能乐,那我说这是相声,您听那段子您能乐,那您说那是相声,这本来也没什么可争辩的,网上挑拨群众斗群众那得是多作孽的人,还嫌这国家不热闹,把我们的精力都消耗在淫浸之技里面是何居心?
北京琴书您听过吗?我小时候最爱听的曲艺节目,关学曾老先生唱的地道,就是唱《有话好好说》里面主题歌那大爷,有段《鞭打芦花》唱的好!有空您去听听,京东大鼓也行啊,干嘛非跟相声较劲,不是刘强东唱的啊,您别多心。
又走又走,不爱听这个咱们聊别的呀,瞧您这气性,常来啊!您。

老九 发表评论于
此大醬完,是啥意嗎?
新中美 发表评论于
回复'行道堂主':姜昆和冯巩这批人都是半路出家的,马志明和侯耀文至少还有家族传授。六四以后不能说讽刺相声之后,能说老段子的还能撑会儿,那些基本功不行的就露馅了。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郭德纲把濒临死亡的中国相声又续了几口气,比姜昆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新中美 发表评论于
文字的还有刘文亨和王文玉吧
简宁宁 发表评论于
您父亲不应该。孩子这么有出息,会接大人下茬儿,您父亲应该觉着脸上有光,满大街显摆去才对 :)

我们家人也老说我应该说相声去 --这都不是好话!爱接下茬儿的孩子从小得受多少委屈,只有咱自己心里清楚。父母斥责,老师罚站,不比戏班子里学徒强哪去。

农田坐家 发表评论于
好!再来一段!
京华人 发表评论于
相声是讽刺艺术!这是相声的根本。如果脱离这个根本,相声就没有生命力了。49年后,相声走上了“歌颂”的道路,自然就没人爱听了。侯宝林属于剑走偏锋,在当时的国情下,打了个擦边球。后来80年代,属于宽松期,所以才有虎口遐想这样好的作品。至于郭德纲,他是另一种方式的剑走偏锋,但作品较庸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