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九十一章

打印 (被阅读 次)

91 返校日

 

余爸爸也是满脸微笑,欣赏地看着孙女:孩子们在美国可是真幸福啊!你妹妹的儿子佑智才上初中,每天就忙着学习,除了读书还是读书。穿这样的礼服去活动,他们想都想不出来啊。

 

肖雨禾帮女儿整理了一下头发,问:你同去的男生是谁啊?我听紫蔷说,他儿子刘骅不想参加晚会,因为没找到同去的女孩。你要不要考虑跟他一起去?

 

余青青撇了撇嘴:我早就和威廉约好了,他是我的date,他都送给我mum,我也给他买了Garter了。再说你们根本就不懂,刘骅说他自己是bisexual,他说不定根本就不想date女孩子呢。

 

余争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肖雨禾也笑起来。 余妈妈和余爸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余争鸣赶紧对父母解释:青青是说,我们一个朋友的儿子是男孩子女孩子都喜欢,美国人叫bisexual,就是没有明确的性取向。

 

 “什么乱七八糟?中学生就说这些?太不像话了!就算是正常谈恋爱也太早了!余妈妈不屑地说。

 

 “这有什么关系,美国人把这种事看得很开,随便说。肖雨禾笑着解释:就连上幼儿园的孩子都会告诉你,某女孩是他的女朋友之类的话。家长还帮着说,谁是女儿的男朋友,或者谁是儿子的女朋友。她又回过头对余青青说:把你的mum garter拿给奶奶看看。

 

余青青回到自己房间,换下礼服,又从屋里抱着一堆东西下楼来递给奶奶。

 

余妈妈接过来,仔细看:哎呀,这么大一堆,比那些战斗英雄带的大红花还要大,还挂着这么多的带子,这些带子得有两三尺长吧。中间还有个绒毛小熊。这么沉甸甸的,往哪里戴啊?这朵花带子短一点,可也是这么大一把?

 

这个长的叫mum,是我带的,威廉给我买的。这个短的叫garter 是男生戴的,是我给他买的。余青青把那个mum放在胸前,比划着说。五十美元,在学校买的。

 

就这个?值五十美元?我也能做,奶奶给你做一个。余妈妈仔细看着手上的东西说。

 

肖雨禾解释说:其实这是德克萨斯州的传统,也算是德州特色吧。外边商店就有卖的,还便宜些。买学校的,算是支持学校的活动。都是学生家长做的,那些当志愿者的家长,很喜欢到学校去帮忙。一边聊天,一边做这些东西,然后卖给孩子们,就算是捐钱给学校了。男孩子们买了送给女孩,女孩子买了送给男孩。

 

余妈妈掂掂那个mum说:这朵花得有一斤重,一般的衣服挂不住啊。

是啊,肖雨禾说:所以那些女孩子要穿带背带的牛仔裤,或者直接挂在脖子上。

 

半天不做声的余爸爸插了一句:为什么要男孩女孩互相买,自己买不行吗?美国高中怎么会鼓励孩子们谈恋爱?这样好吗?从小就懂这些,长大不就乱套了。

 

我想这是文化差异吧。美国人从小就开始接触异性教育,所以他们长大后对男女关系没有一点神秘感。余争鸣笑着说。

 

余爸爸很有些不以为然:鼓励高中生交男朋友,这还真是文化不同,我们中国人绝对不会这么做。    

 

为了准备高中的返校日,赵跃进比谁都忙。儿子魏晓波从上高中开始就参加了学校的乐队,高中的乐队应该算是很正规的,第一学期,只是为了买衣服,就交了六百多美元,买了里面穿的体恤衫,短裤,袜子,鞋,还有白手套,都是两套。

 

外面的制服,裤子,帽子虽然都是学校发,可是干洗费也要自己掏。这学期,里面的衣服不用再买了,可也交了三百多美元,买的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包括租乐器的钱,魏晓波是吹大号的。

 

一点音乐细胞都没有,在家从来也不见他练习,滥竽充数,白花钱。魏军很不以为然。

 

多亏他滥竽充数,要是他整天在家练习,那么大的号,得有十几磅重吧,还不把我耳朵吵聋了。赵跃进笑了,诙谐地说。她很支持儿子的爱好,只要一有空,就到学校乐队去当志愿者。

 

你有空在家干点家务活吧,瞎忙什么?魏军有时都忍不住抱怨。

 

支持一下儿子好不好,赵跃进说:人家乐队希望每个家长一个学期要当二十个小时的志愿者。你我白天都没空,只能是晚上和周末我去。我的那个工作还是很重要的,帮乐队管理服装。

 

你想想,乐队里这么多孩子,就算里面衣服是自己买的。可是制服,裤子,和帽子都是学校的。开学的时候,每个人都要量尺寸,试衣服。然后编号,每个学生都要记住自己制服的号码,一点不能错。这些活全都是家长在干。

 

赵跃进又比划着对魏军说:乐队的制服很娇气,那么高的帽子,上面插的那个白颜色假羽毛得有一尺长,怕学生拿回家弄坏了,或者弄皱了。所以得靠家长当志愿者,收在学校里统一管理。

 

停了一下,她又补充说:“‘返校日眼看就到了,橄榄球队比赛可是学校的大事,也是乐队的大事,波儿他们天天下午放学后都留在学校练习,不就是为了橄榄球比赛前的表演嘛,不抓紧怎么行。

 

余青青也在为了返校日忙,她们的ROTC军训队也参加比赛前的表演,天天放学后也要排练,每天累得一身臭汗。

 

这是干什么啊?忙成这样,什么训练啊?余妈妈说。

 

 “这是为返校日homecoming)做准备,他们的ROTC要表演。 肖雨禾说。

 

总听你们提起ROTC,那是什么组织啊?余爸爸有些好奇地问,他好像对美国中学生的活动越来越感兴趣了,也难怪,他自己曾经就是中学老师嘛。

 

“ROTC ,全称是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好些大学都有,有点类似于军校,不是专业的,不过的确是为军队培养人才,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在青青他们高中,其实就是体育课的一种,青青参加ROTC的活动,就代替学校体育课的学分了,他们穿军装,学习一些军事常识,也训练打枪,走正步,以表演为主。余争鸣就自己知道的那点有限的ROTC知识,努力地对父亲解释。

 

说了半天,到底什么是返校日啊?余爸爸又有了下一个问题。

 

 “每年秋天,高中生们最兴奋的一件事就是homecoming,意思就是欢迎老同学返校日,青青说,这不过是一个名字,好像并没有邀请什么老同学回来。

 

看见余爸爸很认真地在听,余争鸣又说:“‘返校日期间,学校里组织好多活动,主要有橄榄球赛和晚会,孩子们都高兴得很,青青他们ROTC练习了好长时间,就为了橄榄球赛前的表演。青青他们的返校日一般在十月份,天气不那么热了,晚上在外面可以呆得住,到时候爸爸妈妈也去看看吧。

?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