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单身一样生活】第七章 不婚主义

打印 (被阅读 次)

【象单身一样生活】第七章  不婚主义

 

早上醒来,感觉自己light得象一片羽毛,没有任何负累,有一种随风飘浮的惬意与虚无。

曾经被挤得水泄不通的生活空间,突然一下子,空荡荡的,剩下我一个人,兴奋异常。

打开冰箱,清爽简洁,不再是为了应付两个青春期的孩子而塞得满满的各种食物。随便弄了个熏三文鱼三明治,配个芝麻菜牛油果橙子色拉,喝了杯青汁,感觉一下子身心轻盈,通体舒泰。

换了身衣服,我拎上瑜伽包,赶去上清晨的瑜伽课。

走进浅绿色的更衣室,我脱下外套,塞进包里,把包放进柜子,随手关上金属柜门。

“嗨!”一张白皙水润的微胖脸蛋,Q地,弹入眼帘。

我吓了一跳,迅速扔出一个礼貌问候的烟雾弹,隔开一个安全的距离,” 嗨,你好!”

“你是新来的吧?我从来没见过你!”女孩眼睛乌溜溜,亮晶晶,象上等的云子。一头乌发,披在肩头,蓬松的空气刘海,一派天真无邪。紧身的瑜伽服却勾勒出性感诱人的熟女身材。

“啊,我是,是昨天入住的。今天第一天上课。”我故作镇定地用一层真话,覆盖我未来即将说出的谎言。

“我叫千叶墨,很高兴认识你。”女孩爽快地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聿,我也很高兴认识新朋友,千叶墨,好别致的名字。”我握住了她温软的小手,她摇了摇,天真地笑了。我知道,我喜欢她。

几周下来,两个人就走的越来越近。

“聿,你和我见过的租客都不一样。”千叶墨啜着咖啡,眯着眼睛,看着海边来来往往的男女,表情松弛间,流露出些许曾经沧桑的淡然。此时,我才稍微有些相信,她的真实年龄和身份,39岁的时尚设计师,千叶墨。

“哦?怎么不一样?”我把玩着勺子,不由自主地看着她丰满的胸部,轻轻起伏。

“我的眼睛很厉害!你是个有秘密的人!”千叶墨调皮地做了个鬼脸,笑起来。“你不象是属于这里的人。你看我,自由,没有负担。你,看起来很疲倦。”她摘掉墨镜,有些认真地看着我。

“你肯定是结过婚的人吧?”她拉过我的手,无名指上,浅浅深深的痕迹。

她的直率,刷地,令我稍微放松警惕的城堡,瞬间荆刺林立,我轻轻抽回手,垂下眼帘,” 我现在一个人。”

她 探过身体,靠近我,温柔又带着无限的怜惜,“聿,你知道吗? 这个世界上,对女人最大的摧残,就是婚姻!所以,我是绝对不会结婚的!”我的眼睛,逃无可逃地,迎着她U型领口里,深深的柔软的乳沟,和那片天堂之地上晃动的钻石坠子,象我的心情,摇曳不定。

“你们中国有一本写爱情的书,叫红色阁楼的梦。”千叶墨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若有所思,“书里说,女人结婚前是清水,结婚后就变成泥巴。婚姻是个谎言,聿!”

“你是说,《红楼梦》?”我连猜带蒙地,“那是说,少女的单纯与市井女人的凡俗。”

千叶墨摆摆她丰满的小手,继续她的义正言辞,“我们日本,现在已经有40%的单身男女,拒绝结婚!拒绝做社会的工蜂!美国也有超过一半的女性单身生活!”

“千叶墨,你就没想过结婚,没想过有个自己的孩子吗?”被她逼到墙角,我决定以攻为守,主动出击。

她愣了一下,手指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项链坠,“没有,我喜欢孩子,但是我不想为了孩子牺牲我的生活。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是我的选择。”她振振有词。

“可是,你知道吗?即便不结婚,女人也一样会从一汪清水,慢慢被现实浑浊,变成泥巴。”我轻轻笑了笑,内心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你就是不生孩子,也一样会衰老,失去年轻美貌。婚姻对女人来说,是一种保障。”我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的讽刺,一个逃离婚姻的人,却正在向一个自由的人布道婚姻的信仰。

“保障?”千叶墨突然大笑起来,旁边的帅哥美女纷纷侧目,“这是最可笑的谎言了!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保障。即便男人娶了你,也一样会变心,出轨;即便没有离婚,也一样会有冷战和折磨。婚姻除了经济生活的合作,与繁衍纯种子女的责任,没有更多的意义了。人的自我是需要自由空气的,婚姻象牢笼,各种责任义务,每个家庭象社会的电池组,不断为社会贡献安全,价值与后代。”她满面鄙视,讥诮。

“可是。。。还有爱情。。。”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想到祝知壹。清扬和我,我和祝知壹,他和他的妻子,还有爱情吗?

千叶墨拂了一下垂落的头发,对着一个路过的帅哥巧笑嫣然,“爱情? 随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之间。只能保持几年。然后呢?让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持续不断地生活在一起,从生物学的角度,是极其不自然不人性的。你看,所有中年女人,都在抱怨她们的丈夫早已不象热恋时那样殷勤体贴,很多甚至已经陷入分居冷淡。这才是人性的本来面目。可社会出于自己的目的,用爱情做诱饵,骗不谙世事的年轻人,落入陷阱。浪漫的婚礼,甜蜜的家庭,可爱的孩子。。。这都是美丽的泡沫! 你看看,哪个婚姻里的中年人不是压力重重,在已经平淡荒芜的婚姻里苦挨?”

我抱着咖啡杯,觉得浑身冰冷,口渴难耐。眼前这个水蜜桃一般,风情万种的女人,却是对婚姻有着如此非主流强烈态度的不婚主义?她所描述的,婚姻中可怜的人,不就是我吗?  那个陷在美丽泡沫下面的陷阱里,试图挣扎着,爬出泥潭的可怜虫。。。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