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一点事情。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时候身体不好有次得了很重的感冒,高烧不退好几天。晚上人都是半昏迷状态的,在急救病房里面。好多天以后烧退了,记忆里是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妈妈笑眯眯的看着我夸,孩子你真行,妈妈好害怕你昏迷的时候说出什么反动的话来惹上麻烦。好在你好像就只是要水喝了。

那时候,文革刚刚结束不久。

邻居家有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大家都不怎么和他玩,因为他爸爸是现反(现行反革命)。他出生就没见过爸爸。罪名是,上厕所用了红太阳的报纸,七年徒刑。后来随全家调离,临走前几天他们家里突然放鞭炮,原来是爸爸终于放出来了,但是我一直没见过他爸爸的样子。

上小学前有时候妈妈会带我上班,就躲在她的办公桌下面玩。楼外面有个像地窖一样的东西,里面会爬出一个瘦高的男人,佝偻着腰,低着头手里拿着很重的东西,走路很慢。妈妈说那是个反革命分子,好像叫“王罪严”,就是罪行严重的意思吧。下班时候一定要开半个小时职工大会,“王罪严”每次都会乖乖的低头站在前面接受批判。他穿一身褪色的工作服,高,瘦,白, 在风中像是秋天的野草瑟瑟发抖。心里不但没害怕,反倒是觉得他挺可怜的, 感觉不像电影里的坏人啊。

小学三年级吧,有天上自习课时候班主任突然进来,表情严肃的让所有同学拿出纸,然后让大家写 柴门万岁 PARTY万岁,打到蒋该死。写完交上去。同学们当时都是面面相觑,丈二和尚的。直到老师收了所有同学的纸才说,有人在厕所发现了反标(反动标语)到底是什么她不能说出来,但是学校军代表已经在调查了,这个东西就是核对笔迹的。现在才知道,人害怕时候真的会很想尿尿的。核对笔迹这个事情,很难说了,三年级的小孩子,都是狗爬的笔迹,说是你就是你不是也是。好在后来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了。但是那时候练习本的纸都是很薄的,又很贵,所以一般还得双面都写字。老师就特意叮嘱写反面时候一定注意正面不能有财门或者爬梯的字样。

小时候的学校里面谁个子大,或者有哥哥的话,那是很有面子的可以名正言顺地欺负其弱小的同学。老师对被欺负的学生,一般是不会管的,有时候还会嘲笑被欺负的学生活该。有天放学时候,有个不认识的高年级的男孩躲在楼拐角,招呼我过去和他说话,还教我叠纸手枪,一直到他爸爸来接他。我姐姐看到了就警告我别和他玩,说那个男孩是被人欺负的放学不敢回家等家里人接,怕我也被打。但是他叠的纸手枪很好玩啊,那时候操场大喇叭“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震耳欲聋,现在听到或者想到这个旋律仍然会紧张,血压升高。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