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 忆 的 小 谜 思

打印 (被阅读 次)

无论花儿醒了或睡了, 银河的玉盘, 都转着静谧的盈满, 如钩的寂静.

我的大脑装满了很多经历过的人和事, 太多, 一如每一位成年人. 既与我喜欢聆听, 善感的个性有关, 也与强悍的遗传基因有关, 我母亲的记忆力非凡.

当我想写时, 左脑半球的思维和逻辑开始启动, 有时, 勒不住在岁月疆场上驰骋的思忆, 如果再放任右脑半球天马行空式的想象, 就行云流水地成文了.

家人, 同学, 朋友们说: 怎么你的记性这么好呢?

想来也许是左右大脑比较平衡协调?

然而, 却有失忆的时候, 不止一次, 不止一件事, 不止一些确凿无疑的情节.

夏天回国访亲时, 一位小学同学讲述了一件她与我的陈年旧事. 她是班长, 我是学术委员, 她说自己妒忌我那一年期末考试拿了四个 100 分.

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 几位女孩和几位男孩结伴同行, 一路嘻笑, 她逮住了一个机会, 大声呵斥我: 看你的样子看不出是这么笨的人!  她说我当时脸腾的一下子胀红, 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一直为刻意伤我而不安.  这么多年之后, 她向我道歉. 可是, 我对此事失忆.

按理儿, 被当众羞辱, 深感委屈的, 不会那么容易遗忘的吧, 可是, 这件事偏偏在我的记忆库里烟消云散得无影无踪.

几年前, 同样被人当众训话, 当时的每一句话却记个一清二楚.

那次, 开完会驾车往家的方向疾驰, 刚驶离停车场, 手机铃声响, 我被召回会议室.

说话中气十足的他, 手里拿着我遗留的电脑充电器, 朗朗的男中音响彻会议室: 一看你就是个娇小姐, 娇生惯养被人伺候惯了, 丢三拉四!

我被训得一愣一愣的还得陪着如花笑靥, 至于吗, 铃兰.

为什么一些记牢了, 一些却遗忘了?

一直以来, 不到万不得以, 从不让别人难堪, 不凭空 judge 和 criticize 他人, 更不惹事生非 ; 当自己遭遇无端挑衅, 恶意欺凌时, 灵活运用视而不见, 蔑视, 抛诸脑后等招数, 偶尔, 开火还击了, 至于发射 03 式 300 毫米远程火箭炮还是东风洲际巡航导弹, 视乎情形而定, 我是人, 有七情六欲.

别人给的难堪和伤害, 一般来说, 我容易忘掉或让它随风而逝, 这是一种记忆的保护机制.

Selective memory loss = Defensive mechanism

童年时, 在学校里需要小伙伴的友谊, 所以, 无论潜意识或主观上, 同时选择了将班长骂我这件事从记忆库清除.

有些事, 包括不想重蹈覆辙的, 便记牢了; 有些不甚愉快的, 尚残存记忆, 但选择谅解.

记忆与人之间的关系极其微妙,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 Defense Mechanism, 论述人的记忆具有保护机制, 它替人的记忆作出取舍, 而且是不为人们所察觉的潜意识的取舍.

诚然, 每个人的性格和阅历会左右对记忆的内容, 进行主动的筛选和干涉. 我的感觉也在无形中主宰记忆, 那些令我感动的人和事, 永远难忘.

简言之, 记忆保护机制愈是健全的人, 生存本能愈强;

无论是潜意识被动的或/和主动的选择, 记忆库内储存的悲哀愈多, 人相对的忧郁些; 记忆库内如果选择删除创痛, 人相对快乐些.

伤痕累累, 依然盈盈一笑生机勃勃的, 其中应有由于遗忘从而宽容的成分在内, 当然, 不能忘记的, 也可以选择宽恕.

“天下事了犹未了, 何妨于不了了之” 的超然和从容, 是否蕴含着失忆和记忆取舍的奥妙?

记忆是相聚, 千帆过尽, 云淡风轻地相拥.

失忆是说声 Bye-bye, 然后自由了, 无声地告别无言的结局.

今夜, 如水的月光下, 对失忆和记忆来一番自我洞悉, 浅浅的, 淡淡的.

蓦然回首, 灯火阑珊处, 我记住了夜空中的白玉盘, 牢牢地, 深深地.

月色漂渺于黛蓝色的夜空, 与点点繁星相映生辉两依依, 从夏向秋穿越.

冰壶秋月, 蒙纱的月亮朦胧的秋, 爱的记忆始于秋天, 风吹起点点涟漪, 延续至冬天, 春天, 夏天.

真情, 是最美的记忆.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是呀, 过好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说, 善于运用这二句话: 1) 不关我的事 2) 不关你的事 会活得潇洒些. 你同意吗? 七月.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恩爱易忘,仇恨难消,都是人之常情" 嗯, 也许吧.
庆幸自己是一个不记恨没有仇人, 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泉水相报, 恩情铭记在心的人.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来访.
有无近事遗忘是衡量大脑有无退化的指征之一.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打什么针呀?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为你开心, 做个快乐的人.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你多才多艺, 我只有羡慕的份儿, 不妒忌恨, 哈哈.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我的远期记忆好。
我弟弟是目前我遇到比我还好的,他记得许多我都忘掉的,关于我小学同学的事。
唐西 发表评论于
人类大脑的左右两半球在处理外界声音信号时是有分工的。通常左半球在理解语义时占优势,而大脑的右半球在理解音乐时占优势。(中国陈林教授)
铃兰医生是左右开弓,记忆力当然好啦。实在不行自己给自己来一针,补上。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相信铃兰医生说的话,我的记忆机制决定我是个快乐的人!谢谢分享!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赞!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医生应该是记忆力都很棒的。我的记忆力不能算好,小时候读的科目中最怕的就是历史地理生物等需要背的课程,语文课里我最喜欢的是作文,但很怕背古文古诗。数学物理那些不需要多少记忆力的,或画画跳舞体育这些,我都可以学得很轻松。想想很有意思,人的先天基因的不同导致了我们每个人的长短项不同。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恩爱易忘,仇恨难消,都是人之常情。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别人给的难堪和伤害, 一般来说, 我容易忘掉或让它随风而逝, 这是一种记忆的保护机制.
Selective memory loss = Defensive mechanism”
—— can’t agree more!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不到万不得以, 从不让别人难堪, 不凭空 judge 和 criticize 他人, 更不惹事生非 ; 当自己遭遇无端挑衅, 恶意欺凌时, 灵活运用视而不见, 蔑视, 抛诸脑后等招数...”
——- 同感同感!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先赞一下过会儿再来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