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大院(47)

打印 (被阅读 次)

陪孩子读高中准备高考的日子里,百般聊赖,于是每天去某直播平台看热闹,这平台居然有好多人在从事我最喜欢的行当---算命。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那些神秘主义,就是他们所说的封建迷信特感兴趣,我总认为就算这些人在胡说八道,妖言惑众也比人定胜天和战无不胜的某某某思想跟接近于诚实,反正我常常把一些事放在封建迷信中寻找原因,这也许是一种心理疗法,自我保护,就好像为了逃避某些现实而为自己寻找一个借口,但我觉得还真不是,我敢于承担错误,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做人的底线是良心,良心能托住的事都不算事。
在那个平台学习并认知了很多东西,各路大仙神算悉数登场,因为父亲的事我很相信这些,尽管这里肯定有骗子,就好像京东也有假货,是吧。看了几日觉得有个“神仙”算的挺准,此人在今天看来定是黄仙上身,无论从面相,眼神,做派,语气,整个就是一黄仙,而且他还总跟房间里的游客吵架,每天看他表演还真有趣。时间久了,跟他也就混熟了,没事也逗上几句,某天我觉得该我算算了,于是给他转了50块钱,报了生辰八字任由此人评判。
这师傅翻了会眼睛简述了下我的秘密,首先,我这辈子会有三个媳妇,这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因为每个媳妇挑费都不少,自己还那么穷,这可如何是好,随后又说我上七代有个女性是大仙,我这辈子得接这个活儿,这句让我暗笑了,好像每个找他算命的人这辈子都得做大仙,还说我命里缺火,注定没财,这倒是说的准,本来姓氏属阳,可名字起的古怪,有个雪字,这雪可比火厉害,水还有流不过去的地方,雪却可以笼罩世界。再问他别的他不说了,他的意思将来我出了堂口自己做大仙,自己能给自己算,虽然理论上我被骗了,但我也不觉得恼火,这50块得到的乐趣比听相声便宜。为了挽回投资最后我让他给我看看前世我是做什么的,这师傅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宋朝和尚。
师傅这句话让我深深陷入了沉思.......我慢慢想起了我在宋朝的生活,哈,开玩笑,可没工夫配合他的神算,可确实有些诡异,我小的时候,大概初中以前,自己最喜欢宋朝的官服,最害怕清朝人的扮相,尤其那条长辫子,对清宫剧最是反感,看着害怕。至于和尚这事引申到我青年时经常念叨出家,把孩子他妈吓的半死,而且一直对异性不十分热衷,男女之事也没兴趣,这符合和尚的特质,最最让我觉得宋朝和尚这事可信的佐证是我见到寺庙就想拜,看到佛像就高兴,还喜欢购买有关佛教方面的书籍,佛家人物传记,各种经文典籍,而且对生命有种超常的敬畏。比如我家顶楼的天台上,有个老头养了几只鸡,每天早上6点这老头都要剁鸡食,剁的我心都碎了,劝了几次无效,真想把那几只鸡从天台上扔下去,每当想到这就会害怕杀生有报应,最后没辙我自己搬另外一个房子去住了,这房子邻居更欺负人,他在走廊里养了三只鹦鹉,每天早上5点左右就叫,忍无可忍,我便准备下毒结果了它们,可那一瞬间又想到了杀生是大罪恶,只好作罢。也许是佛祖考验我之后觉得这人还成,在我向物业投诉之后,邻居把鹦鹉移走了。为什么我总跟家禽飞鸟纠葛,难道是小时候被猫抓走吃掉那只鹦鹉有关,她来报仇的?
也许我这辈子真该做和尚,因为三十岁那年我就觉得今生过完了,对什么都没兴趣,没理想也没抱负,天天混日子等死,没准那时我就该毅然踏入佛门成为一代宗师。扯这些都没用了,我这不还在这靠敲字取乐呢。这师傅给我算完之后就不搭理我了,只要看到我就劝我出堂口做大仙,我可不好意思在那指点他人迷津,自己混这熊样还巴巴给人家出主意,这个我来不了。算命瘾过完了就到处闲逛,有天在一房间里看一大哥自己坐摄像头前,下面也没人,我也是没人搭理就跟他闲扯几句,这一扯不要紧居然还是同城老乡,他是自学的八字易经,有意思了,这老乡的生意我得照顾照顾,故此交钱让他给看看。
这大哥很认真,绝对是童叟无欺,是个做学问的好人,不是骗子,这八字批的让我更加正视人生,我这命啊,硬,克亲人,这话不假,我首先克倒了孩子他妈,随后克倒了我爸,又克的我妈患了脑血栓,孩子跟我在一起三年临毕业前还做了个鼻子小手术,就我妹妹命好躲北京不回来躲过了我的魔掌,这个准。这大哥说谁离我近谁倒霉,一个都跑不了,还说孩子要想好得离我远远的,最好出省,天遂人愿这小子福建去者,从地图上面跑到地图下面,够远了。第二项说我的财运,这辈子基本没钱,但有口饭吃,一分钱攒不住,只要有钱接下来肯定有人来花,这个也准,大半辈子就没有过积蓄,其他人算存款利率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在做高数题,再就说我的婚姻,简直一塌糊涂,他都把自己说蒙了,我也就没记住。
批八字这事我认为只能搞一次,八字是固定的,难道会同一时间踏入不同的一条河流?大哥最后说2018有车马关,最好不要开车,这一年是转运年,过了2018开始新的运程,准啊,我今年春节前载孩子去牙医那看牙,回来路上跟一环卫工的人力垃圾车发生刮碰,幸好人没事,我心琢磨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没跟对方费话认倒霉了。

这之前还发生过两回怪异的事,经常梦到逝去的长辈都不算事了,只要梦到我就去墓园烧纸,好在三家都在一个墓地烧起来也省事,有两回莫名其妙的发烧,我自认为体质还不错,发烧是很少有的情况,那两次很莫名,晚上开始发烧,到半夜烧的厉害,几乎烧糊涂了,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给前辈许愿,也不知道谁教我的法子,反正我稀里糊涂中只想到这个办法,居然都没想到吃药,我口中念到:如果明天退烧,三天内必去坟前烧纸。灵验了,第二天早上退烧,跟没事人儿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越来越觉得在向成为大仙的道路上前进,也算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哈哈,要疯。
咱再回头说那黄仙上身的师傅,我这命也算了,八字也批了就不再太关心这些事,这师傅肯定是要敛财,非要给我出堂口费用六万,草仙就是草仙,急脾气,修行不够,还没彻底打败我就想谋财,姥姥!在我坚决拒绝下,师傅急了,居然诅咒我和孩子,说不答应的我家先祖会怪罪我们,即将有难。我对他说假如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找到他弄死他,可他说不是他的意思,是我家先辈的意思,我合计我家的先辈怎么会坑害自己后代,大骂他几句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心里没底,这要真是如他所说麻烦大了,老话说的好敬鬼神而远之,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没事跟他们交流什么呀,这有了事自己解不了,玩现了。想个什么办法处理这事呢,没别的招,找同行吧,这又花钱找了其他两个师傅给看看,结论是没事,我有保家仙,会保佑我。这就是阿文也学会的那句:老仙保佑,当然我的保家仙也会保佑阿文的,还会保佑美国。
人啊,要是着了魔可就没救,我整天琢磨这事,就想起了上七代家族有个大仙的事,这上七代我哪问去呀,就问我妈我家有没有家谱,我妈说我爸有个表弟挺有学问的,好像在整理家谱,这是好事啊,问我妈这表弟在哪,我妈说你爸都不知道这人在哪,你问我?这两口子怎么不宣布独立呢,敢情跟谁都不来往。我这想起来老家还有亲戚,去那应该能打听到一些线索,世间的事就是那么奇妙,当初我妈买这墓地的时候居然不知道隔道山就是我们老家,亏她年轻时候还跟我爸骑自行车来过,骑自行车......40公里。这段事我是不是在前面的帖子里讲过呀,怎么感觉像祥林嫂似的讲了好多遍了呢,算了都说到这了继续讲下去吧,万一有前面场次没到场的观众呢,上回书说的是,我非把这么严肃的事当评书讲,病的不轻。
墓地距离老家仅一座山,这还是墓地管理员告诉我妈这事,管理员看到我爷墓碑上的姓氏就问跟乡书记什么关系,一问那书记是我一本家叔叔,这墓园就是他主建的,还说夏任凡在老家那边建了祖坟,好大一片墓地为什么不葬在那里,这这这...这都没人跟我们说呀。说这些都没用了,在2017年11月份,我携同本届总统一起前往那墓园,祭拜了几位长辈后便驱车前往山那边的老家。
抱歉,我又把这事写成章回体了,一贴说不完了您呢。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