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三)

打印 (被阅读 次)

 

他甩手砰的一声关上门,扔掉行李,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和蒙,两只手捏成了拳头。她和蒙急忙分开。蒙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他的面前,强作镇定地说:“我是你太太的同事,今天公司活动,喝的有点儿多,一时冲动,是我的错。”他盯着蒙,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蒙听的很清楚,他有些担心地回头看看她,忍不住又说:“我们只是。。。。。”不等蒙说完,他一把揪住蒙的衣领,拳头挥向蒙的面颊,蒙被打的一个趔趄。她尖叫一声,扑过来,抱住他,喊着:“不要打!不要打!蒙总你走吧,我来解释。”蒙站直身,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对他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等你冷静了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今晚,不要为难她。”蒙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推开她,走进客厅,一眼看到桌上的两杯红酒。他挥手把酒杯扫落到地上,破碎的玻璃四处飞溅。他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门。她找来扫帚簸箕,仔细地把地上的碎玻璃都收干净,然后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她想和他解释,却不知道怎样开口。蒙把责任都揽了下来,可是是她先把蒙邀请到家里的,是她没有拒绝蒙的拥抱,如果他没有提前回家,她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事?难道是我爱上了蒙?难道我已经不爱他了?我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她感到羞愧,也感到困惑。她心疼他,想象着他打开门时那一瞬间的愤怒;她也心疼蒙,这么冷的天,他只穿着薄薄的衬衣,手臂上还有伤。

她站起身,走到卧室的门前,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试着转动门把手,门从里面反锁了。她张了张嘴,想叫一声他的名字,最后还是放弃了。她只好又坐回到沙发上。一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象笼罩了一层乌云似的,沉甸甸的,什么都想不清楚。慢慢地,她闭起眼睛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又长又累,她始终在迷雾中徘徊,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要去向何方,没有灰色的身影出现,更没有她渴望再次握住的那只手。

卫生间哗哗的水声吵醒了她。她坐起身,揉揉眼睛。天已经蒙蒙亮,日光正透过窗帘窥视,而她的身上多了一条毛毯。他从卧室里出来,脸洗了,头发也梳理过了,但是他的两眼布满了血丝,原本就瘦的双颊现在深陷了下去,青色的胡子茬毫不留情地在他瘦削的下巴上蔓延。他的身上有浓重的烟味,看起来,他一夜未睡。

她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轻轻地叫了他一声。他从她的面前走过,目不斜视,仿佛她不存在。他径直来到门口,穿上外套鞋子,走了。关门的声音象是他甩给她的一记耳光。

他走了以后,她怔怔地站了好久,头脑终于渐渐清醒。她问自己:“最坏的结果是什么?”“离婚”她回答自己。“你想离婚吗?”她又问。“不想”她答。“那么就做点什么来挽回,毕竟错在于你。”

想明白了,事情就简单了。她收拾房间,擦洗地板,去超市买菜,做好了晚饭,然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晚上十点,他终于回来了,身上除了烟味还多了酒味。她问:“吃饭了吗?”他摇摇头。她殷勤地说:“一起吃饭吧,我也没吃呢。”他们一起在餐桌旁坐下来。他闷头用筷子往嘴里扒饭。她端起碗又放下,鼓起勇气,轻声说:“我和蒙其实没什么的。”他从饭碗上抬起头,转过脸来看着她,讥讽地问:“你还想有什么?”这句话把她噎在那里,她有些急:“我们就是喝了酒,有些冲动。我承认是我错。。。。。”他打断她的话:“你肯定那是冲动吗?男人可能因为一杯酒而冲动,女人却会因为有了感情才冲动,这话好像还是我们恋爱时你说给我听的。”他放下碗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重而缓慢地说:“我在办公室里想了一整天,我想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别人,那我们还是分开吧。”他站起身:“明天,我会去找房,尽快搬出去。房子车子都留给你,我净身出户。”她的眼泪狂泻而下,带着不甘,带着委屈,也带着愤怒 :“我是错了,可是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我们结婚五年,在一起过了快两千个日日夜夜,现在你就这么轻易地说离婚?”“那你还想我怎么样?”他吼到“你心不在我这儿了,我们就是再在一起两万个日日夜夜又有什么用?”“我没有!”她哭着大声辩解。“你没有?鬼才相信!”他一把推开椅子,向卧室走去。椅子在他的身后翻到,发出咚的一响,好似一把重锤锤在她的心上,锤得她心都要碎了。

这一夜,她泪水长流,湿了半个枕头。

第二天,她早早起床,洗漱干净,就出了门。她的犟脾气上来了,既然他不肯原谅自己,那她为什么还要赖在这个家里?她要出去找房子,她要净身出户。时间太早,房屋中介都没有开门,她只好先躲在咖啡店的角落里喝咖啡,一口接着一口,和着她的泪水。

房子很快找好了,一室一厅,很小,但是离她的公司比较近,还带家具,因为她要的急,房租稍贵,她也接受了。

傍晚的时候,她叫了辆车,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被褥就离开了那个她生活了五年,为之辛苦了五年的家。

第二天在公司见到蒙,蒙问她:“你和他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但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怕引起更多的矛盾。”她说:“我们准备离婚了。”蒙很惊讶,连声向她道歉,问她要他的电话,说要向他解释。她说:“不用了,我们的婚姻早就有了问题,走到这一步也许是迟早的事儿。”

一个月后,他们签了离婚协议,他坚持要把房子留给她,但是她说:“留给我也没有用,我还不起贷款。”最后,他把家里存款给她,她也只收了一半儿。两个人分别的时候,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里面是一对紫色水晶耳钉。他说:“我在新加坡买了这个,想给你一个惊喜的。”他拉过她的一只手,把盒子塞进她的手里:“别拒绝,就算是个纪念。”他的眼泪崩落在两人的手上,“你自己保重,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一定来找我。”说完他转身离去。

她以为已经哭干了的泪水再次蜂拥而至。

 

请读下篇:雾(四)

 

谢谢来读故事的朋友们,周末愉快!

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我去看悄悄话 :)周末愉快!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谢谢碧蓝天,在追你的小说呢 :)周末愉快!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是的,谢谢一凡!周末愉快!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谢谢风清!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1写得太好了!悄悄话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好看!继续跟读!只有在失去时才知道原本是有千般的不舍。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情节很紧凑! 期待下文!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读了你“雾”的小说,刚开篇那段即将人引入了虚幻飘渺的重重浓雾之中,好文笔,引人入胜。期待着一下篇。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还没有写长篇的本事,就写的短点儿,让故事发展的快些 :)小C周末愉快!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我不想写的太长了,就让他们速战速决了 :)松松周末愉快!
cxyz 发表评论于
真是太快了 :)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说离就离了,真是太快了。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婚外情要躲着藏着,肯定比婚内情要累啊。如果两个人互相厌恶不满,五六十年的婚姻肯定是折磨人的,但我想大多数的婚姻最后都可以磨合成亲情,人不一定要有爱情,但一定不能没有亲情。谢谢一讲来捧场看我的故事 :)周末愉快!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婚外情真的累吗?没有体验过。

但是婚姻是对人性的一个束缚,我现在觉得有些道理,试想,让一对人从20多岁磨叽到7老80,是不是很有趣和很符合人性呢?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我想大多数的婚姻还都是美满的吧,即使有矛盾,磨着磨着就美满了。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我的构思不只是累人 :)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看到那条蓝色的小鱼了,我最喜欢的颜色就是蓝色 :)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人的感情太复杂了,婚姻难以适应人的情感世界。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不是要在评论里要用博主头像,我在写评论里打鱼这个字,鱼字的旁边出来条蓝莹莹的小鱼图像,很可爱,就click 了两次小鱼的图像,发上来就变成了问号。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婚外情,累人。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明白你说的了。我还真没想到过要在评论里用博主图像呢,可以给网管提个建议 :)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跟读,明天上下一篇 :)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一个星期不进来,就已经感觉读不过来了 :)城里实在是人才济济。你说的图像是文章开头的图像吗?那是我从网上找的,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鱼鱼的图像显现成????了,下次记得不能用图像。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跟读!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一段时间没进城,正在补阅美文佳作。可是敲进了一家博主门,就出不来了,博主们的好文丰丰富富,读不过来了。大有一日不上网,城里已千年的感慨。????????的文笔越发好了,一口气读完雾的三集,期待。。。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说的太对了,与其留着误会,不如分开,分得远了,有些事情反而看的清了。谢谢yy, 周末愉快!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对不起,让王妃难过了,请王妃喝杯咖啡吧,我们这今天天气可好了,特别适合喝着咖啡发呆:)
yy56 发表评论于
早晨一进城,就看到你的雾,好喜欢。

现实有很多的误会,朦朦胧胧的,越解释越不清楚,那么接受现实,move on,大概是最佳的选择。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沙发很舒服!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读得心碎,婚姻真的脆弱!等待下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