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的“布袋门”——瑞士记者协会出糗记

西谚有云:“真事往往比创作还离奇”。(life is often stranger than fiction)。验之于平头身上,信焉。
打印 (被阅读 次)
张健的“布袋门”
——瑞士记者协会出糗记

平头按:这是多年前揭露张健出糗的一篇旧闻。时唐骗柏桥还没曝光,其“永州异蛇”的面目尚未暴露,那时他还对张健的劣迹嗤之以鼻。曾几何,现在唐骗与张骗同流合污合穿一条裤子,成了盛雪团伙的一员!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此文的大背景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中共对内对外彰显大国盛世的契机故中共非常重视,以魏京生为首的海外民运联席会议决定人权外交出击,采取针锋相对、釜底抽薪策略——2007年12月10日在日内瓦瑞士记者协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号召抵制08北京奥运,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总部会议厅内举行会议揭露中国人权真相,后驱车前往瑞士洛桑国际奥委会总部递交抵制请愿信。整个过程西方媒体记者采访报道。来自日本、澳洲、香港及欧洲各国荷兰、德国、法国、丹麦等国的民运人士(平头与几个丹麦民阵的兄弟从哥本哈根驱车长途跋涉远赴瑞士)积极参与此项活动。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人权外交出击,击中了中共的软肋。中共有关方面十分紧张,生怕民运人士搅了北京奥运的局,不敢懈怠派出相关人员全程监控。当时的背景是在世界各国举行的北京奥运圣火传递遭到自由西藏人士的成功搅局,使得中共本想借此弘扬国威的爱国秀,被中共侵犯人权的谴责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中共当时真急了,国安系统不惜指示他们在海外民运的代理人亲自披挂上阵,以转移视听,达到力保北京奥运的目的。由杨建利、盛雪、费良勇、张晓刚、汪泯高调主导的海外民运人士回国“闯关秀”就是在此背景下横空出世的。 

图1:2010年5月30日张晓刚到达上海世博会现场挺胸叠肚叉腰声援世博难民,然后上海国安上演一出将张递解出境毫发无损的“捉放曹”

图2:2007年温哥华汉藏论坛期间黄河边的车在中国城被砸,车内一台笔记型电脑被盗,导致不雅视频图片外泄。图为盛雪杨建利黄河边(高冰尘)在砸车现场。

 柏桥老乡过奖。平头就一性情中人,看不惯有些沽名钓誉之徒,在此虚张声势、咋咋呼呼地装逼。想必老兄也见识领教过张健那种目中无人、牛逼烘烘的阿Q样。其实知其底细的民运同道中人都知道,“一根葱”“百搭张”就一北京周边通县的胡同窜子,“语言的巨人,行动的侏儒”。热衷博取虚名,贪小便宜只进不出,如西洋“教堂顶上的风向标铁公鸡——一毛不拔”,关键时刻就装耸掉链的主。
    
   仅举一例:
   

张健的“布袋门”


    
   2007年冬到日内瓦参加魏京生主导的抵制北京2008奥运活动。某天(12月10日)上午魏京生在瑞士记者协会举行新闻发布会。会后,主人以鸡尾酒会招待与会的各国媒体、电视记者。免费的午餐,“百搭张”哪有放过之理,面对佳酿美点,其北京胡同窜子的吃相本色顿显出来。仿佛困难时期吃糠咽菜的老农不留神得以遛进“老莫”(北京“莫斯科”餐厅)趁饭大快朵颐。“百搭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红酒、白兰地、伏特加轮流喝个遍,还旁若无人地滋溜一口酒,吧叽一口菜。未几,就不胜酒力,洋相百出。

图3:“通县混混”民运江湖人称“一根葱”张健


   猛男"百搭张"绝非浪得虚名!当时斯文扫地不说,接下来其青皮混混的恶劣秉性暴露无遗,令人傻眼——他胡喝海塞也就罢了,竟在鸡尾酒会还没结束,就如布袋和尚般地拿出随身所带的布袋,大刺刺地将喝剩的红酒、白兰地、伏特加,吃剩的点心、开心果、巧克力、牛肉干等等美食,连瓶带肉悉数一扫光打包将布袋塞得鼓鼓囊囊。“百搭张”一边打包打着酒嗝,一边大言不惭喜滋滋地喃喃自语,“嚯,够俺吃好几顿的啦!”——其得陇望蜀、贪得无厌、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得瑟之情溢于言表。
    
   旁白画外音:张健的贪小便宜只进不出是出了名的,06年加入社民党,每年一百刀的党费对于他有如割肉放血般的心疼。连续两年不交党费,其退党的理由并非他唱的高调那般堂皇,盖因国凯去函催其补交拖欠的两百美元党费,他觉得是冤大头而宁退不交。这次他高调“归队”社民党伊始,就申明他是不交党费的特殊党员,“我的党费不交中央,而留在法国党部作发展用”云云。摆足了“我是铁公鸡我怕谁”的泼皮刺头样。另一个例证是,盘古乐队的敖博到张在巴黎的寓所,打开其有“百宝箱”之称的衣橱,嚯,满满一柜尽是“百搭张”顺来的衬衣、T恤、卷筒纸等等不一而足。由微见著,敖博有言:等中国大陆民主了,我看张健比共产党的贪官还要贪。

图4:2018年7月在推特直播的路德访谈的辩论擂台中“布袋和尚”被小平头打得满地找牙,结束时张很阿Q地隔山打牛手舞花枪

  倒带回放:扯远了,言归正传。“百搭张”旁若无人的打包之举,使我等(在场的有德国的席海明、法国的魏晓涛、丹麦的刘刚、日本的林飞、澳洲的潘晴等等)同道中人及老外记者大跌眼镜、目瞪口呆。须知,这已不是张健的个人出糗的小事,而是(当着各国记者的面)关乎民运整体形象的大事!魏晓涛实在看不过眼,将张拉到一边小声训斥一番,责令其将布袋的酒水食物放回去。
    
   本以为张健有自知之明,能知错就改。可“酒是英雄色是胆”之“百搭张”只进不出,叫其将放入囊中的私货再拿出充公,无异于虎口夺肉,故魏晓涛此举简直是在愤怒的公牛面前挥舞红布头!在酒精燃烧青春荷尔蒙的作用下,“百搭张”瞪着红眼,尽显泼皮无赖气急败坏的混混本色,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中气十足,无知者无畏当众喷着酒气地断喝一声:“魏晓涛,你他妈的不是北京人,你是安徽农村人……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什么玩艺儿!”——“百搭张”撂下狠话,提着胀鼓鼓的布袋一步三颤、屁颠屁颠的扬长而去。
    
   画面:在场的人们似乎被施了定身法,时间似乎凝固了分把钟,老外惊讶的嚼舌不下。留下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几乎气结晕倒没缓过神的大老爷们。“嘿!小样的,他倒有理高三分啦。”身着蒙族长袍,刚才还在记者会上亮出印有中共关押蒙族维权领袖头像T恤,控诉中国人权恶化的席王爷苦笑地摇摇头。(席海明,蒙族人。87内蒙古高校学运的学生领袖,现在德国当邮差。在海外重要场合,席必穿蒙族长袍,故有“席王爷”的美号)。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对张健如是表演,老外记者看得雪样分明,其负面影响,唉,你懂的,不说你也晓得啦。是故,现在每当看到张健在台上作高大全苦大仇深状,尽是义正词严、黄钟大吕、铁板铜琶之音的发言,平头在此“狠斗私字一闪念”坦白:像我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只恨爹妈给的这贼眉小眼,如杨子荣,郭建光,洪常青和李玉和一样装逼,打死平头都学不像。(学刁德一,小炉匠,坐山雕,胡传魁,南霸天这类反派人物却得心应手)是故,都无一例外的精神溜号,思绪天马行空瞎转悠,联想起日内瓦湖畔“百搭张”向魏晓涛抓狂撂狠话那滑稽的一幕。也总会如柏桥老兄一样哑然莞尔一笑。
    
   不是尾声:伟、光、正的中共还有阴暗面,海外民运也有不足之处。这年头,民运圈中龙蛇混杂,既有高、大、全之民运的白求恩,反共的焦裕禄,也有“白天孔繁森,晚上王宝森”的主。写将出来与大家一览,说明我们敢于自我批评,不护短,民运能容百家之言!在我们民运阵营里,声名显赫,心眼又好的人士,都有本记和自传。声名狼迹,心眼不好的朋友,别说正传,连外传都没有。您放心吧,平头给他们立传。就如良勇的“千金门”(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盛雪的“特务门”(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因全的“风雨门”(提上来: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台湾人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草庵的“抄袭门”,泱潮的“神棍门”,张健的“布袋门”一样,一个都不少。今后还会一如既往地立传树“门”下去。
    
    
   --------------------------------------------------------------------------------
   附件:唐柏桥函件
   
    
   在 2011年8月9日 下午1:42,baiqiao tang  写道:
   
   过去没看机会看老乡的文章,最近得益于社民党大战,拜读了不少你的大作小作。我发现你是民运中难得的笔杆子。这篇小作也是嬉笑怒骂皆文章。我唯有会心一笑:
   
   Baiqiao Tang (唐柏桥)
(2011/08/09 发表)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