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见面,一言难尽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打印 (被阅读 次)
夏天忙,为自己放了一个假,久违了文学城。上星期回来, 看到博客里最后一个留言是网友禾苗的:“你退了微信群,怎么文学城也不来了?:(( ”惭愧呀!

上篇写的是微信同学群,这篇还是接着这个老同学的话题写。

* * *

回国时,和我高中的要好同学MJ约定一起出去喝咖啡。前一晚,MJ发短信来说:明天我另带两个人来,给你一个惊喜。
这一夜我兴奋得没睡好觉,一直在猜想她带来的是哪两个同学。我在“同学群”那篇写过,那时我已加入了微信同学群,不喜欢,又不好意思退出,所以有些担心和老同学见面会不会出现尴尬的场面。
MJ一同出现在酒店大门口的, 是小虹和文丽。
我们四个人同班,而且其中三个还是从同一所小学一起升入中学的,住得也很近。小时候我们一起在弄堂里跳过橡皮筋、玩过游戏,有一次还在我的教唆下集体逃课。女孩子有时会为了一点小事闹不团结、互相不理睬,好好吵吵。到了高中最后两年,大家都沉静下来认真准备高考,人成熟了许多,每个人的性格脾气也渐渐地显现了。
MJ一向是个小领导、班干部,年轻时就是个热心人,很有号召力,我们当时就称她为“妇女主任”、“工会主席”。她考上了师范学院,毕业后当了高中老师。我们见面的时候,她是上海某重点高中的教务主任,业余时间还爱在社区和亲友中组织活动,微信同学群就是她发起的。
那几天MJ很忙,在计划学校里的“赴美游学”,即将带12个高中生去加州“考察”和旅游十天。这是她第一次去美国,特别兴奋,责任也很重。
小虹的眼镜片后面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以前的绰号是“数学家”。她的数学特别好,解起题来三下两下,轻而易举,上课时思想开小差,老师也不会批评提醒她,因为她根本就不用听课。她还三天两头参加区里、市里的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大家都说小虹“不是复旦就是交大”,最后她进了交大学工程。
现在小虹是个私营技术公司的副总裁,手下有300多员工。可以想见她有多忙了,那天还是辞了一个会议来见我的,真让我感动。
文丽的性格就和她的名字一样,文雅清丽。她以前是个文青,爱读书,写过很多诗歌和散文。她比较私密,把自己写的东西分抄在两本簿子里,一本可以分享,另一本是藏在家里不让人看的。她要报考中文系,父母不答应,因为她的数理化成绩也不错,父母要求她考理工科。但最后文丽还是取得了胜利,考进了外地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毕业后考回上海读研、留校。我们见面时她刚升为副教授,她写的一个论集正在校对过程中,一个月后将正式出版。
我与小虹和文丽有二十多年没有联系了,但那次我们聚在一起,既新鲜好奇、又熟络随意;既像一见如故的陌生人,又像从未分手过的亲密朋友。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我们四个聊得天昏地暗,说不完的话,回忆不完的旧事,讲不完的老故事。我真想当即把她们三个带回到美国来。
现在想想,为什么我对微信同学群不感冒,但那么喜欢这三个老同学?也许是因为我们四个不仅有过去的共同经历,而且(更重要的)还有现在的共同语言。如果我们只呆在微信群里,和四十多个人一起“群聊”,也许永远也不会互相了解、重新认识,永远只是不陌生的陌生人,不会走到一起。
这就是同学和同学群之间的区别。
后来MJ提起,同学会下月要在一家餐馆办聚会,问我们参不参加。
我早回美国了,当然不能参加;MJ自己刚从美国游学回来,太累了,还要调时差;小虹公司有事要去深圳;文丽在出书,是最关键的时候…… 看来我们四个都会缺席。
我们在咖啡馆坐了很长时间,关了手机,专心聊天。为了不白占座位,不断地买饮料点心。最后小虹往公司打了几个电话,交待了一番,然后对我们说:今天我不回公司了,走,到我家去,点外卖当晚饭,继续聊!
我们和小虹的先生儿子见了面。她那善解人意的老公提议,由他带孩子出去吃饭,把家里让给我们“几个小姑娘”自由开心。
坐在小虹家大方端雅的江景大客厅里,看着窗外流动闪烁的灯火,我心里的温暖感觉无以言表。
恍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唱儿歌、跳橡皮筋、勾肩搭背的纯真年代。

* * *

~ 几张随拍 ~





(纽约州)



(家附近)




(这个地方大家一看就猜得出)


* * * * *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李哥闯江湖' 的评论 :

完全是!如果心里有一份美好,就保存在那里;如果没有这份美好,那干脆就不要见面了。
李哥闯江湖 发表评论于
相见不如怀念啊有时候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确是这样,谈得来的多多来往,否则就不必勉强了。问好鹃鹃!!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谢谢小C,归队的感觉不错!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好,我也想你们大家了,所以稍安定下来就回城了!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好久没有读你的文章了,很想!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禾苗,你尽管咬,我很经得住咬 :) 不知另三位是谁? 问个好!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大人也有这个退出同学会的经历呀,很高兴你有同感,问候!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完全如叶子所说的,还是小聚比较好,大聚会没啥意思了。问好!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问候莲子,又要来看你口诛笔伐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是的,很开心,这几位都是非常谈得来的。问好闻香!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波波好,入秋了,人也定下心来了,我会多多来城里的。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哈,一讲今天讲了两遍 :) 我老同学带队游学,自己只需出一半费用,有两个老师带队。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问好晓青!同学群里没什么好说的,真是这样!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啊?熟悉的面孔,亲切!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我也不喜欢群聊,尤其不喜欢大群。有些同学就是多年不见,见面没有隔阂,特别亲切,仿佛从未分开过。
cxyz 发表评论于
好久不见,欢迎荔枝归队 :)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荔枝写得真好。荔枝的文开明,理性,有情却不泛情,难怪大家都喜欢。想你了,荔枝!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荔枝好,挂念着呢,知道吗?文学城中有4位博主是土豆不敢下嘴咬的,您就是其中一位,:))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哈哈荔枝回来了好啊!正惦记着你呐!加同学群退同学群咱也有这样的经历,我是加入一天就退出了,选择了两位同学就“一对一”联系啦。群聊乱哄哄不习惯哈!问好!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问好荔枝,長遠不見。
同學,大多再也找不到以前同學的感覺,喜愛小聚會,不感興趣大規模聚會。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荔枝回来了,真好!
yy56 发表评论于
酒逢知己千杯少,和老友久别重逢,真是有说不完的话。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荔枝来了,真好,久违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哎呀,咱的荔枝姐回来了!

几天前,我和一个专门从事来美游学的朋友聊天,现在行情是拉10个学生进团,就可以给一个老师免费来美游玩,当然老师的责任是很大的。

老朋友相见总是令人难忘,我上月也是过去在上海工作时的处长和她女儿的一家来美旅游,经过我处,见了一面,感叹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哎呀,咱的荔枝姐回来了!

几天前,我和一个专门从事来美游学的朋友聊天,现在行情是拉10个学生进团,就可以给一个老师免费来美游玩,当然老师的责任是很大的。

老朋友相见总是令人难忘,我上月也是过去在上海工作时的处长和她女儿的一家来美旅游,经过我处,见了一面,感叹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可真是好久不见,问候!同学群我也有,从来不说话的,没什么好说的,再说都是几个人在聊天,插不上话。但没退,不置顶平常也不干扰自己的。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真好!荔枝来了,也好,久违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