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蹄为笑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周末是个不大不小的比赛,几千人。已经训练这么久了,算是模拟考试,开始稳,14英里后我就慢慢发飙了,不断超人,大约超了五六波(每波75人左右)。到了最后2英里冲刺,轻松完成。

因为天气炎热,靠近90度,很多人跑崩溃了。我因为坚持了最炎热的夏天的训练,做好了准备,目镜,帽子,防晒油,盐粒,清水,运动水,所以还好。不过,过程中身体每个部位都向我报道过一次。先是左脚的小腿,我想完了,别影响我速度。然后是右脚的膝盖,轻微隐隐作痛,我的膝盖平时没问题的啊。过一会儿,左边的屁股后面肌肉酸痛,然后,右脚的脚趾头开始疼。。。。不过,说也奇怪,每当新的疼痛出现,上一个疼痛就忘记了。按照老一代的说法,就是“各个部位向你报告一次”,提醒你,全程呵护你的各个部位。不要胡来。这是正常现象,每个地方疼一下,然后goes away,不会有问题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所以跑完后什么地方也不疼了,轻松排队领啤酒,领衣服,还帮助照顾队友。有个美眉出现状况,晚了我半个小时到,到终点我喊她,她目无表情,连工作人员发给她的湿毛巾都没有接。中暑了,只说了句,Let's take a picture before I die。我扶她到了阴凉的地方,喝水,拖着她走了几分钟。才慢慢缓过劲儿来。

第二天星期一早晨,坚持跑步,速度有些慢。然后星期二,星期三小长跑,星期四速跑。星期五休息,晚上除了有点儿累,也没哪儿不舒服。不对,好像右脚还有点疼,于是脱下袜子打开来看看。。。。咦?我的“食指”肿么了?脚趾甲发黑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指甲?有意思。

凑过灯来,发现脚趾甲有点长,拿来指甲剪,嘎滋嘎滋,剪掉了。悲剧了。发现指甲和肉已经分离,这一剪,肉肉都露出来了,黑色的是淤血。本来指甲还盖着,有所保护,现在怎么办?创可贴。站起来,发现好疼。每一步都痛。正式宣布,受伤了。这是跑步以来第二次受伤。上次是树枝导致左臂扭伤。但我觉得这次这个是小意思。而且不碰不动就不痛。没事。走路么,慢点就是。

现在在Taper,昨天减量,只有半马,13英里。可是,这个脚趾头开始找麻烦了。十指连心,说的是手指。我的十个脚趾头表示不服。应该是20指连心,每跑一步都是刺骨的痛。队友看出来我的步子不对,我说没事只是指甲出血。咬牙,咬牙,跟上小组的步伐。。。。慢慢地,我不再呵护,随它去,忘了它。不就是脚趾头,没啥大不了的,一步,十步;一英里,十英里,到后来,完全麻木,完全忘却,就当没这回事。

等回到家,脱鞋的时候发现困难。脱不下来。肿了?小心翼翼,使劲!脱下来了。原来,磨破了,一路出血,袜子被血浸透,和鞋子连为一体。袜子不要了,扔了。鞋子已经300英里,但还可以穿,舍不得扔。用湿纸巾进去擦了几遍,擦干。然后去洗澡。洗完后,坐下来,开始揭开创可贴,心里准备好了,再惨不忍睹也准备好了。不敢撕开,用剪刀剪开。发现,原来的黑色淤血全不见了。鲜艳粉嫩粉嫩的肉肉展现在眼前,这下好了,不用去刺破了。找点酒精,周围擦擦,换上一个崭新崭新的创可贴,精心贴上,算是对蹄子的呵护了。

叫你跑步,叫你跑步!活该!!

把我的“破蹄”写出来,作为大家的笑料。简称“破蹄为笑”。嘻嘻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