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 (1)一張醫療保險卡

打印 (被阅读 次)

九月的傍晚,火紅的夕陽餘暉映照在碧藍色湖面上,遠處白帆點點,近處水鳥翩翩。

微風在湖面上留下一层层魚鱗般的浪痕、輕輕拍打金色沙灘。

沙灘上歡聲笑語,有幾家美國人,有的帶著孩子在玩沙子,有的跟著孩子走在沙灘邊淺淺的水中。

此時的崔婉瑜,一任齊肩的短髮、白色的連衣裙隨風飄舞著,自顧自躲在沙灘的一角奮力塗畫。晚霞映紅了婉瑜的臉盤,她停下了畫畫,低頭看一眼腕錶,再眺望一次五彩繽紛的遠方,依依不捨地收起畫架。輕輕地嘆口氣,起身離開。

是該回家做飯了,孩子們一定餓了,等著媽媽回家呢。她想。

 

婉瑜提著畫板和畫架,走過沙灘,直奔西北大學停車塲。自打十年前來到這裡,她就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湖邊小鎮。隨著安妮和傑瑞的出生,她經常幻想著孩子進入西北大學讀書的情景。

婉瑜開車到家,在樓下,她打開郵箱,取出了當天的郵件和報紙。她一腳進門便脫了鞋、在門後放下畫具,把郵件放在客廳的桌上,直接去廚房做飯。

‘媽媽’!安妮和傑瑞幾乎同時歡叫著,直接起身一人抱著她一條胳膊。‘今天做糖醋排骨’婉瑜說。

‘呀’!兩個孩子歡叫一聲。十歲的傑瑞去翻桌上的報紙,13歲的安妮便剪開收到的信件。

‘媽媽,這是什麼?’安妮抽出一張長型卡片。‘等一下’,

婉瑜把排骨下鍋,放進料酒,大蔥和生姜,翻炒一下,又放了醬油和水,蓋了鍋蓋,用毛巾擦幹了手,走回客廳,去看安妮手上的卡片。

是一張普通的和往年一樣的醫療保險卡。雖然婉瑜的老公已經應公司派遣、回中國工作兩年了,但是沒有換新的醫療保險,卡片也沒有改變。但是這張卡片與過去有一點不同,上面有老公如風,婉瑜和孩子的名字,還多了一個名字比爾。他是誰?為什麼加入我們的醫療保險計劃?

牆上的鐘滴答滴答地响。時鐘指向6點。等一下吧,孩子爸可能剛起,忙著上班。婉瑜收起醫療保險卡,返回廚房繼續做飯。

婉瑜炒了芹菜,又做了一個西紅柿雞蛋湯。便叫孩子們吃飯。

飯後,洗刷完畢已經8點。安妮和傑瑞各自回房間去了。婉瑜坐下,打通老公張如風的手機。

‘婉瑜,你好,安妮和傑瑞好嗎?’電話裡如風的聲音一如既往。

‘如風,我今天收到了醫療保險卡,上面怎麼多了一個人名字,是保險公司出錯了嗎?’婉瑜問道。

‘不是,是朋友的孩子加入我們家一起買保險。我們只是幫幫忙。’

‘哦,這樣的呀!哪家的孩子,多大了呀?’婉瑜問。

‘朋友家的,不知你聽明白沒有,我們幫朋友的孩子買的。’如風不耐煩地說。

好吧,婉瑜知道問不出什麼了,便掛了電話。什麼人都可以加入?保險公司不管?...

婉瑜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問題明天再說吧。

夜深了,晚風徐徐,寂静的外面偶爾一聲知了的叫聲,每天這個時段是婉瑜作畫的最佳點,她打起精神回到畫室,準備繼續畫畫。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