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一青山揽胜

打印 (被阅读 次)

 

终于到了Yosemite National Park,这个公园有个好听的中译名:优胜美地。

 

1864年,从没有到过西部这片土地的林肯总统和参议员们,凭着照片、画作、文字和几位热爱Yosemite山谷的人士的游说,签署了一项法令,将这一带设为国家保护地,禁止私人开发。

 

那几天,南北战争激战正酣,每天二千多人死亡,就是联邦政府都有可能分崩瓦解。

 

我们站在园区內的最高点glacier point, 俯瞰整个yosemite valley.莽峰绝壁,瀑布飞泉,皆隐在黛黛烟波,苍苍落木里。

 

眼前所见,极有可能成为传说。这一片山谷,差点被淹做水库。

 

多亏了林肯总统当年的那道法令,还有自然学家、作家John Muir的力阻。优胜美地,总算被很好地保护了下来,现今成为美国到访人数最多的国家公园。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儿露营、徒步、漂流、攀岩,或悠闲漫步,或挑战绝壁,或只为摄下晨曦暮辉里的光影潋滟,或只为一睹新娘瀑布的薄纱袅娜。

 

或者像我们,只想在这儿轻松度过假期的最后几天。

 

 

 

优胜美地,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常见装备取全的背包客,行走在通往各个山峰的小道上。最负盛名的half dome trail,要有许可证才可登顶,那是一条看着都腿软的石径。我这样胆小的人,只能望山兴叹,在镜头里搜索那些勇敢的身影,或者有意无意,拍下闯入镜头的兴致勃勃的游客们。

 

 

 

 

 

 

林木是那么的葱郁,空气是那么的静朗。轻柔妥贴的是阳光和微风,写意无常的云,最捉弄人。

 

就算毫无症兆而飘落的雨点,在沿途领教了加州四处干旱的枯竭后,竟一点不觉恼人。

 

走得停不住脚步啊。

 

走累了,选一处石桌坐下,准备午餐。一只松鼠窜到跟前,惊得我失声尖叫,抖落手中的水果刀。

 

邻桌一伙轰然大笑。

 

”Same here."大概见我窘态,他们这样告诉我,一位女士递过来几把刀叉。

 

"Those little guys are so aggressive. You need do this when they get close to you." (这些个小家伙太嚣张了,当它们靠近时,你要这样做。)然后教我跺脚拍手。

 

妹妹去追逃走的松鼠,回来报告说那把刀被拖入洞中,"看不见了"。

 

那顿饭,在时时提防松鼠骚扰的紧张狼狈中匆匆结束。

 

 

 

 

 

 

 

 

 

 

 

晚上要住宿的旅店,是出发前网上订好的,交待要八点去拿钥匙。

 

没想到离公园这么远,优胜美地够大,出了园区,又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和猜想的一样,一个印裔女孩,交接了钥匙,就收工回家了。家族经营的一幢小旅社,古朴乡野的打扮,座落在安静的山脚。

 

放下行李,赶紧外出觅食。

 

有中餐馆耶,却是一个八点半就要打烊的店,只有赶紧订了外卖。瞥见柜台前贴的照片,孩子成长中各种该纪念的瞬间,演绎着少女从小鸭到天鹅的蜕变,忍不住脱口:"好漂亮健康的孩子呀!"

 

老板娘笑眯了眼:"大女儿在芝加哥大学读研究生,小的今年要上UCLA了"。为人父母的欣慰,溢于眉梢。

 

店主是一对台湾来的夫妇,在这儿经营饭馆多年。又介绍说镇上会举办些音乐艺术节丶品酒节,还是有热闹的时候。

 

LD瞧见冰柜里的啤酒,要买一瓶来解乏,还系着围裙的老板拿出青岛啤酒:"酒不能外卖,送你啦"。

 

取了牛肉炒面和啤酒,谢了他乡萍水相逢的同胞。我一直记得的,还有他们的和颜悦色。

 

似乎只有一条街的小镇,多是卖艺术品的小店。有一家还开着,见我们张望,正在给一件陶瓷上色的店主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是当地两对艺术家夫妇合开的小店,水彩、油画、陶艺,各有风格,透着与此间山水相依为命的气息,不炫技,不虚妄,只有淡淡而从容地讲述。

 

静寂欢喜的天地里,与所爱平安相守,心底向往的画面,定格在加州一个偏僻的小镇:Twain Harte

 

 

 

可惜住宿的小镇离公园远了些,看到公园内还有帐篷可住,赶紧连夜网上订下.

 

帐篷内设施简洁,篷外有存放食物的铁箱,垃圾也要放进去,免得动物们闻香而来。

 

入夜的优胜美地,气温降到四十度,在理应盛夏的七月。只好又去要了几床薄毯。洗漱归来,身后隐约有踢跶窸窣的声响,吓得我和妹妹抱做一团。一只狸猫拖着大尾淌水擦身而过,窜入帐篷底部。我们的尖叫,大概惊醒不少左邻右舍。

 

没有路灯的营地,明月从树梢照进,洒了一地的碎光,是个看不清星星们的寒夜。

 

Camping site: Curry Village. 

Price: $150 per night.

 

 

继续山谷里游走。优胜美地的Tenaya Lake,可惜是阴天,不见应有的秀色,淡如水墨,只缺孤亭远帆。心中装着加拿大班芙的Louise和Moraine两大湖,总不免做些比较.

 

 

 

 

 

 

~~~~~~~~~~~~~~~~~

 

要患上强迫症,才能把夏天的旅行记完。短快的游记,拖沓成滥情的呢喃,是要证明还没到"欲说还休"的年龄吧。回想旅途的点滴,让人在世俗缭绕的日常里,偶尔有清凉跳脱的回眸。我算是给自己的喋喋不休,找到了籍口。

 

又或许,我们总要找到适合自已的方式,或音符,或色彩,或婉转歌喉,或曼妙舞姿,或尚未忘却的文字,向世间美好,倾诉衷肠。

 

THE END

 

 

 

flyflower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谢谢归舟的鼓励。驾车边走边玩,也是我退休后的一个梦想。能早点退休就好了:)
flyflower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ge' 的评论 : 是啊现在翻了好几倍,加上原先订好不能退的旅舍费用,确实价格不菲,不过住在园区内,省了不少时间。
夕阳影里一归舟 发表评论于
你的游记如此优美、闲适,充满的欢喜。那辆从New Hampshire开到加州的车,有一天也是我们的车:-)一定横跨走一趟。
xiaoge 发表评论于
我们15年前去的优胜美地,住帐篷44美刀一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