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儿天地:请看我是如何拔智齿的 | www.wenxuecity.com

菲儿天地:请看我是如何拔智齿的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打印 (被阅读 次)

近日读到几篇文章,讲述拔智齿时的痛苦,最甚者竟然动用了全身麻醉。虽然现代医学可以从专业角度说出若干理由,然而在我看来,拔智齿竟要全身麻醉,总有些小题大作、牛刀杀鸡的味道。由此我想起自己拔智齿的经历,那是多少带点传奇色彩的。

我的四颗智齿都是阻生齿,就是智齿斜在牙床里,长到一半被前面的牙顶住长不出来。阻生智齿疼痛难忍,只有拔掉一途。我的前两颗阻生智齿,是在读大学时先后拔除的。牙医说我的智齿长得结实,必须把齿槽骨去除一些,再把智齿凿碎,才能分而治之取出。眼见得牙医拿起锤子和凿子,我的心就凉了。当时的局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硬着头皮,听凭牙医在我嘴里叮叮当当地敲。虽说打过麻药不感到很痛,但满头脑被震得就像开裂一般。

有了如此痛苦的经历,我就期盼智齿们不要长出来了,免得再受罪。谁知1977年我三十岁时,剩下的两颗智齿还是顽强地要顶出来、却又顶不出来。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愿再去受锤子和凿子的罪。

说来也巧,当年我出差到沈阳,家父任教于那里的辽宁中医学院(现更名为辽宁中医药大学)。他见我牙疼难忍,就说:“我们学院附属医院有位姓宫的牙医,掌握指压拔牙的绝技,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宫医生中等身材,四十多岁。他为我检查了一下,然后说:“好极了!你明天下午两点准时来,我把这两颗阻生智齿一起拔了。”从宫医生那里出来,我不禁有些疑惑:既然宫医生能手到病除,为什么非要我等到第二天,还说“好极了”?

疑惑归疑惑,第二天我准时到宫医生诊室,见他正接待一个日本医学代表团,有七八个人。我坐上牙科椅,日本人就围在我前面。宫医生叫我张开嘴,用牙科锤敲敲两颗智齿,让日本人看到确实是坚固的。他用姆指使劲压住我智齿的牙龈部位,压了足有两三分钟。等我有了酸、麻、胀的感觉,宫医生拿起齿科钳,钳紧智齿。说那迟那时快,我只觉得智齿部位的牙床突然松了一下。几乎同时,我就看到被拔出来的智齿,带着两三点血丝,呈现在日本人面前,引起他们一片惊叹声。宫医生拿过棉球,嘱我咬紧压住创口。他向日本人解释,通常每次只能拔一颗牙,而指压法一次可以拔几颗牙。待我休息片刻,他用姆指压住另一侧智齿的牙龈部位,两三分钟后,他又钳到齿落,拔除了我另一颗智齿。

就这样,宫医生不打麻药,不钻洞,更不用锤子和凿子,仅凭一把齿科钳,十分钟就拔掉了两颗坚固的智齿。我几乎不感觉疼痛,只出了少许血,用棉球咬压几分钟即止住,三小时后便可进食,未服药物,也没有后遗症。这就是我亲历的指压拔牙,该算得是绝活吧?

那天的指压拔牙演示圆满结束,没想到又添了一段“余兴节目”。陪同日本客人的官员,正被牙痛困扰,就请宫医生顺便看看。宫医生检查后说有三颗病牙无可救治,只能拔除。这一回我改变了角色,得以在旁边观察,只见这位六十多岁的官员,满嘴牙齿被香烟熏得蜡黄。那三颗摇摇晃晃的病牙对于宫医生来说,简直如小菜一碟,连指压的时间都短得多。宫医生的手法极为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可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须臾之间,三颗黄牙已躺在白瓷盘中,日本人又发出惊叹声一片。

宫医生的这个绝活,被辽宁中医学院列入保留节目,经常向到访的外国客人演示。为了使外宾信服,演示中要拔的不能是摇摇欲坠之辈,最好是坚固的牙齿。宫医生的难处就在于演示当天,不一定有合适的患者。前一天他正为此发愁,怪不得见到我,要连声说“好极了”。

我所经历的指压拔牙,与麻醉拔牙相比,真是大异其趣。也许美国的牙医对此持怀疑态度者居多,说实话,我若不是亲身经历,大概也不会相信。很明显,指压拔牙之所以可行,关键在于指压能镇痛。因此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原来指压镇痛是老祖宗留下的绝技,据考证1851年清代名医吴亦鼎的著作《神灸经纶》就有记载。

指压拔牙须根据牙齿的部位来选择指压穴位:拔上前牙时,指压同侧的四白、颧廖;拔上磨牙时,指压同侧的下关、颧廖;拔下前牙时,指压同侧的承浆、颊车;拔下磨牙时,指压同侧的颊车、喜通或翳风下一寸。用拇指或食指按住相关穴位,采取按、压、揉三种手法,用力压迫穴位1至2分钟,待患者感觉酸、麻、胀、重,即可拔牙。牙齿拔除后,再轻微揉动穴位1至2分钟,以消除局部的不适感。 

指压拔牙的优点,据介绍有三点。一是操作安全可靠,一般没有副作用和禁忌症,对高血压与心脏病患者,在严密观察和慎重操作下,也能安全拔牙。二是患者不感觉疼痛,拔牙创口出血较少。三是方法简便,不需专门器械和药物,易于掌握,特别适用于农村及作战前线。当然也有不适宜指压拔牙的情况:如果病齿开裂或断掉,或者阻生的智齿未突出牙龈,就不能用指压法拔除,还得靠麻醉法拔除。

至于为我实施指压拔牙的宫医生,大陆媒体在1979年有过专门报道,称他“先后用这种拔牙方法医治病例一万多例,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七以上。还为来我国访问的十几个国家的外宾拔了病牙,受到国际友人的赞誉。”如今宫医生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不知道他的这一手绝活是否后继有人。指压拔牙如能得到发扬光大,必能造福世界上更多的民众。

eater111 发表评论于
美国牙医,特别是本地的白人医生,有个很不好的倾向,喜欢全麻。全麻对于牙医是最方便的,他可以完全没有病人干扰,而且可以一次做好几颗牙,多赚钱还省力。对于病人来说,却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有些亚洲背景的牙医这方面会好一些。
cys254 发表评论于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2018-08-10 12:39:36
其实有简单的方法,找根结实的细绳子(鱼线之类的),一头套紧牙,一头拴在门把手上,调整好头的方向,猛推门,牙就拔出来了,不需要打麻药,因为很快,还没感觉疼,牙就出来了。
=======================
小孩快掉下来的乳牙才能这么拔。
=======================
俺的四个智齿长的和其他牙齿一样长得整整齐齐的,从来都没有问题。以前一直以为人人都是这样有32颗牙齿。后来才听说有这么多人要拔智齿,还觉得挺奇怪的。
我们家两个孩子牙齿也都很整齐,牙医说不需要做braces,给俺省了不少钱。
茅斌骚客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古龙' 的评论 :
你说的好象是1970年代的针刺麻醉吧?听我的一个上海朋友说,其实还是疼得要命,当时他是作为候补的,要拍电影,还要给外宾看,作演示的那个人事后还跟我这个朋友说了真话,所以最后就不了了之。
古龙 发表评论于
当年还针麻手术呢。为什么现在没有了?
笑薇. 发表评论于
难怪以前拔牙是由理发馆人来承担。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2018-08-10 12:39:36
其实有简单的方法,找根结实的细绳子(鱼线之类的),一头套紧牙,一头拴在门把手上,调整好头的方向,猛推门,牙就拔出来了,不需要打麻药,因为很快,还没感觉疼,牙就出来了。

=== 无证牙医来了!哈哈哈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其实有简单的方法,找根结实的细绳子(鱼线之类的),一头套紧牙,一头拴在门把手上,调整好头的方向,猛推门,牙就拔出来了,不需要打麻药,因为很快,还没感觉疼,牙就出来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大开眼界!:)

美国拔智齿的程序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她昨天用的是i.v. conscious sedation, 尽管她自己对手术没什么记忆,这个和大手术的那种全麻 deep sedation 不一样。 她的医生是 D.M.D, oral surgeon,美国人,我们这里没什么中国牙医,昨天也亲自打电话来询问她的情况,今天人好多了,几乎也可以活蹦乱跳了。 :)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前两天看到一段气功拔牙的视频,病人是葛优。“医生”最后还是要伸手进嘴里操作一下,大概就是手法特别快。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这个应该还不只是有麻醉的作用,按压可能也起到了让牙齿松动的作用,否则智齿如何可能那么轻松地一下拔出来。估计中医整体势微这些传统绝技也没留下来了。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拔牙是一种简单的手术,跟修鞋的差不多,没必要无限拔高。哈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中国牙医的手就是比西方牙医的手巧。几年前我儿子拔智齿(我忘了几颗了),因为要打麻药,儿子不能自己开车,我陪他去,坐在候诊室等儿子出来。不到10分钟儿子就出来了,告诉我医生姓王,是中国大陆来的,但是与他讲英语,王医生手脚特别灵活利落,拔牙过程一点也不难受,让我儿子事后钦佩不已。看牙,一定必须绝对要找朋友大力推荐的牙医,否则后果就是菲儿的宝贝女儿的可怕遭遇。
盼望更多的华人医生在美国行医,他们中很多人真的比美国医生强很多。
xiaoge 发表评论于
大开眼界!!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智齿是人类进化废弃的组织,约38%的人群已没有智齿。其余人群有1-4颗智齿,其解剖结构各式各样。

你的个案说明,你的智齿容易拔,拔时没碰到神经。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ufang' 的评论 : 您这样做有危险的,下次可不能了。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玄米' 的评论 : 但愿没有失传。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踪' 的评论 : 你我同感。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我也是这么想的。谢谢阿留兄!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对您的留言,不明觉厉啊!

您看过菲儿天地的最新博文吗?

《今天人昏过去了,也谈美国的保险和拔牙》 (2018-08-09 14:04:43)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25182/

唐西 发表评论于
菲儿天地:请看我是如何拔智齿的。
题目有意思,也满好奇的。博文是写给菲儿的呢?还是告诉菲儿,博主无”口齿”。

chufang 发表评论于
我在美国拔了剩下的三颗智齿,全麻,只隐隐约约看到大夫在前面拿了钳子在嘴里捣鼓。醒来后,规定一定要出租车回去,并派了了护士监督我到停车场。只是心疼那几块钱,还是偷偷的自己开车回家了。
玄米 发表评论于
这种绝技失传了吧?
我的智齿在日本拔的。没有痛苦!
无踪 发表评论于
哈,终于发现有人与我有同样的经历,不然说了别人都不信。我是在一个工科院校的医院拔了一个磨牙,还是个女医生给拔的。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啊呀,这个技术应该向全世界推广啊!多谢加成兄介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