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相男(95)—— 母亲的心思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打印 (被阅读 次)

坐下来的相男看着眼底下的那张【北京晚报】,只见在报纸的下方,相妈已经用圆珠笔划上了几个框框,那几个框框里面正好圈的都是北京的房地产广告,其中有两个被相妈重重的打上了两个对勾,看似她对于这两处房子非常的中意和用心。只是这…跟这个家有关系吗?

相男百思不得其解,她知道买房置业需要一大笔资金,光凭自己在歌厅里卖唱挣的那两个钱,凑个零头还差不多,父母现在都已退休,挣的也是可怜巴巴的那点死工资,买房子的那钱在哪里?母亲这是不是又心血来潮异想天开呢。

想到这里相男撩了几眼报纸,算是把母亲交给她的任务完成了。母亲看她看得这么的囫囵吞枣,便有些不高兴了。

“你看你这么一会儿就糊弄完我了,人家是一目十行,你已经到了一目一页了。你倒跟我细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那上面写的究竟又是什么呢?”

“不就是卖房子的广告吗?每天【北京晚报】下面的犄角旮旯处总是少不了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卖房广告,反正怎么做都跟咱们一点关系也没有,那只是在跟人家有钱人在说话。”

母亲看了她一眼,眼睛里现出了神秘的目光,嘴里也跟着“切”了一声,那神秘的目光中似乎心中有个宝葫芦装着,只有她心中有数,只等揭开那上面的盖,便可以瞧见了里面的宝物了。是一副胸部有成竹的样子,

相男听到了母亲的这一声“切”,一脸不解的望着她神气的样子,反而更加的迷惑不解了。

“您切什么?咱们家这不是现摆的买不起吗?别说是几十万,就是几万块钱,靠咱们仨这点收入也只够凑个零头。我看您还是留着点儿梦晚上再做吧!现在可是大白天呀!”

话说到这里母亲可真是急了,她倒不是生气女儿对她的出言不逊,而且着急女儿怎么一直闷在死葫芦里出不来呀。本来有谱儿的事情,现在在女儿口里反倒变成了她白日做梦,本来现在有一条光明大道可以走,可是女儿却是用手蒙住了眼睛熟视无睹呀。她着急的两手搓成了一团,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巴里更是侈侈不休的开始数落起女儿来:

“你妈我这不是大白天犯梦呓,我一大早上起来一直等着你商量,不是在想跟你商量一件异想天开的事儿,而是一件你可以易如反掌就能做到的事情。你真是坐在了金山上,还在遍地找柴烧呀!你是没钱,这我知道,可是咱家有有钱的人呀,“

听到这里相男算是从一头雾水拨开了云雾,听明白了母亲指的是谁?接下去她也明悟到了母亲嘴里的金山是什么了?可是清楚了这一切之后,她的胸部却觉得有东西硬梗梗的横在了心头。让自己怎么也迈不过去。那钱…它并不是自己的呀!那可是…阳阳的父亲张树拿命换来的呀,长期以来家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共识,就是等阳阳长大了,把那钱原封不动的交给他。因为这钱也只能只属于阳阳,属于阳阳长大之后自己的安排。跟自己是分文都不沾边呀。母亲怎么突然会动起了这笔钱的心思?只是儿子还没有长大,自己又怎能有权力去消费这笔资金呢?

“妈 到现在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可是那笔钱是张树用命换来的,也是阳阳的爷爷奶奶专门留给他们唯一血缘的孙子的,我怎么有权力动用那笔钱呢?我怎能在阳阳还没有长成人之前,偷偷的把它用掉了呢?这样不光对不起阳阳,更对不起阳阳已经离世的家人。让我的良心上也过不去呀!妈 您就别惦记着那笔钱了,等阳阳长大了,我要亲手交给他,就是那笔钱已经不值钱了,但总规是他父亲留给他最后的钱吧,由他长大后来支配,不光让死去的人暝目了。让活着的人也会心满意足的。再说了…咱家也不是没有房子住,买那么多房子干什么用呀?”

“姑娘呦!这句话你算问到妈的心坎上了,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呐!你耐点心,听妈妈细跟你算一笔账。你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妈妈做炝锅面的时候,经常让你去买肉馅的时候吗?你细想一下妈当时才给你多少钱吗?”

相男听妈妈这么一说,还真配合的想了一想。便随口答道:

“当时您和我爸挣的那一葫芦醋钱,您能给我多少钱呢?不就是做有汤的炝锅面时,让我买一毛钱的肉馅,如果想起来改善伙食做炸酱面的时候,才扣出来二毛钱让我去买吗?您不会是又在忆苦思甜吧?还是又有什么事情触动了谁的心思,又突然勾起了您对于这些往事的回忆?”

只是这话音刚一落地,她看母亲看她的眼神像个稳操胜券的法官。她似乎惚然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是否有误,眼睛也不自觉地又落在了那张报纸上。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