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不爱她 | www.wenxuecity.com

教我如何不爱她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教我如何不爱她

 

《我爱兰花》 词:潜东篱 墨脉 / 演唱:墨脉

 

 

 

独爱兰花
文/潜东篱 


一朵阅唐宋,平生却有涯。
沾缘名嫒手,笑过梵王家。
梦影凭千变,浮光烁万华。
山中无俗物,独我爱兰花。

我爱兰花
文/墨脉


清泠似君意,脉脉相思长。
纵历多年雨,依然九畹香。 
柔姿挽风月,倩笑醉心房。
一朵何须赠,深情两不忘。

 

 

古往今来,中华大地有四种植物被筛选为最受青睐的人居伴生栽种品牌,它们以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化出的天然特色,引来无数文人墨客鉴赏、品味,觅香,这就是我们最为称道的“植物四君子”,它们分别是:梅,兰,竹,菊。

 

花开各异,今表一枝,那咱就说说君子-兰。

中国传统名花中的兰花仅指分布在中国兰属植物中的若干种地生兰,如春兰、惠兰、建兰、墨兰和寒兰等,即通常所指的“中国兰”。在中国,兰有两千多年栽培历史。


兰之所以称为“花中君子”,是因中国人历来把兰花视为高洁典雅的象征。此名称的由来,与爱国诗人屈原颇有渊源。

 

屈原极爱兰花,他不但引兰入室,散播庭院,还在诗作中处处赞美兰花,以此表达自己不随波逐流、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气节。用兰花赋予的精神告诫人们,注重品格培养,成为正直而不失气节的人。

 

他写道:“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王逸章句言“行清洁者佩芳,德仁明者佩玉”,“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这些,都通过兰显示自己德行高洁、修身清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历代文人画家们均不惜笔墨大肆赞美、描述兰,留下无数经典篇章。到了近代,胡适的一首《兰花草》,又把这种热潮推到极致。

《希望》原是胡适先生早年写的一首诗,后被台湾的陈贤德和张弼二人修改并配上曲子,同时改名为《兰花草》,从而广为传唱。1921年夏天胡适到西山去,友人熊秉三夫妇送给他一盆兰花草,他欢欢喜喜地带回家,读书写作之余精心照看,但直到秋天,也没有开出花来,于是他有感而发写了这首小诗。

 

歌词: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这首歌旋律优美,意境淡然。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填词来唱如何?于是就有了潜东篱与墨脉共同填词、墨脉演唱的新版《我爱兰花》问世。听听,是否是您心目中兰花的形象?

 

 

 

【画堂春】兰花
    墨脉

 

      清泉澹月涤冰魂,风霜焉折天真。
      香洇九畹影氤氲,韵致千分。


      趣雅相吟君子,情浓四季怀春。
     拈诗入画意殷殷,醉了凡尘。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小好,确实自己填词自己唱感情更到位。很久没去小小家了,一回去串个门。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子姐家也种了吗?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墨墨有才,诗美歌美,唱自己写的诗歌,更有意义!
墨墨周末快乐:))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兰花有很多品种,澳洲的气候很适宜兰花的生长。
才女诗人墨墨的歌美诗也美。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刚从北京回来,没多少体会。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墨脉好久不见!听说今年日本很热,是吗?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顶帽子好大,戴不了啊。也祝你周末愉快,回头看俺的山东见闻。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个儿' 的评论 : 听不够也使劲听呗,呵呵。是啊,我就是不长肉,偶尔长点,很快又不见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读文城“李清照”墨墨的词,听墨墨的美妙歌声,是我在文城的一大享受。周末快乐!

大个儿 发表评论于
听不够啊,太美了。另外,太羡慕你了,大才女, 随便吃喝,没有后顾之忧, 好有福气呀。祝好。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太谢谢晓青了,很令人感动...回去忙死,好多聚会,中间还去了趟青岛。好东西吃了不少,就是不见长肉,我姐说我属于欠债型的,让养我的人没有成就感,哈哈!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喜欢。这首词是为兰花地主题的,一并贴出来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我几乎天天来,你没有更像啊。你回去吃得可好?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好听!香洇九畹影氤氲,韵致千分。拈诗入画意殷殷,醉了凡尘。喜欢默默的诗句!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自己填词并演唱的歌曲,不美哪行,呵呵。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ncing_今宵' 的评论 : 如今没有严格的唱法歌曲类别区分。流行歌手演唱民歌(比如韩红唱《绒花》)、民歌手演绎通俗歌曲(比如雷佳唱《烟花易冷》),都有与大众听惯的、先入为主的唱法有不同的味道,不能说哪个好哪个坏。至于说情感,我听到的评价与您恰恰相反:这是我自己填词并演唱的歌曲,有我最深切的感受,最真切的表达,远胜很多其他版本(包括摇滚、爵士等)。
顺便提一下,我这是升调版,已不完全是通俗歌曲范畴(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也没有通俗歌曲一说,只不过后来通俗歌手演唱比较多,听众听习惯了而已)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问好。所以一回来就先发歌贴。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去北京之前就已经发刊了,只是没时间发博。问好菲儿。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真是太美了,大才女!
qun0 发表评论于
看到墨脉回来了,好高兴。每当听到墨脉的美妙歌声都心情愉快。
dancing_今宵 发表评论于
墨脉音色明亮适合唱民歌,比如情深意长。

但不太适合流行歌曲,在歌曲情感表达方面略有欠缺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默默刚吃北京回来就给我们带来了美妙的歌声!:)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哈哈,你啥时冒出来了?好久不见,啥时我们也到北京聚聚?
阿留 发表评论于
老乡美贴,大赞!!!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好久不见晓青了,刚从晓青家乡---北京回来。一上博就听到晓青的掌声,倍受鼓舞!
晓青 发表评论于
鼓掌!使劲鼓掌!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多谢雪中梅,把你的问候传达给了潜兄。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欣赏了墨墨的美诗和美妙的歌声,平安是福.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又读佳诗泪花零,乡音如故心难宁;风雨几番添牵挂,
尚要留心多保重.问候潜东篱老朋友好.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错莫' 的评论 : 你很及时啊。吊兰应该不是兰花。
错莫 发表评论于
兰花歌唱得好!儿时最常见的是吊兰,也算兰花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