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憋屈的叛党者:李竹声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仔细研读,试图找出哪一个时期哪一个区域中共地下党大佬投降国民党的最多最震撼。重庆红岩村根本算不上,要数30年代的上海滩,中共首脑所在地。

顾顺章1931年4月被捕后投降国民党,土共的上海乃至整个南方的地下党土崩瓦解,在上海的共党中央大腕悉数离开前往江西苏区。1931 年9 月下旬,在共产国际远东局、王明和周恩来的提议下,报请共产国际批准成立临时中央政治局,博古、张闻天、卢福坦任常委,博古负总责。临时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人员都是新近回国不久,顾顺章等人不大认得的生面孔,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联络在上海的共产国际远东局,协调各地党的组织。

此时,自认为自己比向忠发有本事的卢福坦,向王明和周恩来表示想当党的总书记的想法,但被周恩来以党中央处于非常时期,不设总书记一职,只设临时负责人为由拒绝。

1932 年9 月卢福坦被俘,旋即向中统投降,将党中央书记处、全国总工会、铁路总工会、海员总工会等组织人员的情况和秘密地址一一供出,导致几十名党的重要干部先后被捕,中共遭受重创。并发表了一份慷慨激昂的宣言:

“亲爱的同志们,我百分百的相信你们在咀骂我说:‘无耻的叛徒,还有脸来同我们谈话’。但是我要百分百地诚恳呼一声,亲爱的同志们,请你们原谅我,我还希望你猛醒,看啊共党已死的同志和遇难者的家属们,又有谁来照应,坐了牢,丢了命,还要加上他们许多可恶的罪名,什么派,什么叛徒,同志们,这样残酷万恶的共产党,为他牺牲了有何意义?”

1933 年初,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往江西苏区瑞金,同时在上海成立上海中央局,作为临时中央的派出机关,李竹声任上海中央局书记,黄文容任组织部长,盛忠亮任宣传部长。

中统的徐恩曾的确厉害,在得到顾顺章、向忠发、徐锡根、卢福坦等重量级的共党反正以后,1934 年6 月26 日将李竹声擒拿归案。

更惨的是,李竹声叛变后把几十万党的活动经费送给国民党,并供出了中共在上海和苏区的许多机密,如中央红军将要向西突围的作战计划,上海中央局的电台位置和顶替他短暂接任上海中央局书记的盛忠亮住址。3 个月后盛忠亮被捕叛变。中央特科素有暗杀大王之称的邝惠安就被盛忠亮出卖,最后不幸遇害,牺牲的时候年仅32岁。

李竹声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28个布尔斯维克之一。在这28人团体的形成前,组织者王明要争取盛忠亮,不得已用李竹声的妻子施美人计得手。其实那个时候,王明的妻子就在莫斯科,也是大美人一个,却要动用人家李竹声的老婆。我估计这个时候,李竹声心里就憋了一肚子气。

李竹声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的时候表现是十分突出的,毕业后做过中山大学的副校长,肯定有过人之处。

后来李竹声成为上海中央局书记有没有他贡献老婆的因素,我不好说。然而那个时候王明是说了算的人物,也许只是28人团体的关系而已。据说李回国后是被王明指定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并被博古(秦邦宪)指定为中共上海中央执行局书记。如果说别人叛变千不该万不该,李竹声不叛变真是不足以平民愤。李竹声刚被捕的时候其实还是很有骨气的,国民党上海区区长韩达曾派劝降特务向他劝降,但在理论上竟然辩不过李竹声。最后没有办法,中统老板徐恩曾下令把他押送到南京特工总部,由训练科的特务出面劝降,李竹声终被劝降成功,遂叛变。

到1935 年,中国共产党在其诞生地——上海已无立足之处。

因为表现突出,,成为国民党反动派骨干。很多共产党人都死在了他的魔爪之下。

李竹声随后进入中统,最后官至中统科长,很多共产党人都死在了他之手。1935年1月任国民党中山文化教育馆俄文编译,国际问题研究所秘书,指导研究员,专门委员,国民党外交部专员,1939年加入国民党。1948年任上海中华书局、作家书屋俄文编译。蒋介石逃亡台湾的时候,没有带上李竹声。李竹声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过大世面的人。和世界上所有戴绿帽子的人一样,脑子出了问题。如此高层的叛党者,按理去台湾是不成问题的。退一步讲,即使因为任何原因去不了台湾,到哪里去不行啊!为什么要留在大陆呢?

留在大陆的李竹声1951年3月在上海被捕,在北京秦城监狱关押。饱受折磨后于1973年1月死于狱中。

Dictator 发表评论于
好象是“28个半”?
登录后才可评论.